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36章 如此母女
    陈墨言听到这里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她没有理会陈妈妈,径自把眼神落到了陈敏的身上,“你呢,你也是和她一样的目的,来找我要钱的,嗯,或者说,你们不是来和我要钱的,是借,借钱的,对吗?”

    陈墨言的语气里头多了抹挪愈。

    落在陈敏身上的眼神似笑非笑的。

    瞧的她脸皮有点烧。

    不过,她现在没有办法,硬着头皮,“你帮我这一回,我不能让爸的后事都办不好,我妈会带着他回家,以后,我决不会再来找你的,真的,我说到做到。”顿了下,她看着陈墨言,扯了下嘴角,“你开着好几个工厂,那么多的店铺门面,给养了你十几年的人办一下身后事,这要求,没有为难你吧?”

    “对对,你要是不帮这个忙的话,那咱们就去外头评评理去。”

    陈妈妈一听陈敏这话,眼珠转了几下,一迭声的附和着。

    陈墨言眨眨眼,有些想笑,“你们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出手帮你们,不借这个钱,你们就去外头嚷嚷,说我的坏话?我这样理解没错吧?”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的。”

    陈妈妈看着陈墨言,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一脸的得意,“你现在可是大人物啊,那么多的人都看着你呢,那啥,是个有影响力的啊,那些人要是知道你不好,忘恩负义白眼狼,你说他们还会和你做事吗,到时侯影响了你赚钱啥的,你可别怪俺们没情份啊。”

    陈妈妈这话听的陈墨言有些诧异:

    竟然,连威胁她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不过很明显的,这不该是陈妈妈能想的出来的呀。

    她的眼神落到陈妈妈身旁的陈敏身上。

    是她教的吧?

    陈墨言摇摇头还没开口呢,门口田老太太一脸铁青的走了进来,“这天下怎么有你们这么恶心的人,你爸死了,他是为什么死的,是因为你死的!他要不是救了你,这会儿躺在那里没命的应该是你吧,他一心想救的是他觉得可爱,值得心疼的女儿,没想到救回来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儿!”

    “你爸还在那里头躺着呢。”

    “他生前那么在意你,这会儿也一定还在你身边没走远吧,刚好让他看看你现在做的这些事儿。”

    “说不定他一生气,能把自己给气活了再把你给掐死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

    “还有你这个不知东西南北的女人……”田老太太气的对着陈敏一通骂,然后直接把火力喷向了陈妈妈,“你男人没了,是,人没了都值得同情,可是他为什么没?还不是你,是你们家包括你在内几个女人一块给作没的?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折腾来折腾去,作天作地的闹,现在好了吧,人没了,你们再作啊,再闹啊。”

    “哦,闹不到人了,回过头又想起了我孙女儿。”

    “怎么着,觉得我孙女儿好欺负吗?”

    田老太太气的胸口直喘粗气。

    想想她们田家的孩子呀,虽然自己和她的妈妈闹的关系很僵。

    可是,如果自已一开始知道这个孩子。

    她肯定是如珠如宝的疼着,护着呀。

    怎么会舍得让她吃半点的苦?

    可是她在陈家过的什么日子?

    现在这些陈家人还敢跑到她家里头来和她说,什么让她家言言看在以前的情份上?

    要不是念在她们好歹把言言养大……

    不用田老爷子父子两个男人出面,她一个人就能把陈家给闹个翻天!

    可就是因为自家孙女在人家里头长大。

    她哪怕是再心疼,也把这事儿给忍了,憋在心里头。

    如今,看着这理直气壮要钱的母女两人,田老太太是再也忍不住。

    指着母女两人的鼻子破口大骂。

    “哎,你这个老太太你怎么说话呢,我们怎么了,我们可是你们老田家的恩人!要不是我们陈家,你孙女这会儿不一定死到哪个地儿去了呢,还有,你再瞧不上我怎么了,你孙女她叫了我十几二十年的妈!”

