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39章 陈小姐,你是好人
    林同拿过来的是几本当期的杂志。

    其中一页都有一个共同的采访人物:陈妈妈!

    而标题就是为富不仁,不顾二十余年养育恩情,难道是白眼狼?

    后头,配着陈墨言的一张早期照。

    虽然做了些面部处理。

    但是通篇采访下来,再加上陈墨言的照片毕竟摆在这呢。

    稍稍有心的,自然一眼就能认出陈墨言这个人。

    “言言,我就说这个女人没安好心,你看看她……哦,对了,还有电视,是其中一个台的记者采访……”

    林同说起陈妈妈时,语气里头全是愤怒。

    “你恼什么啊,她什么人咱们本来就知道的啊,有什么好生气的?”

    这样的做法虽然略出乎她的意料。

    可是,陈妈妈见钱眼开,再加上身旁有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女儿。

    东一嘴西一句的挑唆着。

    陈妈妈想安份都有点难呀。

    想想,那母女几个人都是半斤八两的存在。

    就是互相针对都没什么意思:

    无利可图呀。

    这样一算,能让她们看到的,想起来算计的,也只有她了吧?

    她笑着把几本杂志收起来,“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们有没有受到影响?”

    “暂时还没有,只是就由着那个女人这样的胡说八道吗?”

    这里只是杂志上写的。

    所以看不到电视上陈妈妈的模样儿。

    他可是特意找了电视看了一回,那个女人在电视上面对着广大观众那是声泪俱下呀。

    那叫一个委屈,一个哀怨和伤心难过。

    简直把陈墨言给诉说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相信现在不少人都会以为陈墨言就是这样的忘恩负义吧?

    之前在陈家,被陈爸爸陈妈妈养育那么多年。

    好不容易养到大学毕业。

    结果人家找到自己亲爸了,嗯,还是富家之女。

    然后呢,就开始嫌弃起养父家了呀。

    各种的嫌弃,断绝关系……

    到如今,养父去世,她连看都不过去看一眼……

    不知道真相的,哪个听着不是对陈墨言这么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般的存在表示愤恨?

    可事实上呢?

    林同看着陈墨言,皱了下眉头,“不能让她这样下去啊,不然的话这股风说不定会越演越烈……”他看着陈墨言无动于衷,有点着急,“你就是觉得谣言止于智者,觉得嘴长在别人身上,怎么说都由着她们,说累了说烦了自然不说了,你不在意这些影响,也不担心咱们的生意啥的,可是你总得给顾薄轩想想吧?”

    “他在部队,这些事儿要是真的被有心人利用。”

    “肯定会对他的前程有影响呀。”

    陈墨言看了他一眼,心头微暖,嘴上却是故意道,“你哪来那么多的事儿啊,不忙了是吧?”

    “陈墨言。”

    林同有点磨牙,“还有孩子呢,你让他们长大了看到这些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啊,他们还能怎么样?”

    说到孩子,陈墨言脸上的笑意收了点,眼神里头满是认真,“我把他们养大,照顾大,我不提自己这个当妈的有多辛苦,可是如果他们几个长大后就因为外头这么几句闲话就对我有意见,或者是以有我这么个妈妈而丢人什么的话,林同,你觉得,这样的儿子女儿的,我要她他们有什么用?”

    都长那么大了肯定是不能掐死的。

    也不可能回炉重造。

    可是她可以直接当没有这个儿子或是女儿!

    林同听着她这理直气壮,说的他哑口无语的话,忍不住气乐了,“行,我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是吧,反正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呀,我懒得管你。”

    “你不管可不行,我还得靠着你赚钱呢。”

    林同,“……”这女人,就知道压榨他们!

    好想掀桌不干怎么办?

    林同气呼呼的留下来吃午饭,用他的话是多吃点也是好的。

    这让陈墨言很无语,真是的,多大人了啊,她不就是随口说了几句话吗?

