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47章 生死未卜
    顾薄轩,出事了。

    两军演习。

    本来不用他亲自带队的,可是周吕临时出了点事儿。

    在来不及临时换人的情况下,顾薄轩亲自上阵。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所带领的军队一败涂地。

    而他这个指挥官带着几个兵更是消失不见。

    到现在已经是五六天时间。

    军队连直升机都派了出去,整座原始森林拉线滚地毯似的搜索。

    结果还是一个:不见人。

    部队上把这个消息告诉陈墨言,那也是没办法的选择。

    如今军区那边分成了两拨不同的声音:

    一个是顾薄轩是个好同志,有能力有原则性,又是自战火里头浴血闯出来的,这次肯定是失落在了哪里,这样的好同志出事,肯定得继续找,用他们的话那就是,生要见人,嗯,死得见尸!

    另一拨的声音则是:

    对,我们不反对你说的顾薄轩是个好同志。

    他是以前出任务立过不少的功劳。

    可是部队该给他的也没少给一分啊。

    再说,现在是他自己出事,带队不利,如今更是生死不知。

    他还带着一队十好几个的兵呢。

    这可都是咱们部队上的好同志!

    这也找了七八天了吧,直升机什么的都有出动。

    就为了找这么个人。

    浪费部队多少的资源,人力和财力?

    双方各自坚持已见。

    一个要继续搜,继续救,另一个则是坚持主张,放弃!

    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各自固执已见。

    谁也不肯妥协。

    自然有人出来调停。

    最后的结果就是,再搜寻三天。

    而对方打过来电话的这天是第二天,也就是顾薄轩出事的第九天。

    按着他们的想法,这七八天都没找到人。

    余下的这一天肯定是没什么希望的。

    自然得通知顾薄轩的家属……

    陈墨言并不知道对方那边这么多的弯弯绕,她的耳朵里头嗡嗡响的只有一句话。

    顾薄轩出事了。

    顾薄轩……出事……出事……

    砰的一声,手里头的电话滑到了地下。

    对面听到这咣当声响。

    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部队上这种事情见多了呀,当兵的,要是再身份特殊点的,虽然谁都希望他们安全的出去,安稳的回来,可是,总有那么些运气或是什么不好的人,是得埋尸异国他乡的。

    也算是见惯了这些出事军人家属们的情绪崩溃。

    听到陈墨言这边的动静。

    对方只是心里头轻轻一叹,“顾太太,顾太太您在听吗?顾太太……”

    “我在,我在听。”

    陈墨言几乎把自己的嘴唇给咬破。

    她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让自己尽力保持冷静。

    “我想请问一下,他是什么时侯出的事情,还有,我现在能马上过去一趟吗?”

    “这?顾太太,您这个要求按着道理来言肯定是可以的。不过,因为顾师长这次的军演有些特殊情况,所以,我得去请示一下才能给您答复,顾太太不如这样,我半个小时后给您回话?”

    “行,那就麻烦您了。”

    陈墨言听着自己用着机械般的声音道着谢。

    直到对方挂断电话。

    她听着电话里头传过来的嘟嘟忙音,整个人都是僵的。

    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她都没回过神来。

    刚才,对方说的是什么?

    谁出事了?

    小半个小时。

    陈墨言整个人失魂落魄,如坐针毡。

    转圈,搓手,踱步……

    踱秒如年!

    好在,不过十几分钟电话就打了过来。

    陈墨言几乎是动作反射性的伸手去接电话,“喂,我是陈墨言,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言言,是我,是爸,你妈她,她还没有动静,我让好多人去找的……”

    “言言,你说你妈她是不是,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外头这都是大天黑的时间。

    竟然到这会儿都还没找到……

    陈墨言的脑子迟钝的想了又想,可是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头全都被顾薄轩这三个字儿给挤满。

    别的,她真的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或者是她的沉默让顾爸爸听的有些异样。

    他不禁带着几分小心的开了口,“言言?”

