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46章 又出事了
    田子航黑着一张脸,语气微怒,“你那脑袋里头都在想什么呢,整天外头那些事情还不够你忙活的呀,真是的,要是有空的话就多陪几个孩子玩呀,乱想这些有什么用?”

    被训的陈墨言有点没脾气。

    毕竟刚才那些话是她自己率先提出来,想出来的。

    她爸可是一个字儿没说呀。

    被训了也不恼,她笑嘻嘻的,“爸,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妈她……”虽然她知道她爸对她妈是一往情深,可是两个人之间隔了那么些年,找了那么久,相处了不到两三年马上人又没了,而且中间还隔着那么多的事情。

    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爸对她妈的感情。

    可问题是这不是人没了吗。

    而且,据她所知,外头想要往她爸身上靠的,可不是一个两个的。

    这中间也应该有真心的吧?

    她小心冀冀的看着她爸的黑脸,有点不怕死的继续道,“爸,我妈都走那么久了,你也可以找一个的,真的,你还年轻你一点都不老,你还……”

    “陈墨言,你皮痒了是吧,小心我抽你。”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

    一边跑一边扯了嗓子喊,“奶奶,奶奶,我爸要打我……”

    身后黑着脸的田子航脸更黑了。

    这丫头!

    明明是她突然跑到自己跟前来胡说八道的。

    他就随口吓唬她几句。

    什么时侯说要打她了?

    前头,陈墨言不声不重的嗓门最终还是把田老太太给惹了出来。

    她身上还披着厚衣服呢。

    满脸的紧张,“怎么了怎么了,这好好的怎么回事?”

    吃饭的时侯父女两个不还是好好的吗?

    而且自家那个儿子可是恨不得把这女儿当成眼珠子一样的捧着护着。

    怎么会动手?

    这都牵扯到动手了啊,难道真的出什么事情了?

    她这里紧张的不得了。

    陈墨言却是笑嘻嘻的跑到老太太身边,扶着她,“奶奶我送你回屋啊,外头冷,回房咱们再说话。”一边扶着老太太,她一边在老太太跟前给自家亲爹上眼线,“奶奶我告诉你呀,我爸他今天肯定在外头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我这不是瞧着他晚饭没吃多少吗,就想着给他送杯牛奶过去,谁知道他不肯喝不说,还嫌我打扰他……”

    “奶奶你说,我爸这样的您该不该好好的训训他?”

    “应该的。”

    “敢嫌弃我孙女,回头奶奶帮你骂他。”

    “谢谢奶奶。”陈墨言抱着田老太太的手,笑嘻嘻的把老太太哄的眉开眼笑,随着她一块数落了田子航的十宗大罪,然后她满意的起身走人,身后,田老太太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的笑,“这丫头,鬼精灵鬼精灵的,不知道怎么惹到她爸了呢,还哄我去骂人,坏丫头。”

    “那你还不是答应了她?”

    田老爷子在一侧凉凉的看她一眼,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我要你管啊,怎么着,你还管我不成?”

    “行行,你厉害啊,我不管你,行了,我睡觉成吗?”

    田老爷子觉得自己可是个男人啊。

    不和个老太太计较!

    他却是浑然忘了,他自己可不也成了老头子么?

    回到屋子里头,四小只已经洗漱好,换了身睡衣在床上蹦哒。

    就差没把床给跳塌掉。

    偏偏齐阿姨瞧着这些只是觉得几个孩子可爱。

    估计在她奶奶齐阿姨这些人眼里头,这几个孩子做什么都是可爱的吧?

