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33章 摊上事了
    陈爸爸为了陈敏,也是真的掏心掏肺。

    这一番话他说的可谓是肺腑之言。

    可惜呀,陈敏是半点儿都听不进去啊。

    她冷笑着看向陈爸爸,语气里头不无怨毒,“爸,说来说去的,在你心里头,最重的无非就是陈墨言吧,打小,你就偏着她,你觉得她懂事,比我学习好,给你长脸,后来哪怕你嘴上偏着我,心里头可是一直想的都是她吧,这些年来你看着我就没个好脸色,口口声声说我不务正业,不好好做事,可是爸,你问问你自己,你有没有在心里头相信我半点,有没有想着帮过我半分?”

    “这几年来,你看着是说什么不认她,可是你心里头怎么想的只有你自己知道吧?”

    “不然,你为什么非得来帝都找事情做?”

    “赚钱哪里赚不了啊。”

    陈敏撇着嘴冷笑,“我妈那会说要和你一块过来,你是怎么说的?你说,她要来你就不来,你来,她就只能待在家里头,你是这样说的吧?爸,我妈没转过那个弯来,你自己心里头不就是怕我妈过来会去找陈墨言的麻烦,你觉得我妈会给陈墨言添麻烦,所以不让她来吗?”

    “现在,你又口口声声说什么让我踏实做事,务实,说我不能和人比。”

    “我倒是想问问爸,我和谁比了,我应该和谁比?”

    “我又不能和谁比?”

    陈敏这一番话几乎是对着陈爸爸吼出来的。

    一通的发泄过后。

    她看着陈爸爸,眼神里头突然多了抹怨毒,“爸,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我就实话和你说吧,我把你接过来就是为了你那些的赔偿费,当然,你是我爸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我是你女儿,肯定是给你养老,可是爸,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帮我把你那一笔钱弄回来,不然的话,你怕是连我这么个瞧不上的女儿都要失去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外头又闯祸了?”

    “陈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陈敏正想着朝门口走,这会儿被陈爸爸那么一吼。

    她索性站住了脚。

    扭头,脸上甚至带着几分笑意的看向了陈爸爸,“想听啊,想让我说清楚?好啊,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在外头借了别人的钱,嗯,是那种高利息的,之前爸你没进家时人家还找我来要债,来人可是说了,就给我两天时间,要是我再还不上,晚一天就砍我一只手,晚两天就砍两只……”

    陈爸爸被她这话吓的脸都白了。

    嘴唇直哆嗦,“这,这是真的?”

    “我可没心思和时间胡弄你,哦,对了,我得赶紧去外头多吃几顿,省得哪天被人给砍了就没机会吃了。”陈敏对着陈爸爸呵呵的笑,转身朝外走了两步她又扭头看过来,语气轻佻,“爸,有钱吗,给几百?”

    “我,我……”

    顾爸爸本来说没有钱的。

    可是话到嘴边,莫名的改成了,“爸这只有一百五十块钱,但是我……”

    还没等陈爸爸说完呢。

    陈敏直接伸手从他口袋里头掏了出来,看着手里头纂着一大把的碎钱、毛票。

    她忍不住有些嫌弃。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吧。

    陈敏扬长而去。

    身后,陈爸爸一下子跌倒在了椅子上。

    这个女儿,怎么就成了这个德性?

    想着陈敏的话。

    陈爸爸不敢大意,顾不得喝一口水,他依着记忆里头的路找到了杨浩上班的地方。

    结果人家说,杨浩今天请假,没来上班。

    这让陈爸爸在街上呆呆的站了半响。

    最后,他走了好几回的错路才回到和陈敏两人居住的家。

    只是才往楼上走了几步,陈爸爸就又转身下楼。

    这次到了派出所,他是对着办案人员直接就跪了下去,

    “求求您了,警察同志,你们都是好人呐,好人有好报,帮帮我们家吧。”

    “那些钱可是等着救命的啊。”

    陈爸爸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是真的害怕担心恐惧啊。

    想想要是陈敏的话是真的,那他女儿还有好吗?

