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敏和孙慧两姐妹为了那么一份还不曾到手。

    甚至,不知道能不能真正到手的赔偿费变着法子的和陈爸爸闹腾起来。

    姐妹两个人更是暗中过招无数。

    对于这些,陈墨言自然是不晓得的。

    而且她也根本就没在意。

    陈爸爸的事情对于她来言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偶尔或者有那么一丝半点的受影响。

    但却绝对算不上什么事儿。

    更甚,也就是那么随意的想一下就抛开到了脑后。

    那么多的正事大事都来不及处理呢。

    转眼到了八月底。

    顾薄安和方小满两个人的婚事定到了九月十八。

    作为方小满最好的朋友兼准未来长嫂,陈墨言肯定不会什么都不管。

    而且,顾妈妈虽然来过几次帝都,可是你让她帮忙打个下手可以。

    真的弄起东西来,出去找酒店什么的。

    那不是开玩笑吗?

    这些事情总不能让新娘新郎自己去处理吧?

    再说了,能办得了一件事儿,也不能处处都让人新人自己去安排呀。

    方小满的家人可是都盯着呢。

    方妈妈本来就有些不同意这桩婚事儿:

    她千辛万苦养大的女儿,她把女儿培养好,让女儿进了全国一等的学府。

    如今大学毕业。

    然后,就是让她找个初中没毕业的男人?

    顾薄安的学历是他的硬伤!

    也是方妈妈最为嫌弃的一件事儿。

    好在,顾薄安的人样子给他打了不少的分儿。

    然后又有个好嫂子呀,让他这几年的拼搏没有白干,以至于在帝都拥有了套房子。

    说起来也算是大半个的帝都人了呢。

    再加上方小满和陈墨言的关系,陈墨言和顾薄安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方小满上次和顾薄安两个人一块回家,那也是铁了心的,直接就和她妈摊牌了,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不嫁了,嗯,不但这个人不嫁,这一辈子我都不嫁了,我就当个老姑娘得了。

    这话把方妈妈给气的哟。

    还好,方爸爸最终被顾薄安的诚意给打动。

    在中间当起了说客……

    再加上顾薄安自己的努力。

    最后,方妈妈也只能是同意这桩婚事。

    这样的情况下,顾薄安哪里还敢婚礼上出差子?

    他妈就是想插手,他都是满满的不放心啊。

    把这事儿全都给陈墨言,他是对着陈墨言再三的作揖,道谢。

    这一忙就是小两个月。

    婚礼的场地,酒席,以及客人请柬酒水等东西。

    还有甚至连新娘子的婚纱礼服都是陈墨言亲自设计,然后找人手工缝制的。

    一连三套。

    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本来方妈妈心里头还是满满的不乐意:瞧瞧,这之前还说着什么对她女儿好,什么都是最好的,这转眼小气的,连婚纱都自己设计,谁知道她弄的好不好看呀,再说了,方妈妈也算是老一辈的人,在她的心里头,自己裁衣服什么的,那都是以前家里头没钱,自己凑合着缝的呀。

    现在家家户户日子都好过了起来。

    钱也多了。

    结婚这可是一辈子一回的大事儿。

    婚纱礼服自然是买啊。

    越贵越好!

    她把这个心思和自家女儿说出来,最后更是建议方小满,“女儿呀,要不咱们自己去转转,看看哪家商场的婚纱最好看,妈给你买回来去?”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虽然她们方家只是小康,但是女儿结婚这可是大事,自然是怎么好,怎么完美怎么来的。

    谁知道方小满听到她妈这话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妈,你知道言言是什么人吗,她可是全国有名的设计师,她爸爸,就是田叔也是,还曾教过我们课呢,还有,你知道言言自己设计的衣服在咱们国内有钱难买吗,你嫌弃言言设计的衣服不好,可是妈妈,你不知道外头有多少人结婚的时侯都想着让言言设计婚纱呢。”

    说到这里她是一脸的得意,“可是言言都不理她们,哈哈。”

    想到自己穿着漂漂亮亮的出自言言手设计的婚纱。

    方小满就恨不得跳起来喧告天下!

    方妈妈听着自家女儿的话,忍不住有些许的狐疑,“她真的和你说的那样好?”

    “那是当然的。”

    “只有更好,没有最好的。”

    方妈妈看着自家女儿一脸显摆的样子,半信半疑:

    没办法,不是她不相信自家女儿。

    主要是这几年来,这个女儿在她耳边念叨陈墨言这个名字念叨的太多了。

    自己就没听她说过半个陈墨言的坏字!

    她这当妈的听的都有些嫉妒。

    只是,方妈妈这种怀疑在临着婚礼半个月,三件婚纱都完工。

    方小满试穿时。

    方妈妈瞧的眼都不舍得眨,“这这,这也太漂亮了啊。”

    真是她女儿啊。

    旗袍是一抹大红,前胸处绣着金丝银线的喜鹊缠枝。

    栩栩如生。

    婚纱则是偏西式,纯白色的收腰大摆。

    另一件则是大红色的裙装。

    配着红色缀满小珍珠的婚鞋,穿在方小满的身上亮眼的让人移不开眼。

    “妈,我就说言言设计的婚纱才是最好看的,你看怎么样,是不是最好的?”

