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28章 心起涟漪
    对于田家二房的态度,陈墨言一家是谁也没放在心上:

    反正他们这些年来也算是把二房那一大家子人的性格看了个透透的。

    无利不起早!

    这样热情热络的样子,说不定是又瞧上他们大房的什么了呢。

    甚至田老太太都在心里头想,难道他们瞧上了自家孙女的那些钱?

    她跟在田老爷子身边大半辈子。

    可不是那种没什么见识的老太太。

    自然晓得这政治啊什么的,想要往上走,缺的除了人脉运气功绩。

    最重要的就是钱!

    她家丫头可不就是有钱吗?

    为了这个想法,田老太太还和田老爷子念叨了一通。

    却被田老爷子笑她胡思乱想,杞人忧心。

    田老太太被气的黑了脸,指着他就是一通的骂,把田老爷子也给气的拂袖离去。

    坐在书房里头。

    田老爷子苦笑了起来,他能说,自家老妻猜的虽然不是那么准。

    可是,却也有那么一两分的理由吗?

    要是言言现在没那么多的钱。

    没有做出这一番的事业。

    怕是他那个一腔功利心的弟弟决不会多看言言一眼吧?

    不过,除了这个,二房难道在打顾薄轩的主意?

    眉头拧了几拧,田老爷子最终还是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两个人嘀咕了半天。

    足足有小半个小时才挂电话。

    事实一番风顺。

    几个孩子身体虽然偶尔有些小毛病,但都是最普通的感冒什么的。

    哪怕是最小的小丫头。

    在田老太太等人精心的呵护和照顾下。

    这几个月也都很少生病。

    这让陈墨言心里头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家人安好,顾薄轩那边一切顺利,孩子无病无灾。

    她自己的事业安安稳稳。

    躺在葡萄架下的陈墨言觉得自己的日子是幸福的要冒泡。

    滚了两下,她喝了口齐阿姨端过来的冰镇西瓜汁。

    幸福的咪了下眼。

    瞧着她那样子,齐阿姨忍不住的笑,“至于么,不就是一杯果汁吗?”

    “齐阿姨我这都多久没喝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几个娃的眼有多尖,我现在当着他们的面儿可是什么都不敢吃啊。”特别是老三,那鼻子好像是属狗的,她嘴里头有什么味儿他都能闻的出来!

    老大则是完全属于粗鲁型的。

    直接去翻家里头的垃圾篓。

    看到有啥他爱吃的,想要的,直接就闹着要。

    不给就嗷嗷叫到大人妥协!

    这样的情况下,别说喝果汁了,就是垃圾篓里头什么都不敢放。

    她哪里是生了几个儿子女儿啊。

    分明就是生了几个小讨厌鬼!

    特意来监督她的!

    看着她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感觉,齐阿姨想到前天老三使功往她身上爬,抱着他妈的脸一顿凑,她们这些人都以为孩子是想妈妈了,和自家妈妈亲热呢,结果就是,老三下一刻嗷嗷哭了起来,然后一边哭一边往外蹦着吐字不清的话——次(吃),次(吃)……

    想想当时那个情形。

    一家人可都是乐的前仰后合的。

    唯独陈墨言这个背着自家儿子吃独食的妈一脸的垮。

    然后,齐阿姨就有些同情陈墨言了起来,“要不,趁着他们几个还在睡,我再去给你端一碗?”

    陈墨言眼一亮。

    可是下一刻她又立马摇了头,有些泄气的开了口,“算了吧,还是不喝了。”

    免得她这会儿多喝两碗。

    回头老三那个熊孩子再扒着她身上使劲儿闻,哭闹着要吃要喝的。

    齐阿姨哈哈大笑。

    就在这个时侯,门外有一道迟疑的声音响了起来,

    “请问,这里头是陈墨言家吗?”

    “我是,你是……”

    对面的人是一位中年男子,正一脸迟疑的站在门口呢。

    听到陈墨言这么一句话,他忍不住松了口气,“陈小姐是吧,我是医院的人,有个病人说是你家的亲戚,我们找了半天才找到您这里……”看着这个院子,再看看陈墨言和齐阿姨两人的穿着,中年人心里头松了口气。

    能住在这么大四合院里头的人。

    应该不缺那点子的医药费吧?