    他现在也不想别的了,就想着赶紧把那些钱给拿到手,然后帮着陈敏还了那些债。

    不管如何,人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时侯的陈爸爸心里头也曾闪过一丝的迟疑:

    这些钱是他借的言言的。

    他曾答应过言言,钱到手了就立马还她的。

    可是……

    想到自己要再一次的失言。

    而偏偏的,陈敏还口口声声诛他心般的说他一心偏着陈墨言,说他心里头没陈敏这个女儿。

    陈爸爸眼底涌起一抹浓重的黯然:

    他这一辈子呀,就这样的失败!

    “哎哎,这位同志您别跪啊,别这样,有什么事情咱们起来说话。”

    警局的人被他这举动给唬了一跳。

    想也不想的就弯腰去扶人。

    可是陈爸爸跪在那里不起来,一个劲儿的磕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可是我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我女儿这都要活不了了,那钱要是对方再不给我,我也不活了啊,警察同志,我们这一家子就要家破人亡了啊。”

    “求求你们了,救救我们,把那些钱给俺们要回来吧。”

    这段时间陈爸爸没少过来这边。

    警局的人一般都认识他,更是知道他身后还有两个女儿。

    估计也是知道老人日子不好过。

    可是,这样的做法,真的让他们很为难啊。

    “这位同志,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我们可就什么事情都不管了啊,你就是再这里跪多久事情也解决不了是什么?咱们警民是一家,有什么事情咱们到这边来说,一块好好商量,陈同志你说好不好?”

    中年警察按着性子把陈爸爸劝起来。

    小会议室。

    陈爸爸还没站稳呢,看到那个警察,就要再次跪下去。

    还好中年警察手伸的快。

    “陈同志,您好好说,咱们有什么事情一块商量啊,你说是不是?”

    中年警察的声音带着安稳人心的温暖力。

    让陈爸爸之前一直惶恐不安的心竟然奇迹般踏实了几分。

    他被中年警察按着,坐在了椅子上。

    一个大男人眼泪都出来了,“警察同志,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可是我女儿还年轻,她不能出事呀,她还没活多少年呢,我怎么着都行,那些钱我一定得要呀,要不你们把那个司机的地址给我,我去找他要去?”

    “哎哎,陈同志您先别着急,先说说看,您女儿怎么了?”

    “是生什么病了吗?”

    中年警察自己也是当父亲的。

    他也有一儿一女。

    这会儿看着陈爸爸两鬓斑白,一脸沧桑的为着自己女儿奔波。

    忍不住又增了几分的同情。

    只是下一刻,他听着陈爸爸几分迟疑后哆嗦着嘴唇说出来的话。

    忍不住黑了脸。

    “陈同志,您刚才的意思,是说您女儿在外头借了别人的钱,现在还不上,然后人家要砍她的手脚什么的,是暴力催债,是这样吗?”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的。”

    陈爸爸这会儿也是真的没了主心骨儿。

    对着这个警察,不由的就觉得安心了几分,然后他忍不住问道,“警察同志呀,那些人可凶可凶了,你们警察不是专门抓坏蛋的吗,为什么不把那些人都抓起来啊?”话说到这里,陈爸爸猛不丁的心头一动,他霍的站起身子,双手紧紧的抓住那个中年警察的手,一脸殷切的开口道,“警察同志,你帮帮我,帮我把那些人都给抓起来吧,抓起来的话他们就不能伤害我女儿了啊。”

    “警察同志,我女儿不能有事呀。”

    陈爸爸用力的拽着那个中年警察,不放。

    倒是那个警察,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陈同志,你女儿这样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在民间借的高利贷一类的,现在怕是还不上了,所以被人家追着还钱,陈同志,虽然对方的方法和方式不对,可是这欠债还钱却是应该的……”

    “对对,该还的该还的,可是我们现在没钱呀。”

    “我这不是想着那个赔偿的钱赶紧回来,然后就还上吗,可是对方老是不还……”

    “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啊,警察同志。”

    “求求您了,把那些坏人给抓起来吧,啊?”

