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52章 求求你们
    “你做什么,给我住手!”

    跟着声音进来的是一名年轻的警察,抬脚把小利踹了出去。

    同时,跟在他后头的是一名陌生的中年男人。

    小利被踹飞出去,趴在地下疼的好半天没能起来。

    忍着痛坐起来。

    他朝着几个人看过去,就看到跟在中年男人后头的几个熟悉的身影。

    其中正是之前那个中年警察。

    此刻正脸色铁青的跟在中年人后头。

    看到他后轻轻眼神一闪,移开了眼。

    小利不傻。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和镇上的这些警察混的关系这么熟。

    再看站在自己面前一身凌厉气势的小警察。

    以及,站在小警察后头不怒自威的中年人。

    心头不禁就是狂跳了几下。

    他嘴唇蠕动了两下,可是,眼看着镇上他所熟悉的警察都跟在最后头。

    一个个焉头搭脑的。

    一个个硬是没有敢和他对视半眼的。

    小利心里头拔凉,一时间坐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倒是那个中年男子。

    威严的眼神在小利身上,他直接大步朝前走。

    站到了顾薄安的身前。

    “请问,你是顾薄安吧?”

    “我是,您是程局长吗?”

    “对对,我是你哥的战友,别说什么局长这么见外,叫声哥就好。”

    中年男人对着顾薄安很是亲热。

    重重的在他肩上拍了一巴掌。

    那手劲儿大的,疼的顾薄安直咧嘴。

    对方却是不管不顾的大笑起来,“你哥还得叫我一声哥呢,哈哈,你现在叫我一声哥,不亏。”

    “程大哥。”

    “好好,走,你哥不在看到你也行,程大哥带你喝酒去。”

    身后,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特别是镇上的这一伙的警察,一个个的面色惨白。

    早就觉得这人有靠山。

    可是,TMD,你的靠山是县警察局的局长,你倒是早说啊你。

    真是……

    眼看着顾薄安被程局长给带走。

    这一伙人个个都是欲哭而无泪。

    直到那一行车子走的看不到影,中年警察想着刚才局长过来那是一个眼神都没给他啊。

    明显就是对他不满……

    以后还能不能坐在这个位子上?

    他越想越觉得倒霉,心里头窝着一股子的火气。

    脸漆黑如墨。

    和锅底有的一拼。

    回过头,正好和一瘸一拐朝着外头走的小利撞上。

    中年警察心头的火再也忍不住。

    一脚就踹了过去,“王八蛋,你不是说他没有后台吗,你不是说他就是个打工的吗,你不是说他就是个司机吗,狗屁的司机,屁的打工的,我告诉你,要是老子我出了事儿,我非得弄死你不可!”

    最后还是身后的几个警察瞧着不对给拉开的。

    “头,头你可不能真的下手啊。”

    “头,瞧着那个顾薄安可是不罢休的,这事儿和他有关系啊。他不能出事。”

    “对啊头,刚才那个顾薄安可是说他妈差点被害,这可是人命关天,他是嫌弃人……”

    嫌疑人吗?

    中年警察猛的瞪着凶狠的眼看向小利,“这个人涉嫌一桩人命官司,先搁置起来。”

    “你不能这样,你……”

    “带下去。”

    几个人连拖带拽的把人给关到了一间留置室。

    回过头。

    一伙人凑到了一起,“头,咱们和他可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求多福。”

    中年警察恨恨的瞪了一眼大家伙,转身走人。

    顾薄安和程局长相谈相欢。

    说是喝酒,可两个人也没喝多少,不过是说了些顾薄轩的话,然后程局长就直接和他谈起了镇上派出所的事情,当听到那些警察非但是不作为,竟然还和人勾结时,程局长气的啪的一声拍到了桌子上,“那一群混蛋。”

    “小张你过来,这事儿你负责,把这事儿给我好好的查查。”

    顿了下,他对着小张直接道,“一查到底,全县范围内,严查,严打,查到一个算一个!”

