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45章 南辕北辙
    年就这样温馨又随意的过去。

    要说过年,最开心的肯定是这些个孩子。

    小四只天天腻着陈墨言不提,小宝几乎就抱着她妈妈赖到了田家这边。

    田素和自家女儿平日里头的相处还好。

    可是她家女儿喜欢粘陈墨言这个表姐啊,以前小的时侯粘。

    现在稍大些,还一样。

    快年呀,她学校放假,陈墨言也不出去工作。

    小丫头看着陈墨言的眼都亮了,抱着田老太太的腰不放,“妈妈你走,你回家去,我要和外婆外公住。”

    这话听的田素都忍不住气的乐起来。

    看着自家女儿撇嘴,“你那是想和外婆外公住吗,你是想和你姐在一块吧?”

    被她妈一句话戳破心思的小妞妞嘿嘿直乐。

    扭头,小脸可怜兮兮的看向田老太太,“外婆……”

    “好了好了,你凶个孩子做什么,她喜欢言言说明言言对她好,自家女儿不喜欢你,你这当妈的回去自己反省去。”田老太太白她一眼,拍拍怀里小丫头的头,“多可爱的孩子呀,也就你天天吼来吼去的,怪孩子不喜欢你吗?行了你自己回去吧,这两天奎子不是也放假吗,孩子就放这,你们过过两人世界去。”

    田素听着她妈这话有点想哭。

    太扎心啊。

    她什么时侯吼这坏丫头了?

    小混蛋!

    然后,她就看到小丫头背着田老太太冲着她绊鬼脸。

    看到自家亲妈朝着她瞪过去的大眼。

    小妞妞嗷的一声扎到了田老太太怀里头,“外婆我不要走。”

    “不走不走,外婆把你妈给撵走啊。”

    田素翻着白眼被奎子给领走。

    等到自家女儿女婿走后,田老太太伸手戳戳外孙女的小脸蛋,“行了,你妈不在了你还装什么委屈呀,小坏蛋。她可是你妈,下次不准这样了啊。”

    “我就知道外婆最疼我。”

    “起开,亲我一脸口水。”

    田老太太把小妞妞给推开,一脸的嫌弃,“行了,知道你不喜欢我老婆子,赶紧去找你言言姐吧。”

    “谢谢外婆,我也爱你的,最爱最爱的哦。”

    小丫头的声音脆生生的。

    都跑出屋子了,笑声还银铃似的飘荡着。

    田老太太失笑的扭头,朝着一旁正在看报纸的田老爷子笑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说这孩子怎么就那么的喜欢言言呢,不过咱们言言就是可爱。”

    田老爷子扫了她一眼没出声。

    老两口念念叨叨的说着话,外头几个孩子的笑声不断传进来。

    听的老两口好像整个人都跟着轻快不少。

    正月十五看花灯。

    几家人凑到一起,顾薄安方小满等人一块看着孩子,大家伙热热闹闹的过了一晚上。

    然后,这个年也就是真的过完!

    正月十六。

    该上学的上学,开工的开工。

    家里头顿时就只余下了最小的四小只,还有田老太太等人。

    看到一下子少了那么多个姐姐哥哥。

    自己的妈妈也一下子没了。

    小四只开始的时侯还有点闹情绪,不过齐阿姨等人也是他们都熟悉的。

    玩了半上午也就缓了过来。

    陈墨言没想到开工第一天,竟然在朱兰的会所遇到了陈二公子?

    陈二公子的脸色有点臭。

    正翘着二郎腿喝茶,一脸的不耐烦样儿。

    看到从楼梯上走进来的陈墨言,他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怎么是你?”

    陈墨言也没想到会遇到他。

    不过,即然遇上了,自然也没有躲的道理。

    再说了,从头到尾这位陈公子可是先找她的碴,想着让她倒霉兼破产的。

    自己不肯坐着挨打。

    还手怎么了?