    “陈同志,这事儿吧,双方当事人都没有来我们这里报备,立案,我们也不好管啊。”中年警察看着陈爸爸摇摇头,“陈同志,要不,你先回去看看,要是那些人再上门,真的会对你女儿或是你们家人有生命威胁的话,你就赶紧给我打个电话,我们再过去好不好?”

    “啊,这样行吗?”

    事情牵扯到陈敏这个女儿。

    陈爸爸是满满的紧张,他看着那个警察,一脸的失望,“你们就不能先把那些坏人抓起来吗,他们是坏人啊,拿着刀子什么的,你们警察怎么就不能管了呢?”

    中年警察有些哭笑不得,“不是我们不能管,这事儿吧,是我们暂时没办法管,因为我们出警也是要有根据的,得有现场什么的啊,再说了,您现在知道那些人是谁,在哪吗?您不知道吧?”

    看到陈爸爸一脸茫然的样子。

    中年警察笑笑,“您看,您不知道吧?您都不知道他们在哪,我们这就是跟着您一块出警也没地儿去呀。”

    陈爸爸听着这话可不是这样?

    最后,他只能接过中年警察给他的电话号码,一脸失望的走出了警局。

    他才走。

    就有人凑到了中年警察的跟前,“怎么样,还是为着那个人来的?”

    “可不是,一心想着要回那笔钱呢,我看有点悬。”

    对方前些天可是一直在他们警察局这边羁留,查办的。

    那人的态度很坚决:要钱没有!

    可是陈爸爸这里却又一心想着这笔钱……

    “怎么了,我瞧着你这神色,好像还有点不对劲儿?”

    中年警察看了眼身边的人,“我记得这人住的那片有咱们几个巡逻警吧,让他们值班的时侯多去老人那附近转转,多盯着点啊。”

    “这是怎么了,还真的有事?”

    “他女儿怕是借了高利贷,这几天正被人强催呢,我怕会出事。”

    身边的同事听了这话忍不住的皱眉,“他家这条件,怎么还借高利贷?”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之前老人的医药费?”

    这事儿也是说不准的呀。

    再说了,瞧着这老人不是什么日子好过的。

    也说不定是家里头真的有事了?

    中年警察又交待了几句同事,摇摇头把这事儿抛开,专心负责起别的案子来。

    两天过后。

    陈敏才回家,就被身后的两个人给堵到了家里头。

    还是上回的那两个人。

    对着陈敏一脸的笑,“怎么样,钱到手了吗?你不会说还没到吧?”

    陈敏眼里头全都是恐惧,“你们的不是两天,还有好几天时间呢,你们怎么能说活不算数?”

    “哦,你放心吧,我们这次过来只是提醒提醒你。”

    “是啊,我们就是怕你给忘了这事儿。”

    两个人看着陈敏笑的极是肆意。

    其中一个眼神在她的身上很是轻佻的打量着。

    那眼神看的陈敏一脸白。

    “我,我十天内肯定会凑齐这笔钱的,你们,你们不用再来催我了,我不会忘的。”

    “你不会忘最好。”

    “对了,你还有八天时间哦,记得,赶紧凑钱。”

    高个子的那个一脸诡谲的笑,凑到陈敏跟前,伸手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陈敏下意识的伸手拍过去。

    啪的一声打在那人的手背上。

    然后,陈敏的脸上就猛的挨了一巴掌。

    男人眼神狠戾,“怎么着,你是什么东西,摸都摸不得吗,老子今个儿还就是摸了,不但摸了,我还亲呢,你能把我怎么着?”一边说一边直接把陈敏的头拽过来,张开大嘴对着陈敏的脸上就胡乱亲了过去。

