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并不知道自己走了这么一趟,然后就被人看到。

    还好巧不巧的被那位陈大公子给碰到了。

    她只是开车回家。

    然后,坐在书房里头想了会子的事儿,最后,她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知道他刚好没事儿,她也就没瞒着,把自己这边的事情和他简单说了两句,最后,更是把自己之前和尚老身边那人的对话转述了一遍,然后她有些迟疑,“顾薄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好像对我有点敌意……”

    以前的时侯每次都是尚老在。

    对方就是对她有什么意见什么的,肯定也得硬憋在心里头的。

    直到这回没有尚老。

    陈墨言才清晰而明显的发现,对方瞧着她的眼神是带着情绪的!

    她觉得很是不解。

    同时也担心这里头再牵扯着点什么别的事情。

    毕竟吧,尚老那边可是牵扯到国家,还有军权什么的。

    顾薄轩的调动虽然没有明说。

    可是两口子也暗地里猜了不下几次,肯定和尚老有关系呀。

    陈墨言的语气满满的都是担忧,“我肯定是没和对方起过冲突什么的,不会是冲着你来的吧?”

    电话另一端。

    顾薄轩握着话筒,眼底闪过一抹的凌厉。

    不过,带笑的语气却是没有变,“你多心了,说不定是对方情绪不好,你刚好赶上?”

    “你蒙我吧就,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

    下一刻想到对方有可能是看不到的。

    她忍不住哼了两声,“顾薄轩,你可是说过什么事情都不瞒着我的啊。”

    “媳妇,我真的没瞒你,好好,是我的错……”

    他家媳妇太聪明。

    什么事情都瞒不住。

    怎么破?

    在线等,很急的。

    在心里头组织了下词汇,顾薄轩的声音有些放轻,“那个方先生的亲弟弟,和我们的军队之前实行演习,他输了,应该是记仇呢。”顿了下,顾薄轩带笑的声音响起来,“你不说我都没想起这事儿,谁知道在尚老身边的人竟然这般的没肚量,就这么点子事儿还记仇?”

    “真的?”

    “你没瞒我什么吧?”

    倒不是不相信顾薄轩的话:

    他即然说了这事儿,那肯定就是有这么一回的。

    陈墨言就是担心他顾重就轻!

    故意选一些简单的事情来哄自己,却把一些重要的给瞒下来。

    当然,她就是有所怀疑也没用。

    对面顾薄轩死咬了就这么一件事情呀。

    最后,陈墨言只能又叮嘱他两回,然后,又和他说了一回几个孩子的情况,告诉他家里头一切都好,让他在部队别为家里头操心什么的,直到对面电话里头传来响亮的报告声,应该是有人来找顾薄轩,两个人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陈墨言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笑了笑,走出了书房。

    有些事情呀,担心是没用的。

    不过就是水来土掩罢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汪姐亲自带了马怜,还有另外一个姓程的保姆出现在陈墨言的面前。

    马怜脸上全都是紧张。

    有点不敢置信:

    明明自己都在陈墨言面前争取了呀,她都说不用自己了。

    怎么又让她过来了?

    另一个姓程的保姆三十二岁,一脸的憨厚像。

    跟在汪姐的身后,圆脸上全都是笑意。

    看到陈墨言,她和马怜赶紧向前打招呼,“陈小姐好。”

    “陈小姐,我……”

    “你先在一旁等我一下。”陈墨言打断马怜的话,看向汪姐,“条件什么的你都和程姐说了吧?”

