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29章 都是为了钱
    树欲静。

    而风却不止。

    陈墨言有心想要远离陈家,不管陈爸爸这档子事儿。

    一心想着在家陪陪老人孩子。

    平复下她的心情。

    可是医院那边却是不肯放过她呀。

    要知道现在这年头,医院最怕的可就是住进来的病人找不到家属!

    没人付医药费。

    他们医院不得赔死?

    陈爸爸这事儿吧,虽然说是车祸,可对方和他的责任却是对半的。

    而且,肇事车辆的司机也说了,要命一条,要钱?

    就两个字儿:没有!

    对方耍赖,又不是帝都本地人,交警和警察那边也一时拿他没办法。

    陈爸爸这边呢,陈墨言走的时侯留下了些医药费。

    可是不禁用呀。

    等到后来催着缴费,院方的人按着陈爸爸说的陈敏的住处找了过去。

    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啊。

    陈敏没有,就连原本住在那里的杨浩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陈爸爸想了半天才又起想杨浩的工作地点。

    这次医院的人倒是找到杨浩了,可是杨浩那是什么人呀。

    这几年跟着陈敏那是大架小架就没少干过。

    到现在两口子别说感情了。

    那就是仇人!

    陈爸爸出事,以着他的性格,躲都来不及呢。

    怎么可能会往前凑?

    还没听医院的人说完呢,直接就把人给撵了出去。

    找不到陈敏,杨浩不认账。

    医院的人自然只能再次找到陈墨言的头上:

    都是姓陈的呀。

    应该是一家子或是有什么关系的吧?

    再说了,之前他们去找陈敏,那地方可是又脏又破的。

    陈墨言这边可不同呀。

    住着这么大的四合院,而且家里头这人个个瞧着就比那边的人有素质!

    还是那位马科长。

    他对着陈墨言那是一脸的歉意,“陈小姐,您也知道现在这年头,真的是做什么都难,咱们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对吧,之前已经拖欠了不少的药费,咱们医院也没想着再来打扰您的,只是按着那位陈先生说的住处去找了两回,那地儿根本就没有人,而且前天我们过去,据说都换了人住……”

    这明显一看就是知道出事跑路了的呀。

    他们也是真的没办法。

    “陈敏才是他的女儿,你们不去找正主,怎么老是往我这边跑?”

    陈墨言看着马科长满脸的笑,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我给你们个地址,你们去他家里头走一趟?”

    “啊,他家,在哪?”

    马科长一听陈墨言说的地址,立马就垮下了一张老脸。

    “陈小姐您可别开玩笑了啊,这一来一回的车费都不少了呀,再说了,这时间也耽搁不起啊。”

    马科长看着陈墨言,语气小心冀冀的,“陈小姐,您看您做那么大的事业,全国都有名的,您也不差这点子钱对不对?再说了,您和那位陈先生也是认识的,我们瞧着那位陈先生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要不,我们回头和他说说,先让他给您打个欠条,算是您这钱是借给他的,让他以后好了赶紧还你?”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眼神轻轻的瞟了下马科长。

    这眼神看的马科长自己心头都有些发虚:

    不愧是当老板的人啊。

    瞧着这平时说话温温柔柔,始终带着笑。

    可这会儿一眼瞧的自己都有些心里头发毛!

    马科长深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的脸上保持着笑意,“陈小姐向来是个心善的,您就当是日行一善也好啊,您说是不是?”

    “行了,你回去问问他,如果他能打借条,那就打借条吧。”

    马科长脸上的笑深了几分,“行行,我这回头就去办。”

    眼看着马科长走远。

    陈墨言的眉头轻轻的拧了一下。

    “怎么,这人还没死心啊,他们家的事儿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凭啥他正经的女儿不出面,老是来吵你?”

    从厨房里头走出来的田老太太皱着个眉头。

    一脸的气愤,“言言呀,不是奶奶狠心什么的,按着道理说,陈家人好歹养你那么大,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可是想想这些年来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奶奶就生气!”还有,当初言言来帝都上学,可是给陈家夫妻两人留下了一笔的钱,陈妈妈那会可是说的明白,买断双方关系的钱!

