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方妈妈是第三天中午赶到的。

    当时方小满直接就翘了家,住到了陈墨言这边。

    好在方妈妈也是知道她和陈墨言要好的关系,而且接触了这么久,她也了解陈墨言这个人。

    便也睁只眼闭只眼的让她在这边待着。

    只是一日三餐却是半点不放松的盯着,生怕方小满会饿到自己。

    哪怕方小满闹脾气呢,有方妈妈的忍着,顾薄安的哄着,陈墨言的劝着。

    总算是母女两人平安相处。

    接近元旦。

    顾薄轩放了两天假。

    来去匆忙。

    而且,和前些次回帝都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头,陪着陈墨言和家人不同。

    这次顾薄轩回来帝都后。

    很明显的是忙碌起来。

    甚至还带着陈墨言去了趟尚老家。

    然后,他和尚老在书房不知道说了什么话,足足待了半个小时之久。

    又去见了几个顾薄轩公安系统上的战友。

    这么一圈的转下来。

    元旦的三天假,转眼就没。

    三号一早就得离开。

    二号晚上,顾薄轩拥着陈墨言,一脸的歉意,“言言,我这次回来都没能好好的陪陪你和孩子,而且,我这一两年估计会越来越忙……”他抱着陈墨言,语气里头有着浓浓的压抑和怅然:

    他是个男人。

    他想拼,他想闯一份属于自己的天地,拼一个前程。

    更何况,他家媳妇现在的事业越来越大。

    都走上了国际。

    自己要是再不好好努力,他怕是一辈子都追不上自家媳妇了啊。

    可是,他拼搏奋斗的后果就是:

    和媳妇和孩子团聚的时间越来越短,常年不在家。

    就像他这次回来,都没能陪着几个孩子好好的玩上半天!

    而且,几个孩子瞧着他的眼神是那样的陌生。

    如同看个陌生人似的。

    让顾薄轩心痛不已。

    可是,现在收手?

    他垂下眸子,用力的纂了下自己的手:收不回来呀。

    怀里头,陈墨言感受着他有些低落的情绪,笑着伸手回抱了他一下。

    紧紧的,用力的抱住他。

    “只要你好好的,只要你在,你就是我和孩子的依靠。”

    她仰头,看着顾薄轩,眉眼里头尽是温情,“顾薄轩,我当初就知道你是个军人,知道你有自己的理想和想要追逐的前程,我打一开始就做好了当军嫂的心理准备,现在也是这样的。”

    “所以,不管你想要作什么,准备做什么,我都坚持你。”

    “家里头这些事情都有我。”

    “你只要在外头负责照顾好自己,让自己随时处在安全平安的地步上。”

    “然后,记得回家。”

    顾薄轩听到这话心头激荡不已。

    他低头吻上陈墨言的唇……

    第二天陈墨言起晚了。

    腰酸背痛。

    等到她睁开眼,已经是早上九点。

    这可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晚。

    身边顾薄轩和几个孩子都不见了,她赶紧穿好衣服下床。

    简单的洗漱一番。

    才走到一旁的婴儿房,就听到里头孩子银铃似的笑声。

    陈墨言心头一动。

    站在门口,悄悄的透过门缝往里头看。

    原来,顾薄轩竟然在陪着几个孩子玩骑大马的游戏!

    四个孩子一人一趟。

    而他,则是那个被孩子骑的大马……

    就连最是文静秀气的小女儿,骑在顾薄轩的脖子上,这会儿也都是笑声不断。

    瞧着里头这样的热闹,陈墨言抿了抿唇,悄悄的离开。

    厨房。

    齐阿姨正在准备吃食,看到陈墨言过来,赶紧给她装早饭,“先喝点粥,阿姨给你热着呢,对了,你上次不是说顾先生喜欢吃这个烙饼和辣椒吗,我给他烙了些,这些辣椒是过油炸好的,里头又添了些花生,再晾一会应该就可以装瓶了,还有这些脆腌萝卜和酒茄子,一样装了一大瓶,你看够吗?”

    陈墨言只是扫了一眼便懒得再看。

    “齐阿姨,你就是把咱们家里头这些都让他带走,他也不会说够的。”

    部队那是什么地方呀。

    一群狼般的存在。

    拿多少东西过去都不会够的。

    听到这话,齐阿姨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要不我再多装点,让顾先生自己放起来吃,拿出去一部分和大家伙一块吃?”

