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38章 你看看这些
    “你奶奶没事,就是人老了嘛,这身体器官什么的都在退化,以后,怕是也没有几年了……”

    田子航说这话的时侯语气有些复杂。

    如果没有之前那二十余年的父子母子隔阂。

    他们这一家子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陌生。

    直到现在还在。

    他妈已经是没几年的好活头……

    老头子更是。

    他看着陈墨言,直接道,“家里头人虽然多,可是除了齐阿姨,你爷爷和奶奶都上了年纪,如今四小只更是一天比一天大,淘气的很,再让他们看的话,一来他们身体说不定就撑不住,二来我也不放心。”

    几个孩子还小。

    如今大宝三个男娃更是淘的厉害。

    他爸和他妈如今精神是大不如从前,万一哪个一时的疏忽。

    导至孩子出点问题什么的。

    到时侯老人心里头自责难受,孩子还遭罪的。

    与其这样……

    不如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

    “爸你的意思是,请个保姆?”

    陈墨言立马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事实上她也不止是一回想过这个事儿。

    头几回还是田老太太拦下。

    如今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陈墨言本来也就打算得请保姆的。

    不能把家里头的老爷子老太太给累到呀。

    即然她爸这会儿提了出来,她就想也不想的点头,“那我明天就去办这事儿。”想了下,她看向田子航,“爸,要不,咱们就干脆请两个吧?”两个保姆,哪怕是再加上齐阿姨呢也才三个人,三个人看四个孩子,虽然说还是有些紧张,但好在家里头还有田老爷子老两口能盯着点,然后就是小女儿很安静好带。

    “行,这事儿你看着办。”

    对于这一点儿,田子航没什么意见:

    反正不管是他还是女儿,都不差这点子钱。

    “要是觉得两个不够或是遇到觉得好的,三个也行。”

    如今是看孩子。

    要是在家里头待的合适,合眼缘的话。

    再过上个两年,说不定就能照顾他爸妈两个老人。

    父女两人坐在一块说话。

    不知说到了什么,田子航猛不丁的想起一件事儿,“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要再买房子吗,前几天有个朋友在我这提了一嘴,说是有个四合院要卖,但是这价格方面……”他摇摇头,看了眼陈墨言,“当初的时侯咱们就应该听你的话多买几套的,看看现在这房价,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陈墨言哈哈笑,“爸,咱们那会也不知道这家里头一下子多了四个孩子啊。”

    她现在手里头有钱。

    三个儿子娶媳妇的房子自然是要先准备的。

    女儿也是她生的。

    肯定不能厚此薄彼呀。

    这么一算下来,她本来打算好的手里头有两套院子。

    再加上田子航和她们现在居住的院子。

    陈墨言的打算时,她在这里头住的习惯,这一辈子呀,没什么特殊的事情肯定是不会搬的了。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

    顶多就是两个嘛,一人一套院子正正好。

    结果就是老天爷都不让她顺心,一下子来了四个小混蛋……

    不过,这是甜蜜的负担。

    揉揉眉心,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爸,回头你去看看那个院子,如果觉得地段什么的都差不多,咱们再过去仔细看看。”至于价格,陈墨言没有多说什么,就现在外头这房子的行情,肯定是要比她以前买的贵呀。

    行情如此。

    这是不用说的。

    田子航想了想,也就点了下头,“行,那我一会打个电话和对方约下时间。”

    说完这些家里头的琐事。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即然打算送他最后一程,就赶紧把这事儿结了吧,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就当是咱们对他尽最后的一份人情,谢谢他把你养这么大。至于陈家的那几个女人,以后不和她们来往就是。”

    “嗯,我已经让林同派了人过去,直接送她上火车。”

    至于她……

    前几天倒是真的有些犹豫要不要去送陈爸爸这最后一程。

    可随着陈妈妈陈敏出现。

    她顿时就失去了所有的心思,就当,两人没这个缘份吧。

    田子航听她这么一说也就点了头。

    三天过后。

    陈妈妈没有露面,倒是林同在知道陈墨言在家之后开车赶了过来。

    随着他一块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是工厂的一个财务人员。

    林同坐下来后直接道,“是他跟着去办的那件事情,别的事情都挺顺利,可是肇事司机那边却是出了点问题……那个女人不知道听了谁的话,非要等着拿到赔偿金后再回乡。而且,还有之前那次车祸的几千块钱,她现在就一心想着要这些钱,死活不回去……”

    “陈小姐,很抱歉我没把这件事情办好。”

    就在他把人送到火车站,以为人送上车就没他事的时侯。

    那个女人竟然撒腿朝着火车站外头跑了出去。

    他好不容易才追上人。

    结果人家就是不和他走,说什么一定要拿到赔偿金,不能让自家老伴白没什么的。

    站在逝者家属的立场上。

    这样的想法也没错。

    可问题是,对方的肇事司机到现在还没归案!