    “病人,是谁啊,对方叫什么?”

    “我们也不清楚,对方是出了个小车祸,意识还没那么清醒……哦,对了,我姓马,陈小姐可以称呼我为马科长。”中年男人自报家门,然后一脸的不好意思,“本来我们医生是救死扶伤的,不过您也清楚这年头什么都需要钱,这之前抢救已经花了一笔,接下来肯定还要用药什么的……”

    “要不,我和这位马科长过去看看?”

    齐阿姨是想着陈墨言能认得的人她基本也是都认得的。

    眼瞧着这事儿莫名其妙的。

    还是她过去看看靠谱。

    谁知道眼前这人真的是医院的还是假的啊。

    对方似是看出了齐阿姨的心思,赶紧递出了自己的名片,“陈小姐,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现在打电话到医院去求证一下,我真的是医生的工作人员,不是冒充的,也不是什么坏人。”

    陈墨言接过来扫了一眼。

    马川。

    医务科的科长。

    她想了下,看了眼齐阿姨,“麻烦您在家看下孩子,还有,我奶奶醒了和她说一声,我去去就来。”

    “那你自己小心,还有,到了给个电话。”

    齐阿姨可是知道陈墨言在这个家里头的重要性。

    那就是几个人心里头的宝啊。

    别看平时田老太太等人都眼巴巴的盯着那几个小的。

    要是陈墨言真的出点什么事情……

    谁记得那几个小的?

    陈墨言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

    “那啥,陈小姐,我是开车来的……”

    “你在前头带着路,我自己开车过去。”

    “好的好的。”

    陈墨言跟着对方的车子,直接进了一间医院。

    车子停下。

    随着那人上了三楼的病房。

    护士看到两人笑着打招呼,“马科长您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位有可能是刚才出车祸那位病人的家属,你带她过去看看吧。”

    马科长倒也没有就这么的认定陈墨言就是那位伤者的家属,用了个模棱两可的词儿,然后他才扭头看向陈墨言,“如果伤者您不认识的话,我再送您回去,当然,您现在先过去病房那边看一眼,行吗?”

    人都跟着来了。

    自然是要看一眼的。

    陈墨言笑着点点头,“走吧。”

    病房里头。

    一位病人正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沉睡着。

    护士打开门,回头看到站在门口脸色怪异没有走进来的陈墨言,以为她是担心病人,便安慰道,“陈小姐是吧,你放心吧,这位病人虽然当时情况有点紧急,但也就是出血过多,病人这会儿已经过了危险期,刚才都醒过来了一回,这会儿的昏睡不过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罢了。”

    “我知道,他,是谁送进来的?”

    陈墨言的眼神在病人身上扫过,语气平静。

    “是一位路人,他出了车祸,不过好像是他横穿马路,闯红灯造成的。而且那位车主也去交警处登了记,这事儿已经交给警察负责……”她吧啦吧啦的说了一通,陈墨言却是半个字儿没听进去。

    她的眼神都盯到了病床上的人身上。

    陈爸爸!

    记忆里头,陈爸爸一头的黑发已经渐渐被白头发给取代。

    脸上的沧桑好像老了十几岁。

    这会儿哪怕是昏睡着,脸上也是满满都是岁月深刻的痕迹。

    她想转头离去。

    可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陈爸爸,看着他沧桑又苍白的脸。

    脚好像被粘到了地下。

    一动不动。

    索性往前走了几不。

    陈墨言站到了陈爸爸的跟前,仔细的看着他:

    相较于记忆里头的陈爸爸,真的老了好多,好多。

    她以为,这是一个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的人。

    哪怕那次在商场听到陈敏她男人说的话,说陈爸爸也在帝都。

    陈墨言都没想过要去见面。

    她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就要算数的。

    说过不和陈家人联系,和他们形同陌路,那就是路人!

    可是这一会瞧着躺在病床上的陈爸爸,陈墨言虽然没有什么心痛,也没有很早以前那次陈爸爸受伤住院时的焦急惊惶失措,但是,她却也突然发现,要让她如同看到个受伤的路人那般转身就走,她,做不到!