    陈爸爸当时也没反对不是?

    后来,陈墨言和田子航父女相识,当时陈家人又凑了过来。

    嘴上说着什么都不管的陈墨言还不是又帮着陈爷爷看病又给钱的?

    临走还给了陈爸爸一笔钱的。

    这些,他们都忘了,田老太太可是心疼自家孙女,一丁点都没忘!

    “言言,这事儿你可得拿稳主意啊,陈家那些人就是不能沾的……”

    “奶奶你放心吧,我心里头有数。”

    好不容易把田老太太给哄走,陈墨言坐在椅子上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孙慧呢?

    她不是也在帝都的吗。

    这几年她只顾着忙活自己的事情,现在又有了四个孩子。

    别的事情也就都是能不理的就不理。

    难道孙慧没从崔明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在帝都混不下去。

    离开这里了?

    她想来想去的,觉得自己没个头绪。

    不过这些都是陈爸爸自己的事情,她也懒得去管。

    第二天。

    再次出现的马科长手里头拿着个借条。

    上头的字歪歪扭扭的。

    还有好几个的错别字。

    陈墨言认得,是陈爸爸的字迹,下头还按了手印儿。

    马科长看着陈墨言,笑容之余多了几分的小心,“陈小姐,您看这样行吗?”

    管他是借还是怎么的。

    反正他们医院收到这笔医药费才是最好的!

    至于病人和眼前这人什么关系……

    可不关他们医院的事儿!

    “行,你等我一下,我让人去医院交五千块钱的押金。”

    陈墨言给林同打了个电话,交待了他这件事情后,她转身走出来,马科长对着她一连的道谢。

    那真的是什么话好听说什么。

    陈墨言都忍不住莞尔,摇摇头,她坐下来,“马科长,那位陈先生的病情现在怎么样,还需要在医院住多久?”

    “再待个一星期左右,要是没什么大碍他就能出院了。”

    “只是,他在帝都没什么去处,又没人照顾,这出院之后的事儿……”

    马科长不明白陈墨言和陈爸爸什么关系。

    但是能连着两回交了七八千块钱的医药费……

    不过,他也是聪明的拿话点了下,然后就笑着转开了话题,又说了几句,马科长便起身告辞。

    陈墨言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后。

    她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我查查孙慧还在不在帝都。”

    隔天就有人送来了孙慧的消息。

    看着自己面前的资料,陈墨言忍不住的扬了下眉。

    没想到,孙慧这手段还可以啊。

    竟然还真的把崔明牢牢的纂到了手里头……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是给崔明当情人!

    崔明是结了婚的。

    看着这几页纸,她呵呵笑了两声,孙慧到底图个啥?

    不过,不管孙慧图啥都不管她的事儿。

    但是现在,她亲爸出事,她总得尽下心不是?

    陈墨言调头就把孙慧的地址给了马科长。

    并且言明,自己借钱这是最后一回,以后陈爸爸哪怕不出院,她也不会再出钱。

    最后点明孙慧的身份:这是你们那个病人的亲生女儿!

    然后,不管马科长怎么想,陈墨言就直接挂了电话。

    以后的事儿,和她没关系呀。

    半个月后。

    陈爸爸出院。

    孙慧到是来了,可是一张脸耷拉着,满眼的不耐烦,“你说说你,走个路都能被车撞,偏生人家那车子又跑了,你还能干什么?真是的,你都那么大的人了啊,还以为自己是个孩子得时时有人跟着你不成?”

    “哦,对了,你不是一直跟着陈敏的吗,你这都受伤那么久了,你那好女儿呢?”

    “你可是为着她受的伤呀,怎么着,她就一直没露面?”