    下午,林同的情绪已经缓了过来。

    临走前,他看向陈墨言,“我知道你向来是有主意的,顾薄轩不在家,你再怎么样还是个女人,还有几个孩子,有什么需要我能帮忙的尽管说。不想找我你找朱兰都行的。”

    “放心吧,你们可都是我的员工,我肯定不会手软的。”

    陈墨言笑嘻嘻的看着变脸的林同哈哈笑,“怎么,这会儿不气我了?”

    林同翻了个白眼,“我那不是看你坐在那里一脸平静的样子不理解嘛。”要是他,早把那个女人给想办法弄回老家去了,不过想想吧,林同也是觉得有点头疼,弄回去,要是有心人那么一利用,怕还是一样能出来兴风作浪的,到时侯说不定局面也不会有什么两样,这样一想,他倒也有点理解陈墨言的平静了。

    再说,这事儿和自己其实真的没什么关系。

    陈墨言是自己的学妹、老板不假。

    双方关系这些年来下也是真的挺不错的。

    可是,这也算是陈墨言的家事,她想做什么可不用和自己提前报备……

    这么想着,他就愈发的平静了下来。

    “行了,我什么都不说了,有事您说话?”

    “放心吧,不会少你事情的。”

    把林同送走,陈墨言默默的走回院子里头。

    四小只已经开始午睡。

    田老太太和齐阿姨在房间里头盯着他们呢。

    她想了想,索性在书房里头打了两个电话,然后,在书房里头坐了一会,索性开车去了一家大型中介所。

    因为现在找的两个人都是偏向于照顾家里头的几个孩子。

    陈墨言早早开出的条件就是女性,三十岁左右,而且有一定的经验或是学历!

    当然,最重要的是人品。

    要是找个做不了事,老是偷奸耍滑的,她还担心对方对孩子不好呢。

    也是因为事关自己的几个孩子。

    不然的话也用不着陈墨言亲自过来走这一趟了。

    因为是提前约好的时间。

    所以,等到陈墨言停好车子,人出现在中介所的一楼大厅时。

    已经有人在等着她。

    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衣着得体,妆容浅淡,就那么一眼瞧着,陈墨言觉得还挺合眼缘的。

    “是陈小姐吧,您好,我姓汪,陈小姐可以称呼我为……”

    “汪姐你好。”

    被陈墨言这么一称呼,汪姐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陈小姐本人瞧着比外头那些照片啊什么的可是漂亮多了呢。陈小姐能选择我们这家中介所,是我们的荣幸。”

    对于自己的身份被对方这么轻易的认出来。

    陈墨言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最近几年在外头媒体杂志曝光率虽然不高。

    但却也绝对不是一点没有。

    而且这里可是帝都,知道她的自然会更加的多一些……

    陈墨言抿唇笑笑,“汪姐夸我呢,都几个孩子的妈了,还年轻漂亮呀。”

    “陈小姐客气。”

    坐在小会议室里头,汪姐亲自给陈墨言端茶,双方彼此客气的寒暄过后。

    汪姐直接奔向了主题,“知道陈小姐贵人事忙,时间不多,我现在就让她们几个过来,您先看看?”

    “先看看资料吧。”

    汪姐笑了笑,走到一侧的柜子处翻出一个文件袋,“五个人,都在这里。”

    陈墨言原本说的是选两个人。

    这会儿她拿着五份资料一目十行的看完,直接就抽走了其中的两份,“这两个人有点年轻,我还是先看看这三个吧。”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倒不是她对这些年轻的女孩子当保姆有偏见,主要是,这两个女孩子过去的工作经历让她有点不敢放心啊:出来一年,换了三家雇主?

    汪姐自然也不会说什么的,只是出去通知了几声。

    五分钟后再回来。

    她的身后跟着三个女子,瞧着长相,都是比较老实憨厚的那种。

    穿着上也算是干净。

    陈墨言看了几眼,这三个人的岁数应该都是在二十七八到三十二三这样的年龄段。

    “这是陈小姐,是这次面试的人,过去主要是负责照顾几个孩子的……”

    “你们三个先打个招呼吧。”

    汪小姐的声音才落,三个女人相继笑着打了招呼。

    就这么一声,陈墨言听的挑了下眉头。

    “你们三个会普通话吗?”

