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40章 敌意,陈大公子
    马怜眼神里头有绝望,有悲哀。

    她都在这里等了半个月了,一直没有人肯用她。

    家里头到处需要钱。

    弟弟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

    她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等……

    汪姐看着她那仿佛豁出去的眼神,心里头叹了口气,有些心软。

    还是个女孩子呢。

    家里头又是那样的情况……

    她想了想,看向马怜,“你先别急着走,明天吧,我再帮你和陈小姐说说,看看她那边会不会再有什么转机。”顿了下,她又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陈小姐人还是挺好的,外头那些也就是说说,你也不用去听去信的,那些和咱们没关系,要是真的过去了,你可得好好的做事啊,不能砸了咱们所的招牌。”

    “汪姐您,谢谢您,谢谢您这样帮我。”

    “可别谢的这么早,还不知道陈小姐会不会同意呢。”

    汪姐看了眼马怜,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以后呀,别这么冒冒失失,有些事情可不是你这样鲁莽就能成的。”

    “好的好的,谢谢您,汪姐。”

    “谢谢。”

    身后,马怜一脸的感激,再三的鞠躬道谢。

    汪姐摇摇头,没再转头直接走回了办公室,想着刚才马怜的那个眼神。

    半响后叹了口气,拿起了电话,“陈小姐吗,我是汪经理,我和您说点事儿……”

    挂了电话,汪姐摇摇头,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不过她能帮的,也只有这些了吧?

    此刻,陈墨言已经回到了家里头。

    接过那个汪姐的电话,陈墨言坐在书房里头沉思了半响,给奎子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头传来嘈杂的喧闹声。

    然后才是奎子有些加大的嗓门儿,“喂,哪位,言言吗?”

    “嗯,是我姑父,你这会儿在外头吗?”

    “我在外头开个会,正回赶呢,怎么了,有事你说。”

    对于陈墨言,奎子是真的没当过外人。

    从来都是有力出力,有钱出钱的。

    这会儿陈墨言也没和他客气,笑着道,“那姑父你回去帮我查个人的资料呀,对,叫马怜,是哪个哪个地方的,不是,没怎么着我,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家庭条件,我怕她骗我……”

    “行,你等会儿,我让人给你查了打电话。”

    “也不用那么急的,可以等姑父你回来再说。”

    “我知道,这事儿交给我,你等着消息就行了。”

    知道奎子办事靠谱,陈墨言便笑着挂了电话,食指在桌面上轻敲了两下。

    她的脑海里头已经在开始考虑起对马怜的安排:

    女孩子瞧着还年轻。

    照顾孩子,有这个耐心吗?

    当然,她要是一无是处,家里头的情况再怎么惨,陈墨言也不会出手帮这个忙的。

    她做的是生意,赚的是钱。

    可不是开慈善机购!

    半个小时后。

    陈墨言接到了奎子在车上打回来的电话。

    电话里头他满腔的疑惑,“言言,你查这么个人做什么,她家里头的情况最近还真的有点的惨,她那个弟弟听说是得了啥绝症,这事儿我是让附近民警查的,应该是没错的,怎么着,这个女孩子是你手底下的员工吗?”

    “还不是。”

    陈墨言道了声谢,笑嘻嘻的把电话挂掉,然后又把三个人的资料想了想,心里头初步有了个主意。

    回过神,就听到院子里头有孩子嗷嗷的哭。

    隔着窗子,她起身朝着外头看过去。

    是三宝不知道怎么的摔倒了地下,正自己趴到地下哭呢。

    不远处,齐阿姨一脸心疼的要过去扶。

    陈墨言赶紧唤住他,“齐阿姨,让他自己起来。别扶……”她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停在三宝不远处的地方,半蹲下身子,伸手朝着三宝看,“三宝乖呀,来,自己起来,你起来后妈妈就抱抱你,好不好?”

