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55章 被赶的陈墨言
    陈墨言在屋子里头隔着门听到这话,心头忍不住就是一抖。

    她心里头隐隐猜到帝都这边会有人不甘心。

    肯定会针对她做点什么。

    而且,她也在心里头做好了准备。

    甚至为了避免一些没必要的危险什么的,她都避居在家不出门。

    可是没想到,对方这突然的出手,竟然针对的是朱兰?

    握着勺子的手一紧。

    她却是神色平静的看向抬脚走进来的刘素,白她一眼,“咋呼什么呢,什么事情不能慢慢说?你吃早饭了没有,没有的话让齐阿姨帮你装碗粥,有什么事情都吃饱了再说。”

    “行,齐阿姨,再帮我拿两个包子。”

    刘素也是真的饿了,这会儿也不客气,一碗粥和两个包子吃完,她咂巴了下嘴,“言言……”

    “等会,我先把几个孩子收拾好。”

    对于陈墨言这份稳的住的工夫,刘素向来是佩服的。

    想想,要是她自己听到这么一句话。

    估计得自乱阵脚,不知道慌成什么样儿吧?

    她强行让自己坐在椅子上,看着陈墨言细心的给四个孩子摘去吃饭的围兜,擦嘴,擦脸,然后低头在他们额头上一一吻过,又笑着回了他们的话,这才让齐阿姨和马怜把几个依依不舍的孩子带出去玩。

    然后,她回头看了眼神色里头有些焦急掩不住的刘素。

    站起了身,“来书房。”

    书房里。

    陈墨言看着还没坐稳就急的不行的刘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怎么好好的,竟然先对着朱兰出了手?

    刘素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呀,我还是听林同说的,他一大早说打你电话没人接,可他那边说是家里头乱的很一时又走不开,只能打电话到了我这边……言言,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她是以什么样的名头被带走的?”

    “涉黄……”

    “怎么可能,朱兰那是什么人啊,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儿?”

    刘素说到这里已经是脸色铁青。

    一巴掌拍到了书桌上,“我听的也有些不清不楚的,可是林同说对方就是用这样的理由把人给带走的,而且,还是那种大规模有组织的那种……他们这简直就是诬陷,污蔑!”

    “你先别急,这事儿我去找人问问。”

    陈墨言心里头隐隐有个念头:对方,怕是针对她的!

    至于为什么会头一个就对着朱兰下了手……

    一来,朱兰和林同两个人都是她身边的得力助手。

    失了一个朱兰。

    有可能会让林同这个她身边的第一人也心生隔阂!

    二来,朱兰现在的个人形象,私人顾问会所什么的,多数和娱乐圈有关。

    那个圈子本来就……

    随便寻个名头,也好方便下手啊。

    就比如现在,你看,涉黄,有组织大规模的……

    多大多严重的罪名啊。

    一抓一个准呐。

    刘素看着陈墨言坐在那里沉思,嘴唇抿了几下没出声。

    直到陈墨言朝着她看过去。

    她才突然想到自己在路上时想到的另一件事情,

    “言言,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顾薄轩出什么事情了?这事儿,会牵扯到你吗?”

    话在这里顿了下。

    刘素也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

    言言和顾薄轩是夫妻,是领过证的两口子。

    两个人又有四个孩子。

    怎么可能顾薄轩出事,会不牵扯到言言身上?

    她心头有些凛然,“朱兰这件事情,难道,和这个有关?”

    陈墨言本来就没有想过瞒着朱兰这些人。

    之前不说是因为那是她和顾薄轩两人的私事。

    如今,这私事却牵扯到了朱兰的头上。

    甚至有可能下一个说不定就是刘素,说不定就是林同,或者是,赵西。

    她怎么可能会不说?

    低声把顾薄轩的事情三言两语说了一遍,最后,她苦笑着看向刘素,“神仙打架,咱们这些凡人遭殃,现在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估摸着估计是我没按着对方的安排,让他们的某些计划不能顺利执行什么的,所以,某些人啊,这是有些恼羞成怒,想要对着我来发泄了呢。”

    “那怎么办?”