    “说了的,工资五千,试用期三个月,一个月休息二天。”

    陈墨言听到这里点了下头,看向那个姓程的保姆,“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个家里头的事情,四个孩子,偶尔帮着做些家务,煮饭不用你,不过有时侯给打打下手什么的,包吃包住,每个月二十五号开工资。”

    “如果你能接受的话,那咱们就先签个试用的合同。”

    “当然,试用合同期间,我随时可以让你走,你也可以随时提出走人。”

    “晓得的晓得的,陈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做事。”

    能在这样的大院子里头做事。

    说出去也是很有面子的呀。

    而且,她刚才进来的时侯有看过,这院子里的人都挺好的。

    不像是那种尖酸刻薄的人。

    让齐阿姨带着去安顿程姐,陈墨言则是看向了马怜,“你呢,刚才的条件听到了吧,觉得自己能胜任吗?”

    “陈小姐,我一定能行的。”

    马怜站在那里全身紧张,就差举双手双脚打保票了。

    生怕陈墨言再说不用她什么的话。

    “行,即然这样,那你就先留下来,一个月工资五千,有什么问题就去问齐阿姨……”

    “好的好的,谢谢陈小姐。”

    马怜是一腔的感激,对着陈墨言连着鞠了好几个九十度的躬。

    只是最后她直起身的时侯,脸上多了抹尴尬。

    “那个,陈小姐……”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我不喜欢寻种扭扭捏捏或者是说半句让我自己去猜半句话的人。”

    陈墨言心里头约摸猜出马怜是想要说什么。

    不过,她却并没有主动去接这个话题。

    只是看向了马怜,“像你那天做的就很好,最起码的,你自己努力了,不是吗?”

    马怜没想到陈墨言会对着她说出这么一通话来。

    她微微怔了下,眼圈有些红的重重点了下头,直起腰身,“陈小姐,我想和您预支第一个月的工资,我真的不是乱花的,是我弟弟的病,家里头真的没什么多余的钱,有这五千块我就能让我弟弟多在医院住几天……”

    “行,我给你两个月的工资。”

    陈墨言看着马怜一脸震惊的样子,笑笑,“五千块钱对我来说没什么,可于你于你弟弟说不定就是救命的钱,而且,如果你真的拿到这些钱就不干了,跑了,那么,我也只能说,你马怜的自尊和名声就值这么几千块钱。”

    “陈小姐您放心吧,我们中介所都有她们的身份证的。”

    “而且我相信她不会跑的。”

    汪姐看了眼马怜,也放下了手里头的茶杯,“即然陈小姐这样相信你,那我也做回好事,中所所这边借你三千,不过这可是要慢慢扣的,你没意见吧?”

    “没有没有,谢谢您,陈小姐,谢谢您,汪经理。”

    马怜对着两人弯腰再弯腰。

    胡乱在脸上抹了下,手背上全都是眼泪:

    她想,这世上,还是好人居多的。

    “陈小姐果然是心软……”

    汪姐看着马怜走远,笑着扭头看向陈墨言,“其实这事儿您完全可以不管的。”

    “不过是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陈墨言笑了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有了孩子心就愈发的软了,总想着当是日行一善吧。”

    “好人有好报。”

    陈墨言抬眸看了眼汪姐,笑笑没出声:

    如果人的一生指望着这个来活,那么,她他会很失望的。

    我命由我啊。

    送走了汪姐,陈墨言又特意把齐阿姨叫了过来,“齐阿姨,家里头一下子多了两个人,你帮我和奶奶看着点,还有,别让她们两个进书房。”不管是她的书房还是她爸的,里头可都是放着些重要的文件资料什么的,她不想出半点的意外,“收拾书房的话你亲自去。”

    “还有,几个孩子那边,你也得盯着点。”

    “我奶奶毕竟是上了年纪,最近身体又有点不舒服,她得以休息为主,齐阿姨有什么事情就让她们两个去办,但是要是她们看孩子,你一定得跟着,而且,没有我爸或是我跟着,不能把孩子抱出去。”

    虽然这里是帝都。

    警察什么的都极是给力。

    可是,她还是忘不了小妞妞小时的那一幕。

    就差那么一丁点呀。

    要是孩子当时真的被抢了去……

    她姑姑估计得崩溃吧?