    因为家里头有四个娃。

    最小的女儿身体又是最弱的。

    陈墨言把从工作上挤出来分给几个孩子的精力本就有限。

    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不免多看重了小四几分。

    对几个儿子照顾的就有限。

    这会儿,三宝一听妈妈的话,刚才还使劲儿嚎的声音噶然而止。

    小脑袋抬起来。

    乌黑的眼珠转了几转,他伸出藕节似的小手撑在地下,噘着屁股吭哧吭哧爬起来。

    然后,手脚齐用的扑到陈墨言怀里头。

    “妈妈,抱……”奶声奶气的声音满是稚嫩,还一边得意的朝着不远处的自家两个哥哥妹妹瞧过去,虽然没说,但是那小脸上却是写满了,看,妈妈抱我了没抱你们!

    陈墨言看着他这小精灵脸的模样,忍不住好笑不已。

    伸手捏捏他小脸蛋,“坏家伙。”

    身后,齐阿姨也是忍不住的笑,“这几个呀,也只有言言你能管的住他们了。”

    随着孩子越来越大。

    这淘气调皮捣蛋的功夫也是一日比一日的深。

    更何况还是三个男娃?

    “你们啊,就是太宠他们了,以后长成个败家子,我看你们一块哭去。”

    齐阿姨哈哈笑,“怎么会呢,几个孩子都很聪明,而且有言言和顾先生田先生在,不会长差的。人家不都说了嘛,龙生龙,凤生凤的,我们家言言的孩子呀,怎么可能会差?”

    她这话说的才从屋子里头拎着水瓶出来的田老太太一脸的笑意。

    “你这话呀说的没错,我们田家的孩子,可不会差的。”

    陈墨言一边哄着老三喝水,一边暗自翻了个白眼:

    这可还有老顾家的血呢。

    万一老顾家的那点子基因太强大,影响了孩子长歪怎么办?

    不过,老太太这会儿正高兴,她还是别打击了。

    再说了,哪个当妈的不喜欢听自家孩子出息聪明优秀等好听的话?

    陈墨言也不例外呐。

    挨个把孩子给伺侯好了,陪着他们玩了会游戏,几个小家伙都累的昏昏欲睡的,陈墨言大手一挥,带着几个娃下了床,没几分钟都一个个的睡熟,看着他们甜睡的小脸,陈墨言轻手轻脚的站起来,依次在四个娃额头上轻轻吻了下,然后她悄手悄脚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田老太太正在院子里头收拾老爷子的一些书籍。

    又是翻又是晒的。

    这是每月一回的例行功课。

    今个儿天气好,老太太和齐阿姨两个人趁着四小睡着,院子里头没别的孩子就先拿出来了一部分。

    看到陈墨言走出来,她一脸慈祥的笑,“睡着了?哎你不用动手,这里我和你齐阿姨慢慢弄就好。你这一天天的也不轻松,趁着孩子睡着了怎么不咪眼歇一会儿?”

    田老太太疼曾外孙。

    可更疼的却是陈墨言这个亲孙女儿。

    看到她弯腰动手帮着她们翻书,她赶紧制止,“你回房去歇会去,睡一下也好,养养脑子。”

    “奶奶我不困,而且我也不累,真的。”

    她可不是眼里心里只有赚钱,不顾自己身体的人啊。

    不然的话,林同他们几个也不会老是喊自己是个甩手掌柜的了。

    “奶奶,我要是困或是累的话,我会睡的,真的,您别担心我。”

    “好好,奶奶不担心你。”

    田老太太摇摇头,眼底全是宠溺,“这丫头呀,心里头全都是主见。”

    “这样子好啊,外头那些人,哪个有咱们家言言厉害呀,言言这样我觉得很好。”

    这话是齐阿姨说的。

    她看着陈墨言,如同是看自家的晚辈。

    眼神里头满满的都是引以为傲的自豪。

    陈墨言失笑,“我在你们眼里头估计要成了最完美的那一个了。”

