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50章 黑白颠倒
    “爸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牵扯到帝都?”

    田子航不傻,不过是瞬间便想到了田老爷子这话里头的意思。

    他眼底有凌厉闪过。

    “是哪一个动的手?”

    说完这话之后他自己都忍不住拧了下眉头:

    这些人做事,怎么可能会随便让你找的到线索,或者是猜的出来?

    更何况,如果是以前的顾薄轩,顶多就是特殊部队里头有些能力,立了那么几份功劳出名。

    可是现在呢。

    顾薄轩可是副师级!

    能轻易动这么一个人的,还这么恶毒的把对方置于死地的……

    帝都那几个,驱指可数吧?

    “先别管这些,不管是谁做的,哪怕现在查不出来,日子一长呀,早晚会露出马尾巴来的……”

    田老爷子看着自己儿子,语重心长,“我现在担心的是言言。你刚才有没有发觉她有点不对头?说话颠三倒四的,我是生怕她会调整不过来自己……别的事情先缓缓,现在最重要的是咱们自己家人,想办法先平复她的情绪,可不能让这丫头有半点什么事儿。”

    “爸你也看出来了?”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是你爸,你放个屁我都知道你心里头打什么主意!”

    田老爷子瞪着田子航冷笑了两声,“你刚才不就是担心言言会走了她妈妈的老路吗,我可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有我和她奶奶在,有你在,言言肯定会好好的,会平安一辈子的。”

    “嗯,爸,我也相信言言肯定能的。”

    田老爷子背着手走出去。

    留在书房的田子航是等尚老的电话,以及有关方面的电话。

    这个时侯不能错过任何一通电话。

    几分钟后。

    电话竟然真的响了起来。

    “我是田子航……”

    “田叔是你啊,我嫂子呢,她在不在?”

    对面传来顾薄安紧张的声音。

    田子航这才想起顾薄安被陈墨言叫回去处理顾妈妈的事情了。

    也不和道这次顾妈妈又闹出了什么妖俄子……

    不过,对于这个老太太,他没有半点好感就是。

    他沉默着没出声。

    对面顾薄安也不以为意:田叔本来就是个这么样子的人啊。

    他清了下嗓子,“田叔,我嫂子在家吗,能不能让她过来接个电话?”

    “不行,她才睡下,还有,家里头的事情你自己全权处理,她最近怕是管不了。”

    “什么,我嫂子竟然不管了?那怎么可以……”

    顾薄安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紧张和急切,“田叔,我就是我问一下我嫂子,我妈他……”

    “你妈怎么样,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田子航的声音平静,疏离,“顾薄安,你是你妈的亲儿子,有什么事情你自己都处理不好,不方便处理的话,那你来告诉我,言言做为一个儿媳妇,做为一个外人,她就能比你这个儿子更合适吗?”

    “还有,你嫂子她现在是真的不能管,也没那个精力管……”

    “家里头的事情,你就自己全权负责吧。”

    顿了两下,田子航还是给顾薄安透了个底,“你哥那边出了点事,你嫂子急的不得了……”

    “我哥没事吧,他出什么事情了?”

    “还没有具体消息呢,你别和你爸他们说,家里头的事情处理好赶紧回来。”

    “行行行,我这就回去。”

    一听他哥出了事,顾薄安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啊。

    他哥这边要是出事,那肯定就是大的。

    至于他妈这边……

    顾薄安用力的拧了下自己的眉心。

    脚步沉重的回到家。

    顾爸爸正在照顾顾妈妈,成妈妈躺在床上,脸上全都是伤。

    当然这些是被人看到的。

    其实手上腿上的还有好多的划痕什么的。

    看到顾薄安走进来,顾妈妈满眼的期待,“安子啊,你嫂子她怎么说,是不是明天就带着四个孩子回来?你有没有和她说,让她路上小心点,可千万把孩子给看紧了?现在这年头可不稳当,前些天我还听到咱们这附近哪个村子上丢了个娃呢,和你几个侄子差不多大……”

    她一边念叨着一边脑海里头浮起几个孩子的身影。

    娇娇小小的。

    越想越是想啊,顾妈妈恨不得自己会飞,嗖一下就飞到了几个孙子孙女面前!

