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51章 无耻之人
    报警吧。

    这句话曾经是陈墨言在陈家村时侯说过好几回的话。

    那个时侯的民风还算是朴实。

    村子里头的人对于警察更是心头畏惧。

    所以,她那样的处事方式真的是最为合适的。

    可是现在……

    几个警察来到顾家,神色匆匆的,“谁报的警,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报的。”

    顾薄安板着脸走向前。

    站到了几个警察的跟前,“他们几个闯到我们家要打人,我和我爸拦不住,家里头的这些东西都是被他们给砸的,我报警没错吧?”

    “谁,谁说是我们砸的,我们来之前就是这样的啊。”

    “对对,可别血口喷人啊你。”

    面对着几个警察,跟着大康一块来的一行人满嘴乱说。

    小利更是上前一步,递了根烟给其中一名警察,“这位同志,这是我姑家,我和我姑呢,有点误会,我们也是过来想把误会给解了,所以,真的没啥的,那是我表弟,他也是刚从外头回来,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警察同志,真的没事啊。”

    “没事别在人家家里头瞎祸祸啊,赶紧的回你们自己家去。”

    几个警察人手接了一只烟,互相看了两眼后。

    其中一名中年警察看向顾薄安,开口说的话语重心长,“年轻人啊,这好歹都是自己家人,亲戚呢,大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话好好说,有事坐下来慢慢商量,这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我们也不追究你报警……”

    “你是不知道,这报警不对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要是别的年轻人不知道法律的。

    说不定还真的就被这个警察三言两语的给哄了去。

    可是顾薄安不是啊。

    他可是在帝都自学本科,现在更是进修MBA的人。

    被陈墨言付以重任呐。

    怎么可能会被个警察随便就哄弄了去?

    他咪了下眼,似笑非笑的看向另外的几个警察,“你们也是这样想的?觉得我报警的方式不对,觉得我们这是亲戚,只是误会一场?”

    “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还冤枉你了不成?”

    还没等另外那几个警察开口说话。

    中年警察脸色一板,干咳了两声,对着顾薄安就冷着声音打起了官腔,“你这年轻人怎么那么的不懂事呢,哎,行,即然这样那就都带走,到派出所录个口供再说其他的吧。”

    他这话一出口。

    小利的眼底顿时就闪过一抹的厉色:

    要是能把顾薄安弄到派出所去。

    不管如何也得让他吃一回大亏!

    他心里头还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出手,去找谁做这件事情的时侯。

    不远处,顾薄安不紧不慢的点了头,“是该去寻个口供,不过,我先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行,你打吧,两分钟,别耽搁我们正事儿……”

    中年男人看着顾薄安的神色是一脸的不耐烦。

    真是的,一个黄毛小子呢,敢和他对着干?

    顾薄安的电话打了两下就通了。

    他自报了家门,“您好,我是顾薄安,对,我嫂子是陈墨言,我哥是顾薄轩,对对,家里头出了点事儿,我得去趟派出所,嗯,和我妈有关……行行,那真的谢谢您了。”他挂了电话,扭头看了眼那几个派出所的人,神色淡淡的,“现在就走吗?是坐你们的车还是我自己开车过去?”

    “哟,难怪这么牛气,原来是有车的啊。”

    “靠,给老子老实点,有车了不起啊。”

    “把他给拷起来。”

    其中两个赶紧低声劝着,最后也不知道几个人是怎么商量的。

    只有两个警察看了眼顾薄安,“走吧,老实点啊,多想想怎么说。”

    顾爸爸吓的啊,腿都软了,“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们不报警了,不报了,别把我儿子带走啊。”

    “现在说不报了?”

    中年警察斜着眼扫了下顾爸爸,两声冷哼,“晚了。”

    然后他一挥手,“带走!”

    还好,中年警察虽然感觉着应该是和小利一伙人认识的。

    但却也没真的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放水。

    临行前瞪了对方一眼,“自己去局里头啊,赶紧的,少一个都不行。”

    “警察同志放心吧,放心,我们马上就到。”

    眼看着警车呼啸着出了顾家村。

    小利扭头,冷笑着看了眼顾爸爸,“这下你儿子也进去了,我看谁再来救你们个老东西!”他一挥手,恨声道,“先给我把这些东西都砸了,对了,暂时别伤到人啊,毕竟,这可是我姑父,是吧姑父?”

    “滚,给我滚!”

