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几乎要疯掉。

    说是几乎,也就是她心里头还有那么些许的理智和幻想撑着她:

    他们找到的肯定不是顾薄轩。

    肯定不是!

    一定不是!

    她握着尚老的手,哭的不能自已,“尚老,尚老您告诉他们,那不是顾薄轩,真的不是,我们家顾薄轩不会出事的,他知道我们都在家里头等着他呢,他肯定不会出事的,他不会和我说谎话的。”

    尚老的手臂被她给拽着。

    有谁会这样不顾他身份的接近他?

    再加上陈墨言的力度有点大,他都差点被陈墨言给晃的头晕。

    深吸了口气,他沉声道,“陈丫头,你冷静一下,你这个样子,我就是想和对方说话都不行呀,是不是?”

    “对对,我不耽搁时间,尚老您赶紧说,您快点和对方说啊。”

    “让他们继续找。”

    陈墨言都有些口不择言,语气急迫的不得了,又快又急。

    甚至都要拽着尚老往电话那边走……

    尚老心里头叹了口气,眼角余光看着脸色惨白的陈墨言,想着他曾见过一面的那四个孩子……

    心头一软。

    拿起电话的时侯他扫了眼陈墨言。

    然后,他就看到陈墨言身子僵硬的站在自己身侧,紧紧的抿着唇。

    盯着自己的双眼里头满满的都是迫切,是火热。

    她这是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到了自己这里吗?

    不过,不管怎样这个电话他是一定要打的。

    刚才他挂的有点突然。

    电话那头估计也是在等着他,电话铃一响对方就接了起来。

    “尚老……”

    “对方确定是顾同志了吗?什么,看不清楚面目,而且只有一个人?那就继续找。”

    尚老说这话虽然有些同情陈墨言的原因。

    但是,这也是他心里头的真实想法。

    出去的可是十好几个人。

    现在就找到一个人呀,怎么能就这样认定是对方,是顾薄轩?

    “你们一定要把所有的人都找到,生要见人!”

    “不放弃任何一个同志,不管任何情况下,都得把咱们自己的同志带回家。”

    “这是咱们部队的规定!”

    对面的人似乎是在和谁转述尚老的话。

    然后,陈墨言就听到一阵嘈杂声音过后,对方一连应了几个是字。

    尚老又问了几句,然后便挂了电话。

    看着陈墨言,他的眼神平静,“陈丫头,顾薄轩同志是个好同志,他为我们军队也付出了很多,立了不少功,是咱们国家的英雄,他的出事,我也很难过,可是,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事实,你作为军人的家属,英雄的家属,你一定得撑住,你要记得你的身分,你还有四个孩子呢。”

    “当然,我们军队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同志,他们现在也还在继续找人。”

    “我也很希望顾同志他们只是困在一处,正等着或是自己努力寻找出路,咱们都希望有好消息……”

    可是,这都过去十天了。

    顾薄轩他们那一队人可都是精兵,到现在竟然还没一点消息传出来。

    平安无事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啊。

    不过这些话尚老也就是在心里头想想,没说出口。

    再等等吧。

    天,一点点的亮起来。

    陈墨言看着尚老脸上的倦意,是真的很不想离开。

    她现在能见到的,能拿主意的除了尚老真的没有别的人了。

    可是,她不能因为自己家的事情,让这个老人也跟着累倒……

    闭了下眼,她站起身,“尚老您跟着累了一晚上,赶紧去休息吧,我,我先回去了,有什么消息还请尚老您第一时间给我消息。”她说着话,抬手在自己的眼上用力的擦了两下,抬眸朝着尚老挤出一抹虚弱的笑,“尚老,谢谢您,真的谢谢您。”后退两步,她给尚老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这两声谢,是陈墨言真心实意的。

    不管帮没帮的到。

    人家是真的帮了这个忙……

    “我让人送你回去。”尚老也没有客气,一来吧,陈墨言该说的该求的都和他说了求了,现在自己也把能做的都做了,余下的,顾薄轩的结果如何,真的就是靠天意!二来,他也是真的累,这会整个人都觉得头是蒙的,尚老也不敢再撑下去,更何况,他瞧着陈墨言的情绪也是越来越不对。

    送她回家。

    让她和那几个孩子多待着,说不定会让她好受些?

    尚老叫了名警卫员,指示他,“一定把顾太太送回家,亲自看着她进家,知道吗?”

    “尚老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年轻的警卫员猛的行个军礼,声音响亮。

    陈墨言走到外头。

    迈门坎的时侯腿一软,差点没摔出去。

    还好他身后的警卫员急时伸手扶她一把,“顾太太,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

    陈墨言有些机械的回头,朝着对方扭头咧嘴笑了下,然后她如同失去知觉般一步步僵硬的朝着外头走。

    看的身后警卫员心惊的不得了。

    “顾太太,顾太太您小心点,我送您回家去……”

    院子里头。

    陈墨言觉得今天这太阳怎么就那么的刺眼?

    不是才早上吗?

    怎么出来那么大太阳啊,真讨厌。

    还有,下雨了吗,伸手抹了一下,怎么她脸上全是水?