    “言言,你可是生意人,咱们和那些官场上的人要是对起来,没什么好啊。”

    她是不怕那些人。

    可言言现在却是拖家带口的啊。

    还有那么大的事业都在国内。

    到时侯就是想一走了之都不行。

    陈墨言朝着她笑笑,“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呀,还没到最坏的地步。”

    最起码的,尚老那边,她还有两分的希望。

    不是吗?

    十点半。

    陈墨言和刘素两个人出现在带走刘素的警局内。

    一开始几个警察对着两人都是客客气气的。

    可是,当听到陈墨言的要求是要见朱兰,还保释时。

    二话不说就给拒了。

    警察看着陈墨言,一脸的义正词严,“陈墨言同志,我们相信你是个好同志,更是个好老板,可是,你真的了解你手底下的员工吗,她利用你的会所还有你的几家店面非法经营一些不正当的色情生意,这些你都一点不知道吗?或者,您回去再好好想想,有什么想起来的就和我们说,我们会当您是配合我们警察办案的。”

    “哎你们怎么说话呢,证据呢。”

    刘素有些脸黑,看着几个警察,她忍不住气呼呼的开了口,“无凭无证的你们封了我们会所也就不说了,还把我们的负责人直接给带了过来,你们凭什么啊,我要去告你们。”

    “好啊,你们尽管去。”

    对方看着陈墨言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没想到陈老板还是个好老板呐。”

    “我的律师马上就到,我有权利见朱兰一面。”

    陈墨言并没有什么情绪,只是看着几个警察,“还有,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我的,心里头估计是觉得朱兰都是在替我顶缸,我才是罪有应得,可现在,偏是我这个罪有应得的人在我们警察局一脸坦然的出现,还理直气壮的要求保释嫌疑人,你们心里头一定在诅咒我,在骂我是个黑心老板,对吧?”

    “陈老板,我们并没有想什么,您多心了。”

    “这样最好。”

    陈墨言扫了眼开口说话,脸色不善的警察,笑笑,“其实我也没什么,就是想提醒下你们,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就好。”身份是什么?责任是什么?自然是身为警察的责任!

    几名警察被陈墨言的话说的脸黑。

    他们竟然被个有嫌疑状态的女人给教训了?!

    不过,人家口口声声只是提醒,更没有半点在他们面前嚣张或是霸道的样子。

    说话平平静静,和和气气的。

    他们一肚子气没地儿发!

    最后,陈墨言是带着律师见的朱兰。

    朱兰看到两人笑了笑,虽然有些紧张,但却还算是镇定。

    只是看着陈墨言,“我这次可是全靠你救了啊。你要是不管我,以后可就少了一个人供你给剥削和压榨了。”

    “可不是吗,为了这个,我也得一定把你给弄出去啊。”

    “好,那我可就等着了啊。”

    还能开玩笑。

    陈墨言心里头松了口气,她扭头看向身侧的律师,“杨律来问吧,兰姐,你把情况都和他说,回头我们会以敢快的速度把你保释出去的。”

    “谢谢言言。”

    朱兰虽然有些害怕,但心里头是真的坦然。

    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警察之前说的那些事情她是一件都没有做过!

    只要警察查清楚事实真相。

    肯定就能把自己给放出去的嘛。

    再说了,朱兰还是很相信陈墨言的。

    肯定能把她给救出去的。

    只是,朱兰和律师说的时侯却是一脸的苦笑,“杨律,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早上去上班,出门车子还没开出去呢,迎头撞过来一辆警车,把我的车头大灯都给撞歪了,然后二话不说就给我看了逮捕令,都没容我和家里头的人说一声就带到了这里头来……”

    其实,刚过来的时侯她也是很害怕的。

    路上看着身边几个黑着脸的警察,看着他们腰间的枪。

    朱兰是吓的不得了。

    大气不敢喘。

    生怕自己做出点什么动静来,误会了这些警察。

    再对着自己开枪什么的?