    至于她……怕是这几个孩子哪一个出点什么意外,她都得疯掉!

    “言言你就放心吧,我会的。”

    陈墨言是真的只相信齐阿姨。

    当然,如果马怜她们两个多相处一段时间,让自己多了解。

    说不定,她也会如同相信齐阿姨这样的相信她们。

    但绝对不是现在。

    家里头多了两个人做事,齐阿姨听了陈墨言的话,尽量把一些琐事让两个人去做,她自己则就紧盯着孩子,哪怕是马怜或是那个姓程的保姆照顾孩子,她也是寸步不离的。

    当然,再加上她也才三个人。

    看四个孩子还少一个人呢。

    马怜两个也不觉得自己被不信任什么的。

    几天过后,陈墨言就发现这两个人做事都挺好的,又快又稳。

    特别是马怜。

    竟然还真的会煮饭,虽然烧的菜不如齐阿姨。

    但绝对是能说的过去的。

    齐阿姨和陈墨言商量了一番,回头就把家里头煮饭的事儿交给了马怜。

    买菜配菜,所有的一切都是马怜自己。

    当然,齐阿姨或是田老太太等人谁有空都会过去帮个忙,打打下手。

    日子是忙活而充实。

    转眼,半个月过后。

    陈墨言这边没什么好事儿,但也没啥坏消息。

    当然,时不时朝着记者和新闻媒体哭诉一下,诉下委屈的陈妈妈除外。

    然后就是两件喜事儿:

    田素和方小满两个人同时有了身孕。

    这下可把田老太太还有顾薄安给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田素是有了小妞妞之后一直没消息。

    她还私下里头和陈墨言嘀咕呢,怎么就没消息呢,不会是她们两个人的身体有毛病什么的吧,要不是陈墨言拦着,估计她都得拽着奎子跑医院了,连田老太太也骂她,医院是随便去的吗?

    这样的情况下,田素就是想去都有些不敢去了。

    是药三分毒呀。

    他们已经有了个女儿。

    那就说明他们的身体是好的嘛。

    奎子用这样的话来安慰她,最后更是再三的保证,“不生就不生了,咱们有个女儿很好了。”

    女儿怎么了啊。

    瞧瞧大舅哥家的那一个女儿,抵的上多少个儿子?

    加起来绑一块。

    一打都不够人家陈墨言一个人的能耐呀。

    女儿培养好了,照样有出息!

    田素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心焦了一段时间,被众人这么一开导。

    也就慢慢把这事儿给抛到了脑后头。

    这不,就在她自己都觉得这一辈子只有这么个女儿,认了时。

    竟然又有了二胎?

    可是她心里头又有些担心,拽着陈墨言嘀嘀咕咕的,“你姑父可是国家公务人员,只让生一个呀,言言,你赶紧帮姑姑想个办法,这孩子好不容易来了,可不能不要啊。”她也不敢想奎子会怎么决定了。

    万一他说这孩子会影响到他的前程。

    不能要……

    难道,真的要流掉?

    她咬着唇,“言言,我想要这个孩子。”

    “姑姑,你想要,你有没有问过我姑父他是怎么想的?他也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他有权力知道这事儿,做出他觉得轻松或是喜欢的决定,要不,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不行,不能问。”

    田素猛不丁的抱住陈墨言的手,瞪大了双眼,“你这么一问他不就马上就知道了吗?我不管,你给我想办法啊,反正我就要这个孩子。”田素说完这话站起身,拍拍屁股一身轻松的走人。

    被她丢在地下的陈墨言有些哭笑不得。

    到底谁才是长辈,谁才是姑姑啊?

    相较于田素这边的二胎烦恼,顾薄安和方小满小两口这边却是满满的都是笑。

    幸福的笑。

    初初知道消息的时侯,顾薄安抱着方小满足足转了有五分钟!

    高兴的嗷嗷叫啊。

    他有孩子了,他就要当爸爸了!