    “顾太太,您……”

    年轻的警卫站在陈墨言的身旁,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头可不忍了。

    嘴唇掀了几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这些警卫员是尚老身边最亲近的人。

    自然知道这一天一晚上的尚老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位顾太太的身份也让他们心生好感:

    这是他们军人的家属!

    这位军嫂的爱人是和他们一样的军人,现在,她的爱人生死未卜!

    想想自己万一哪天出了事儿。

    他们的家人也该是这样的伤心痛心吧?

    这样子的情况下,几名警卫都对陈墨言很是担心和关心。

    “言言!”

    “言言,爸来接你回家去……”

    田子航来的早,天才蒙蒙亮就出现在了尚老的院子外头。

    可是他说来找人。

    警卫员根本不让进呀。

    直到这个时侯,都在外头足足转悠了二三个小时了。

    他是再三的和警卫员确认,不耐其烦的讲道理,甚至拿出自己的身份证。

    人家才告诉他,是有个女孩子在尚老这边……

    至于别的……

    抱歉,无可奉告!

    好在,终于等到了自家女儿出来……

    “言言,咱们有什么事情回家说,啊?”

    “你爷爷可是说了,我们言言是最坚强的,你奶奶和齐阿姨她们都在家里头等着你呢,还有四小只,你不知道昨晚他们有多么的闹腾啊,可是把你奶奶和齐阿姨两个人给折腾坏了,早上我起来的时侯你奶奶可是两只眼都是黑眼圈呀,我瞧着都想笑……”田子航紧紧的握着自家女儿的手,似是要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都传给她。

    让她的脸别再那么白。

    让她的人别再如同六神无主飘浮在半空的无主游魂。

    让她整个人再现往日的活力……

    “爸啊,回家吗,对,得回家,四小只他们一定找我了吧,肯定哭了。”

    陈墨言听着她爸耳边一个劲儿的念叨着,忍不住也跟着念叨起来。

    就在田子航心头一喜时。

    陈墨言突然挣开了他的手,“爸你怎么来了,你先回去,我得在尚老这边等着,我得等顾薄轩的消息。”一边说她一边有些好笑的笑出声来,“爸你说奇怪不奇怪,他们竟然在电话里头和尚老说找到了顾薄轩的尸体,这怎么可能呢,顾薄轩可是从来不会骗我的,他说过会好好的回来,平安的回来,他怎么能出事呢?”

    “爸,肯定是那些人胡乱说的。”

    “爸,我不能走,我得在尚老这里等消息……”

    听着陈墨言有点精神错杂的话。

    田子航心头猛的一跳。

    不过,他面上却是半点神色不变,只是轻轻的再次握住她的手,声音一如往日的平和,“言言,你刚才不是和尚老说先回去吗,你看,这个小同志都是奉尚老的命令送你回家的呢,尚老也累了,陪着你一个晚上了,你总得让尚老歇一会是不是?爸和你保证,一有消息你肯定能知道的,尚老绝对会第一个就打电话给你的。”

    “言言,咱们先回去,好不好?”

    “这样啊,是,刚才尚老的脸色是有点不好,那咱们就先回去吧。”

    她跟着田子航的身后,父女两人准备回家。

    那个年轻的警卫却是抬脚跟上,“田先生,我奉尚老的命令,得亲自送顾太太回家,尚老说的是亲眼看着顾太太到家,所以……”

    “行,那你跟着我们一块?”

    “嗯,我看着顾太太进家,再回来。”

    田子航也没有反对,只是带着陈墨言上了他开过来的车子,正想着去驾驶位。

    警卫员已经坐到了驾驶位上,“田先生,顾太太,可以开车了吗?”

    “可以,谢谢你啊,小同志。”

    田子航听着自家女儿这样的话,忍不住侧眸看她一眼。

    难道,自己刚才是多想了?

    心里头嘀咕着,可这是在车上,又有着外人。

    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直到车子停在四合院门口。

    警卫员亲眼看着陈墨言父女两人进家,他才自己转身坐公交车回去。

    四合院内。

    看到陈墨言进来,田老太太田老爷子等人都看了过来。

    “言言,言言你回来了?”

    “言言你吃饭了没,想吃什么齐阿姨帮你去煮……”

    田老爷子却是轻轻一咳,“行了,该干嘛干嘛去,言言肯定累了,让她好好歇歇。”

    “歇什么啊,我可是答应尚老回来后和几个孩子玩的。”

    “我得好好照顾她们。”

    陈墨言看着田老爷子等人几眼,“咦,他们四个呢,怎么,还没起床吗?”

    “是啊,昨晚睡的太晚,折腾了大半夜,这会儿还没醒呢。”

    田老太太看着陈墨言,心里头满满的都是狐疑。

    这情况瞧着,没什么事儿呀。

    可是为什么她却又觉得自家孙女好像哪里不对劲儿?

    最后,还是田老爷子直接发了话,“那你也回屋睡一会,不然他们一起来闹腾,你哪里有精力陪他们?多少休息一会,你才有精神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言言,爷爷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爷爷相信你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现在,听爷爷的,去睡一觉,好不好?”

