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面,有女警正在极有耐心的安慰着陈敏。

    “你别怕,他们就是纸老虎,有我们警察在,不会再伤害到你的。”

    “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你真的借了他们的钱,暂时没钱还上,他们可以催账,但却绝对不能用这种方式和方法的,这是属于犯法的。”年轻的女警察看着陈敏低着头一语不发,从打进来警察局,陈敏就没有出声说过话,这会儿她是好话歹话的都说尽了啊,可是眼前这女子就是一声不吭。

    要不是有陈爸爸在。

    估计警察说不定会怀疑陈敏是不是哑巴什么的。

    “我们警察保护的就是老百姓,不管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但你的人身安全是绝对属于我们的保护范围之内,他们这样已是威胁到了你们父女两个人的生命安全,更甚者有对你施暴的行为,如果事情属实,是得要做牢的。”

    “你别怕,好好的想想,把事情经过仔细的和我们说一遍,好不好?”

    陈敏咬着唇,抬眼看了下女警察,还是没出声。

    就在女警察几乎要放弃,以为陈敏什么都不肯说的时侯。

    突然的,对面男子带着股子冷意的声音响起来。

    “陈敏,你自己告诉警察,你是不是同意这事儿的,后来你又反悔了,我一时生气才……”

    他的声音平静。

    可是听在陈敏的耳中却是让她吓的全身一哆嗦。

    下意识的,她想起了自己那次看到的这些人对待一个没钱还的女孩子的事儿。

    要是自己让这两个人做了牢……

    她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想也不想的,陈敏一个激棱开了口,“这,这就是一场误会,我,我是想着这样抵账的,可是,可是他就给我减一半,我,我一生气就……我也没想到我爸在家,还去报了警……”

    “警察同志你们都听到了吧?”

    “这事儿可不是我的错啊。”

    “是她自己的原因!”

    男子的话有几分的小嚣张,他看着几个警察,“警察同志,你们现在都听清了吧,知道事实经过了吧,现在能不能把我们给放了?你们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儿,我们可不想过夜啊。”

    “你给我闭嘴。”

    “再胡乱开口就带出去关禁闭。”

    中年警察扭头,一脸肃然的看向那两个催账的人。

    然后,他揉揉眉心,看着双肩不住抖动的陈敏,颇有些语重心长,“陈小姐是吧,你得相信我们警察,你相们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而且,你得对我们警察有信心,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们安危的,所以,你一点不用怕他们,你就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就行,好不好?”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

    陈敏说到这里已经站起了身子。

    她扫了眼旁边脸色铁青的陈爸爸,看着他那失望到极点的眼神。

    莫名的,陈敏的心狂跳了起来。

    她有点不敢看陈爸爸的眼,下意识的转开了头,“那啥,报警是我爸报的,你们有啥事找他吧,我,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也和他们没关系,我,我走了……”然后,她看也不敢看陈爸爸,抬脚就想着朝房间外头走。

    身后,中年警察看着陈爸爸气的好像下一刻就要晕过去的样子。

    忍不住摇了下头。

    “站住,陈小姐你现在还不能走。”

    陈墨言回过头,一脸的不满,“我为什么不能走,我又没报案,我又没做什么,你们警察局难道还要管我的私生活吗,我可不是你们的谁,我想怎样就怎样,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陈小姐,你还记得你有一个爸爸吗?”

    中年警察看着陈敏,忍不住满脸怒气的上前。

    他指着坐在那里气的半响说不出话来的陈爸爸,眼神凌厉,“陈敏是吧,你真的还记得自己姓什么吗,你知不知道你爸爸为了你的事儿几天茶饭不思,他为了你的事儿,跑到我们警察局几次下跪,更是恳求我们救救你,他说他可以出任何事情,但是你还年轻,你的人生才开始,所以你得好好的活着。”

    “陈敏,你爸是没什么本事,更没钱。”

    “可是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他是这个世上最爱你最疼你的那一个,为了你,他可以把自己的命都给丢了。”

    “可是你呢,你瞧瞧你,你是怎么对待他的?”