    “局长放心,我会的。”

    年轻的警察朝着顾薄安咧嘴一笑,“顾薄安是吧,说说你的事情吧……”

    顾薄安是在过了大半天后才回到家的。

    可把顾爸爸给吓坏了。

    顾妈妈也是一个劲儿的哭,后悔的不行不行的。

    要不是顾爸爸拦着。

    估计顾妈妈真的后悔的得去做出点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

    还好,渡秒如年的煎熬中。

    顾薄安的身影总算是出现在两老的眼中。

    顾家门口围着不少的村人。

    看到顾薄安的身影,一个个的都围了过来,“安子啊,这是出啥事了?”

    “是啊安子,我瞧着之前那些警察凶神恶煞的,不会是你在外头出啥事了吧?”

    要知道虽然顾薄安在自己家里头人面前是有出息了。

    如今更是能独挡一面。

    可以帮着陈墨言做事。

    可是村子里头的那些人眼里,顾薄安这形象,嗯,大多可都还是小时侯的形象呢。

    三岁看老啊。

    之前顾薄安被警察给带走。

    就有村子里的人暗自胡乱猜想,这事儿,不会是顾家这个二小子在外头做了什么坏事,要把他给捉起来吧?

    当然,也有人反驳。

    就比如一些心头通透的,听到对方这话忍不住瞪了眼对方,“说什么呢,你没看到是那些人在先过来的嘛,肯定是安子和老顾报了警,是来逮他们那些坏人的吧?是吧安子?”

    “是的五叔,我就是过去配合着录了下口供。”

    对于这些村子里头的人,顾薄安并没有什么想法:

    都是打小瞧着他长大的人。

    哪怕有些私心,也绝不会有什么坏心眼的。

    嗯,当然,一些个别的人除外!

    他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然后快步进了自家院子。

    屋子里头,顾妈妈呜呜的哭,“儿子,儿子你可回来了,妈都吓死了……”

    “妈我没事,你别哭啊,我真的没事……”

    顾薄安被他妈哭的一个头两个大。

    好生的一番劝。

    最后心神放松的顾妈妈睡了过去。

    父子两个人在院子里头说话。

    顾薄安看着他爸,语气平静,“这次,他们兄弟两个怕是都得进去几年,当然,小利应该会重一些。”

    以着他的罪名。

    应该能在牢里头待上个十年以上吧?

    人生大好年华都在监狱里头渡过。

    想想,可惜吗?

    真的可惜。

    不过,顾薄安却是半点不同情他。

    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和顾爸爸说了几句,当然也隐瞒了一部分。

    最后听的顾爸爸直叹气,“没想到你哥当兵还能有这样的好处,好同志呀,以后等你哥回来可得让他好好的去谢谢人家。”顾爸爸在这里念念叨叨的,听的顾薄安心头直想笑,是,他哥是人家这个程局长的战友,可是,他刚才和对方说话的时侯可是分明留意到,对方话里头呀,对他家嫂子却是更加的看重!

    想到自家嫂子那一身的本事和能量。

    顾薄安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而且,他也没把这话说出来。

    想着家里头这事儿也解决的差不多,他便在心里头算计了下,看向顾爸爸,“爸,我那边事情也忙的很,小满那边也不方便,嫂子更是几个孩子缠着,所以我想再在家里头待上两天,等到这件事情开始有进展时我就回去。”

    他不可能待在家里头等着这件事情尘埃落定的。

    不提之前田叔和他说的他哥的事情。

    就是帝都那些事情他都放不下心啊。

    他这么一说回去,顾爸爸猛不丁的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你刚才被警察带走,我和你妈担心的不得了,就想着给你嫂子打个电话,可谁知道电话一直没人听,我连着打了几回都没人听,安子啊,你和爸说实话,是不是你嫂子嫌你妈麻烦,不想听家里头电话了?”

    虽然他也晓得自家老婆子老了老了,最近这些事情是有点闹腾。

    可是不管如何,总是她的长辈吧?

    自己对她更是没有二话可说。

    怎么能不接自己电话?

    顾薄安心里头却是一凛,难道,那边的事情严重?

    这么一想,他脑海里头再次浮想起那天电话对面田子航的语气。

    心头跟着扑扑乱跳了起来。

    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

    不然的话,田叔不会是那样恼怒的语气。

    连带着他都跟着一起牵怒……

    他哥,到底怎么了?