    “嗯,那好吧,我就去睡一觉啊,齐阿姨,那你一会记得叫我。”

    她对着众人摆了两下手,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十五分钟过后。

    齐阿姨悄悄从窗户缝里望过去,就看到陈墨言躺在四个孩子身边。

    是,睡着了?

    盯了一会没动静,她就回头和田老太太等人说了,“应该是睡着了的。”

    “总算是睡着了。这一觉睡醒,希望她的情绪能缓和一点。”

    田老太太的眉头紧紧的拧着,一边恨声道,“当初和你们说了,军人不行不行,你们一个个的谁听了,现在瞧瞧,受罪的是谁?我看着你们两个都生气!”劈头盖脸把自家老头子和儿子一顿骂,最后,田老太太又忍不住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我怎么忽然觉得咱们家言言刚才情绪不对,说话也不怎么对头?”

    “她应该是受刺激太大……”

    低沉的声音压着浓浓的不安,忐忑。

    田子航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早逝的贺子佳。

    当时,她何尝不是这个样子的?

    受了那么大的刺激。

    然后,没办法接受的她只能把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和痛苦种种都藏起来。

    但是唯一不能忘的却是女儿。

    哪怕她不认得身边所有的人,可是,她记得自己有一个女儿!

    所以,孙慧成了她多年来的精神支撑。

    现在呢,难道,他的女儿也要这样吗?

    心头沉甸甸的。

    田子航恨不得马上去陈墨言面前和她说,没有了男人咱不怕,你还有爸爸,还有爷爷奶奶,还有几个孩子,难道这么多人都抵不过一个顾薄轩吗?可是,抵的过吗?

    这两种感情怎么能比较呢。

    如果能比较。

    如果能抵。

    那么,当初他也不会一怒之下和家里头决裂,二十余年父子母子不相见吧?

    如果顾薄轩真的出了事儿。

    如果言言真的走不出这个死胡同……

    闭了下眼。

    他有些不敢想下去……

    田老太太和齐阿姨等人走了出去。

    屋子里头只余下父子两个人。

    田老爷子看着自家儿子,语气有些嫌弃,“看看,当初让你往军队走往军队走,你就是死不同意,现在真的出事了,还是你自己的女婿,无能为力了吧?怎么着,心疼你自己的女儿了?可惜,晚喽。”

    要是换在别的时侯听到这些话。

    田子航觉得自己得直接拂袖离去:爱谁谁,这老头子就是三天两头的找他碴!

    可是这一刻,事关陈墨言。

    自己唯一的女儿,还有四个外孙的事儿。

    田子航只能是忍下来。

    他坐在椅子上,“爸,这都什么时侯了你还这样说,你是不是觉得咱们家现在还不够乱啊?”

    真是的。

    这老头子也就是对陈墨言和那四个孩子有点好脸色。

    平时就是他这个亲儿子,不是讽就是刺的。

    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捡来的还是真是他亲生的。

    田老爷子听到自家儿子这话,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事儿呀,咱们还是想办法多劝劝言言,宽慰宽慰她吧,再不济还有那几个孩子呢,咱们家的丫头可没有撑不过去的坎。”

    “爸你这话的意思是说,顾薄轩,真的是……”

    没了?

    最后两个字儿含在舌边半响。

    田子航还是再次咽了下去。

    虽然最开始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婿,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完全的喜欢。

    可是女儿都嫁了。

    四个孩子也有了啊。

    他再不乐意能如何?

    总不能让那四个宝甫一懂事就没有爸爸吧?

    再说了,具着现在这个情况,不能没有顾薄轩的,分明就是他女儿啊。

    想着刚才陈墨言一路上的反应。

    他是真的怕她受刺激过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肯走出。

    要真是这样的话……

    那言言这一辈子可就是真的完了!

    “爸,你说,会不会是咱们都猜错了,说不定,顾薄轩会没事?”

    这世上,不总是说有什么奇迹奇迹的吗。

    再说,顾薄轩的能力不错。

    手里头还带着十几个人。

    应该,说不定,会出现所谓的奇迹吧?

    “这希望半点都不到,几乎为零。”

    田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语气平静,“他们演习出去的地点本身就是原始森林,再加上那几天大雪,天气环境恶劣到了极致,顾薄轩和他身边那些兵的生活物资并不多,这都十天了,虽然有可能会出现奇迹,但是,希望不大。而且,”他看着田子航,声音里头有着浓浓的担忧,“你不觉得,这次的事情,很古怪吗?”

    明明就是一次军演。

    怎么会安排在那种几乎可以称为天险的地方?

    而且,顾薄轩出事到现在都十天了。

    军队那边竟然才打电话给他们这些家人……

    再加上他之前和几个老伙计联系,隐隐得到的消息,他心头有些不安的看向田子航,“这事儿,怕才是个开头啊。”顾薄轩是被人针对还是怎么回事?要是有人故意除掉顾薄轩,那么,接下来呢?

    届时,言言怎么可能会安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