    看着被砸的乱七八遭的院子。

    儿子也被带到了警察局。

    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想着刚才小利临走时放的豪言,说什么和派出所的人认识,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家儿子云云。

    顾爸爸坐在门坎上欲哭无泪。

    屋子里头,顾妈妈也不知什么时侯清醒了过来。

    她勉强从床上爬起来,一脸的泪,“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眼瞎了啊,我怎么就帮了这么两个白眼狼的玩意儿啊,我这就去派出所,我去和警察同志说清楚,我去把安子换回来去。”她一边说一边朝着外头走。

    可是双腿没力气。

    全身多处轻微骨伤让她一站起来如同刀搅针扎一般的剧痛。

    才站起来,就咕咚一声重重的摔到了地下。

    顾爸爸听到动静,赶紧走过来,把人扶起来坐到床上,他叹气,“你又添的什么乱啊,就你这个样子,能走到派出所吗,还有,你觉得那两兄弟会承认这事儿,派出所的人会放过咱们儿子吗,不会的啊。”

    “那两兄弟现在是恨不得咱们全家人都出事倒霉啊。”

    “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

    顾妈妈坐在床上捂着脸,大哭。

    派出所。

    顾薄安被带进一间留置室。

    听到外头咣当一声关门,他也只是拧了下眉头,倒是没有半点的心慌。

    外头,隔着视屏把他的平静看在眼里。

    几名警察都有些怔。

    接着,有个人就小声嘀咕了起来,“这可是有车的呀,你们说,不会是有点什么背景吧?”

    “屁的背景啊,要是真的有背景还能回咱们这破旮旯地儿?”

    “可是你们还记得他之前过来的时侯打的那个电话吗?”

    有一名警察看着中年警察,语气带着劝解,“我觉得咱们还是稳妥点的好,不然别真的触了霉头。”

    “怕什么,我觉得他那是吓唬咱们。”

    “就是,谁知道他那电话真打出去还是假的打出去了啊……”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小利带着几个人笑嘻嘻的走进来,手里头拎着一个袋子。

    看到几人,他手扬了几下。

    “没什么好的,一人一条啊,可别嫌弃。”

    “哟,这烟得一百多了吧,怎么着,发财了?”

    其中一个小警察调侃了小利几句。

    还是那个中年警察咳了两声,一脸认真的看向小利,“你和那个男人怎么回事,真是你表弟?我瞧着他车子价值不菲呀,你有这么个亲戚,竟然把关系闹的这么僵?得饶人处且饶人……”

    “放心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小利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后,笑了笑,“说不定就是个在外头开车的呢,再说了,这车子,他开回来就是他的呀,说不定,是从哪打劫顺来的呢,不瞒你们说呀,我这个表弟打小就是个混不绺就的,连个初中都没毕业,长大了后更是脾气爆的很,一言不合就开打,还是前几年听说去了外地……”

    “你们觉得,这样的人真的会一点东西查不出来?”

    “你想怎么样?我这可不能太过份……”他这里只是个镇上的派出所,小打小闹的还行,要是真的闹真格的,他这辈子也不用再想别的,去牢里头蹲着吧。

    “想什么呢,年轻人不懂事嘛,我可是他哥,能对他怎么样?”

    小利再次笑了笑,伸手从口袋里头摸出个信封,“这是请哥几个喝酒的,别嫌弃啊。”

    “你还没说你想要他怎么样……”这钱拿着,说不定会烫伤了手!

    中年警察有点不想接。

    小利是什么人啊。

    眼珠转了下,又从另一个口袋里头掏出五百压在信封上,“不过是教训教训他,然后关几天,让他反省反省就行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样的话还能想想办法……”

    关个两天三天的。

    随便寻个理由就能应付的过去。

    “行了,多谢几位了啊,对了,我能去见见那小子吗?”

    “行,我带你过去。”

    顾薄安看着跟在中年警察身后走进来的小利,摇摇头。

    “怎么着,觉得很诧异,很委屈吧?”

    “顾薄安你说你现在要是对我说两句软话,咱们好好谈谈,这事儿还有的商量,不然的话,你可就只有在派出所里头多待一段时间喽。”

    “我妈,是你推到河沟底下去的吧?”

    “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推她?是你那个没用的妈自己没站稳,摔下去的好不好?”

    因为顾薄安都问了出来。

    小利也根本就没想着顾妈妈竟然为着他守口如瓶。

    哪怕是连自己枕边那么多年的老头子,还有亲儿子都没说。

    他以为顾薄安说了,顾妈妈肯定是说了的。

    但是他也不怕啥。

    没证据呀。

    看着顾薄安,他撇了下嘴,直接来了个死不承认,“是你妈和你说的吧,你妈那可是老糊涂,上了年纪的人啊,自然是健忘的很,说话颠三倒四的能算数吗?”

    “我真为我妈心寒。”

    看着眼前的人,顾薄安真心觉得呀,他妈那一颗心都喂了狗!

    摇摇头,他笑了笑,“刚才那话我妈没和任何一个人说,她甚至都没提到你……”

    小利脸色一僵。

    狠狠的瞪了眼顾薄安:臭小子,你诈我!

    顾薄安懒得理他,径自扭头看向他身旁的中年警察,“警察同志,我现在正式报警,他擅闯我家,打砸,打伤我爸,甚至,谋财害命,意图害死我妈,这事儿,你们管还是不管?”

    顾薄安说的这话听的中年男人脸色微变。

    他不动声色的瞅了眼小利。

    心头暗自猜测了下顾薄安刚才那些话的真假……

    不过,几乎是不用想他都觉得,这话,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真的!