    “爸,顾薄安回去了,走了有一两个小时了,开着车子走的,这会儿应该是高速上,最迟是明天中午能到,您再在家里头等下消息,有什么事儿咱们再联络,还有,爸你多在家里头等等,说不定你出来这会儿就有消息传回来了呢,爸要不你这会儿再回家看看去?”

    “啊啊,对,我这会就去看着去。”

    顾爸爸心慌意乱。

    两个人之间又隔着个电话线,也不曾注意到陈墨言的失态。

    挂了顾爸爸的电话,陈墨言索性守在电话旁边坐着。

    双眼不错眼珠的盯着面前的电话。

    生怕错过点什么。

    又隔了个五分钟,或者更长?

    就在陈墨言心头的耐心即将完全用尽,整个人逐渐逞暴躁状态时。

    电话再次的响了起来。

    “喂,我是陈墨言……”

    “顾太太您好,我是军区某部某某某,对于顾师长的事情整个军区很是难过,还请您节哀……”

    “节什么哀啊,你会不会说话,顾薄轩他只是找不到,又不是出事。”

    刚才压在心头的那股子暴躁感不安忐忑还有一些别的交织的情绪。

    在这会儿听到对方话的瞬间。

    统统在这一刻选择了暴发。

    “他是军人,出去执行任务也不只一次了吧,那么多年他再难的任务都挺了过来,怎么可能会在一回军演中出事?肯定是哪里出了错,他现在说不定等着你们去救,你们却是要告诉我,要收回所有的救援人员和物资包括直升飞机,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军人,对待你们自己同志的吗?”

    “顾太太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我们也是考虑……”

    “有什么好考虑的,我告诉你,顾薄轩是我男人,是我孩子的爹,当然,他是军人,哪怕真的出事,我哪怕再不能接受,可后果我这个当家属绝不会给他拖后腿,咬咬牙,我认!可是,”陈墨言的语气在这一瞬间突然强势了起来,通过电话线,对面的人都能听的到她的强势。

    微微一怔。

    对方的语气也不由自主带了几许的生硬,“顾太太,我们这是一个军队,是个大集体,我们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自己的同志,可是你不知道这边的一些情况,再说,这次的事情顾薄轩他自己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现在这个结果,说句不好听的,他哪怕是平安回来,我们也会对他的情况做出最坏的处分……”

    陈墨言本来还压着几分火气。

    听到这话是真的再也忍不住啊。

    捏着话筒的手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着青白色,她深吸了口气,“这位同志,敢问您姓什么,怎么称呼?”

    “哦,我姓苟,就苟子敬,是副参谋长之一……”

    “原来是苟同志呀,失敬失敬。”

    对面听着陈墨言这话,眼底闪过一抹的得意:

    看看,还不是得对自己客客气气的?

    还真的以为自己不报家门,他真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兵。

    由着这么个女人指责怒吼啊。

    他清了下嗓子,语调就端了起来,“顾太太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部队会处理的,当然,搜救的时间还有最后一天,我们会尽到最大的力量去救人,还是那句话,这是一个大家庭嘛,顾同志也是我们部队的一员,不管如何说,我们不会轻易放弃一个同志的……”

    吧啦吧啦的说一通。

    而且瞧着那架式,还没有完了?

    陈墨言闭了下眼直接打断对方的话,“我什么时侯能过去?”

    “这个嘛,得等我们明天的结果出来,顾太太您放心嘛,我们部队上的救援人力很充足的……”

    啪。

    陈墨言直接挂了对方的电话。

    坐在书房里头呆了一下,她用力的搓了两下脸。

    试图让自己的脸色恢复的正常一些。

    别被外头那些人看出什么异样来……

    门口,陈墨言不敢进屋去看那几个孩子,万一顾薄轩真的出事……

    以后他们娘五个生活是没问题。

    可孩子却是成了没有父亲的……

    心如刀搅般的痛。

    “言言,你在这里做什么?”