    她有些吃味。

    不过,想到这是自家亲生的,也就熄了那份心思。

    把齐阿姨送出去。

    陈墨言回过头,看着四小只招招手,“别跳了,躺下来,讲故事。”顿了下,她笑嘻嘻的,“谁不听话落到最后,就少听一个故事哦。”其实陈墨言每晚例行的都是讲四个故事,四个孩子一人一个,说什么少听啊什么的,都是陈墨言随口懵娃的,结果四小只不晓得呀,一听她这话,立马个个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虽然小身子还不时的扭动。

    但总算是安静了几分。

    中间伴随着老大老二的为什么,老三时不时问这个能吃么,那个能吃么。

    四个小故事讲下来。

    陈墨言已经是口干舌燥,颇有几分津疲力尽感。

    不过好在是,四个孩子睡了过去。

    帮着孩子们掖好被角,陈墨言这才爬起身来自己去洗漱换衣服。

    等到一切收拾好,又看了会文件。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躺下,睡觉。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转眼就是端午节。

    一大早齐阿姨去菜市场买了荷叶什么的。

    大家伙吃过早饭,高高兴兴的围坐在一起包棕子。

    傍晚。

    书房里头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陈墨言心里头突然涌起一种不安感。

    还没等齐阿姨等人站起来,她霍的起身,“我去接。”

    身后齐阿姨瞅着还有些怔呢。

    言言这语气,有点不对劲儿呀。

    田老太太也觉得刚才自家孙女这情绪不对。

    不过她也没多想,“不理她,咱们继续包棕子。”又扭头看着拿了荷叶四处玩耍的四小只,笑呵呵的帮着他们折荷叶,教他们怎么包怎么包,四小只的小手翻来复去的,最后糯米什么的落了一地,四小只却是玩的咯咯笑。

    书房里头。

    陈墨言接起来,才喂了一声。

    对面传来顾爸爸有些焦急的声音,“言言,是言言吗?”

    “爸,是我,家里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你妈,是你妈,她不见了……我这都找了大半天了……”

    顾爸爸的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惶恐和惊惶。

    甚至都带了哭腔,“言言,你妈她不见了,好好的人啊,中午出门到现在一直没见人……”

    陈墨言听着这些话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果然是老家那边出了事儿……

    不过,听着顾爸爸差不多哭出声来的声音。

    她只能让自己的声音强行镇定下来,“爸你先别急,到底情况是怎么样的,你慢慢和我说,还有,妈会不会是去了别的亲戚家什么的,陈家村去找了吗,还有,是不是我妈去了她娘家,那两个人那里去问了吗?”

    “问了问了,都问过的。”

    顾爸爸的声音全是抖音。

    陈墨言虽然没看到,可能想像的到对面顾爸爸能担心害怕成什么样儿。

    她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爸,你之前说去找人,是你自己去找的吧,这样,你去找村长或是大队部,让他们发展村子里头的人一块去找,你和村长说,只要找到了,咱们重谢。”顿了下,她又加上一句,“哪怕没找到呢,只要有人去找,咱们每人一天出一百块钱,找到人的话钱会更多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

    虽然现在农村人的生活越来越好。

    顾家村陈家村的比起她小时侯那生活环境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是,一百块钱出去找人的活肯定还是会有人找的。

    这个时侯陈墨言已经没有别的想法。

    要是能出点钱找到人,她乐意!

    好不容易安抚住顾爸爸,让他赶紧去找队部或是村长,她自己则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想了想,最终,还是给顾薄安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头倒是没说别的,只是让她们两口子过来吃晚饭,说是包了不少的棕子啥的。

    方小满到是没多想。

    一路上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倒是顾薄安。

    忍不住有些许的心惊胆颤。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心有不安。

    这种感觉直到她们小两口出现在田家,方小满一到就直接和四小只玩到了一起。

    陈墨言则看了眼顾薄安,示意他跟自己过来。

    书房里头。

    顾薄安的嘴唇抿了下,“嫂子,出什么事情了?是我哥?”他觉得能让他嫂子面色不好的,除了他哥也没别的了吧,至于家里头的顾爸爸顾妈妈,顾薄安根本就没觉得他爸妈会有啥危险。

    “不是你哥,是家里头。”

    陈墨言的家里头自然说的是老家。

    是顾薄安的老家。

    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心头跳的更加不安,“家里,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到底怎么了?”

