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敏的手虽然没被人砍一刀剁一下的。

    可是却被人给打断。

    而且是硬生生掰断的那种。

    或者,是因为那个高个子的男人存着什么别的心思,临走的时侯看着陈敏的眼神意味深长,“这次只是给你个警告,下次可就没这么轻松了……还有,别想着逃,我们可是知道你老家。”

    干他们这一行的。

    要是没点的手段,由着人随便一走就没事了。

    还赚个屁的钱?

    当然,如果真的让他们追到老家什么的。

    那估计这事儿就有点大发,到时侯收回来的这钱嘛……

    他笑了笑,对着陈敏吹了声口哨,抬脚走人。

    屋子里。

    陈敏疼的嗷嗷直叫,脸上全都是冷汗。

    陈妈妈开始是真的被那些人给吓到,腿都是软的。

    瘫坐在地下大气不敢出。

    直到那些人走后。

    她都没敢第一时间动,小心冀冀的看着紧闭的门。

    生怕那些人再突然推门走进来。

    等了得有三四分钟。

    她才稍稍松了口气,小心冀冀的爬起来,她竟然先扑向了门口。

    打开门,飞快的又砰的一声关上。

    然后,她靠在门上喘了几口气,这才再次动作很轻的把门打开。

    先是伸了个头隔着个门缝朝外头瞧。

    直到确认外头真的没人。

    她才再次砰的一声关上门,动作飞快的反锁上。

    整个身子在地下呆坐了几分钟。

    她猛不丁的爬起来,冲向了嗷嗷叫,好像爹死娘死般惨的陈敏身边,“敏敏,敏敏你没事吧,天呐,你这手断了,咱们得赶紧去医院啊,这不会治不好残了吧……那些个王八蛋,天杀的……下次别再让我看到他们……”

    “你别碰我。”

    “都是你,要不是你和他们说,我,啊啊,疼死我了……”

    “妈错了妈错了,妈那不也是害怕嘛,敏啊,咱们现在得赶紧去医院……”陈妈妈一脸的惶张恐惧,有几分的心疼,可眼底深处更多的却是害怕、以及庆幸:幸好她刚才说的快,不然的话,现在这被人弄断手的,就成了她自己吧?眼神瞧着陈敏那惨白直掉汗珠子的小脸,陈妈妈压下恐惧,心疼了起来。

    “敏呀,你这会儿可不能和妈拗呀,这手可不能耽搁时间……”

    “万一因为时间长治不好了怎么办呀?”

    陈敏本来还在竖着眉对着陈妈妈大吼,这会儿听到陈妈妈这话也不敢再吭声了。

    抱着手朝外头跑。

    身后,陈妈妈赶紧喊,“敏敏你等等我,敏……怎么了?”

    “妈,我知道你有钱,我现在是没钱,一分钱都没有,你要是再不往外头拿钱,我就和你没完,对,没完。”陈敏抱着自己的手,钻心的痛让她说话都有点哆嗦,配合着脸上的狠厉,整个人仿佛有了几分的狰狞,“要是我的手治不好,我就和你一块回老家,到时侯咱们两个就互相折腾一辈子吧。”

    她看着陈妈妈,眼神如同淬了毒的蛇,“我过不好,我没有好日子过,你这辈子也别想舒心了!”

    “还有,你别忘了我这个样子,都是你造成的。”

    “我是你捡来的吧,人家都是亲妈为了孩子做什么都行,你再瞧瞧你,人家两句话一吓唬,你这个当妈的倒是好,直接把自家女儿给推出去了,呵呵,好啊,挺好的……”

    陈妈妈有些心虚的从自己身上掏啊掏的。

    好半天摸出五张皱巴巴的百元钞。

    “妈可就这么多了啊,行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医院吧?妈陪你去啊。”