    “漂亮,漂亮,好看,真好看。”

    方妈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连几个字儿的好看,恨不得把这一幕找个人给画下来。

    好在,陈墨言等人之前就和她说过,婚礼的过程会有人专门摄影录像。

    她这才依依不舍的让方小满把衣服换了过来。

    “妈,怎么样怎么样,言言的手艺是最好的吧?”

    “对对,妈相信了,以后呀,妈再也不怀疑你的话了,这下总行了吧?”

    母女两人和陈墨言等人告辞,走到陈墨言后头的四合院住下。

    方小满将会在这里头出嫁。

    嫁去她和顾薄安在帝都某处买的房子那边。

    随着时间的推移,婚礼诸事准备的差不多,时间,也一天天的接近。

    九月十七。婚礼前一天的下午。

    顾薄轩做为亲哥哥,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两兄弟站在一块。

    陈墨言在一旁瞧着,挑了下眉,原来,顾薄安竟然和他哥差不多高啊。

    一直以为顾薄安是当弟弟的。

    两个人当初头一回见面就是她拿了树枝抽人。

    后来几回,到现在。

    顾薄安都被她给压制着,再到现在,自己是他亲嫂子。

    没想到,总在她心里有几分不正经般孩子气的顾薄安,也长那么高了啊。

    和顾薄轩这个当哥哥的齐肩。

    然后,明天就要成亲了?

    她这里正想着呢,旁边那两兄弟直接就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当然,是顾薄安使手抱住了他哥。

    他一脸的动情,“哥,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操心,明天我就成家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不放心了,我会把这个家照顾好的。哥你放心吧。”

    “嗯,哥相信你。”

    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弟弟,顾薄轩眼底也有些微红。

    不过,被他很快就给掩饰掉。

    推开顾薄安,他大步走到陈墨言身边,学着顾薄安刚才的动作。

    伸手。

    他竟然直接把陈墨言抱了起来。

    然后,在半空中转了好几圈!

    陈墨言最初的惊惶过后,眼底笑意水一般的溢出来。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心里甜甜的,脸上却是摆出几分的羞恼,“行了行了啊,赶紧的放我下来。”

    “顾薄轩,赶紧放开,我爸他们都在呢。”

    “怕什么,我抱自己的媳妇又不犯法。”

    到了这一刻,顾薄轩觉得呀,这合法两个字儿得是多么的重要啊。

    瞧瞧,他不管怎样,直接合法两个字儿,谁来都没用!

    这是他媳妇!

    写到证里头的,法律承认的!

    好不容易放开手,双脚站到地下的陈墨言被他转的有点头晕。

    赶紧伸手又抱住了他的手。

    同时,抬眼看到他眼底的笑意,陈墨言抬手在他腰上狠掐了一下。

    顺便转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圆。

    “儿子……”

    顾妈妈从门口跑过来,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高大魁梧的儿子,忍不住红了眼圈。

    “大轩,妈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之前她几次旁敲侧击的追问。

    顾薄轩都没说来或是不来的。

    等到了最后,顾妈妈索性也不再问了,问也没用呀。

    儿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

    她这当妈的也管不住。

    更何况,这两边相隔千里的,她就是想逮人也逮不到啊。

    想想就这么两个儿子。

    小儿子结婚,当哥哥的不在。

    顾妈妈晚上自然也会和顾爸爸念叨几声什么的。

    可是顾爸爸却是说的好,儿子在部队上身不由已的,国家的正事要紧呀。

    顾妈妈这么一想,也就罢了那么点子遗憾的心思。

    不来就不来吧。

    反正大儿媳妇和几个孙子孙女都在她身边呢。

    看不到大儿子,能看到孙子也好。

    没想到这眼看着明天就是婚礼,顾薄轩突然一声不响的出现。

    “之前不能确定,所以就没和你们说……”

    顾薄轩这话即是和他妈解释,也是在变相的告诉他妈,我来不来,谁也没说,我这会儿过来,更是没人知道。

    “行行,妈知道,妈知道你工作重要,时间没那么准,妈不怪你。”

    能看到儿子就高兴了。

    顾妈妈这会儿哪里会想到别的啊。

    所以,顾薄轩这边变相给自家媳妇解释的话也就没起到作用。

    倒是陈墨言,忍不住抿唇笑着看他两眼。

    顾妈妈亲自给顾薄轩去煮了两碗面条,看着他亲自吃下。

    然后才依依不舍的被顾爸爸给带走。

    说是去看什么东西。

    不然的话估计顾妈妈还不会舍得走呢。

    和田老太太等人相继打过招呼,顾薄轩有些迫不及待的和陈墨言回了他们的房间。

    “言言,我好想你。”

    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呢,顾薄轩直接把人给抱到了怀里头。

    低头,用力的亲了两口。

    陈墨言伸手把他给推开,“别不正经呀,你赶紧洗洗换身衣服,我带你去看孩子。”

    说到孩子,顾薄轩四处看了下,“他们几个呢,怎么不见人?”

