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35章 来要钱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侯,陈墨言整个人都有点懵。

    才见过面没多久的人呀。

    上次虽然她瞧着陈爸爸的状态不好,但是,除了憔悴些,狼狈些。

    绝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呀。

    她甚至事后还问过医生,除了脚脚不好,陈爸爸的身体还是可以的。

    怎么就……?

    坐在书房里头,陈墨言有半天没回过神来。

    等到她回神。

    外头已经是天色发暗。

    也就是田老太太田素和齐阿姨田老爷子带着四小只去了外头,不在家,不然的话她也没那么大半天的空闲时间一个人发呆或是什么的,回过神,看着窗外渐渐降下来的夜色,陈墨言的眼底有一丝的茫然。

    怎么就没了?

    她觉得自己有点接受不了。

    可是如果说伤心什么的,陈墨言又觉得有些不全对。

    感觉吧,就是心里头沉甸甸的。

    说不出来的感觉:

    有几分的茫然,突然,空洞感。

    或者,还有些许的失落以及不可置信。

    这种心情直到田老太太等人带着几个孩子回来。

    唧唧喳喳的嬉笑声,欢闹声。

    四小只争先恐后的朝着她身上爬……

    一时间,这种属于人间真正烟火气的气息把她的心给填满。

    弯下腰,一一的抱过四小只。

    抬头看着身侧所有的亲人,陈墨言眼底涌起一阵阵的欣慰:

    这样的日子,真好!

    吃过晚饭,四小只玩了一天早早睡下。

    田老爷子在书房,齐阿姨收拾碗筷,田老太太则唤住了要去帮忙的陈墨言,

    “怎么了,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为难事了?”

    陈墨言疑惑了下,“没有啊,奶奶是不是听说什么了?”然后她就笑,“奶奶,外头那些话没必要去听的,你孙女我现在可是个女老板,生意人呀,肯定有碍别人眼的时侯,人家又和咱们没关系,如果您孙女再真的碍了人家的路,肯定是说我什么的都有呀,咱们就是不想听也拦不住啊,所以奶奶您真的不用相信那些的。”

    “听什么呀,我哪里闲心去听外头那些人说什么。”

    田老太太对着陈墨言瞪了她一眼,“我是瞧着你脸色不太对,刚才吃饭,又有孩子就没问你,这会儿可是没人了,来,和奶奶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奶奶,我脸上表情这么明显吗?”

    陈墨言没有回答田老太太的话,先反问了她一句。

    “可不是明显么,就差在脸上写一句,我心情不好,我很不高兴了。”

    陈墨言被自家奶奶的话逗的扑吃笑了起来。

    笑罢,她收敛了笑,轻声道,“是有一件事情,不过也就是有些感慨……”顿了下,陈墨言还是把陈爸爸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她揉了下自己的眉心,情绪有些低落,“以前我觉得自己恨不得和陈家人彻底的远离,巴巴的再不见到他们任何一个,虽然陈敏口口声声说他偏着我,看重我,可是奶奶你知道吗,我真的没有感觉到他到底怎么对我好了,我想到他,心里头一股恼的觉得累。”

    像陈妈妈。

    对着她,除了最开始的那会儿,陈墨言就没从她那里得到过半点的温暖。

    一开始的时侯心里头是有怨的吧?

    同样都是她的女儿。

    为什么自己却被她这个当妈的这样的冷落?

    可是到了最后,自己不是人家的女儿呀。

    血缘浓于水。

    或者陈妈妈潜意识里头就没觉得自己是她的女儿。

    所以没什么亲情也正常。

    可是陈爸爸呢?

    他就那么一个人,耳根子软,整个的就是和稀泥。

    真的就是谁弱他帮谁。

    甚至,在他的眼里头,估计谁能在他面前哭的次数多一些,念叨的时间多一些。

    他不知不觉的就偏向了谁。

    和这样的人相处,时间短还好,时间长了,你会只觉得累。

    心累。

    是,他是好人。

    可是,他却也可以说是最没有原则和准线的人!