    “你把他一个人丢在警察局,他出车祸,据说也是因为你?”

    “陈敏,你旦凡有点良心,有点身为子女的心思,你就不能这样对待你爸吧?”

    陈敏黑着脸,看着那个中年警察冷笑,“怎么着,现在警察管完了我的生活问题,又要开始来管我的家事了,为我爸打抱不平?行啊,那能不能麻烦你们先把我爸的赔偿金给追到位?哦,对了,你们刚才不是说欠债还钱吗,那钱一回来我就去还账,以后我和我爸好好过,我孝敬他,怎么样啊,警察叔叔,要不要帮这个忙?”

    “你那是什么语气?这事儿我们也在努力协调……”

    “是啊,你们协调了那么久,结果就是没结果。”

    “这就是你们警察的办案效率。”

    中年警察,“……”

    这事儿闹到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

    陈爸爸看着陈敏转身扬长而去。

    心里头是又酸又苦。

    可是他还不能马上就走,还得对着人家警察赔不是。

    中年警察看着他好像又佝下去几分的腰身,颇为同情,“有些事情啊,能放手的就放手吧,儿孙自有儿孙福啊。”就这么个女儿,瞧着就是个管不住的,而且,估计这性子也是难改的了。

    就眼前这老人。

    怎么可能看的住那么个女儿?

    “警察同志谢谢,谢谢啊。”

    陈爸爸脚步蹒跚的走出警察局。

    身后,中年警察把两个讨债的人教训了一番,只能放人。

    不放人能怎么办?

    人家这苦主都走了,死不承认这事儿。

    他们当警察的明知道这事儿有猫腻。

    可是总不能无凭无据的就抓人呐。

    第二天,陈敏在外头转悠的时侯被人给堵住。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眼底一阵阵的恐惧,“我,我我……”

    “没事,我就是来告诉你,你还有七天时间。”

    高个子的男人看着陈敏,眼底带着狠意。

    然后他一下子又笑了,“看在你昨天警察局说的话让我满意的份上,我再多给你三天时间。十天过后,你要是能拿的出这笔钱,那咱们什么事情没有,你要是拿不出来的话,呵呵,我就等着你主动求我……”

    不是死不同意吗?

    十天后他就看看她怎么求着自己,睡她!

    陈敏眼神恶毒的盯着走远的那个身影,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破!

    回到家。

    陈爸爸正在家门口急的一脸是汗,搓着手团团转。

    “敏啊,你去哪了,爸等你半天都不见人……”

    “你等我做什么,怎么着,又想去报警,让我丢一回人还不够吗?”

    陈敏看着陈爸爸,眼神里头全是冰冷。

    不带有半点的暖意,“我被警察抓走啊,这事儿附近的人可都知道了,呵呵,你可真是为我好。”

    “还有,杨浩也知道这事儿了,他说了,以后不会再回来。”

    “因为他不想有一个差点被人强了的媳妇。”

    “他嫌我脏。”

    陈敏看着陈爸爸,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恶意,“这下你满意了吧,我被杨浩给抛弃了,我还被人催账,说不定哪天我就要被人给打死了,反正你也不在意我这个女儿,你心里头有陈墨言,我妈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孙慧,我就是个没人要没人理的,我死了你们也都省心了,行了,你要是没事就买票回家吧,我看到你就烦。”

    “敏敏你说什么呢,你听爸说……”

    陈敏懒得听陈爸爸说什么,直接进屋,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间门。

    把陈爸爸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客厅里头。

    陈爸爸苦笑了下,走到门口,拍了两下门,“敏敏,敏敏你听爸说……”

    “说说说,你除了说还有什么,啊,你烦不烦啊?”

    陈敏猛不丁的打开门,恶狠狠的瞪向陈爸爸,“我现在很烦,很烦,你能不能让我自己清静会儿?”