    “就这些吧,他吃不了独食的。”

    就那性子,有多少朝着外头拿多少的主儿!

    齐阿姨想了想,觉得可不就是这样吗?

    也就听了陈墨言的话,一一把她备好的瓶瓶罐罐的朝包里头装。

    顾薄轩是中午十二点半的车。

    齐阿姨便早早准备午饭。

    几个孩子在玩爬行的游戏,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人坐在另一侧的小垫子上。

    夫妻两人在说话。

    “言言,你都没问我尚老和我说了些什么,为什么那么长时间……”

    陈墨言正想着回头给几个孩子再买些什么玩具呢。

    听到顾薄轩的话忍不住看他一眼,“你军队上的那些东西,不是向来不给人问的吗?”

    再说了,她又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的呀。

    顾薄轩伸长手把她给抱到怀里。

    唇凑到她的耳侧,“其实,不是尚老要见我,书房里头还有一个人……”

    “啊,还有人?”

    虽然陈墨言以前也曾猜到这个,尚老应该是帮着某人在帮顾薄轩。

    换句话说,是想把顾薄轩给扶起来。

    然后增加他自己的力量。

    陈墨言也曾想过让顾薄轩放弃这个机会。

    谁知道背后的人是哪一个?

    明年过后就是换届。

    到时侯官场上的那些风波还不知道要吹到谁,压到谁的。

    可是,她和田老爷子等人商量来商量去。

    到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机会,对于顾薄轩来言的确是难得!

    而且,对方是想着把顾薄轩扶上去,然后让顾薄轩部队,成为对方的一种力量。

    可是顾薄轩岂不也在利用对方?

    现在的他身单力薄,没有人在后头推他的话。

    想要往上走。

    更甚至他的心思可是想调回帝都。

    谈何容易?

    最后,陈墨言只能把事情交给了顾薄轩,让他自己拿主意。

    没想到这一次,尚老竟然把那个人给推了出来。

    她心头微微一凛,“对方,和你说了什么?”

    “是这个人。”他比了个三的姿势,陈墨言脑海里头立马浮起一道电视上经常看到的身影,中年男子,身量不算高,但却全身上下透着儒雅和温和的气息,而且这位的人缘也还挺好的,在周边几个国家的出访率也是挺高的。

    没想到,竟然是他……

    再想想,陈墨言也就菀而:

    如果当真只是如同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儒雅和书卷气般的心思。

    又怎么可能会走到现在这个高度?

    没有手段和运气,不可能的呀。

    陈墨言有些许的紧张,“他和你说了什么,能说吗?要是不能说的话那就算了。”

    “我的事情,你没有不能知道的。”

    顾薄轩轻轻抱了她一下,笑笑,“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只让让我安心在那边待着,有什么想法就直接干,别顾虑太多……”对方这是想让他放手一博,看看他的能力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吧?

    陈墨言也是这样想的。

    她看着顾薄轩,有些担心,“那么,你现在算是他这一派的人了?会不会被人知道了之后有人攻击你啊?”

    “我这里暂时不会。”

    就算那些人想要打他的麻烦,他也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他知道对方的想法。

    可是,正如同陈墨言和田老爷子所猜想的那样。

    顾薄轩自己何尝不是想籍着对方的这一步棋跳进帝都?

    他就想和媳妇孩子离的近些,再近些!

    老婆孩子热炕头!

    顾薄轩顿了下,有些担心的看向陈墨言,“陈家的事情我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只是对方弄出来投石问路的,我已经让人去解决了,你不用再操心这些。还有,我已经和尚老说了,即然要用我,那么就得绝对保证我家人孩子的安危,尚老也答应了我,以后,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出现的。”

    陈墨言觉得这话肯定不能信。

    不过,在自家男人的面前,她也没多说,只是笑着点点头,“行,那万一以后再有点什么我觉得不对头的事情,我就直接去找尚老去,谁让这是他答应你的呢?”