    “那些年里头她可是对我孝顺的很,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她……”

    啪啪。

    田老太太抬手,重重的在陈妈妈脸上甩了两巴掌。

    “我从来没有打过人,你这是头一回!”

    田老太太气的胸口直喘粗气,一脸的煞气,“你再敢说一遍刚才的话试试?”

    “你说一遍我抽你一回。”

    这一刻,田老太太的霸气别说陈妈妈,就是陈墨言站在一旁都忍不住被震撼到。

    然后,她胸口只觉得暖暖的。

    眼睛有些酸涩。

    抽了下鼻子,她上前过去帮着田老太太拍着后背,“奶奶,没必要和这样的人生气。”一边帮着田老太太端了杯水,一边不动声色的把田老太太护在身后:老太太精神再好,那也是六七十岁的人,上了年纪肯定和年轻人不一样,陈妈妈虽然也是五十左右,但她却是农活做习惯了的,练的一把子力气。

    要是陈妈妈真的撒泼什么的。

    田老太太肯定撑不住。

    对面,陈妈妈刚才的确是被田老太太突然的出手打蒙了一下。

    回过神她就嗷的一声尖叫。

    那架式,似是要冲过来和田老太太拼命一般。

    陈墨言却是果断的开口,“不想要钱了是吧,不想要的话你就再多闹腾一会,不然的话就给我闭嘴。”说完这话后她把眼神落到了陈敏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陈敏脸黑的和锅底有一拼,不情不愿的伸手拽住了陈妈妈,“妈你行了啊,闹什么闹,等回头家里没人你自己关门使劲儿闹去啊。”

    “你,你妈被人打了啊,你个死丫头……”

    “你爸可是为了你才死的啊,他还在天上看着你呢,你就这样的对我。”

    “你个小没良心的……”

    陈敏被她妈这又骂又哭的话闹的,脸色铁青。

    恨不得对着她妈大吼一通。

    陈墨言和田老太太坐在一块,看着眼前这一切只觉得滑稽可笑。

    祖孙两个人互看了一眼。

    田老太太脸上是满满的无语:这一家子这都是什么人呐?

    倒是陈墨言,因为有之前的那些记忆,她并没有觉得有半点的想法,只是看着母女两人直接道,“他的后事,你们打算怎么办,帝都实行火化……”话还没说完呢,陈妈妈嗷的一声叫了起来,“你个没良心的,黑了心肝呀,你好歹的也叫了他那么多年的爸,你怎么就那么的不巴着他好?”

    “他这人都死了啊,你竟然连个全尸都不留给他。”

    “还狠心的说什么要火化……”

    “当初我们一家子就不该救你,小时侯怎么就没掐死你?”

    她看着陈墨言,满脸的狠戾气息。

    陈墨言直接当她在唱歌,呵呵笑了两声,“不火化也行,你自己想好什么办法把人给带回去了吗?如果你想好了,费用又合适的话,我可以出这个钱。”她看着陈妈妈和陈敏母女两个人,呵呵一笑,“正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毕竟吧,也当了十几年的一家人,他最后的一程,这份力,我也应该出一些的。”

    “不用你管,你只要把钱给我们就行了。”

    陈妈妈捂着还有些疼的脸,撇了下嘴,“你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心啊,我才不信你会想着帮这个忙,有钱还做不成事儿吗,我就不信了。你把钱给我,我们就马上回老家不再来烦你了啊,也不会在外头胡乱说什么的。”

    “那可不行。”

    陈墨言看着陈妈妈,语气淡淡,“我把钱给了你们,你们不办正事怎么办,到时侯再来这么一遭,硬说我不给你们钱,忘恩负义什么的,我找人去讲道理呀,毕竟我可是知道她,”陈墨言抬手指了下脸色阴沉沉的陈敏,呵呵一笑,“她欠了外头不少的钱吧,万一你把钱拿去给她还账了呢,你说是不是?”

    “我的钱虽然是不少,可是,我可不想给她。”

    陈妈妈有些抓狂,“那你想怎么样,说来说去的,你还是不想拿这个钱?”