    再说了,她最开始就和他们陈家的人说过,陈家最后的倒霉,自己充其量就是个导火索罢了。

    真的细细论起来,她算个啥呀。

    不过是陈家刚好碍了某些人的眼,然后最后在某些利益的趋势下。

    整个陈家成了个被众人瓜分的大蛋糕罢了。

    所以,在陈家这件事情上。

    陈墨言从来都不是理亏,不是心虚的那一个。

    以前她是这么和陈家的人说,和陈大公子说的。

    现在看到这位脸色难看的陈二公子。

    自然也是一样。

    本来,她还想着视而不见当个路人的。

    可是陈二公子竟然主动朝着她看过来,语带质问……

    陈墨言笑了笑,眉眼淡然,“陈二公子,你怕是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吧?”

    墨言会所。

    自然是她的地盘!

    她的地盘,她为什么不能来?

    需要他这个外人来质问么?!

    “你……早知道是你的,我肯定不会过来。”他最近好不容易追上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才玩了两天,还正热乎气呢,那女人非闹着让他来陪着弄什么形象设计,最后他磨不过,就被对方给拽了过来。

    进来的时侯他也没细看。

    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女人开的会所……

    他撇了下嘴,“你放心,下次我绝不会再来。”

    “其实,不用等下次,不如陈二少现在就离开?”

    对于陈二少这类人,陈墨言从来都觉得不需要客气的:

    你退一步,对方只会觉得你是好欺负!

    更何况,对于陈二公子这样的人呀,他眼里根本就不会看到你的退让!

    咄咄逼人。

    讨厌你,恨不得立马弄死你。

    咪了咪眼,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男子,眉眼浅笑,“陈二公子贵人踏贱地可不好,要不,麻烦您这高贵的脚抬一抬,就去外头等着?哦,对了,门在一楼,下楼左拐,慢走不送?”

    “陈墨言,你别欺人太甚。”

    陈墨言看着他都忍不住乐了起来,“行了行了,你爱坐这里就坐这里,我也不会撵你的。”说完她就想离开这边,遇到了陈二公子,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再接着转下去呀。

    真是的。

    影响她好心情!

    擦身而过。

    陈二公子看着她冷笑了两声,突然就呵呵一笑,“别以为你们现在就赢定了,真的以为你那个男人能顺着这风站上去呀,可小心爬的越高摔的越重!”他看似在笑,只是那语气里头的怨毒却是听的陈墨言心头扑通一跳。

    不过陈墨言也并非是才出社会的小女孩儿。

    哪怕心里头再担心,风急浪大的。

    她面上却是半点不变,笑盈盈的对上陈二公子略带阴毒的眼神,“麻烦陈二公子关心,我会记得陈二公子这份好心提醒的。不过,怕是让陈二公子白关心了,我们家呀,地基打的牢,一步步往上走的踏实,稳着呢。”

    “哼,牙尖嘴利,我等着看你哭的时侯。”

    知道自己是真的说不过陈墨言。

    陈二公子索性也懒得再说什么,黑着脸狠瞪了眼陈墨言,他气呼呼的拂袖走人。

    身后,陈墨言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回了朱兰的办公室。

    朱兰才和人谈好一份合同。

    是关于一场秀场的设计形象和风格问题。

    正高兴着呢,看到陈墨言眉头拧着走了进来,忍不住笑起来,“怎么着,这是谁惹到咱们陈大老板了,说出来,小女子这就帮你出气去。”一边说一边帮着她把才热好的牛奶端过来,“我刚热的,赶紧喝。”

    陈墨言接过来抿了两口,“我刚才在楼上看到陈二公子了。”

    “哪个陈二公子,咦,就是那个陈家的?”

    朱兰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有些诧异,“他们陈家不是说不行了吗,怎么我瞧着他们兄弟两个却是一个比一个的不在意似的,好像对他们没影响?”陈二公子能来这里,肯定是带着女孩子来的呀。

    他们陈家这两年可是一年不如一年。

    特别是经过顾薄轩出手那一回后。

    更是几乎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般的存在。

    不过,瞧着这半年来陈家两兄弟的行事,朱兰蹙了下眉头,“陈家,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翻身?”