    或者是因为心虚。

    或者也是真的有心疼。

    一路上陈妈妈由着陈敏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直到进了医院。

    正骨什么的,花掉了三百多,又拿了些药。

    五百块钱刚刚好。

    回去的路上,陈妈妈想着那五百块钱,心肺腑的一块疼啊。

    在陈敏耳朵边一直念念叨叨的。

    听的陈敏都烦了。

    回到家,她忍不住看着陈妈妈冷笑了两声,“与其心疼那几百块钱,我劝你还是赶紧想想我爸的事儿吧,你要是再待下去,万一陈墨言不甩你,我看你自己一个人怎么办。还有,你可别提望我啊,我受伤了,是因为你的原因,所以,我帮不上忙,我爸肯定不会怪我的。”

    “你自己想吧,我累了,我得去休息。”

    陈敏直接关上了卧室的门。

    厅里头。

    陈妈妈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为难,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四合院。

    田老太太看着陈墨言都有点替她揪心。

    逮着个机会,老太太和自家老伴在屋子里头念叨,“你说这丫头,难道和这陈家人就不能好好的当个路人吗,这些陈家人怎么就三天两头的跳出来,就没个消停的时侯呢。”如今这下更好了,整个陈家稍稍还有那么一丁点良心的人没了,余下的这几个女人,田老太太是想想都觉得堵的慌。

    “你着的什么急呀,那丫头要是连这点子事儿都处理不好,那她可就不是咱们的孙女了。”

    田老太太白了个白眼,“难道我不知道咱们言言有能力?我这不是心疼她嘛。”

    “行了,你还是赶紧的心疼心疼你自己吧,这两天不是一直念叨着心口疼吗,怎么样,好点没?”

    田老太太上个月就觉得心口隐隐的疼。

    以为是累着或是没休息好。

    毕竟她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几个孩子虽然有齐阿姨等人帮着。

    但孩子闹腾呀。

    特别是三个大的男孩子,稍不如意就嗷嗷直叫唤。

    有时侯田老太太听的也是觉得心累。

    当然,这种心累是她这种上了年纪的老人身体本能的一种感受。

    和她的心思和想法没关系。

    “要不有天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一听这话田老太太立马摇头,“不去,还有,这事儿你也不准和言言说啊。”

    丫头这几天正闹心着呢。

    田老爷子看了她一眼,“不和她说,我带你去……”

    “你还是别了,我瞧着哪天有空,让素素和我去好了。”

    “那也行。”

    这是老两口晚饭后的对话。

    田老太太一心以为自己的身体没人注意到。

    却不知都落入了田子航的眼中。

    第二天早饭过后。

    田子航神色自若的目送陈墨言离去。

    然后,他唤住要回房间的田老太太,“妈,今天去医院体检,我陪您去。”

    这话说的有些没头没脑的。

    再加上田子航多少年就没有关心过老两口的身体。

    没想到突然这一声……

    田老太太的眼圈瞬间就红了,“好好,我,我这就去。”

    她激动的都忘了自己昨晚和田老爷子说的话:

    不想让儿子女儿孙女的为自己担心,更不想让他她们知道她有半点的不适什么的。

    齐阿姨和田素还有田老爷子在家里头看孩子。

    四个孩子。

    三个大人。

    再加上小妞妞也算是半大不小的……

    偶尔还有赵西的女儿放在这边。

    这让陪着田老太太出门的田子航忍不住考虑起保姆的事情来。

    陈墨言出门是被孙丽和方小满两个人拉出来的。

    倒没什么正事,就是出来逛街的。

    方小满的婚事一连办了三场:帝都,顾薄安的老家,方小满的老家。

    三家人都轮了个遍。

    虽然方小满的爸妈满意了,顾妈妈顾爸爸也高兴。

    可是方小满这个正主儿累呀。

    这次就是才从方小满的老家回来没多久。

    好不容易熬到个周末啊。

    方小满觉得不好好逛一下,吃点好吃的什么的可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呀。

    瞧她这段时间累的,都瘦了好几斤是不是?

    孙丽听到她这话忍不住抱着陈墨言的手臂笑的直不起腰来,“言言你听听,她好意思说她瘦,方小满啊方小满,你是不是没自己称,直接听顾薄安那小子满嘴乱说的呀,我瞧着啊,嗯,最起码得胖了五斤。”她不理会方小满哇哇的大叫,笑着扭头看陈墨言,找赞同者,“言言你说,她是不是胖了?”