    “不是啊,我即然说了出钱那肯定就是出的。”

    “只是这个钱却不是交到你们手里头。”

    陈妈妈黑着一张脸,“那你想要怎么做?”

    “哦,也没想什么,就是你们想好怎么回老家,把一切都安排好,哪里需要钱的,我让人给你们直接去付款好了。”陈墨言笑呵呵的,直接无视陈敏朝着她瞪大的双眼,还有陈妈妈一脸不同意的表情,直接拍了板,“我会让我的助手联系你们,只要费用合情合理,是真的用到了正事上,我绝不会舍不得的。”

    “你们说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怎么那么烦啊。”陈妈妈忍不住重重一哼,看着陈墨言满脸的不快、不乐意,“这出钱就是出钱,不肯出就是不肯出,你说你都同意花这份钱了,你就痛快点给我们现金得了呗,以后钱花在哪我们也不会再来找你要第二遍的,你怎么就那么的麻烦?”

    “助理啊什么的,你不嫌累我还嫌呢。”

    陈妈妈撇着嘴,看着陈墨言直接道,“那啥助理啥的能知道个啥,你把钱给我就好了。我和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来麻烦你第二回,真的,你相信我……”

    “相信你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呢。”

    就这么个女人。

    相信她?

    田老太太这会儿也转过了圈,知道陈墨言肯定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看着陈爸爸归不得家。

    也就是说,这钱,言言肯定是要出的。

    可是这个钱怎么出……

    就如同刚才自家孙女所说的那样,自然得由着她们家言言自己说了算!

    这会儿听到陈妈妈再三的保证,甚至连赌咒发誓什么的都说了出来。

    陈墨言听的没什么表情。

    田老太太听的却是直接乐了起来,她斜眼,看着陈妈妈呵呵一笑。

    觉得她这样的人发誓,会不会污菩萨?

    “如果你们想要我出这个钱,就按着我的方法来做,不然的话,你们在外头随便怎么闹腾,别以为我会怕了你们。”陈墨言站起了身子,她看似对着陈妈妈说话,眼神却是直直盯向了陈敏,“你比你妈知道的多,了解的多,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谁在外头随便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而且,很多人向来都是祸从口出。”

    “陈敏,我希望你别自作聪明。”

    顿了下,她终究是又加上了一句,“你爸是为了你而走的,你别让他临到最后还走的不安心。”

    “行了,你们要是想好了,就给我打个电话,不然的话,人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陈墨言起身送客。

    陈妈妈觉得自己再次被撵了出来,嘴里头骂骂咧咧的。

    陈敏回头,深深的瞥了一眼陈墨言。

    那眼神幽冷,带着股子狠戾。

    如同野地里头的狼,透着股子的凶狠。

    陈墨言看了只是朝着她微微一笑,“慢走,不送——”

    “陈墨言,你等着,早晚我会让你另眼相看的。”

    陈敏丢下这么一句话,很是愤怒的起身走人。

    她的身后。

    陈墨言摇摇头,一脸的无语:

    怎么到了现在陈敏她就是瞧不清楚事情真相呢?

    她还以为现在的自己是十几岁时的自己,是前一世的自己吗?

    如果是大学或者是刚毕业那会的自己。

    陈墨言觉得陈敏要是一心给她捣乱,说不定还真的能让她多几分麻烦。

    可是现在?

    她和陈敏两个人之间的地位虽然不说是天地之差。

    可也足足相差了N多的倍数。

    陈敏想要赶上她现在的成就,再投胎一回说不定还有点机会?

    现在?

    她陈敏凭什么给自己夸这样的海口?

    真是,没有半点的自知之名!

    她摇摇头,把这事儿打电话给林同说了一声,如果陈妈妈最后想通,和林同那边联系的话,她就让林同派个会计人员过去盯着这些事儿,当然,如果陈妈妈生气自己不给她现金,不想再和自己打交道……

    那么,挺好的。

    她尽可以省下这笔钱,做别的!

