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高烧不退。

    本来前两天就有点不舒服,应该是气温变化,导至有些流感。

    老太太自己找了些药片吃下去。

    本来陈墨言还想着要是今天不好,就带她去医院看看的。

    结果这一大早起来,田老爷子一个人出来吃的早饭。

    老太太说她有点不舒服,再睡会儿。

    等到齐阿姨不放心,过会儿去看时,老太太的体温已经上去了。

    陈墨言顾不得吃早饭,把齐阿姨和田老爷子留下来照顾孩子,她自己则带着马怜去了医院。

    一番的检查下来。

    流感,病毒性感染。

    陈墨言放心之余又忍不住有些许的担心:

    老太太的年龄大啊。

    最后,她和医生商量后,决定听取医生的意见:

    住院。

    田老太太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起来,“不住不住,我要回家。”

    不过就是个小感冒。

    吃几片药就好了的呀,住什么院?

    陈墨言劝了几句老太太不听,最后,陈墨言只能把主意打到四小只身上,“奶奶,这病毒性的流感可不容易好的呀,你确定你不住院治好再回家,到时侯万一四小只找你抱,要你跟他们玩,你是理他们还不是理?”

    “你不陪他们,他们还以为你不要他们,会伤心难过的。”

    “说不定还会哭。”

    “你要是理,这刚才医生可是说了,会传染给身体弱的人哦,四小只还小,还有我姑姑,她现在可是肚子里头又多了一个,奶奶,你真的不担心这些?”

    “这你丫头。”

    就知道戳她的软肋!

    不过,田老太太还是不想住,“要不,我和你爷爷先回老宅那边住一段时间?”

    反正那边也是有人打理的。

    她们回去也就是换一下床单被褥什么的事儿。

    陈墨言悠悠一笑,“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喽,奶奶你万一到那个时侯好不利落,难道咱们两个地方过年吗,你不想四个孩子?”

    田老太太,“……”她还能说啥能说啥能说啥?

    老太太住院。

    家里头的事情自然就多了不少。

    还得往医院里头跑。

    齐阿姨不放心田老太太,可家里头让程姐和马怜两个人看着吧。

    她更不担心。

    只能每天自己在家里头卯足了劲儿头的做好吃的。

    然后让陈墨言或是谁给老太太带过去。

    四小只也时不时的闹着找曾外婆。

    当然,最后都被人给忿开了话题。

    田素和陈墨言去过一回医院,被田老太太给骂了回来。

    跟着陈墨言的车子回家。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田素那叫一个委屈,“言言啊,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你奶奶从外头捡回来的啊?”

    瞧瞧她妈刚才那黑着脸的样子。

    哼,肯定不是亲妈。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专心致致的开车,没理她。

    田素没得到回应,也不气馁,喋喋不休的陈墨言念叨田老太太这个当妈的偏心。

    到最后回到家。

    陈墨言停好车子,发现副驾位上半响没动静。

    然后一扭头,不禁无语的叹了口气:

    竟然睡着了!

    可真是她亲姑姑啊。

    把田素叫醒,看着她揉揉眼开车门就打算下去,陈墨言只能叹着气唤住她,

    “外套,姑姑。”

    不然的话,家里头又要多一个病人了。

    这一刻,她突然真心的羡慕起自家姑父奎子了:

    印象里头老是一脸憨厚的模样。

    对田素这个妻子更是事事依着,顺着,宠着。

    几乎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对她爸她们这些人也是很好,不管是什么事情从没二话。

    可以说,就是连老是对自家女儿没好脸色的田老太太话里话外全都是对奎子这个女婿的喜欢!

    用田素的话就是,她是捡来的,奎子是她妈找回来的亲儿子!

    这话被田老太太听到,自然是又狠训了她一通。

    现在想想,陈墨言突然就觉得吧,哎哟,她这位姑父才是个中高手呀。

    瞧瞧这日子过的,多好呀。

    她们家所有人都偏着他,把他媳妇照顾的周周到到,体体贴贴的……

    不愧是当刑警的。

    嗯,有心机!

    前头走了两步,田素回过头就看到陈墨言盯着她身影看。

    不禁有些诧异的上下打量自己几眼。

    然后一腔的疑惑,“怎么了,我哪里不对吗?”