    孙慧一直不停的说,不停的说。

    陈爸爸的腿还有点不好使,一使劲儿就钻心的疼。

    偏孙慧看都不看他。

    就那么径自的往前走,陈爸爸只能费劲儿的跟着她。

    “慧慧,慧慧你等等爸……”

    挤车的时侯,陈爸爸一个没留神,被人一撞,脚没站稳就那么四仰八叉的摔到了地下。

    感受着周围人们的嘲笑。

    孙慧的脸铁青,她两步过去把陈爸爸拽起来,“你能不能好好的,别那么丢人?”

    真是的,一个崔明都够她头疼的了。

    现在又多一个碍眼的。

    烦死了!

    随着孙慧倒了三趟车,又爬了五层楼的楼梯。

    进屋后陈爸爸的腿疼的如同不是自己的。

    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脸色惨白,“慧,慧慧,给爸,给爸倒杯水啊……”

    “喝喝喝,就知道喝,怎么不喝死你?”

    孙慧气呼呼的端了一杯水。

    砰的一声杵在陈爸爸身侧的茶桌上,“我和你说,我这里没多的房间,你这两天打地铺,然后你去警局看看,你这事儿有没有结果,好歹这药费什么的得赔吧,不然的话不是白撞了你?”

    “那,那啥,对方说了没钱,他不给……”

    “啥不给?他撞了人还有理了啊,他说不给就不给?”

    孙慧一下子声音大了起来,满眼的怒意,“他不给咱们就去告他。”

    “告到他倾家荡产也得赔钱!”

    孙慧咪了下眼,心里头已经悄悄打起了这笔还没到手钱的心思:

    她可是在医院的时侯问过了。

    医药费足足七八千呢。

    到时侯这钱要回来,她就能做不少事情了。

    至于人家的赔偿是给陈爸爸的。

    把这钱给陈爸爸这事儿。

    孙慧根本想都没想!

    自己把他都接回家养着了啊,他给自己点钱有什么问题?

    陈爸爸看着孙慧的神色,嘴唇蠕动了两下,把写借条的事儿又咽回了肚子里。

    隔了一天。

    孙慧不顾陈爸爸腿脚不好使,直接把人撵了出去。

    “你就去警察局那里守着,对方不给你解决你就别回家啊。”

    “对了,吃住就在他们那里,看看他们给不给你解决这事儿。”

    孙慧随手扔给陈爸爸两个硬馒头一包的零食,撵人。

    陈爸爸才走出房门。

    她咣当一声把门重重关了起来。

    陈爸爸那是什么性子呀,人家问一句答一句,不问绝不肯多说一句话的主儿。

    怎么可能真的在警察局里头耗时间?

    再说了,他心里头对警察可是有着莫名的敬畏。

    好不容易熬到天黑。

    人家一下班,一关大门,他就灰溜溜的走到了大街上。

    来回的在街上转悠大半天。

    最终,拖着疼的有些麻木的腿,陈爸爸凭着印象回了孙慧那边。

    打开门,孙慧看着陈爸爸就没个好脸色,“警察怎么说?”

    “没,没啥,说,说尽快给解决。”

    “尽快尽快,那你怎么回来了,你就应该和他们在那里耗着,耗到他们马上帮你解决……”

    孙慧满脸的不耐烦,不过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也就没心思再多说什么。

    等她说了半天的电话回来,陈爸爸已经缩在一角,靠着墙壁睡过去。

    孙慧眼底闪过一抹厌恶,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第三天……

    半个月后。

    就在孙慧的耐心即将用尽时。

    陈爸爸在街上胡乱逛时竟然遇到了杨浩。

    杨浩一开始是想躲的。

    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和身边的人低声说了两句,竟然主动走到了陈爸爸的跟前。

    “爸,你这几天看到陈敏了吗?”

    “啊,杨浩啊,我这不是一直找不到她吗,杨浩,陈敏可是你媳妇,你不能不管她啊。”

    杨浩听了这话忍不住想冷笑。

    他可不敢要这样的媳妇!

    不过想到自己的目的,他使劲儿的点头,“爸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不管她的,不过爸,陈敏真的没和你联系吗,你要是有她的消息可一定告诉我啊。”

    “你在那里住的好好的怎么换房子了啊,这让敏敏回来去哪找你?”