    齐阿姨从厨房里头走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神色很是怪异的陈墨言。

    那感觉,说不出来。

    但是让她心里头觉得有点不好。

    “齐阿姨,你和我奶奶她们说一声,我得出去一趟,孩子你们多盯着点呀,我什么时侯回来也不一定。”顿了下,她看着齐阿姨道,“如果晚上我没有回来的话你们先让他四个睡觉,我会打电话过来的。”

    然后,她对着齐阿姨摆了下手转身朝着院门口走去。

    身后齐阿姨听着这话怎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呀。

    赶紧喊,“言言,言言你这是要去哪?”

    “言言……”

    “齐阿姨我没事,就是有点急,得赶紧去处理,我走了啊。”

    她头也没回的摆了两下手,走了出去。

    院子里头,齐阿姨的眉头皱了下,摇摇头,一边掀起门帘一边自己念叨,“这丫头,怎么瞧着那么的怪?”她走到屋子里头的时侯,田老太太正让四小只自己吃点心,看到她进来,笑着望过来,“和谁说话呢,言言吗,她怎么没进来?”刚才去书房接电话,估计是烦心她婆婆的事儿吧?

    “言言出去了,说是有急事要处理……”

    顿了下,齐阿姨又加上一句,“刚才我瞧着她神色有点不对,还想着问问来的,不过她只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得急着去处理,还说如果晚上不回来就让四宝睡觉,到时侯她会打电话回家的……”

    “什么事情那么急呀,怎么还就晚上都不回的?”

    田老太太有些着急,可是当着齐阿姨这个外人的面儿,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就是真正的一家人还有避着的话要说呢。

    不过田老太太倒不是什么避讳齐阿姨。

    她是想着自家孙女的家事,她不好当着别人的面儿多说。

    心里头却是在想,自己下次是不是得提醒下自家丫头呀,这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头夜不归宿算什么?

    她可是有家有孩子的人呀。

    要是这作法被人传了同去,顾薄轩再怎么信任她。

    可是三人成虎啊。

    到时侯外头那些事儿和话传的多了,说不得就得影响夫妻两人的感情了。

    不过田老太太也不会当着齐阿姨的面儿说什么。

    只是摇摇头,“瞧瞧咱们这言丫头呀,忙的都快要顾不上家喽。”低头在三宝小鼻子上轻轻捏一下,“看看你妈,只顾着赚钱给你们纂家业,连你们几个都要顾不上喽,你们长大了呀可一定要记得孝顺你们妈妈。”

    三宝好像听到又好像没听到,小脑袋瓜点了点,又继续啃起面前的吃食来。

    直到晚上吃过晚饭。

    陈墨言还没有回来。

    田子航父子刚开始的时侯还没有在意:

    毕竟这个女儿孙女的向来主意大,又独立。

    这么多年来她挣下诺大的事业,工厂店铺门面一个接着一个的开,自己这些人可是真的没帮什么。

    她也从不曾让这些大人过多的操心过。

    也就四小只睡觉找不到陈墨言带着哭腔闹腾那会,田老太太忍不住念叨了几句。

    晚上十点。

    早早睡了的田老爷子被一个电话给吵醒。

    他接起来只听了几句,忍不住脸色大变,匆忙和对方说了几句话,他披衣坐起来。

    惊醒了另一头才躺下没多久的田老太太。

    “咦,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瞧着那脸色不对啊?”

    “我去下书房,你接着睡。”顿了下,他看向田老太太,“几个孩子那边只有一个人行吗,你怎么没有那边盯着点?”说着话他已经从床上穿好衣服站到了地下,“言言不在,你还是过去那边睡吧。”

    “那行,我这就过去。”

    田老太太虽然有些狐疑,可却也觉得自家老头子这话说的对。

    的确,留下齐阿姨一个人在那边是有些不妥当。

    四个孩子要是半夜闹腾起来。

    哪里是一个人能照顾的来的?