    “没有,就是突然觉得吧,我姑父真狡猾。”

    听着她这么一句话,田素不恼反乐。

    她看着陈墨言睁圆了双眼,“你也这么认为的?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混蛋可不老实了,心眼一个一个的。”

    陈墨言,“……”这真是亲媳妇!

    田老太太住了五天院。

    回到家好好的洗漱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抱着几个孩子使劲儿的亲呀。

    可想孩子了啊。

    眼看着就是过年,之前忙着家里头的事儿。

    这会儿田老太太出院。

    人也完全好利落,陈墨言也就放了心,把家里头交给齐阿姨,同时给了她一些钱,让她看着准备家里头的年货什么的,然后她又专门问过田老爷子几个人,知道他们还是不肯去外头酒店吃年夜饭,陈墨言也就不勉强,回头叮嘱齐阿姨准备大年三十晚上的饭菜,多买些什么的。

    齐阿姨只是笑着让她放心。

    陈墨言回头把家里头这些事情放下。

    专心和林同朱兰几个针对年底的各种盘账盘点,以及明年的各种计划规划忙碌了起来。

    大家一直忙活到大年二十九的下午。

    傍晚陈墨言直接带着人去外头吃了个团年饭。

    明天是大年三十,肯定是各回各家的,席上,陈墨言做为老板对她自己的这几个左膀右臂再三的感谢。

    分红之余,陈墨言又很是大方的每人分个大红包。

    份量都很重。

    朱兰带头,一个个的都对着陈墨言叫起了财神爷。

    热闹了一番,大家都是有家的,也没去别的地方再继续玩闹,各回各家。

    因为赵西母子只有两个人。

    陈墨言和她一路走,送到赵西家门口,陈墨言看着她,“明天一早我让顾薄安来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带孩子过去就行。”

    大家相处那么些年。

    陈墨言对于她已经是家人般的存在。

    田老太太齐阿姨那些人对她也很好,与亲人无异。

    甚至连她女儿隔个几天都时不时的喊着要找婆婆找妹妹弟弟的。

    前几年都是一块过的。

    赵西这会儿也没有矫情,笑着和陈墨言告辞,“你路上开车小心点儿啊。”

    “嗯,回吧,估计小宝要睡着了。”

    都这个点儿了。

    自家女儿肯定睡着了吧?

    也不知道她睡前有没有闹腾着要妈妈……

    本来心情还好的赵西因为想到自家女儿的样子,忍不住脚步有些沉重。

    走进家门。

    保姆正坐在厅里头看电视。

    看到她回来,赶紧站了起来,“赵小姐回来了?小宝是八点四十睡着的,睡前还闹着要找您呢,不过没哭。”知道赵西在外头的工作忙,保姆也是尽量的把小宝照顾好,“赵小姐吃饭了吗,我知您去煮一碗面条去?”

    “不用了,我在外头吃过回来的。”

    赵西看着保姆笑了笑,在一旁洗了手,漱口,换了身衣服后才进了卧室。

    小丫头已经睡着。

    恬静的睡颜让小小的她瞧着天使一般的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梦里头遇到了什么好事儿,嘴角翘起,露出一丝的笑意……

    瞧着女儿这样的睡姿。

    赵西心头轻快不已,她从自己的包里拿过一个信封。

    走出来,递给帮她端水的保姆,“这是你上个月的工资,明天到初五放假,初六回来,可以吗?”

    “没问题的赵小姐,谢谢您,赵小姐。”

    这一年来她照顾着小宝,偶尔帮着赵西做些家务。

    煮个饭买个菜什么的。

    因为家里头没什么乱七八遭的人,所以她做起事情来也很是轻松。

    而且,最重要的,赵西给钱很痛快。

    从不会拖欠工资什么的。

    像她身边好几个一块做保姆的,主家要不就是脾气不好要么就是事情太多,要不就是工资开的慢。

    反正她觉得自己能有这样的主家是幸运。

    赵西低头喝水的时侯,走回屋子里头的保姆又走了出来。

    拿着手里头的钱有些不安,“赵小姐,您是不是拿错钱了呀,怎么多了一个月的呀?”她说着话把手里头捏着的一叠钱递给赵西,一脸的坦然,“这是多的一个月的工钱,赵小姐您数一下看看。”

    “那不是多的,是我给你的红包和奖励。”

    保姆一听这话瞪圆了双眼,“这这,这么多啊?”