    而且,那个女人那里却是半点妥协的感觉都没有……

    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歉意,“陈小姐,对不起。”

    “你已经尽力了,这不怪你。”

    陈墨言摆了摆手,让他坐下来问了几句事情的经过,最后她看向那个中年男人,“你好好想想,在这中间她有没有在外头接触到什么外人或是说些奇怪的话?不用着急,我也就是随便一问……”

    “没有,在外头的时侯我一直跟着她的。”

    陈墨言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到他离去。

    林同看向陈墨言,“我觉得吧,这事儿你也是真的尽力了,以后她怎么样你还是别管了。”

    不是他狠心或是无情什么的。

    帮人也得看那人值不值得呀。

    就现在陈家那几个女人,那就是一个个的水蛭。

    粘上你就别想着能轻易的甩开!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边吸你的血还一边隔应你!

    陈墨言笑着点了下头,看了看天色已经要十一点半,扬扬眉,“打个电话给朱兰,一块过来吃饭?”

    “那我不是可以蹭顿饭了?”

    他哈哈笑着给朱兰打电话。

    旁边陈墨言则看向不远处的齐阿姨,“齐阿姨,中午就麻烦你了啊。”

    “不麻烦不麻烦,很快就好。”

    看着齐阿姨笑呵呵的走进厨房去提前准备。

    陈墨言心里头涌起一股暖意:

    其实,齐阿姨的活真的是一点都不轻松的。

    除了每天的一日三餐,就得时刻不停的盯着四小只。

    还会帮着收拾家务什么的。

    这一整天下来,真的挺累的吧?

    可是齐阿姨不但没说半个累字儿,每天还笑呵呵的。

    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

    这样想着,陈墨言就有点自责,早该多找个人帮着齐阿姨的。

    好在朱兰过来的快。

    和她一块来的还有小花。

    小花现在跟着朱兰一块,帮着她打下手什么的。

    这丫头打小就勤快,又聪明上心。

    学东西很快。

    这会儿朱兰过来,也把她给一起带了过来。

    和陈墨言等人打了招呼,知道齐阿姨一个人在厨房,小花就挽了袖子跑过去帮忙。

    陈墨言和朱兰夫妻两人陪着四小只玩。

    说是陪,也就是把他们四个放在一个大垫子上,弄了一堆的玩具布偶什么的让他们自己玩。

    三个大人坐在旁边说话。

    朱兰看着四小只,忍不住就乐,“我说学妹呀,听说你一路跳级考入清华,直到现在还没人能打破你当时的记录,这下好了,你连生孩子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啧啧,你这人生呀,可真是老天爷给你开的挂。”

    “说不定是真的呀。”

    “啊,什么真的?”朱兰正弯腰和不知道是老二还是老三的娃玩手指游戏呢,这会儿听到陈墨言笑嘻嘻的话,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是真的?”

    “你刚才不是说我这人生是老天爷给我开的挂么?”

    “我也觉得是。”

    陈墨言笑嘻嘻的,看着朱兰一脸的认真,“我寻思着呀,老天爷肯定是瞧着我上辈子过的太苦,太凄惨,所以让我这辈子再来一回,让我享福的呢。”

    “瞧你得意的样儿,我不过随口一句你还就真的拿了个棒槌就纫了针啊。”

    朱兰对着她翻个白眼,“你就蒙吧你。”

    陈墨言哈哈笑。

    心里头却是腹诽着:自己说的实话呀,怎么就没人听呢?

    中午饭是陈墨言和朱兰两口子还有小花齐阿姨一块吃的。

    田了出去办事了。

    至于田老太太老两口,说是去看个老朋友。

    陈墨言也没多问。

    一伙人吃的热闹,气氛极好。

    饭罢,林同一伙人都急着去上班的人,各自略坐了坐便散去。

    院子里头一下子去了好几个人。

    齐阿姨都觉得有些太安静了,“以前的时侯没觉得,这么几年下来,突然觉得这样热热闹闹吵吵笑笑的过日子,也挺好的呀。”她一边陪着老二老三玩,一边对着陈墨言感慨,“言言呀,阿姨我这一辈子也幸好是遇到了你,不然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下场呢。”

    陈墨言抿了唇笑,“阿姨,我也很高兴能遇到您呀。”

    这运气,可是双方的呢。

    父女两个人做事都还是挺雷厉风行的。

    陈墨言出去找人的第二天,田子航就和对方看好了房子,甚至连大概的价格都谈好了。

    中午吃过饭,趁着四小只睡着。

    他看着陈墨言道,“那院子离这边虽然有点远,但地段挺好的,周围的环境也还行,就是那价格,”他摇摇头,语气里头带着几分的遗憾,“我初步的算了下,比你当初买那两个院子的钱加一块还要高好些倍……”

    “怎么,言言还要买房子吗?”

    田老太太正和田老爷子说话呢,两个人神神秘秘的自打那天见了个老朋友回来,时不时的就说点悄悄话,陈墨言瞧在眼里也没多管:老太太老爷子的事情有她爸在呢,她爸操不到的心照顾不了的地方,嗯,她这个女儿再顶上就是,现在嘛,她还是不操这些心的好。

    吃过饭,两个人坐在一边正小声的商量着什么。

    就听到这边父女两人说房子的事情。

    田老太太有些诧异,“这院子不是住的好好的吗,怎么,言言你要搬出去?”