    把个陈敏给吓的啊。

    “你不能这样,你放开我,放开……”

    她越挣扎。

    那人越是兴奋啊。

    手不知不觉就摸了下去,嘶啦,陈敏的衣服被扯开。

    扣子绷了一地。

    倒是旁边的那个男人,欣赏着陈敏惊慌失措的紧张、挣扎。

    哈哈大笑着朝着门口走。

    “你赶紧的呀,别耽搁事儿,还有,悠着点,这可是钱……”

    “你放开我,放开我……”

    啪。

    那人被挣扎着的陈敏在脸上划了一道。

    有点疼。

    他心头火起,一巴掌拍到了陈敏的脸上。

    “别给脸不要脸啊。”

    “我可是为你好,不会白让你吃亏的,你不是还不上钱吗,这次过后我给你一个月期限……”

    陈敏呜呜哭着挣扎。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和急切,哭啊,哭也没用!

    就在他一只按着陈敏,一手褪自己的裤子时。

    门被人猛的撞开。

    “别动,警察。”

    “举起手来……”

    两名警察闯进来,直接把那个男人给按到了地下。

    陈爸爸则一脸惨白的跑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差点没晕过去,“敏敏,敏敏你没事吧?”

    陈爸爸都快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晕了过去。

    还是警察提醒他,“你还是赶紧给她拿件衣服吧,然后好好安抚她一下,我们还得去警局录口供。”

    他们只是听了上头的话,多在这边转悠了两圈。

    刚才本来是想走的。

    就看到陈爸爸一脸慌张的朝着外头跑。

    两个警察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就想着上前去问问……

    没想到随着陈爸爸过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陈爸爸把陈敏扶进屋子里头,让她换衣服,自己则出来,顺手抄了旁边的椅子对着那个男人就砸了过去。

    “我非得打死你这个畜生不可!”

    “敢祸害我女儿,我砸死你个混蛋王八蛋!”

    警察赶紧拦住他。

    另一个则把那个男人给拽到了一边。

    男人一脸的冷笑,“你女儿什么东西,我上她是看的起她,你个老东西还把她当成宝,她什么玩意儿你自己不知道吗,哦,她怕是没敢告诉你吧?一个婊子罢了。”

    “你给我闭嘴。”

    “走,外头那个,一块回局里头。”

    就这样,陈爸爸扶着脸色惨白,全身直发抖的陈敏,还有两个催债的男人都上了警车。

    警察局。

    刚好中年警察在。

    看到陈爸爸扶着个年轻的女子下车。

    再看陈敏那脸色和表情。

    他心里头不禁就是咯噔一声,一扬眉,无声的看向押着人的两名警察。

    两个人对着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点头是真的出了事。

    摇头则是应该没受到伤害……

    这让中年警察心里头松了口气,他走过去,眼神落到了陈敏身上。

    “陈同志,这位是……”

    “这是我女儿,我女儿差点被那个畜生给侮辱了,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给我们作主啊。”

    “别着急别着急,咱们进去说。”

    录口供的时侯。

    陈敏是一语不发。

    全程都是陈爸爸在讲,在说。

    至于那两个男人,人家承认的很是痛快:

    我们就是来讨债的呀。

    她陈敏欠了钱啊,欠钱不还,要账不是应该的吗?

    至于之前警察进房间时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男人说的很是理直气壮,“是她说要陪我自己一回,抵债的啊。”

    “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又后悔了。”

    “要不,警察同志你们帮我去问问她?”

    这一看就是老油条。

    旁边陈爸爸听的全身直哆嗦,“他是胡说,胡说八道。”

    “胡不胡说的,你问问你女儿不就知道了?陈敏,你自己说,是不是你主动提出来陪我的?”

    男人看着陈敏,语带威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