    “爸刚才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妈从上午出去之后就不见人了。”

    “到现在也没回家。”

    “爸还说,他老是觉得心里头不安,就出去找,可是找了附近所有的地方都没人……”

    顾爸爸能打这个电话过来。

    那就说明他是真的慌了。

    陈墨言明白。

    顾薄安这个当人亲儿子的自然也明白。

    再加上他来的路上突然心里头涌起的那股强烈的不安感。

    他再也忍不住,“嫂子,你这两天帮我照顾下小满,我这就回家去……”

    “嗯,这是车钥匙,你开车回去。”

    虽然现在有可能出事的只是她婆婆。

    陈墨言之前也和老太太有过不对劲儿的地方。

    可是,陈墨言还是从没想到老太太会出点什么意外啥的。

    她看着顾薄安道,“车子里头油足够,你一路开车怕是不安全,我刚才已经给林同打了个电话,他会再派个司机一块过来,这会儿应该也快到了,你趁着这个时间和小满去说一声去,对了,也别说家里头的事情了,就和她说我有事让你回趟老家就行,别让她闹心。”

    “行,那小满就拜托嫂子。”

    顾薄安不敢有半点的耽搁,转头就冲了出去。

    方小满正和四小只玩的起劲儿呢。

    看着把自己拽到一侧的顾薄安,小脸上满是不满,“顾薄安你找死是吧,我玩的正高兴呢。”

    “好了,你别闹先听我说,我得回老家一趟。”

    顾薄安的话成功的让方小满制住了接下来的话碴。

    她一脸的不解,“你怎么突然回老家了,还有,这个时侯走吗?也没车票呀。”

    “我开嫂子的车回去。”

    方小满脸上露出一抹恍然,“是不是言言让你回去办事的?”

    “那你赶紧去吧,赶紧走赶紧走,可别耽搁了言言的正事啊。”

    说完这些话,方小满摆着小手就赶人。

    不过似是想起了眼前这人好歹的是自家男人。

    她又扭头朝着他一笑,颇有些敷衍的叮呐一句,“路上开车小心点呀,早去早回。”在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顾薄安,“……”心塞!

    五分钟后。

    陈墨言带着个司机走了过来,“这是顾薄安,你跟着他走,两个人换着开车。”

    “好的老板。”

    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很精神。

    一笑露出两个虎牙,“顾先生,咱们什么时侯出发?”

    “哦,现在就走。”

    顾薄安还没从自家媳妇那么不走心的态度路回过神呢。

    被人一问,想起家里头自家亲妈的事儿,立马收拢起了别的那些有的没的心思。

    临走的时侯,陈墨言塞给他一张卡。

    朝着外头走了几步,他扭头去看不远处的方小满。

    然后更心塞了:

    他家媳妇明明听到他说要走了的话。

    竟然头也没抬一下。

    就那么对着他随意的摆了两下手……

    好吧,这就是一个事实:他永远都比不上自家嫂子在他家媳妇心里头的地位。

    大不了以后,嗯,他不比了!

    反正媳妇是他的。

    和他睡一个炕头,被他抱在怀里头!

    车子开起来。

    顾薄安和对方说了个地址,“你先开,我缓缓呀,过段时间换你。”

    “没事,顾先生你先歇着,等我开出帝都走段路再说。”

    帝都。

    四合院。

    陈墨言看着方小满和几个孩子玩的不亦乐呼。

    嘴角扯着笑,心情却是有点沉。

    知道事情经过的田老太太也忍不住拧眉,“你家这个婆婆呀,怎么就那么的不让人省事?”

    瞧瞧这几年吧。

    老家里头旦凡是有点事情,什么风吹草动的。

    都和这个老太太有关系!

    人都老了老了的,怎么就不做个让人省心喜欢的老太太呢?

    陈墨言也有点苦笑,“奶奶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就喜欢我公公弄错了。”

    哪怕是顾薄安白白的跑一趟回去呢。

    她也是喜欢家里头老太太没事。

    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又要惹出什么事情来呢。

    正想着,书房里头的电话响起来。

    她噌的跑过去接起,“爸,是不是妈找到了?”

    对面,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是顾太太吗,我这里是军区某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