    她这话说的田老爷子也有些不高兴。

    “搬什么搬,你一个人带着几个孩子能去哪,顾薄轩又不在家,哪也不许搬。”

    看着两个老人脸上的着急。

    陈墨言有些哭笑不得,“爷爷,奶奶,谁说我要搬出去的呀,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哪也不搬。”

    “这才对嘛,这里就是你的家,谁来咱也不搬。”

    田老太太对于目前现在这样的生活很是满意:

    儿子就在她的身边儿。

    孙女很孝顺。

    还有几个孩子在她的膝下伊伊呀呀的学语,承欢。

    这样的场景是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呀。

    以前,她梦里都会觉得自己得孤独终老,估计临老也就一个女儿送终罢。

    现在儿子虽然婚事被耽搁了大半辈子。

    可是她们有了个好孙女呀。

    还生了这么四个冰雪可爱的孙子……

    女儿那边夫妻感情极好,虽然只有一个女儿,可是架不住奎子乐意呀。

    到现在结婚都好几年了的人。

    还把个田素当个孩子似的宠,让她愈来愈无法无天的。

    这让田老太太这个当岳母的都在一侧瞧不过眼。

    暗地里背着奎子训了好几回田素。

    把她给骂的嗷嗷叫,直言自己肯定是捡回来的。

    她看着陈墨言,“我和你爷爷没几年的活头了,等我们两个两眼一闭,你们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现在咱们一大家子就在一起,谁也不准搬出去。”

    “不搬不搬,真的不搬。”

    陈墨言赶紧安慰自家爷爷奶奶,“我就是想着这不有四个讨债鬼嘛,没钱也就算了,现在你们的孙女我手里头不是还算有点钱嘛,瞧着这房子又是一年比一年贵的,我就想着咱不强求,但如果有合适的,就尽量给他们一人一个院,省得以后说我这当妈的厚此薄彼,偏心这个偏心那个的。”

    “对对,这话说的对。”

    “该买。”

    田老爷子一听是这话,立马就拍了板。

    同时他还直接看向田老太太,“你把我去年给你的那个存折拿出来,那上头还有几十万,都给言言,让她拿去用。”中国人,特别是老一辈的人,为什么会那么根深蒂固的想要个孩子,想要个儿子或是孙子的?不外乎就是留个后代,或者是给自己在这世上留个念响什么的罢了。

    老爷子以前几乎算是真的对田子航这个儿子失望到家。

    都不抱半点希望了。

    钱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在意。

    不然的话,他手底下可不止才这么二三十万块钱的。

    如今四个孩子在他眼前出生,长大。

    更何况老二还姓田?

    这可算是他们老田家的根了呀。

    他的钱不拿出来给这几个孩子用,难道还真的要带进棺材板里头埋土里呀。

    “嗯,我这就去拿。”

    说起给几个孩子买东西,田老太太可是比任何人都舍得。

    这会儿眼也不眨一下的转身就去拿存折。

    田子航哭笑不得,“妈,爸,你们的钱还是你们留着,言言要是手头上不够还有我呢,再说了,她也是真的不缺这点子钱……”以着他家女儿现在的身价,别说买一处院子,就是连着买上个十几二十处的,估计这丫头眼也不会眨一下的,哪里就缺他爸妈那几十万块钱了?

    “你的是你的,言言的是言言的。”

    田老太太拿着个存折去而复返,一脸笑意的塞进陈墨言手里头,“这是我和你爷爷的一点子心意,又不是给你们的,是给几个孩子的,你们推个什么劲儿?”田老太太抱过一旁正抱着个皮球使劲儿想要往嘴里头啃的老三,笑呵呵的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大宝你说,曾外婆刚才说的那话对不对?”

    “嗯,外婆……对……”

    小家伙头也不抬的把玩着田老太太上衣上的团扣,嗯了一声。

    陈墨言伸手在他小脸上捏两下,“嗯你个头呀,你曾外婆说的什么你就嗯,小坏蛋。”

    “妈妈,坏……”

    “哟,还知道顶嘴了呀,看你还敢不敢说妈妈坏。”

    陈墨言直接在他小脸上又捏了两下。

    直到把自家三儿子惹的嗷嗷直叫,小脑袋直往田老太太怀里头扎。

    看的田老太太可心疼了。

    伸手拍了下陈墨言,“你说说你,做什么呢,这可是你儿子,都当妈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淘气?”

    “不怕呀,外婆把你妈妈的跑。”

    “嗯,妈妈,坏。外婆,疼……”

    陈墨言站在一旁听的忍不住就有些好笑:

    这小子,这是在说自己是坏妈妈,曾外婆疼他?

    小脑袋瓜转的挺快呀。

    当天下午陈墨言索性没出门,就窝在家里头陪着几个孩子玩了半天。

    第三天吃过早饭。

    陈墨言正想着和田子航一块去外头看房子。

    朱兰一脸凝重的出现,他递给了陈墨言几份娱乐杂志,“言言,你看看这些……”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每日一求?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