    “对,你直接去找他。”

    小两口说着话就疏忽了旁边的四小只。

    不知道什么时侯四小只都丢下手里头的玩具,一个个朝着他们身上爬。

    好像把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个人当成了树般的往上爬。

    然后还一边爬一边的乐。

    陈墨言笑着看几个儿子,伸手把小女儿抱在怀里头,“小四过来,不和他们三个疯啊。”

    “我们小四是淑女。”

    顾薄轩掀了下眉,“淑女有什么好的,会跑会跳会疯会闹才好,女儿过来,爸爸带你去玩。”

    陈墨言白他一眼,“你看儿子。”

    一屋子的笑闹声中。

    时间仿佛是飞般的到了十一点。

    吃过中午饭。

    顾薄轩又被田老爷子叫去书房说了会子话。

    然后,四小只正和齐阿姨田老太太还有顾薄安方小满几个玩呢。

    一看厨房那边顾薄轩拎着东西要走。

    大宝带头,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迈着小胖短腿朝着顾薄轩和陈墨言这边跑。

    抱着顾薄轩的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田老太太在一侧瞧着,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看看,这就是骨血呢,再怎么分别,人家是亲父子,不舍得的还是不舍得,哎,这几个小孩子竟然听的懂大人的话了,知道他们爸爸要走……”

    “大宝二宝乖呀,妈妈去送爸爸,爸爸去打坏人啊。”

    “等把坏人打跑了,爸爸就回来好不好?”

    对于几个孩子,陈墨言奉行的是能不瞒就不瞒。

    哪怕,他们还小。

    还听不懂自己的话。

    但是,她却还是要和他们说了一遍又一遍的。

    这会儿看着大宝,她半蹲着身子和大宝的眼持平,“大宝,妈妈知道你听的懂,你是哥哥,爸爸要出去工作,妈妈去送他,你这个当哥哥的该怎么办?”

    一岁多不到二岁的大宝抽抽泣泣的,瘪着嘴,“照顾,弟弟,妹妹……”

    “乖啊,妈妈回来陪你们玩好不好?”

    “好……”

    可是好字声儿还没落呢。

    身边二宝几个哇哇大哭声响起来。

    连带着才哄好的大宝嘴一撇,也跟着哭了起来。

    顾薄轩是蹲在地下哄这个抱那个的。

    最后还是田子航赶过来,一手一个抱起了大宝二宝,然后又让齐阿姨等人把三宝四宝抱走。

    直到车子驶出去。

    顾薄轩还红着眼圈,沉着一张脸半天不出声。

    倒是陈墨言,看着他这样子叹口气,“行了,你得习惯这些呀,现在孩子越来越大,他们和你玩熟了,自然就舍不得你的,其实等你走后没多久他们就会自己玩起来了,而且会把这事儿给抛到脑后的。”

    “所以,你也别太在意。”

    这就是孩子的本性呀。

    虽然知道自家媳妇说的话全是对的。

    而且,他也清楚孩子只是这几天和他玩熟了,所以才舍不得他走。

    等到他下次回来。

    说不定一个个又要对着他满是陌生的眼神。

    想想就心痛啊。

    可是,他却只能硬狠心着离去。

    火车站上。

    顾薄轩用力的抱了下陈墨言,几乎想要把她给融进自己的骨头里去。

    “言言,我真想把你给带走。”

    陈墨言瞧着他笑,“好啊,那你就带吧,只要你不把家里头那几个人把你给口水淹死,小的那泪水把你给淹掉的话。”本来情绪低落的顾薄轩一腔的离别啊,想想自家那几个小娃,哭的一个个花猫似的,那嗷嗷的哭声直到这会儿还刀子似的在他心头直扎呢。

    这会儿一听自家媳妇的话。

    他又忍不住扑吃一声笑:脑补了下那个场景,顾薄轩真的不敢想啊。

    他要是真的把言言给带走。

    估计他岳父得立马带着人杀过去,把他给骂个狗血喷头?

    想到这样的场面,他只能叹气,“还是把你留给那几个臭小子吧。”

    没办法。

    在自家岳父等人眼里头,自己这个当爸的地位不如那几个小鬼呀。

    一时间,顾薄轩都有点吃醋起来。

    那几个小鬼,太幸福!

    最后还是陈墨言推他,“赶紧走,车子开了,不然上不了车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