    不然的话,换成别人,躲都来不及呀。

    怎么可能还这么堂而皇之的露面,撒钱往那些小明星身上?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陈墨言握着牛奶杯的手指紧紧捏了一下,面上却是浅笑不变,“我寻思着估计是不甘心什么的吧,再者,这里可是帝都,说不定哪个机遇逮到或是抓到了就能打个翻身仗很正常的啊,不过,”话在这里顿了下,陈墨言抬头,语气幽幽,“别的人我不敢说,陈家这回呀,不管他们打的什么主意,结果只有一种。”

    “什么?”朱兰下意识的朝着陈墨言看了过去。

    对面,陈墨言歪了下头,勾了下嘴角,“竹篮打水一场空。”

    朱兰,“……”

    两个人中午在一起吃了顿饭后散开。

    陈墨言并没有往家时头赶,开着车子在各处店铺外头转了几圈。

    最后,跑到几个大商场的卖场看了看。

    这样一大转圈下来。

    几乎花了大半天功夫。

    天色将晚。

    陈墨言开着车子往家里头赶。

    路上遇到几个红灯。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

    几小只正在和齐阿姨几个玩游戏呢,儿童房里头嬉笑声一片。

    陈墨言换好衣服走进去,也只有小四看到了她。

    小丫头双眼一亮,迈着小胖短腿朝着她走过来。

    真的就是走的。

    别人家的娃看到自家亲娘那是恨不得扑过来。

    就是余下的三只也都是,看到陈墨言基本就是连跑带颠的扑。

    唯独最小的这个小丫头。

    好像生来她就知道自己和三个哥哥有区别。

    知道她是女生。

    要走淑女小公主路线似的。

    别看小丫头才这么小,哪怕她就是哭呢,那声音和嗓门比起三个哥哥可是优雅的多。

    猫儿似的,扒在人怀里头哼哼。

    偏这种无声的眼泪,瞅的大人才揪心呀。

    陈墨言时常和齐阿姨几个人说,她家这个女儿呀,看着懵懵懂懂的,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呀,可是实际上,这丫头贼精着呢,瞧瞧,这小小的模样,不争不抢不声不响的,就把家里头大人的心思都拢到了她身上!

    伸手把小丫头抱到怀里,低头亲了一下。

    小丫头立马乖乖双手抱住了陈墨言的脖子,“妈妈。”

    声音娇娇软软的。

    好像一只羽毛,轻轻拂动陈墨言的心弦。

    不像另外那三个臭小子,不管满意还是不开心,一个个的就就知道咧开嘴嗷嗷叫唤。

    另外三只这个时侯也看到了陈墨言。

    老大朝着她咧嘴乐了下,“妈妈,玩游戏。”

    “妈妈玩。”

    “妈妈,吃。”

    最后这个肯定是老三,满眼只有吃。

    自己竟然生出个小吃货。

    而且还是个男娃……

    她有些搓败的在心里头叹了第N次的气,扬眉,朝着三小只一脸慈爱的笑,“你们玩呀,再玩十分钟咱们就去洗手吃饭饭,好不好?曾外婆帮着你们煮了鸡蛋羹哦,对了,是加了肉肉的呢。”

    三宝极是响亮的声音响起来,“好,吃饭。”然后把手里头的玩具一丢,扭头朝着门口跑。

    陈墨言,“……”她说的是十分钟过后,过后!

    不过自家儿子不想玩了。

    她肯定不会说什么,带着四小只一块去洗手,给他们每人都擦干净,然后穿上各自的围兜,陈墨言带着他们来到餐厅,指挥着他们每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你们都别乱动呀,妈妈去看看饭饭好了没有。”

    “妈妈,去催,肉肉。”

    小三宝朝着厨房那边猛使劲儿,恨不得自己跑过去把东西端过来似的。

    陈墨言有点无语,这吃货,长大了可怎么办?