    “言言你说,我是胖了还是瘦了……”

    陈墨言被两个人盯着,装模做样的看了半天,最后点头。

    “嗯,是胖了那么一丁点……”

    “啊啊,我不要活了,我竟然真的胖了,我得减肥。”

    这话听的孙丽嘿嘿直乐,“一会我请你去吃大餐呀,你想吃什么?”

    孙丽,“……”滚!

    瞪着孙丽,方小满是一脸的哀怨,“言言,你看看她,就知道欺负我。”

    “行,回头让顾薄安帮你算账。”

    陈墨言被两个人的笑容和搞怪给感染,心情松快了几分。

    倒是方小满,一听这话忍不住脸又垮了几分。

    让顾薄安和孙丽对上?

    肯定她家顾薄安是输的那一个呀。

    三个人一行走一行闹,逛了大半天的街,午饭是在外头吃的。

    孙丽请的客。

    半下午。

    三女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四合院门口,陈妈妈一直等在这,中午饭都没吃。

    站了大半天的,这些天又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再加上陈敏的事情多少受到了些惊吓。

    陈妈妈这会儿是又饿又累,远远的看到陈墨言走过来,想也不想的冲了过去。

    倒是把方小满和孙丽吓了一跳。

    “你是谁啊,怎么这样呀,哎你你,你别晕啊……”

    是的,陈妈妈冲到陈墨言跟前,张了张嘴还没出声呢,直接就晕到了地下。

    把人弄到院子里,放到躺椅上让陈妈妈坐好。

    倒是孙丽,有些迟疑的看向陈墨言,“这是,陈敏和孙慧的妈妈?”

    “嗯,是她,出了点事儿,这不是又闹起来了?”

    揉了揉眉心,一天的好心情顿时消散。

    孙丽看看还没醒的陈妈妈,再看看陈墨言,正想说话,方小满已经跳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是她呀,早知道是她的话我肯定再踩一脚,然后直接把人踢的离言言家越远越好啊,还有你,明知道是她,为什么还要让她进来呀,真是的,看到这人就生气。”

    孙丽白她一眼,“你少说两句吧。”

    又怕她嘴无遮拦哪句话说到陈墨言的心事,赶紧拽她,“你之前不是答应顾薄安早点回家吗,还有,咱们不是说好晚上去你家吃饭,顺便帮你弄一下你那个柜子的装饰吗,走走,我陪你一块去看看。”

    “言言,你有什么事情打电话,还有,不管做什么别委屈自己就行。”

    “我们都站在你身边呢。”

    “对对对,我们都支持你,不管你想做什么。”

    最后一句是方小满说的。

    她重重的点点头,然后才有空去看孙丽,“咱们就这样走吗,那她呢?”

    就放这里吗?

    万一这女人醒过来,言言再吃亏了怎么办?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看着两个好朋友,心头微暖,“行了,你们就过去吧,不然的话一会顾薄安要过来和我要人了,你现在可是有主的人,我可不敢再多留。”怕两女担心,她又扫了眼已经有些清醒迹像的陈妈妈,对着两人笑笑,“这可是我家,你们说我能吃什么亏?”

    “那倒也是,言言你加油呀。”

    “打倒一切坏人。”

    陈墨言看着举手作喊口号状的方小满,白了她一眼,“疯疯癫癫的,赶紧走。”

    真是的,也不知道顾薄安是怎么受得了她的。

    方小满却是哈哈笑。

    等到两女走后。

    陈墨言坐到了另一侧的竹滕椅子上,淡淡的看着陈妈妈,“行了,你也不用装了,直接说出你的来意吧,还有,这是你最后一次的机会,如果你这次再不说,那下次也不用再过来了。”陈墨言看着坐起身子,一脸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的陈妈妈,平静一笑,“你应该知道有钱的人嘛,总是能做很多平常人做不了的事情。”

    “如果你觉得靠那么几句话就能让我倒霉什么的,那你就随便吧。”

    “不不,我答应了,我答应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

    陈墨言微怔,然后反应过来,“一切按着我的说法去办,我让人员跟着你付钱,然后,你带着他回家?”