    索性就拉了个凳子坐到了病床边。

    看着昏睡着的陈爸爸,陈墨言脑海里头胡思乱想的。

    瞧着这个样子,陈爸爸是没过什么好日子吧?

    不过想想陈敏和孙慧这两个女儿的性子。

    陈墨言觉得陈爸爸要是有好日子过才叫怪。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侯,病床上的陈爸爸却是一下子张开了双眼。

    看到眼前的人,他一怔。

    接着忍不住就红了眼圈,“言言,你你怎么来了,你是来看我的吗?我,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你要是忙的话就赶紧回去,可别耽搁了你的正事儿……”他一边说一边竟然要坐起来,却被陈墨言伸手给按住,“医生刚才说让你好好躺两天,你有些轻微脑震荡,缓两天看看情况。”

    “我,我没事的,真的……咦,我这是在哪?”

    陈爸爸初初看到陈墨言,满腔的惊喜。

    只是随着他激动的情绪过后。

    平静下来的陈爸爸才慢半拍的发现,他怎么在这个地方?

    “我这是在哪?”

    陈墨言呶了下嘴角,“这是医院,你之前在路上发生了车祸,医生说是你给的我家的地址……现在你即然醒了,医生也说没什么大事,那我就先回去了,对了,你这脑震荡可轻可重的,你还是把陈敏或是孙慧的地址说给护士,让她们帮你通知人过来照顾你吧。”

    “你,你要走了?也是,你事情多,是应该得赶紧走的。”

    陈爸爸眼底的苦色一闪而过。

    顿了下,他才痛苦的开口道,“不用她们两个过来,我一个人能行的。”

    陈墨言的脚步顿了下。

    眉头拧紧,“这是你撑强的时侯吗,孙慧不提了,陈敏总是你从小疼到大的吧,你现在出事受伤,她过来照顾几天你都心疼,怕累到她?呵呵,也是,她是你的宝贝女儿嘛,行了,你们父女情深,我走了。”

    “还有,下次麻烦你再有这种事情的时侯别报我家的地址和名字。”

    你心疼你的女儿,怕累到她。

    难道她就是活该吗?

    “言言,言言你别生气,你听我说……”

    身后咣咣当当的吊瓶声响起来。

    陈墨言生怕他着急之下把液体瓶给弄倒了,赶紧停住脚,“你要做什么啊,回了针到时侯又得怪我了。”

    “真是的,明明自己生病了还不好好的,你这个样子做给谁看?”

    看着陈爸爸一脸急切担心着急的模样。

    陈墨言忍不住心头全都是火,“行了,你自己好好照顾你自己,我走了。”

    “言言,不是我心疼她不让她过来,而是,而是陈敏现在去了哪我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正找她呢。”

    陈爸爸的语气里头满是急切,担心,“她和杨浩吵架了,两个人打了一架就好几天没回家了,我之前在路上也是找人心切,一时没看到对方的车子才……言言,爸怎么会心疼她呢,爸……”说到最后,陈爸爸着急之下,都把以前的称呼给搬了出来。

    “陈先生,我爸在家呢,您的女儿叫孙慧或是陈敏。”

    陈爸爸的脸色一黯。

    眼底闪过浓浓的痛苦,半响后他点头,“你回去吧,这次我也不是故意说你地址的……”

    潜意识里头说的。

    陈墨言顿了下,朝着他点头笑了笑,转身走出了病房。

    但她还是脚步转了下,朝着护士处走了过去。

    交了两千块钱。

    又叮嘱了护士几句,她才脚步沉重的离去。

    回到家,田老太太几个都知道了她去医院的事儿。

    看到她回来,自然是开口要问的。

    陈墨言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是个朋友出了点小车祸,一时没联系上家人才找到她的。

    对于这个说法,田老太太等人自然是没有半点怀疑。

    半夜。

    把孩子哄睡的陈墨言靠在床头半响没有睡意。

    好不容易睡着,她还做了个梦。

    梦里,自己再次回到了陈家村,成了陈家人一员。

    陈敏仍旧一脸得意的对着她,陈爸爸两边和稀泥,陈妈妈好像不见了?

    最后,她是被孩子的哭声给惊醒。

    坐起来,哄着孩子,陈墨言焦躁的心一点点平复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