    她现在全身都是伤。

    也不好意思去帝都,就只能盼着陈墨言会带着几个孩子回来……

    “妈,我就说这话不应该说,您也说这外头不稳当,丢孩子的什么都有,还让嫂子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出门?妈您就放的下心啊,我刚才想了想就没和嫂子说这事儿,我担心她一个人在路上照顾不了四个孩子。”

    “所以妈,你还是好好养好,休息好。”

    “等到整个人有精神了,咱们去帝都看他们四个不好吗?”

    “好什么好,妈现在就想要看到我的大胖孙子。顾薄安我问你,你是没打这个电话啊,还是你嫂子不肯回来?”顾妈妈的语气有些不快,脸也耷拉了下来,“她是嫌弃我这个老婆子了吧,也是,我怎么就活了下来呢,要是我这一闭眼再也醒不过来的话多好,多省心?”

    说着话或者是因为激动。

    顾妈妈又是一阵阵的剧烈咳嗽。

    “你啊,都什么时侯了还这样说,我不是都和你说过了吗,言言她不是就住咱们村子或是就住咱们村子附的这,你让她回家,以前一个人也就罢了,现在还有四个孩子呢,你当四个孩子是什么东西,拿起来就走吗?”

    “真是的,以后不许再说这些话啊。”

    “你们一个个的都偏着她,我就是做什么都不对……”

    顾妈妈念叨了一阵,终于觉得累了,头一歪睡了过去。

    院子里头。

    顾薄安看了眼顾爸爸,最终选择说了实话,“我刚才是给我嫂子打电话了,可是家里头那边出了点事儿,嫂子现在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的,爸,真的不是她不肯过来,而是实在过不下……”

    就比如说,他妈现在要是非得闹腾着让小满回来。

    那他也肯定不能让人回啊。

    肚子里头还揣着一个呢。

    他怎么可能会放心?

    且不提这回哥哥出事,就是真的没事,他哪里敢让自家嫂子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回家?

    他哥知道,不得剥他的皮?

    “行,爸知道,言言是个好孩子,你在那边可得好好的听你嫂子话,凡事多问问她总没错的。”

    对于这一点。

    顾爸爸想的很通透。

    自家孩子就是没那个本事呀。

    言言现在是他的大儿媳妇,在一定的程度上照顾下小儿子。

    就算是他这个当爸的偏心好了。

    当然,这也是自家这个小儿子如今回心转意。

    不再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的老是打架斗殴。

    不然的话,就是顾薄安想过去,他都得担心再担心的呢。

    解释了下陈墨言的事儿,顾薄安的眼神朝着屋子里头看了两眼,想到之前看到的顾妈妈一身的伤,他的眼底忍不住闪过一抹的厉色,“爸,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吗?”

    “不然呢,你妈都说没看到人了,咱们不算了能怎么办?”

    对于谁把自家老伴推到了村子偏西无人处的深水栅栏处。

    他和知道事情的顾薄安一样。

    头一个怀疑的就是顾妈妈的那两个娘家侄子。

    可是,有证据吗?

    “爸,我妈和你在村子里不会有什么仇人啊,不是他们两个是谁?”

    “肯定是他们的。”

    他爸的人缘是最好的。

    他妈那嘴虽然偶尔说的话有些不好,让人心里头不舒服。

    可是,毕竟只是一般的口角。

    怎么可能会出现想要致人死地的情况?

    再说了,就那么远的地方呀。

    足足得有六七八里地的路呢。

    他们村子里头的人可没谁爱去那里。

    相反的,他这两天偷偷的在他舅舅家那个村子里头打听了一番。

    那个小利倒是时不时的爱去那里转几圈。

    顾爸爸也觉得这对兄弟是有些阴魂不散,可是,“咱们没有证据,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哪怕是信了,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什么事情都讲究的是一个证据!