    “老头子,你没事,我瞧着你怎么有点发慌?”

    “刚才起的有点急,没事。”转身朝着外头走的田老爷子顿了下,扭头看了眼田老太太,“一个老战友出了点事儿,估计有点严重,我得去打几个电话,没别的……”说着话他已经抬脚走了出去。

    身后,田老太太倒是没有再多想:

    毕竟自家老伴对他那些一路并肩走过来的老伙伴老朋友有多重视她是知道的。

    要是真的哪一个出点什么事情。

    自家老头子伤心难过也是正常的……

    摇摇头,她穿好衣服去了四宝那边的房间:

    男人们之间的事情就让男人自己去解决。

    她呀,一辈子没什么出息,临了也不想改什么,帮着言言照顾好几个孩子就很好。

    书房中。

    田老爷子连续几个电话打出去。

    再三的确定之后。

    手里头的电话啪的一声摔到了桌子上。

    最后,田子航被他给叫了过来。

    满头的雾水呀。

    “爸,你怎么还没……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田子航不傻。

    联想到之前自家女儿晚上都没回家。

    晚饭前没多想那是对陈墨言这个当女儿的信任。

    可是自家老头子这么一出,再看他脸色和眼底隐隐的怒意……

    下意识的,他心头一跳。

    都没来得及想,他嘴边的话脱口而出,“是不是言言出什么事情了?”

    “爸你倒是说呀,到底怎么了?”

    难道,是言言在外头出车祸,被打劫重伤?

    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胡思乱想的,一颗心都紧张的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

    “你别急,不是言言。”

    听到这么一句,田子航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不是他女儿就好!

    至于其他什么人或是别的什么事情……

    大不了水来土淹,兵来将挡?

    只是田老爷子下一句话让他的眉头再次整个皱了起来,“虽然不是言言出事,可和她也是大有关系……”

    “言言外头的生意出问题了?还是说……”

    “顾薄轩?”

    “他在部队出事了?”

    顿了下,田子航几乎是已经能肯定,“顾薄轩怎么了,受伤了?”

    也只有那小子出点什么事情。

    能让自家宝贝女儿这样惊惶失措,连孩子都不管不顾的出去打探情况吧?

    想到这里,他心头微跳,“言言是不是去尚老那边了?”

    “刚才是她打回来的电话吗?”

    田老爷子的眉头微皱,看着他摇摇头,“如果只是受伤还好,甚至情况比现在的局面会简单的多……”

    “不是受伤,那是……难道,人,没了?”他瞳孔微缩,语气大变。

    身为父亲。

    这是田子航最不想看到或是希望发生的事情。

    自家那个女儿死心眼呀。

    这要是顾薄轩真的没了……

    他那个宝贝女儿得孤独一辈子呀。

    她才多大?

    自己这一辈子孤苦伶丁,虽然他从不曾后悔,更不曾改变过自己的心思。

    可是,那种想找人说几句暖心话都不行的凄凉。

    他感同身受!

    “爸,言言在哪,她是不是知道这个消息了?不行,我得出去把她给带回来。”田子航刚才还沉浸在对这件事情的震惊中,不过瞬间,他几乎是立马就想到这个消息如果被陈墨言知道,自己女儿得多伤心啊,她能撑的住吗?

    他转身朝着外头就走。

    因为脚步踉跄又快,连身边的椅子带翻都不曾发觉。

    还是身后田老爷子唤住了他,“言言现在尚老那里,而且,人是失踪,还没有被确定真的……”那个字儿,田老爷子嘴唇掀了两下,终是没忍心说出来,他看着田子航,轻轻叹口气,“等吧,再过两个小时要是还没有消息,你就去尚老那边,先把言言接回来再说。”

    不管怎样,有什么事情他们一家人一起扛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