    “对对,回去,我马上就回去。”

    想到陈敏那被打断的一只手……

    陈妈妈就觉得自己后背上一阵阵的发冷。

    那些人临走前可是说过了的呀,下次还会再来的。

    到时侯要是陈敏那死丫头还没钱。

    那些人会不会连自己也一块打?

    不管了不管了,那些钱可都是陈敏这个逆女自己欠的。

    可是和她没关系。

    这样一想,陈妈妈是恨不得立马就回到陈家村去。

    最起码那里安全点呀。

    她小心冀冀的瞧着陈墨言,“那啥,你看,医院那边也一直在催,咱们什么时侯去?”

    “火化?”

    “啊,不……行,听你的,火化!”

    这让陈墨言听的心里头诧异极了。

    这女人,怎么才过几天功夫,想法大转头?

    还有,瞧着她那一脸紧张慌张的模样,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

    不过不管是什么,陈墨言没有去追究的半点心思。

    和陈妈妈说好第二天在医院门口碰头。

    陈墨言直接给林同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派个嘴皮子利落,有点手段的人过去跟着,然后她自己就直接把这事儿抛开,陪着四小只玩起了游戏,直到睡下,这一晚,她再次做梦回到了小时侯。

    梦里,是她和陈爸爸下田的情景。

    她走不动,陈爸爸背着她回家……

    画面一转。

    成了陈爸爸和陈妈妈两个人吵架,结果最后被误伤头的十几岁陈墨言……

    就这样翻来复去的。

    直到早上几个孩子把陈墨言给闹醒。

    顶着个黑眼圈的陈墨言自然受到全家人的问侯。

    陈墨言只好把自家几个娃推出来,“几个老是踢被子,我就没睡好……”她一边说一边看了几眼自家几个娃,心里头默默的念三句:她不是故意冤枉自家娃的,她不是故意的……

    田子航皱了下眉头,“今天晚上把老大和老二给我睡。”

    好像是听到了自家姥爷的话,知道要让自己离开妈妈似的。

    老大咧嘴一笑露出还没长全的两排乳牙,伸手抱住了陈墨言的手臂。

    死不松手。

    瞧的田老太太几个都笑了起来。

    陈墨言弯腰捏捏自家大儿子的肉脸,有些好笑,“行了,松手,你姥爷才不想要你呢,臭臭的。”

    “不臭,大宝,不臭……”

    几个孩子都说话早,多数是两个字儿朝着外头蹦。

    偶尔也会有整句说的顺畅。

    田老爷子经常很是骄傲的和外人说,他有四个聪明绝顶的孙子!

    这会儿看到大宝竟然真的听懂了父女两人的对话。

    田老爷子高兴的哎,弯腰把人抱起来,“不臭不臭,我们大宝最香了,曾外公最喜欢大宝。”

    “曾外公,香香。”

    “哎哟,我的小心肝……”

    老爷子抱着孩子娇软的小身子,舍不得松手放开。

    早饭吃罢。

    田子航把陈墨言叫到了书房。

    父女两人相对而坐。

    陈墨言有些奇怪,“爸,你这是怎么了,瞧着脸色挺严肃的呀,我好像没做什么惹你生气的事儿吧?”

    “我昨天带你奶奶去了趟医院……”

    一听这话,陈墨言忍不住就是心头扑通一跳。

    “我奶奶她,她怎么了,难道,真的有什么毛病吗?”

    瞧着老太太的精神还不错呀。

    在她眼里,田老太太的身体是要比田老爷子要好很多的。

    她又想到某些疾病,比如癌症什么的好多都是事先没有半点征兆的。

    最近,她是有些疏忽家里头的这些人。

    不然怎么会没发现她奶奶身体不好?

    要真的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陈墨言的声音都颤了起来,“爸,你倒是赶紧说呀,我奶奶她到底怎么了?”

    真是,这是想要急死她?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新文——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