    直到,她被关进留置室。

    “行,你这件事情还是有很大赢面反转的,毕竟对方直到现在也没答出什么有力的人证或是物证,反倒是他们直接拿出来的那个什么逮捕令的,我倒是觉得挺可疑的。”杨律师简单而又切中要点的问了朱兰一些要紧的话,眼看着二十分钟马上过去,外头都有警察在催她们离开。

    杨律师才再次开口安慰朱兰,“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是啊朱兰,不管用什么法子,我一定让你尽快出来。”

    外头那些人想要针对的是自己吧?

    所以,对于一个朱兰,估计对方还真的没放在眼上。

    陈墨言相信,现在对方把朱兰弄过来,其实也是想让自己心生警惕。

    或者说,是对方想给自己一个杀鸡儆猴?

    直到走出是警察局。

    陈墨言收敛掉眼底的诸多情绪,语气镇定的看向杨律师,“不管如何,先想办法让朱兰出来。还有,这件事情咱们肯定是被冤枉的,刚才警察不是说有证据,有证人吗,现在,你们就把刚才那段视频当天日期前后的事情都查一下,还有,看看那些在视频出现的人那几天的行踪,尽量查出来。”

    杨律师先是眸中闪过一抹疑惑。

    接着他忍不住眼前一亮,“陈小姐你是觉得,他们之前拿出来的那段视频是经过剪接的,所以,要我们查视频里头那几个人当天活动的范围?”

    “对啊,如果能够证明他们不在那个视频里头的话。”

    “那这所谓的证据就不是证据,反倒成了诬告咱们的有力证明!”

    陈墨言也点了下头,“所以,你们两个最好要快点,再快点,更快点,刘素,你把小花叫过来,和杨律师你们三个人一起去办这件事情,记得要快啊,可不能让某些人抢了先……”

    她们在看过那段视频之后能想起这件事情。

    对方如果说当时是疏忽。

    可现在,眼看着双方针对的时间越来越紧张,对峙。

    他们怎么可能会疏忽这么大的问题?

    刘素重重点头,“你放心吧,我刚才不是复过一份那个视频吗,回头我就去一个个人的找,查证。”

    “辛苦你了。”

    陈墨言看着刘素和杨律师两人离开。

    她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林同,知道他还在家里头,开着车子去了林家。

    林家如今已经是再一次换了房子。

    是一处和陈墨言之前买的三进四合院差不多大小的院子。

    当然,价格可是比陈墨言买的时侯要高了十几二十倍!

    陈墨言都庆幸自己那会儿买了下来。

    不然换在这个时侯,她得多花多少钱啊。

    前段时间通过她爸的一个朋友,她又买下的那栋三进的院子。

    拿出去的钱可是要比林同这个院子的钱还要多的多!

    车子在门口停下来。

    陈墨言才靠进院门,就看到不远处有邻居一个个的朝着林家边的院子盯着瞧。

    眼神怪异。

    偶尔还能听进一声声刻意压低,却又能让人听的清楚的议论:

    你们说啊,一个女人家家的,怎么还能被警察给带走呢。

    肯定是她在外头没做好事呀。

    瞧着那个女人就不是什么好的,你看看一天天的开着车子出入,化的那妆,穿的那高跟鞋,哎哟,我瞧着就不是个什么好人……

    听着这样子的议论。

    陈墨言忍不住眉头蹙了下。

    然后,她在院门口停下,扭头朝着那几个邻居定定的望了过去。

    似是没想到陈墨言竟然朝着她们瞪过去。

    都是一些老女人嘴碎的,可没什么胆,顿时就一哄而散。

    陈墨言摇摇头,真是的,明明都是女人,怎么女人和女人就不能宽容点?

    她抬脚走进林家的院子。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没有动静。

    陈墨言站在门口喊了两声,“林同,林同……”

    没想到没把林同喊出来。

    却是把林同他妈喊了出来,老太太一脸的阴霾,看到是陈墨言,脸更黑了,“你来做什么,我们家都是你这个女人害的,我告诉你啊,你要是不把我儿媳妇给弄出来,我老婆子就和你没完。还有,以后你别有什么事情就找我们家儿子儿媳妇的,他们从现在开始不给你干了,你赶紧走,走走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