    “爸,爸知道你心里头烦,害怕,可是敏敏,事情即然出了,咱们就得想办法解决啊。”

    陈爸爸被陈敏的眼神看的唬了一跳。

    后退好几步。

    他看着陈敏,深吸了口气,“敏敏,爸知道你现在担心还不上钱,爸上午已经给你妈打电话了,让她把家里头的那几千块钱先寄过来,我和你妈盘算了下,应该能凑个六千左右,等钱到了的时侯,差的钱爸再想办法……”

    还没等陈爸爸说完呢。

    陈敏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爸,爸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妈真的寄过来六千块钱?”

    “对,是真的,爸上午和你妈说的,我让她寄过来的。”

    那是自己这些年来最后的积蓄啊。

    原本,他是本能的觉得自己几个孩子都指望不上。

    就想着手里头留着点钱,好靠自己什么的。

    可是没想到,这钱终究还是要拿出来……

    陈爸爸心里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看着听到自己说有钱,立马整张脸都精神不少的陈敏,也跟着她扯了嘴角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无力,充满了苦涩,“敏啊,余下的钱爸就是卖血呢也帮你凑上,可是爸还是那句话,以后呀,你可不能再去沾这些了,踏踏实实的找份工作,咱们赚多赚少的,能安稳就好……”

    “爸爸爸,我都听你的。”

    “你说什么我都听。”

    陈敏这会儿哪里还管得了陈爸爸说什么啊。

    抱着他的手又哭又笑,“爸,爸我以前误会你了,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爸,我谢谢你啊,爸爸,以后我一定好好找份工作,我好好孝顺你和妈妈,咱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想到自己再不用被那些催债的人逼的走头无路,不用被他们一天到晚的吓唬,嚷着要砍自己的手脚了。

    陈敏高兴的恨不得跳起来。

    陈爸爸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头倒是有了几分的笑模样。

    再听到陈敏说的这些话,他不禁也跟着情绪高涨了几分,“行,爸相信你。”

    陈家父女两人闹腾的这些事情,陈墨言是一概不知道。

    她正忙着照顾孩子呢。

    四宝生病了。

    拉肚子。

    莫名其妙的就吃坏了肚子。

    晚上还好好的呢,上半夜睡的挺好,下半夜就开始哼唧了起来。

    然后第二天早上。

    吃的奶粉全都吐了出来。

    中午就开始拉肚子。

    不过一天功夫,四宝脸上身上才养起来的几两肉就消了一圈。

    看的齐阿姨几个心疼的不得了。

    特别是齐阿姨。

    一脸的自责,“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给她喂了几口饭,说不定就没这事儿了,孩子也不会受这罪了。”

    “齐阿姨您别这样说,不过是凑巧罢了,您才喂她几口啊。”

    陈墨言趁着女儿睡着,回头安慰齐阿姨,“再说了,那蛋羹她平时一直都吃的,根本就没事呀,这次有事咱们也是没想到的,应该是她哪里吃的不对,和您喂的东西没关系的,真的,您现在可不能自责呀,这丫头一生病就粘我,那三只我奶奶一个人可是搞不定,还得您帮着我照顾呢。”

    “对对,我这就去看看。”

    齐阿姨一听陈墨言这话,总算是精神了起来。

    她对着陈墨言连连的点头,“齐阿姨这就去,这就去啊,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们三个,绝不会让他们有事的。”齐阿姨心里头又是自责又是感激,她这一辈子能遇到言言这么好的主家,是她的福气!

    她一定得好好的照顾好几个小家伙。

    不能辜负了言言对她的厚望才是。

    陈墨言看着她走后,心疼的帮着小女儿掖掖被角。

    在她瘦了一圈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小丫头,赶紧好呀,到时侯妈妈带你和哥哥出去玩。”

    小丫头似是听到了她的话。

    睡梦中,露出一抹甜甜的笑。

    这场病折腾了足足有三四天才好。

    陈墨言觉得自己都跟着瘦了好几圈。

    不过看到孩子没事,她还是很欣慰的。

    又是五天过后。

    她正陪着四小只玩。

    田子航从外头打了个电话过来,陈爸爸,去世了。

    ------题外话------

    新文求下收藏呀。求收藏求收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