    抿了下唇,陈墨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都没了啊。

    过往的一切都成了回想。

    所有好的不好的,都没有了再去追究的意义。

    因这个人本身都不存在于世了呀。

    她心里头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有些担忧望着她的田老太太,“奶奶别担心,我没事的。真的。”

    “嗯,奶奶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孩子。”

    田老太太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孙女,眼里头是浓浓的骄傲和自豪。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把四小只安顿好。

    陈墨言和田子航一块进了书房。

    看着田子航坐下去。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开了口,“爸,我昨晚等你好久你都没回来,陈……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没了,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爸自打认识她,就事先查了她不少的事情,她在陈家的情况自然是一丁点都瞪不住田子航,等到了后来,自己竟然成了她的亲女儿,陈敏再加上陈奶奶陈爷爷孙慧那么一番的闹腾。

    田子航对整个陈家人那是没有半点的好感!

    所以说,不管是从哪个方面,不管是怎么说的,这陈爸爸出事的消息。

    好像都应该是自己先知道的吧?

    田子航扫了她一眼,声音平静,“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他去了也算是解脱,所以也没什么好伤心的。”更何况,就他那媳妇女儿的都没真正的伤心难过吧,他这个正牌的亲爹还没死呢,他女儿才不可以为那么个人而伤心难过呢,哪怕,这个男人对他女儿有着十几年的养育之恩。

    可是想想女儿在陈家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田子航就很生气。

    更别提什么感谢。

    直到这一刻,听到陈爸爸去世的消息,田子航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他真正的解脱了啊。

    “爸,爸……”

    “啊啊,爸听着呢,你说……”田子航猛不丁的回神,话说了半句,才想起刚才陈墨言问他的话,赶紧停住话题,看了眼陈墨言开口道,“其实这事儿也是碰巧了,昨天下午我和周冬扬去参加一个主题赛,回程的路上车子遇到了车祸,本来也没什么,绕路走就是,不过好巧的是,出车祸的就是他……”

    “本来是想着让车子送去医院的,可是……”

    人是当场就咽了气儿。

    “现场还有几个人在哭,瞧的也不是很清楚……”

    陈墨言听着这些,忍不住心头涌起一分的怅然:

    这个人,怎么就和车祸扛上了呢。

    之前才出了车祸,手脚留下了后遗症。

    这才出院多久?

    竟然还是车祸,而且,这次是直接送了性命……

    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语气难得有几分的迟疑,“按道理说,他的后事吧,你是应该去送最后一程……”不管他心里头怎么想的,那个人再怎么的不入眼,他是真的把自家女儿抚养长大,中国人向来讲究的是逝者为大。

    “爸也不是想拦着你去……”

    “就是爸担心他那边几个人,到时侯看到你再闹腾啥的。”

    陈墨言沉默了下,点头,“爸你说的我会考虑的,而且,我也不一定要过去。”

    过去还是不过去?

    有些事情呀,老天爷就是看不得你自己犹豫或是什么的。

    这不,陈墨言还没想多久,主意没拿稳。

    四合院外头迎来了哭哭啼啼的陈敏,以及一脸惨白的陈妈妈。

    陈妈妈是几天前到的帝都。

    电话里头陈爸爸说的含糊其辞的,让她一下子寄那么多钱。

    在外人那些眼里头或者几千块钱不算什么。

    可是,那是陈妈妈手里头所有的钱呀。

    她思来想去的,担心的一晚上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的,一狠心她体身揣着那些钱就上了火车。