    他们找到顾妈妈的时侯。

    她一个人正晕迷在水沟底下呢。

    那处是专门修建出来拦水的一个水闸处。

    很深。

    而且河底下和河两侧都铺着青砖。

    也幸好现在是没水。

    不然的话,自家老伴这条命可就真的交待到了那里啊。

    事后,顾妈妈是怎么问都问不出为什么去哪,怎么又掉下去的。

    她只是一口咬定是自己失足,没站稳滑下去的。

    哪怕顾薄安这个亲儿子问。

    她也死不改口。

    可是,顾家父子却都从她闪烁的眼神,以及手脚上的勒痕看出来。

    这事儿呀,肯定没那么简单!

    对于自家亲妈这么的维护那两个娘家侄子……

    顾薄安很是愤怒。

    “爸,以前是骗我妈的钱,上次是把您给推伤,我妈瞒着,我也就当不知道,这次她自己可是差点把命都送进去啊,她到现在还护着那两个小畜生?爸,这事儿咱们一定不能就这么结束。”

    顾薄安的声音满是狠厉,“他们有一就有二,这次硬是侥幸没得手,爸,如果事情再来一回呢,我妈会不会还和这次一样的幸运?还有你,如果他们再瞧着爸你不顺眼,做点什么呢,爸,我和我哥还有嫂子们人在外地,不可能随时盯着照顾你们的啊。留着这样的两个人在,我不放心。”

    虽然顾妈妈一意的维护那两个侄子。

    可是,顾薄安却是不能不顾忌眼前的亲爹妈。

    “那你打算怎么办?”

    顾爸爸看着自己的儿子,心头有些欣慰:

    儿子真的长大了啊。

    知道给自己出主意,知道担心这个家了。

    “爸,咱们……”

    他话还没说完呢,门口突然闯进来好几个人。

    当先的竟然是大康和小利兄弟两人。

    看到顾薄安,兄弟两人同时一怔,大康的眼神还有些闪烁。

    倒是小利,看着顾薄安哼了两声,“怎么着,知道你妈做错了事情,不敢面对我们,所以,就把你这个儿子叫回家来给她撑腰了吗?我可告诉你啊顾薄安,瞧在咱们以前也是表兄弟一场的份上,今天这事儿你让开,或者让你妈出来,给我大哥一个交待,这事儿咱们就算完。”

    “什么事情,爸?”

    顾薄安被小利这一通话说的满头雾水。

    同时,他更对着这兄弟两人带着一伙子人来堵他家的行为怒到了极点。

    他扭头看着顾爸爸,语气平静,“爸,你和我妈是不是还瞒了我什么?”

    顾爸爸并没有回答自己儿子的话,只是扭头看向两兄弟的表情带着怒意,“大康,你可别太欺负人啊,你自己摸着心口问问,年前那事儿怪你姑吗,事后你姑又是怎么对你,怎么对你媳妇的,啊,她给你媳妇是端屎端尿的,你们又是怎么对她的,现在你们兄弟两个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哟,姑父,你这是,怎么着,儿子回来了,觉得胆气壮了?”

    小利撇了两下嘴,看着顾薄安,“你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趁早让开啊。对了,咱们好歹的也是亲戚不是,你让我姑姑出来,咱们这事儿也不是没有一点半点商量的吗,你说是不是,表弟?”

    “爸,到底怎么事情?”

    顾薄安懒得看那一伙人,扭头再次问顾爸爸。

    知道这事儿是再也没办法瞒下去……

    顾爸爸苦笑了两声,“年前那次大雪,大康媳妇在镇上难产,你妈过去了……可是没想到最后孩子没保住,你妈又劳心费力的照顾大康媳妇,天天煮汤送鸡蛋的,可是这一家那就全都是白眼狼啊,竟然说孩子都是你妈的缘故,所以才没的……”

    听到这里,大康猛不丁的黑着脸一声大叫,“就是她,就是她说的,要不是她说什么保大人,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出事?是她,她以前就不喜欢我们这一家子,现在她就是瞧着我爹娘走了,她就故意的,故意报复我们……”

    “你让她出来,还我儿子!”

    顾薄安再也听不下去。

    上前两步,咪了下眼,“你说,都是我妈的错,因为我妈,所以你儿子才没的,你现在很恨我妈,恨不得把她给弄死,是不是?”

    “是,她怎么就没死呢,她得给我儿子陪命!”

    砰。

    顾薄安一脚把大康踹了出去。

    回头,“爸,报警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