    “你本来就是最好的。”

    这话,没办法聊了呀。

    陪着两个人把书翻了一遍,然后挪回屋子。

    日头渐渐西斜。

    陈墨言接了个电话后和田老太太几人说了声,便开车走了出去。

    在约好的茶厅坐下。

    陈墨言看着来人,赶紧站了起来,“方先生,不知道尚老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对方可是尚老身边的头号警卫人员。

    一人打理尚老身边的一切:生活,行程,安全以及接触什么人,都得事先通过这位主的调查或是安排。

    之前她接到电话还以为是尚老身边的警卫员。

    没想到是这位亲自过来……

    陈墨言看着他有些疑惑,这主应该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尚老的呀,今天怎么私下里见自己?

    “我是奉尚老的命令过来的。尚老他有事,不能来。”

    对于尚老是有事不能来还是不想来。

    陈墨言没有半根头发丝的想法。

    她只是有些疑惑,“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难道,和顾薄轩有关?

    “不是顾薄轩的事儿,是你。”

    “我?”

    陈墨言有些怔,她最近没遇到什么非得让尚老都必须关注的事情呀。

    “最近那些记者的报道,你为什么不平息?”

    对方看着陈墨言,语气有些许的犀利,“以着你的能力,平息这事儿应该很容易吗,可是你却不管不问,甚至,如果我没猜错,你还有些任其发展,甚至是推波助澜的意思吧?”

    “陈墨言,尚老让我问问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方先生的声音不轻不重,但却透着不怒而威的气息,“尚老让我告诉你,上次奶粉的事情,不能再重演。”

    对面,陈墨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拧了下眉又把话咽了下去。

    她把身子往后靠了靠。

    语气平静,“这些话,真的是尚老让你来说的?”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相信呢。”

    “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尚老面前问问,顺便我也好向他老人家请教下,我该怎么办?”

    “你这是仗着尚老对你的看重,就真的觉得自己能在尚老面前特殊了吗?”

    “我可没这样说。”

    陈墨言笑了笑,端起面前的茶轻啜两口,再开口,仍旧是慢条斯理的,“相反的,我倒是觉得方先生好像对我有那么几分的敌意?为什么呢,我能问一声原因吗?”

    对方没想到陈墨言这般的胆子大。

    竟然就这么直接的把话挑明,甚至还主动问了出来。

    他微怔,接着就呵呵笑了两声。

    皮笑肉不笑的,“你想多了,好了,话我是带到了,至于你听不听的,那是你自己的事儿。只是,我不希望因为你一个人而打破了尚老的一些步局和安排,当然,要真是那样的话,别说你们家的顾薄轩,就是你自己……”他已经站起了身子,看着陈墨言摇摇头,啧啧两声,“真的到那个时侯,我希望你能承受的起那个后果。”

    “谢谢方先生的忠告,我一定会谨记的。”

    眼看着这位主儿转身扬长而去。

    陈墨言独自一人坐下来喝茶,咪着眼,脑海里头却是飞快的转了起来。

    他说,别因为她而影响了尚老的步局和一些安排……

    会是什么?

    她一个只是做生意的人,又从不曾和官场上的人结交。

    怎么可能会影响到尚老的安排?

    那么,只有顾薄轩……

    她单手托腮,细细的沉思起来。

    却不知道,不远处的一角,某个人看着这个样子的她,眼神渐痴。

    直到,陈墨言起身走人。

    对方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眸子,低头喝茶。

    有人呵呵的笑,“怎么着,陈大公子这是瞧上人家了?不过看着那女子气势不错,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女孩子吧,呵呵,陈大公子的眼神就是好,就是好……”

    陈大公子身子歪歪的靠在沙发上。

    上衣扣子就那么松松扣了两颗,正低头把玩着手上的钥匙,听到这话抬头喵了对方一眼。

    那人似是觉得自己受到了鼓励般,咧嘴一笑,

    “要是陈大公子不嫌弃,不如,在下帮你去查查刚才那女孩子?”