    拿着之前陈爸爸给她去信的地址。

    她辗转反侧的总算是找到了人。

    因为陈妈妈的到来,陈敏这边的情况是更加的热闹。

    第一个的,陈妈妈不舍得掏钱呀。

    来的路上她是在心里头想了又想,甚至连陈爸爸在外头背着她花天酒地,又找个女人什么的场景都想了出来,可等到见了人,知道竟然是陈敏在外头借了钱,一听这钱是要还别人的,是帮着陈敏还账,陈妈妈立马就不干了啊,钱不往外掏不说,指着陈敏那就是一通的大骂。

    又哭又骂的闹腾的。

    附近的邻居都躲在一边瞧起了热闹。

    陈敏是啥性子呀,以前在家就是不怎么服管教的,心里头向来只有自己。

    这几年在外头自己闯荡的。

    好的没学到半分,坏的就别说了,涨的最快的却是脾气!

    这段时间她的情绪本来就被那几个催债的逼的急。

    崩的紧紧的。

    这会儿被她妈这么指着鼻子一通的骂……

    陈敏自然是不肯干。

    母女两人当场就对着干了起来。

    最后是陈敏气的摔门离去。

    可是她没想到,她走后,孙慧赶了过来。

    直到陈敏晚上回家后发现,她妈竟然把孙慧留到了家里头!

    这事儿可不是陈敏能忍的啊。

    三个女人一台戏。

    陈爸爸是想劝都劝不住啊。

    闹腾了大半夜,陈敏才气呼呼的摔了门去睡觉。

    第二天中午才醒。

    陈敏是被外头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的。

    她带着起床气跑出来,就看到陈妈妈正和孙慧有说有笑的在厨房里头煮菜剁肉。

    这让陈敏看的刺眼极了。

    这是她家啊。

    她妈竟然把她抛开,和一个她讨厌的女人有说有笑?

    陈敏直接就嚎了起来。

    最后发展到陈敏和孙慧打起来,陈妈妈一巴掌甩到陈敏脸上结束。

    看着陈敏脸上的五指印。

    陈妈妈只是一味的指责她,“她是你姐,那么多年没在家,你当妹妹的不应该和你姐多亲近些,有什么事情你让让你姐怎么了?你就非得瞧不惯她,看不过眼她回咱们这个家是吧?”

    “陈敏我告诉你,有本事你以后自己赚大钱,别老是巴着我和你爸的那点钱。”

    “当我稀罕啊。”

    “你们留着吧,留着买棺材……”

    陈敏跑了出去,孙慧转着眼珠,也一脸哭腔捂脸朝着外头跑。

    陈妈妈自然是要去追的。

    后头陈爸爸追出去的时侯,不知道为什么,陈敏和孙慧在马路上撕打了起来。

    陈妈妈去拉架的时侯被推了一下。

    不小心跌在地下扭到了腰。

    哎哟哎哟的坐在地下,捂着腰疼的直抽气……

    陈爸爸是被一辆酒架的外地货车给撞到的。

    当场死亡。

    本来,被车子撞到的应该是陈敏。

    可是陈爸爸拉住了她,把她推了出去,自己却没能躲开那一辆车子……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陈妈妈,再看看神色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陈敏,她想了想看向她们母女两个人,“如果说你们是来告诉我这件事情经过的,那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而且,我并不觉得我还和你们有什么话或是交情可叙,再者,陈敏,他是为了你死的,你带着你妈跑到了我跟前来,是想做什么?”

    对于眼前的母女两个人来言。

    陈墨言是真的没有半点的情份什么的。

    她看着陈敏,摇摇头,眼神落在哭哭啼啼的陈妈妈身上,“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出去……”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呢,陈妈妈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言,言言啊,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对,你帮帮我们吧,求求你了……我,我给你道歉行不行?”