    回到陈敏租住的房子。

    陈妈妈一路上都是骂骂咧咧的,直到坐在屋子里对还没收声。

    听的陈敏忍不住更加的黑脸。

    “你能不能别骂了,烦不烦啊,真是的,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你还不如不来呢。”说到这里,陈敏猛不丁的心头一动,再看她妈时,眼神里头多了抹怪怨:要不是她妈来这一趟,她爸肯定不会出事的呀。

    不会出事,她也就不会没有爸爸。

    更不会有之前被陈墨言那一顿的冷嘲热讽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瞪向了陈妈妈,“妈,我爸电话里头明明和你说的让你把钱寄过来,寄过来,你为什么非要跑这一趟?现在好了吧,你来这一趟就把我爸给来没了,妈,你可真有本事。”

    “死妮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爸那是车祸,怎么可能会是我的事儿?”

    陈妈妈语气里头有几分的慌张,“我可告诉你呀,回头你要是还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她家那个婆婆这几年和她的关系可是越来越紧张的。

    如今自己的男人又没了。

    要是让她听到刚才陈敏这话,回头肯定又得和自己闹腾起来……

    她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老虔婆!

    “说什么说,这不就是事实吗,还用得着我说呀,你来了一趟,我爸就没了,回头我奶奶肯定会这样想的。”

    陈敏撇了下嘴,根本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说这话。

    就她奶奶那性子,无理搅三分,没事儿都能找点事儿出来呀。

    鸡蛋里头挑骨头的主儿好不好?

    她爸原本好好的,定时给老太太打一两百块钱回去。

    这一下子儿媳妇来了一趟。

    儿子没了,然后,这钱也没了……

    老太太绝对是双重的肉疼呀。

    “我打死你个死丫头,你再敢胡说看我怎么抽你。”

    陈妈妈被陈敏的话说的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又有些心虚。

    想也不想的就想动手。

    陈敏轻而易举的避开,“行了妈,你别闹了,现在还是好好想想我爸的事儿吧。”

    “想想想,我能怎么想啊,我可是两眼一抹黑,你自己想办法。”

    陈敏听到这话一脸的黑线,她正想说什么呢。

    门被人重重砸响。

    “陈敏,陈敏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头呢,陈敏你要是再不开门,我们可就撬门了……”

    听着这个声音,陈敏想也不想的推陈妈妈,“妈你去开门,就说,就说我不在呀,不然我会被打死的,妈,你一定得说我不在呀,我我去房间里头躲躲……”陈敏把陈妈妈推过去,自己则闪身进了睡觉的房间。

    站在房子里头看了一圈。

    没藏人的地方。

    她一咬牙,弯腰钻到了床底下。

    “你是谁啊,陈敏呢,陈敏在哪,她死哪去了?”

    前来砸门的还是那个高个子的男人。

    看到陈妈妈眼神有点厉,“陈敏呢,她躲哪去了,让她出来……”

    “她她,她不在,你们是谁呀,哎哎,你们做啥子呢,这可是我家,你们不能进……”

    陈妈妈还想着伸手去拦呢。

    结果人家狠狠一推。

    整个人就重重的摔了出去,也不知道磕到了哪,伸手一抹,脸上全都是血。

    “咦,难道陈敏真的不在家?”

    “你是陈敏什么人?”

    “我,我是她妈,她她,你们是谁啊,我要报警……”

    砰。

    略矮点的一脚把陈妈妈踹了出去,“报什么警呀,你女儿欠我们钱,还敢躲,我看她是活腻了,三哥,要不先把这老娘们的手剁一只,让她瞧瞧咱们的厉害……”

    “啊啊,你们别剁我,别别,陈敏在里头,在房间,真的在……”

    陈妈妈杀猪般的嚎。

    ------题外话------

    比昨天多了一千字。也算是加更了?汗,我顶着锅盖爬走…明天一早继续吧。亲们晚安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