    刚才她们三个和自己打招呼的声音都用的帝都话。

    听着倒是挺标准的。

    不过,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资料,这三个人在帝都也待了好几年的。

    讲这里的方言倒也没什么。

    她看向三女,“用普通话作一下自我介绍吧,你先来。”随手指了是左边的一位妇女,陈墨言让她先开口。

    那名妇女明显有些紧张。

    不过,她还是笑了笑,用自己不算是太流利的普通话简单介绍了自己,并且,还顺便对陈墨言表述了自己的忠心,最后,更是把自己得的几封雇主送过来的表扬信递到了陈墨言的跟前,“陈小姐,您放心,我绝不会偷懒不做事的,而且我也很有耐心,我一定会好好做事,好好照顾孩子的。”

    旁边的两个女人都有些紧张。

    同时,其中一人的眼里更是多了抹懊恼:怎么就让她领了先?

    陈墨言把这一切都瞧到了眼里。

    笑而不语。

    等到另外的两个女子把话说完,陈墨言略顿了下,笑着看向汪姐,“行了,今天就这样,我先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下,明天给汪姐答复……”

    “好的好的,那,我送送陈小姐?”

    三个人有些不甘心的退了出去:怎么没有当场定下来呢。

    她们可是听中介所的人说了,这户人家的条件可是很好的,而且也没什么乱七八遭的人或是事情,就是煮下饭照顾下孩子啥的,多轻松呀,工资开的还痛快,三个人看着陈墨言的身影,眼里头都暗暗多了抹志在必得。

    陈墨言并没把这些放在心上。

    人呀,想要争取对自己有利的工作或是生活环境什么的。

    很正常。

    只要不违背做人的底线和原则。

    不触及到她的容忍底线。

    随意。

    汪姐亲自把陈墨言送到车子前头。

    趁着陈墨言还没有上车,汪姐做最后的挽留,“陈小姐,咱们这里的人虽然不说是全国一流的,但我们的中介所在整个帝都市也是有些名气的,您看的那三个人更是我们公司的金牌保姆……”她吧啦吧啦的把三个人夸了一张,那架式,恨不得拉着陈墨言当场把人给拍板立案,然后带回家似的。

    瞧着她她急切的样子。

    陈墨言有些失笑,张了张嘴,她正想说什么。

    身后不远处,脆生生的女子声音响起来,“请问,是陈墨言,陈总吧?”

    “我是,你是哪位?”

    陈墨言眼底涌起几分的警惕,看着来人,她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

    全身则是处在一种高度紧张和提防的状态。

    对方似是没看到陈墨言这一系列的异样,只是双眼发亮的盯着她,“陈总,我是……”

    “马怜,你怎么在这?”

    汪姐的心头有些不悦,看着对面的女孩子,忍不住低斥了两句。

    然后她一个劲儿的对着来人使眼色。

    可惜,对面的女孩子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

    或者是装没看到?

    看到她还是站在那里没动,甚至还有意无意的背对着她。

    这下把汪姐给气的,“马怜,你挡着陈小姐的路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去?”

    早就知道这个马怜是个胆子大的。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这般的胆大包天,直接拦住了客人的路!

    马怜紧紧的咬了下唇,站在陈墨言的跟前,“陈小姐,我叫马怜,这是我的资料,我想请您好好考虑一下我,我什么都能干的,看孩子打扫屋子做家事,我都会,我还会煮饭买菜,真的,陈小姐,麻烦您给我这次机会好不好,谢谢您,求您了。”女孩子本来声音还挺清晰有力的,到了最后半句,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甚至都不敢看陈墨言的双眼。

    话罢,飞快的垂下了头,身子做九十度弯腰鞠躬状,“抱歉,打扰您……”

    “即然知道是打扰我,为什么还冲过来?”