    好在这个时侯田老太太也在厨房里头忙活好了,当然,说是田老太太忙活,她也不过就是张张嘴,看着程姐做出来罢了,毕竟是那么大年龄的人,活一天少一天的老人呀,陈墨言肯定舍不得她做什么事情的。

    看孩子都舍不得呀。

    要是依着陈墨言,田老太太老两口什么都别做,一心享福就好。

    可惜,这老两口都是那种闲不住的性子。

    陈墨言也只能多叮嘱齐阿姨等人一句,尽量的让老太太她们少做事。

    先喂四小只吃东西。

    等到他们几个小的吃完,齐阿姨和马怜就带着他们去玩游戏。

    陈墨言和田老太太田子航几个人才开始吃饭。

    席间,陈墨言发现自家亲爸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似的,几次欲言又止。

    不过这种情况直到吃完饭,碗筷什么的都收好。

    她爸也是一个字都没说。

    这让陈墨言心里头有些诧异:

    瞧着她爸那样子,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想和她说。

    可是又难以启齿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

    心里头连着转了几个念头。

    陈墨言脑海里猛不丁的闪过一道光:

    难道,难道她爸有喜欢的人了?

    想到这里,心情有些许的复杂:

    凭着理智上来言,她知道她爸这一辈子没过上半点好日子。

    大半辈子过去,都在苦苦寻找她和她妈妈。

    好不容易找到了她,找到了她妈。

    可是她妈妈又是那种情况,早逝。

    如今她妈也过世好几年。

    自己也结婚成家,甚至还有了四个孩子……

    可她爸却因为本身气质的缘故,在外头,还是受不少中年女人喜欢的。

    如果,她爸真的瞧上了别的女人……

    陈墨言觉得,自己应该是要成全的。

    可是,私心里头,又觉得自己有些许的难以接受。

    还有一样就是,她爸爸万一真的结了婚,那自己这个女儿就不是他心里头的唯一了呀。

    她爸和另外一个女人成了一家人。

    她……

    还有这个大院子。

    她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她爸要是真的选择接受另一个女人。

    自己和孩子肯定是要搬出去的。

    现在她爸身边没人,田老太太田老爷子是她亲爷爷奶奶。

    她随便住在这里肯定没关系。

    他她们的只有高兴的份。

    可是她爸要是结婚,对方哪怕嘴上说不介意,心里头也会有隔阂吧?

    心里头胡思乱想的转着念头。

    可是陈墨言却是知道,她爸要是真的有这个想法,她这个当女儿的只有成全的份儿。

    而且,田老太太田老爷子怕是也会高兴看到这样的情况吧?

    毕竟呢,她是孙女,可她爸,却是二老的亲儿子!

    要真的是这事儿……

    她爸对着她说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了。

    站在田子航的书房门口半响。

    陈墨言深吸了口气,伸手推门,“爸,我能进来吗?”

    “啊,行,你进来吧。”

    陈墨言走进来,就看到坐在书桌后头的田子航好像在飞快的藏起了什么。

    她爸以前,从来都不会对她有秘密的呀。

    心头有些酸酸的。

    好像,自己的爸爸即将要被人抢走似的……

    不过她转瞬她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这是好事,她应该为她爸高兴的。

    “怎么了,你不是找我有话要说吗,怎么半天不出声发起呆来?”

    田子航看着自家女儿,眉眼里头全都是笑意。

    引以为傲的笑啊。

    这就是他的女儿!

    整个帝都城说出去都会被人羡慕眼红的女儿呀。

    抬头看了眼不远处墙壁上的贺子佳,田子航心里头默默的念叨着:

    子佳你看到没,这是咱们的女儿呀。

    她现在可是越来越有能耐,本事可大了啊。

    子佳,你一定在天上都看着我们呢吧?

    你等着,等我完成自己的责任,到时侯我就去找你,陪你啊。

    他这里看着贺子佳的画像默默的碎碎念。

    一腔的温情。

    可落在陈墨言的眼里头,却是成了她爸对她妈的愧疚自责什么的。

    想了想,陈墨言觉得自己是当女儿的。

    她要是开这个口,她妈一定不会怪她吧?

    “爸,妈这画像挂在这里也好几年了,您老是睹物思人的瞧着也不好,不如就把它给撤下来,换成别的吧?”陈墨言看着她爸的样子,有些心疼,不管如何她妈已经走了,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即然说了出来,索性她便直奔主题,“爸,您要是真的在外头有了喜欢的人,我和妈都会支持您的,真的……”

    “你胡说什么,听谁说的这乱七八遭的话?”

    田子航脸都黑了,头回朝着陈墨言冷了脸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