    “陈大公子也知道,这女孩子嘛,呵呵,还不就那样,没机会制造几个机会,什么英雄救美啊,什么浪漫啥的,再加上陈大公子这一表人才的,呵呵,陈大公子还不是手到擒来趁心如愿吗?”

    陈大公子的眼眸本来是咪着的。

    此刻听到对方这话,忍不住眼底闪过一抹的厉色。

    不过,他却声音愈发的玩味,“怎么着,我听的你这话里头,是老手?”

    “不算什么,不过就是有几个女人罢了。”

    对方此刻是有求于陈大公子。

    对着他自然是一番的恭维,最后更是直接拍着胸口打起了保票,“陈大公子要是乐意,这事儿就交给在下呀,保证用不了多久,那女人就得主动投怀送抱,呵呵,到时侯呀,陈大公子温香软玉的可别忘了在下就行。”

    “哦,我能问问是怎么个投怀送抱法吗?”

    他呵呵一笑,掩去眼底的狠戾,声音愈发的漫不经心,“不瞒我说,就刚才那个,我可是追了两三年呢,人家硬是不理,我这头发呀,都快要愁白喽。”

    “哈哈,大公子玩笑吧,您这身份,还会有女人敢不理您?”

    “我这身份是什么身份呀,我们陈家可是前不久才垮了呢。”也就是他外公家还算是有点势力,这次力挽狂澜,壮士断臂的没有被全部折腾进去,不然的话,他哪里还有坐在这里的心情和地位?

    别说被人称一声陈大公子了。

    估计那个时侯他真的就得被人人喊打!

    此刻,他这自嘲般的话一出,对方立马脸色都僵了起来。

    但却还得跟着笑,“陈少您开玩笑呢,谁不知道大公子您手段通天,本事大?”

    “行了,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头小,戴不起来。”

    抛了两下手里头的钥匙,陈大公子挑挑眉,“说说看,你能用什么手段来撮合我?”

    “你也知道,要是我心情好了,呵呵……”

    他后头虽然没说啥。

    可是对面的人却是立马心领会神起来:

    这话的意思是说,只要自己能让他心满意足,这位主儿面前什么事情都好说?

    心头猛跳。

    他立马拍胸口,“不知道陈大公子是想着怎么样?来真的还是……”

    “你都说说看?”

    对方在陈大公子散漫玩味的眼神下,脱口而出,“我瞧着那女人也没啥,这世道呀,不是刚毕业的女孩子,还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过,想来陈大公子也就是想玩玩吧,这还不容易么,等到哪天我想办法弄个局,到时侯给她喝点东西助下兴,陈大公子不是什么都有了?”

    “你的意思是,我只配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

    “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事儿是……”

    砰。陈大公子直接就掀了茶桌,一地的茶具乱滚,茶汤四溅。

    他指着对方的鼻子,“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在爷我的面前卖弄?她是什么人,爷用得着你来评论吗,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不知道被多少女人嫖过的东西,竟然也有脸嫌弃爷看上的人?还敢算计爷的人?”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陈大公子,陈大公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对方的脸上被陈大公子用茶杯砸中。

    鼻子上全是血。

    但他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连擦一下都不敢。

    面对着暴跳如雷的陈大公子,一迭声的解释着,陪着小心,“大公子说对了,是,我不是东西,是我的错,不该胡乱说话,都是我这张嘴,我就是这张臭嘴老是惹事,现在又惹陈大公子生气,我这就自己打自己……”

    他站在那里伸手在自己脸下打了两巴掌。

    陈大公子却是突然踹了脚地下的茶桌,一脸索然无味的走人。

    直到陈大公子的身影彻底消失。

    那位中年男子才眼神阴狠的朝着旁边地下啐了一口,“妈的,什么玩意儿,早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