    “爸你放心吧,我给房东留了地址的。”

    事实上杨浩这话也就是哄哄陈爸爸。

    他可是早就想摆脱陈敏了,这次陈敏离家出走,他可是巴不得她永远别回来!

    “爸你在这干什么呢,我看你是从警局里头出来的?”

    不会是陈敏出啥事了吧?

    想到这里,杨浩就准备想着赶紧跑人了。

    生怕陈爸爸把事儿往他身上推。

    “爸前些天不是出了点车祸吗,等着警察出结果呢……司机还没赔钱……”

    陈爸爸是真的就没多想,更没想过防着杨浩什么的。

    一五一十的把话给他说了。

    听的杨浩心头猛跳,“爸,那对方得赔多少啊?”

    “呵呵,爸也不清楚,不过听说是医药费的一半,怎么也得好几千吧?”

    好几千啊。

    杨浩看着陈爸爸的眼珠子乱转,“爸你现在住哪,回头我有空了去看你。”说着话他又自己在自己嘴巴上轻轻扇了一下,一脸的陪笑,“我真是该死,整天只知道忙,忙的连爸你出事都不晓得,爸你现在好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啥的,要不,咱们再去医院看看?”

    杨浩是什么人啊。

    那可是早年在镇上就是痞子小混混般的存在。

    瞧着长的人五人六的。

    平时可是讹人勒索啥的事儿也没少干。

    这会儿一听陈爸爸的话,立马就是一脸的懊恼,“爸啊,你应该就在医院里头住着的呀,咱们可是受伤了的,对方不好好的赔钱咱们就不出院,得让他们好好的给你看看伤啊,好好的赔钱。”

    赔一大笔的钱啊。

    杨浩有点懊恼自己之前不知道这事儿。

    不然,说不定能发一笔?

    不过现在也不迟……

    他在心里头快速的转着主意,又和陈爸爸问了地址,知道他竟然住在孙慧那里,他不禁立马在心里头警惕了起来,难道,孙慧也是在打这笔钱的主意?他和陈敏这几年在一块,两个人的感情没有多少,可是却对陈敏嘴里头这个恶毒黑心就没一点好的姐姐可是如雷贯耳。

    和孙慧打过几次交道。

    杨浩只一眼就看透了孙慧的本质。

    这会儿听着陈爸爸住在孙慧那里,他和陈爸爸告辞之后就在心里头嘀咕了起来。

    孙慧肯定是想打这笔钱的主意。

    可他该怎么办?

    难道,要把陈爸爸接过来?

    可他只是一个女婿啊。

    哪怕把人接过来,这钱也不可能明正言顺的落到他手里……

    想来想去的,杨浩不禁把主意再次打到了陈敏身上。

    难道,还真的得把那死丫头找回来?

    陈爸爸并没有把和杨浩相遇的事儿放到心上,不过他高兴的是杨浩和他说的那些话:

    他说不会忘了敏敏的。

    还答应自己,只要敏敏消了气回来,两个人就好好过日子。

    要是真的能这样,陈爸爸觉得那就是太好了了。

    回到孙慧家。

    他头一回脸上带着一丝的笑容躺在地板上睡过去。

    第二天。

    孙慧一大早接了个电话,心情一下了就暴怒了起来。

    忍不住对着陈爸爸就是一通的怒斥。

    到了最后,她更是直接打开门,朝着外头撵人,“要你有什么用呀,一点赔偿钱都要不到,你现在就给我走,要不到那些钱就别给我回来。”她气呼呼的拽着陈爸爸,就要把他向外头推搡。

    陈爸爸腿脚不好呀。

    被她这一推一拽的,朝着门外头就栽了过去。

    “好啊,孙慧,你就是这样对待爸的是吧?我就知道你是个白眼狼,爸,咱们走,以后再也不来她家。”

    门口,陈敏一脸怒气的出现,把才从地下站起身的陈爸爸拽起来就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