    小两口两人面对面的傻笑了半天,方小满撒腿朝着外头跑。

    把个顾薄安看的胆战心惊的。

    “小满,小满你要去哪?别跑,慢着点别摔了……”

    “我去和言言说去,你要是不放心就跟着呀,赶紧的,我先走了。”

    等到顾薄安苦笑着把门锁好,追出来。

    他家媳妇已经是一溜烟的跑远。

    都要不见人影了。

    他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追过去,“小满,媳妇你等等我……”

    “言言言言,我要当妈了。”

    “哈哈,言言,你要当姨了,要不你当干妈吧?”

    跟在她后头一路紧追的顾薄安走进院子听到的就是自家媳妇的高嗓门儿。

    然后就是她这话。

    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他走过去,站在两女的跟前,

    “媳妇,咱们的孩子得喊大嫂伯母。”

    这可是他亲嫂子呀。

    怎么可能是什么阿姨,什么干妈的?

    顾薄安的话惹得方小满瞪大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叫什么?”

    “顾薄安我告诉你呀,我的孩子就是要喊言言阿姨,不,是干妈。”

    “哼,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我就不生了。”

    某个女人嚣张至极的话听的顾薄安和陈墨言两个人都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这生孩子,还能说生就生,说不生就不生的吗?

    不过瞧着这两口子,陈墨言可是坐在一旁看戏的。

    由着她们两个人闹腾去。

    反正,最后每次妥协的都会是顾薄安!

    果然这次也不例外,不过是方小满又多喊了两嗓子。

    顾薄安想也不想的点头,“行行行,干妈,干妈就干妈。”真是的,大伯母变干妈,也只有他家媳妇能想的出来办的出来这事儿了吧?

    眼看着他们两个人熄火。

    陈墨言带着笑意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两个先别嚷嚷了,我问你们,给家里头打电话没有?”

    她那个婆婆最近在家里头也的确是挺安稳的。

    估计是真的被上次大家的态度给吓到。

    听着顾爸爸说,这次回去都没怎么和她娘家侄子接触。

    陈墨言对于这些事儿虽然不在意,可却是乐见的。

    要是这会儿再让顾妈妈听到小儿媳妇怀孕的消息……

    估计会更加高兴了吧?

    她正想着呢,方小满一惊一乍的声音响起来,“啊,我还没给我妈打电话呢,顾薄安,你赶紧去打,和我妈说,还有,告诉她,别让她过来啊,我这里有人照顾,我不管,你一定要想办法把我妈给拦住,还有你妈也不准过来,反正我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的。”

    之前陈墨言那会的例子不在眼前呢。

    到时侯她那个婆婆再来一回什么生男生女的闹腾。

    她可没言言那么大的本事能让她婆婆不生气,不嫉恨她。

    说不定她会把老太太给气到炸。

    为了彼此都好。

    还是远着点距离的好。

    顾薄安苦笑,“我能让我妈不过来,可是你妈听到这消息要是非要过来,我怎么拦?”

    他敢拦吗?

    他要是多说几句,说什么你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他那个岳母估计得拿话把他给噎死啊。

    方小满才不理他呢,嘿嘿直乐,“我不管,你给我想办法,我现在是孕妇啊,我才是咱们家里头的老大,我说了算。你要是让我心情不好,我生出来的孩子心情也不好,到时侯皱巴巴的和个老太老太太一样的丑,我就不要她了,让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过。”

    顾薄安,“……”真想看看他家媳妇脑海里头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

    先给顾妈妈打的电话。

    一听这消息立马就高兴的乐了起来。

    好在是亲妈,顾薄安好不容易才打消她要过来的心思。

    只是轮到方妈妈时。

    顾薄安那里才说了两句,方妈妈直接喊了一句,“我现在就过去,你们等着我。”

    然后啪,电话挂了。

    他听着忙音,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