    倒是没有汪姐想像中的生气或是愤怒什么的,陈墨言的语调很轻。

    如果是细听,甚至带了几分的笑意。

    她看着对方挑了下眉,“你和人说话,都是这样喜欢让人看着你的头顶吗?”

    “还是说,你觉得你的发顶比较漂亮,让人看了会对你心生怜惜什么的?”

    “不是不是,我,我是怕您生气……”

    马怜这会儿的脸上哪还有刚才半分的镇定?

    如同个小姑娘似的,脸通红。

    估计要不是她硬撑着,怕是早就落慌而逃了。

    陈墨言摇摇头,“即然怕我生气,更怕我身边的汪姐,也就是你的直接领导生气,为什么还这样冲动的闯过来?我瞧着你也不像是这样冲动的性子呀,还是说,你非常需要这份工作?”

    “我,我……”

    “说实话。还有,如果你再这样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头耗。”

    “我弟弟得了重病,他需要大笔大笔的医药费,可是,可是我除了做保姆没别的本事,而且我都有半个多月没找到活了……陈小姐,我查过您的资料,我知道您是好人,我真的什么都会做,求求您,给我这次机会好不好?”

    “马怜你这是做什么,赶紧回去。”

    可怜什么的。

    生活在这个社会上,谁不可怜,谁家的日子不难过?

    不过是自己的命罢了。

    这会儿跑到陈小姐跟前来博同情……

    万一惹的陈小姐生气怎么办?

    马怜咬了下唇,有些不甘心的看着一脸平静,没出声的陈墨言。

    渐渐的,她有些认命的垂下了紧绷的肩。

    “汪经理,我这就回去……”

    她脚步沉重的转身,伸手抹了下眼泪,脸上的倔强再也保持不住的绷开一条缝。

    露出属于她这个年岁女孩子的脆弱。

    身后,陈墨言的声音悠悠然响起来,“你说查过我的资料,你说我是个好人,难道你没看最近的电视报道吗,就是没有看电视报道,我想你也应该看到过外头那些媒体杂志的一些花边采访吧,那上头把我说的可是一无是处,嗯,我就是个忘恩负义,养不熟的白眼狼呢。”

    “即然你都看过了这些,你还说我是个好人?”

    这话听的身边的汪姐额头上直冒冷汗。

    心里头更加恼怒马怜:都是这丫头,胆大包天!

    倒是被陈墨言提问的马怜,她猛不丁的转过了头,朝着陈墨言努力挤出一抹笑,“一家之言罢了,我妈打小就告诉我,别人的话不可轻信,不能全信,得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而且我觉得那人越是这样越有种故意卖惨的感觉,现在我看到您之后,更觉得那些话都不可信了。”

    “陈小姐,我不知道您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

    马怜顿了下,一脸的认真“陈小姐,我觉得您绝不是那种忘恩负义,没有半点情份的人。”

    “你这算是夸奖我吗?”

    陈墨言看着马怜歪了下头,轻轻的笑,“不好意思哦,哪怕你就是把我说的再好,我也不会用你的,所以,”她笑了笑,对着身侧的汪姐点点头,“今天谢谢汪姐的招待,明天我会给您电话的。”

    眼看着陈墨言的车子扬长而去。

    马怜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

    她又一次失败了。

    耳侧,响起汪姐气呼呼的声音,“马怜,你好大的胆子呀,你给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马姐,我辞职。”

    马怜平静的声音带着几分飘意在空气里头响起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李不言】新文《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一句话简介;

    【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

    【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

    他、M国太子爷,军区最年轻少将,权势滔天手段狠辣、其阴孑的手法让人闻风丧胆,人称行走的阎王爷。

    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阳台一夜风流。

    她怒;“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他轻点烟灰,嘲讽道;“警察局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一夜风流。

    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