    以前都是些小打小闹的。

    他也不怕上头来查,可是现在,眼看着都涉及到人命……

    中年警察心里头有些打突突:

    这事儿,怎么办?

    顾薄安却是对着他笑了笑,“怎么,还犹豫吗?看在咱们好歹同乡的份上,我劝你两句,最好拿稳主意,不然的话,到最后倒霉的可不知道是谁。”话罢,他看着中年警察,神色淡淡,“相信他还是相信我,你自己选吧。”

    “你吓唬谁呢。”

    小利哼笑了两声,“别听他的,他有几分斤量我还不知道吗,他在帝都就是给人打工的。”

    小利扭头看了眼中年警察,加上一句,“就是个给人开车的。”

    “瞧见外头那车没有,就是他开回来的。”

    在小利的心里头,顾薄安真的就是这样的存在。

    此刻,他看着顾薄安呵呵一笑,“表弟,要不我帮你求个情,咱们一家人嘛,有事好商量?”

    “好商量?你想怎么个商量法?”

    小利没回他的话,却是突然扭头对着中年警察笑笑,“哥,先出去一下?放心。”

    最后放心两个字儿对方听的心领会神。

    看了眼顾薄安,转身走了出去。

    倒是顾薄安,身子朝着后头的椅子上靠了靠,看着小利,眼底全是玩味。

    没想到他这个表哥竟然真的搭上了镇上派出所的人?

    瞧着今天这阵仗。

    怕是这几年双方勾在一起没做什么好事吧?

    也罢,今天他就当是为着镇上的老百姓除个害。

    这么一想,顾薄安慢慢的闭上了眼。

    小利以为他在害怕。

    摇摇头,“表弟,咱们可都是一家人,我呢,好歹是你表哥,一家人不说二家话,这样,你拿五万块钱,只要你拿出五万,表哥立马和外头的人说,把你给放出去,同时不再追究你盗车的事情怎么样?”

    “还有,以后我也绝不会再去找姑姑和姑父的半点麻烦。”

    “你看这事儿如何?”

    他话说了出来,看着顾薄安靠在那里闭着眼不出声。

    不禁有些恼,“你不说话是怎么想的,同意还是不同意?”顿了下,他呵呵两声冷笑,“别以为你们在帝都远在天边,对,我是不能把你们怎么样,可是表弟呀,难道你忘了有句话叫县管不如现管吗?”

    “表弟呀,姑姑和姑爷可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就如同姑姑这样的,再可禁不起几回的刺激啊。”

    “表弟说呢?”

    顾薄安想要站起来爆粗口。

    这个王八蛋,他怎么敢?!

    可是,他只是压下心头一腔怒意,慢慢睁开眼,慢条斯理的对着小利开了口,“你这话说的,我可不敢相信,这是什么地方呀,这可是派出所,又不是咱们自己家。你连个警察都不是,凭什么能帮我离开这里?”

    “哈,这话你就不懂了吧,表哥可是……”

    顿了下,他呵呵一笑转开了话题,“表哥不用和你说,你能被带到这里来,你也应该瞧出几分来吧,要不是表哥帮你,你不定要在这里头住多久,表弟啊,你可是在大城市里头混过的,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破财消灾吗?”

    “再说了,不就是五万块嘛,你在外头不随便就挣回来了?”

    “我可是听说你那个嫂子日进百万的大老板。”

    说到这里的时侯,小利眼底闪过一抹的怨毒:

    明明大家都是亲戚啊。

    自己比眼前这个小子差了什么?

    凭什么那个女人帮顾薄安,帮小花,却偏偏的不帮自己和哥哥?

    还不就是因为自己家最穷吗?

    早晚的,他一定会让那个女人好看的。

    心里头狠狠的诅咒了一番,小利看着顾薄安,语气有些阴冷,“行了,赶紧的啊,我给你二分钟考虑时间,行不行的你自己给个话。”说着话小利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另一边,冷冷的看着顾薄安,“你说你这么个东西,竟然一身西装革履,混的人模人样的,你凭什么啊。”

    “不就是凭你有个好哥哥,娶了个有钱的女人吗?”

    “你哥那叫吃软饭的!”

    “不要脸!”

    顾薄安听到这话忍不住呵呵一乐,“怎么着,你是妒忌了吧?不过,这也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么的好命,有个好哥哥,然后我哥又娶了个有能耐有本事的嫂子,你说,我就是这么的好命啊,能怎么办呢?”

    “哎,这人啊,命好没办法。”

    他看着脸色铁青的小利,一脸很是认真的建议着,“要不,你也去让你哥去外头试试?不过,我觉得你哥长的那么丑,又懒又丑的,连话一急起来都说不利落,肯定是不能行的,绝对是出去也是白出去,还浪费钱。”

    “真的,你还是别这样想了,你啊,就这么个命。”

    顾薄安这话说的小利胸口直喘粗气。

    他眼珠子都是红的。

    气的直喘粗气,最后实在是没忍住,猛的站起身,朝着顾薄安扑过去,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我这个不好命的人是怎么收拾你这个好命人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