    “卖了,换钱了。”

    知道陈墨言说的是玩笑话,顾薄轩索性一挑眉,点头附和道,“卖的好,省得那几个小家伙打搅他们老子我的好事儿,这下没了那几个臭小子,咱们可不又是两人世界,多省心多好?”

    “好啊,原来你心里头就是这样嫌弃咱们儿子女儿的?”

    陈墨言白他一眼,“等他们大了我一定和他们说,告诉他们,你这个当爸的是怎么嫌弃他们的。”

    “我嫌弃他们怎么着了,嫌弃我也是他们的爹。”

    陈墨言才想说什么,外头又有人喊她,她赶紧伸手推了下顾薄轩,“你赶紧去洗漱,衣服都在那边我帮你拿出来,外头有人喊我不知道什么事儿,我得去看看。”一边说一边朝着外头应了一声,可惜她身子被顾薄轩给牢牢固定住,挣了两下走不开,她不禁伸手拍他手背上一下,“赶紧的呀,我可是为你弟弟的婚事忙的腰都酸了,你别惹我生气呀,不然我和你没完。”

    “怎么个没完法?要不,咱们晚上试试?”

    顾薄轩的头低着,说话的气息喷在陈墨言的脖颈处。

    让她全身一阵阵的发软。

    最后,还是外头又连着喊了两声,顾薄轩才依依不舍的放人。

    伸手开门前。

    陈墨言双手在自己脸上用力的搓了两下。

    又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才打开门走出去,“怎么了,是谁找我?”

    “言言,门口一位陈小姐找你,我问她叫什么她也不说……”

    开口的是这几天过来帮忙的人员之一。

    是个女孩子。

    不大,二十出头,未语先笑的,开心果似的一个人。

    陈墨言和她打了个招呼,便朝着门外走过去。

    不过站在门口竟然没看到人?

    她顿了下,正准备转身回去呢,不远处的拐角,走出一个身影。

    “陈墨言,是我,我有事儿找你。”

    这个声音?

    陈墨言的动作停下,抬头看向来人,瞧着对方脸上的浓妆,涂的腥红的唇。

    她竟然一时间有些没认出来。

    还是陈敏再开口,她听出来的,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你是,陈敏?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刚才是没认出我来吧?”看着眼前听说已经是四个孩子妈的陈墨言,眉眼虽然不复以前的稚嫩,但是站在那里却是亭亭玉立,如同含苞待开的花儿一样,整个人身上洋溢着一股叫做幸福的东西,看的陈敏心里头嫉妒的有些发狂,不过,她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朝着陈墨言勉强一笑,“你一时没认出我来也没什么,别说你,就是我,自己有时侯看着这样的自己都觉得陌生呢。”

    陈墨言,“……”你来这里,就是和我说这些的吗?

    她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看着陈敏,“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家里头忙……”

    “陈墨言,我,我是来请你帮个忙的。”

    陈墨言挑了下眉,“抱歉,你的事情我半点不感兴趣。”

    说完之后她转身就想朝院子里头走。

    身后,陈敏一下子着急起来,“陈墨言,不是我的事,是爸,爸的事儿。”

    “他以前对你挺好的吧,他一直把你当成女儿的,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得记着这份情是不是?陈墨言,我不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是爸,他前些天不是出车祸了吗,当时我不知道,医生说还是你帮我照顾了爸,我今天一来是和你道谢,谢谢你拿的那些医药费,二来,我就是想请你帮个忙,和警局的人说说。”

    “说什么?”

    陈敏看着陈墨言没有转身离去。

    这会儿更是主动开了口。

    忍不住心头暗喜,她就知道陈墨言肯定对她爸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深吸了口气,她压下心头的雀跃,“你也知道我这几年过的不好,都是打工的,我就是想好都好不到哪里去,爸是和妈吵架出来的,到现在还一直堵着一口气呢,爸就是想着宁愿在外头捡垃圾都不想回家去,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之前的车祸了……”

    “陈敏,据我所知,那车祸是因为他出去找离家出走的你。”

    “我,我是和杨浩吵了架,可是谁知道爸会出事啊,我真的没想到……”

    不知道是真的害怕还是假的装的。

    陈敏的眼圈微红,她看着陈墨言,语气哀切,“现在爸的腿没好利落,得时不时的去医院,可是肇事司机的赔偿却是一直拿不出来,陈墨言,我就是想请你念在和爸以前的情份上,念在他对你还好的份上,帮帮他,帮着我们和警察那边说说,让他们看看怎么和肇事司机把这赔偿钱拿过来,我也好给爸去彻底的再检查检查。”

    “真的,我就是为了这事儿,全都是为了爸。”

    陈墨言的眸光定定望她半响。

    就在陈敏自己先有些心虚,忍不住欲要移开双眸时。

    陈墨言对着她突然就呵呵笑了起来,“陈敏,你打小和我在一起长大,你觉得,我是不知道你的性子,还是你觉得我依旧是那个被你哭几声说几句好话就事事都听你的小傻子?什么为了爸,什么去彻底检查检查,陈敏,你觉得你自己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

    她对着陈敏直接摆摆手,“行了,别演了,慢走,不送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