    赵西忍不住笑,“嗯,明年加油,咱们争取明年涨工资。”

    “好好,我一定会做的更好的。”

    这可是一个月的工资呀。

    四千呢。

    想想她都觉得心跳加快!

    赵西看着保姆走回房的身影,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自家女儿的身侧。

    瞧着小丫头安静甜美的睡颜,她觉得如同拥在了全世界。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陈墨言等人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有看孩子的,有忙着包饺子的,有贴春联的……

    赵西和陈墨言还有顾薄安田素小花等人负责看孩子,玩儿。

    一大家子的热闹中。

    除夕夜,到了。

    吃过团年饭,放烟花则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顾薄安放。

    田素和方小满两个孕妇也不甘示愿的抱着小烟花和个孩子似的放起来。

    争先恐后的。

    生怕自己落后对方一步。

    瞧的田老太太都人都忍不住笑着摇头,真是的,都是当妈的人了,还孩子脾气。

    不过,过年嘛,图的就是个热闹。

    小妞妞小宝则带着四小只在院子里头撒欢儿闹腾。

    偶尔有孩子的哭声响起来。

    夜空中。

    烟花璀璨。

    陈墨言站在屋檐下,抬头看着那些如同昙花一逝般的烟花。

    咪了下眼,仿佛看到顾薄轩满脸的笑容。

    笑了笑,她歪了下头,心情极好的朝着天空喃喃一句:

    新年好,顾薄轩!

    孩子们撑不住早早睡下。

    田素和方小满两个孕妇也睡的早,陈墨言和赵西则是被田老太太拉着玩起了牌。

    有输有赢的玩到二三点。

    直到田老太太撑不住才散场。

    第二天早上,陈墨言是在几个孩子的嬉笑声中睁开的双眼。

    困啊。

    可是四小只却是精神抖擞,一个个往她身上扑,爬的。

    “起,起……”

    老大拽着她的手臂,使劲儿的拽。

    这是要起床呢。

    陈墨言有些好笑,伸手把大宝小身子固定在自己怀里头。

    看着他手脚不停的挣扎。

    小身子似个鱼儿般扭啊扭的。

    挣了几下没挣开。

    大宝小脸通红,眼看着就要哭起来的节奏。

    陈墨言这个当亲妈的则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坏小子起不来了吧,让你再拽妈妈。”

    “哇……”

    大宝不知道是委屈的还是被陈墨言给弄疼了,嘴一咧,嗷嗷的哭了起来。

    他一哭,余下的三只自然也都跟着撇了嘴。

    陈墨言可不敢再惹这几个小祖宗。

    一会让她奶奶听到,知道自己又把这几只给惹哭。

    估计得骂她!

    好不容易把四小只哄好,她手脚利落的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又把昨晚就备好的新衣服给四小只穿好。

    清一色的大红唐装。

    每人头上戴个小帽,配着红色的鞋靴。

    一拉溜的并排站在那里。

    活脱脱几个红娃娃。

    陈墨言越看越觉得高兴呀,嗯,还是自家孩子最好看!

    把四小只带到田老太太田老爷子跟前。

    果然瞧的田老太太老两口都移不开眼,看看这个瞧瞧那个的。

    乐的呀,嘴都合不拢了。

    陈墨言对着妞妞使个眼色,小妞妞怔了下才想起昨晚自家姐姐和她说的话,眼珠转了两下,小妞妞后退两步,扑通跪到了地下,“姥姥姥爷新年好,万事如意,大吉大利,妞妞祝姥姥姥爷长命百岁。”

    “哎哟,我的乖乖,快起来,地下凉。”

    田老太太拉着自家外孙女那个乐。

    谁知道不远处,四小只竟然也觉得好玩似的,扑通扑通跪了下去。

    他们身子矮小胖呼呼的。

    手短腿短的。

    又穿着个棉服,这一跪就东倒西歪的。

    偏小四还学着刚才妞妞的样儿,拱着小手,奶声奶气的,“曾外婆曾外公活一百,……吉……利……”

    “万事如意……”

    几个孩子的话听的老两口眼泪都笑了出来。

    抱着这个亲亲哪个,舍不得松手。

    一室的温馨,暖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