    心里头急的不得了,顾薄安却还不敢让他爸知道。

    他爸知道就等于他妈知道啊。

    他妈现在就这样子,怎么可能受半点的刺激?

    再说了,他妈要是知道他哥出事,肯定会直接就得闹着去帝都或是部队的。

    就他这身体,能行吗?

    三言两语把顾爸爸打发了,顾薄安寻了个理由走了出去。

    直奔大队部。

    他得去给帝都那边打个电话才行。

    可惜和顾爸爸一样,他也是连着打了几回,一直没人接。

    最后,他的心头实在是不安,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他给林同打了过去。

    “林厂?对,我是顾薄安,我就是想问问,我嫂子那边……”

    “对,出了点事儿,不过应该不大吧,我昨天还见到你嫂子来的……”

    林同是真的不知道事情真相。

    只是对顾薄安叮嘱了几句,让他把家里头事情处理好赶紧回来。

    顾薄安则是再三念叨,让他多去家里头那边看看。

    惹的挂了电话的林同还嘟囔,这小子,怎么成了个女人似的唠叨?

    挂上电话。

    顾薄安心有所不安。

    他转身走出去了几步,最后又猛的转过了身子。

    拨了部队的电话号码。

    这次倒是很快就有人接了起来。

    很是客气的声音,“这是某某部队,您哪位……”

    “我是顾薄轩的弟弟,我请找他一下,他在吗?”

    “抱歉,顾首长出去任务还没有回来……”

    对方顿了下,开口,“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我可以帮着转告顾首长。”

    “没事,让他回来给我嫂子打个电话。”

    “好的,再见。”

    知道自家哥哥不在部队。

    顾薄安虽然还是觉得心头沉甸甸的。

    可他却也找不到什么别的理由啊,只能脚步沉重的回家。

    程局长的办事速度很快。

    第二天早上就有专案小组下来,直接在顾家了解了一切情况。

    然后,当天就查办了镇上的一伙警察。

    至于小利,也被当场羁留。

    大康对于这个结果直接就傻了眼。

    他倒是想和警察说理,说他弟弟是冤枉的。

    可谁听他的啊。

    再说,他弟弟还真的就不是冤枉的!

    他们这次下来可是奉了程局长的亲自命令,是来专门办案的。

    怎么有胆子随便哄弄局长?

    不过是短短两天功夫,镇上的派出所被肃清了一大半。

    周边村子里的人也就罢了。

    镇上的人却是背地里头高兴了好大一阵子。

    这些人,走的好啊。

    顾薄安却是不知道这些了。

    眼看着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余下的只是收尾。

    顾薄安是在家里头再也待不下去。

    这天早上他看着顾爸顾妈两个人直接道,“爸,妈,我下午回去……”反正他有车,也不用去买票什么的,直接开车回去,什么时侯都能走,现在下午走,晚上他要是开个夜路的话,明天大半天就能到帝都。

    也好去看看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这几天他打四合院的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陌生的保姆接的。

    一问三不知。

    顾薄安都要急坏了啊。

    顾妈妈正吃着早饭呢,听到这话一下子急了,“安啊,什么事情那么急,你多在家里头住几天呗,妈可是好不容易才见你一面。”一边说着顾妈妈一边抹起了眼泪,这明明是两个儿子的,可偏生好像没有儿子似的。

    别人都羡慕她们老两口。

    觉得他们顾家的日子好过,儿子媳妇的都是有能耐的人。

    可谁知道她这个老婆子心里头见不到儿子孙子的苦?

    “安子,你别听你妈的,一会我给你烙几张饼带着,路上爱吃就多吃两口。”

    顾爸爸再次打断自家老伴的话,“你让他在这里住着,那边怎么办,工作就不说了,还有小满呢,你可别忘了她现在身子不是一个人,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啥的怎么办?”

    “呸呸,乌鸦嘴。”

    “好的灵坏的不灵啊。”顾妈妈猛的朝着地下吐了两口,正想点头说什么,门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身影风一般的闯进来,扑通跪在几人身前,“姑姑姑父,安子,求你们救救我弟弟啊,什么事情都是我干的,是我的错,你们去和人家说,放了他吧。姑姑求你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