    “陈墨言,如果你能帮我们渡过这一关,以后我再不会来找你。”

    开口的是陈敏。

    她扭头,看着陈墨言,眼神飘着,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也不求你别的,我爸他走的可怜,后事总是要办吧,可是我们的钱没了,这里只能来求你……”

    陈敏说到这里,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她忽的自己呵笑了两声。

    然后她扭头,看着陈墨言,眼神尽是复杂和怪异,“陈墨言,他生前不管是嘴上怎么说,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头最担心和惦记的一直都是你,现在瞧着,果然这就是缘份吧,你看,他人死了,我这个他嘴上说最疼,心里头瞧不上的女儿连后事都不能帮他办好,还是得来求你,他最掂记的女儿,想想,他也很乐意看到这样吧?”

    陈墨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陈敏的眉头皱起来,看着陈墨言有几分不满。

    难道,她说的不对吗?

    她爸生前明明最瞧不起的就是自己!

    总是觉得自己处处不如陈墨言,看轻她,觉得她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现在死了,想想,可真是讽刺呀。

    她爸,这是用自己的死在验证他的眼光吗?

    “陈敏啊陈敏,我看你啊,可真是被猪油蒙昏了双眼,不,你不止是被蒙住了双眼,你是连心都被蒙住了啊,而且还是那种厚的想扒都无从下手,扒不开的那一种!”陈墨言看着陈敏,摇摇头,语气里头是满满的为着陈爸爸遗憾和失望的怅然,“他生前如果最疼的不是你,怎么可能会一直待在你身边?”

    “他这两年想在哪里随便找点什么活不行啊,非得在这天子脚下的大帝都?”

    “他要是不看中你,不一心想着你,他这两年赚的钱都给谁了?”

    “他怎么不给我用点?”

    “陈敏,你就是自己没心,更没眼,然后,现在一出事,直接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别人身上推。”

    “你陈敏啊,就是一个没担当,没责任感,自私自利,斤斤计较,只知道自我的自私鬼!”

    陈墨言看着陈敏一脸的不愤。

    笑着扬扬眉,“我哪点说错了,嗯,欢迎你说出来啊。”

    对上陈墨言清凌凌的眸子,陈敏嘴唇掀了两下,默默的移开了双眼。

    她,心虚!

    倒是陈妈妈,她坐在那里哭了半响,眼看着陈墨言和陈敏都不理她,不禁伸手抹了把眼泪,一脸殷切的对着陈墨言再次开了口,“那啥,言言呀,你要是不管你爸……”

    “还请你别乱说话,我爸好着呢。”

    “对对,他不是你爸,他他,哎哟,反正不管是什么吧,你以前管他叫那么多年的爸是吧,他对你可是也还不错的,咱们不都是说啥子人死万事消吗,你看这人都没了,咱们总不能让他的后事晾在那里,一直入不了土不是,言言呀,你就念在以前的情份上,当是帮帮我们,啊?”

    “你们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女儿。哦,还有,他好像在帝都还有一个亲女儿的吧,三个人,连他一个人的后事都办不来吗?”办不好还办不简单吗,怎么就非得求到她面前来?

    陈墨言觉得自己真心不理解眼前这对母女两人的脑回路。

    都怎么想的啊。

    难道人没了,就一点不伤心难过的,还能这么冷静的一门心思算计别的?

    “我可没立场帮你们,更不是你们陈家什么人,所以,对不起,我帮不上你们。”

    “不是,你帮的上的,言言呀,你一定能帮的上的……”

    陈妈妈一脸的急切,生怕陈墨言转身走人或是把她们两个撵出去,这会儿扑到陈墨言的跟前,一脸热切,眼神巴巴的瞅着陈墨言开口道,“那啥,言言呀,你好歹喊过他那么多年的爸爸是不是,你就忍心看着他在这世上的最后几天被人笑话吗?”

    “言言,要不,要是你真没时间,那那,你给钱也成。”

    “不过这钱可一定不能少啊。我可是听说了,这大城市的白事花销可大了呢,费老鼻子钱了啊。”

    最后一句话听的陈墨言脸黑如墨:

    这人,其实就是来和她要钱的吧是吧是吧是吧?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呀求收藏呀求收藏。

    PS:我尽量晚上三更呀。这是第一更。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