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56章 一个利字罢了
    林妈妈看着陈墨言如同看仇人。

    眼神里头充满了愤怒,“都是你这个女人,你看看把我们家兰子带成了什么样儿,一会这个一会那个的,一个女人不在家里头带孩子,做家务照顾自己的男人,偏偏天天的朝着外头跑,一天天穿的和个妖精似的,那口红涂的和吃个死人孩子似的,现在好了吧,能自己给弄的一身腥啊。”

    “我们老林家的面子啊,都被这个女人给丢完喽。”

    林妈妈站在院子里头,就差没披头散发,双手插腰的指着陈墨言的鼻子骂。

    “你怎么还有脸来啊,都是你这个女人勾的我们家兰兰。”

    “你给我滚,赶紧滚。”

    林妈妈的嗓门很大,一边说一边就要伸手朝着陈墨言向外推。

    好在,陈墨言闪的快。

    她的眉骨是跳了又跳,可是,不管如保眼前是林同和朱兰的妈妈!

    不看僧面看佛面……

    退到门口,她看着林妈妈直接道,“林老太太,如果你这样想的话我也不拦着你,还有,朱兰是被冤枉的,你作为她的家人,做为她的婆婆妈,你竟然不想着办法去给她逞清,帮着她解决困难,却在这里对着要过来帮助她的我大吵大闹,主动要把我给推出去,甚至话里话外都是对我激怒,想让我生气的意思。”

    “林妈妈,你想要做什么?”

    “我怎么觉得你是想用着这样的法子把自己的儿媳妇给推出这个家?”

    陈墨言勾了下唇,看着林妈妈,呵呵两声,“不满意自己现在的儿媳妇,想把她给赶出这个家,然后,你好再给你儿子娶一个你满意的,或者是听你这个婆婆话的儿媳妇吗?”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

    林妈妈似是被说中了心思,又跳又叫的。

    陈墨言懒得看她再继续表演下去:

    和个老太太对骂的话吧,实在是有跌自己的身份。

    可若是由着她骂下去……

    她觉得憋气!

    转身时,刚好就看到不远处林同的车子停下来。

    陈墨言顿了下,似笑非笑的看向院内的林妈妈,“林老太太,怕是你失望了,你儿子可是喜欢我朱兰姐喜欢的紧,就是你说破了天去呀,林同也绝不会听你的话和朱兰姐离婚的。所以,我劝你年纪大了还是好好在家歇着,该享福的就享福,别再想七想八的惹人厌憎了。”

    “好啊,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的,你就是专门来害我们家的是吧?”

    “我儿媳妇我儿子,你一个都不放过啊。”

    “你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你?”

    林妈妈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吼出来,“我告诉你,以后你不准再来我们家,还有,我儿媳妇的事情你也得给我们处理好,真是的,一个女人竟然被抓走了,可真是丢脸,丢人呐……”

    门口。

    林同铁青着脸出现。

    站在那里,眼神里头全部都是震惊,失望,“妈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样说兰兰,这样和陈小姐说话?”

    “呸,什么陈小姐,儿子你快点过来,咱们以后不靠她。”

    听到她这句话的林同很是生气。

    可现在不是他说他妈的时侯,对着陈墨言那是再三的道歉,“小学妹,真的对不起,都是我妈她不讲道理,她是乡下来的,这次兰兰的事情又把她给吓坏了,所以才……学妹,你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我给你赔礼道歉。”

    “没事,老太太也是被这次的事情给吓坏了,我能理解。”

    陈墨言语气平静,“你先去安抚下老太太,然后,我在工厂那边等你。”

    “好好,我这就过去,你先走。”

    就他这会儿听到的,他妈说的这话都这么过份。

    也不知道他妈刚才还早那会和学妹都说了些什么?

    林同心头觉得很累,很累:

    他这个妈呀,怎么就不能让他省点心?

    直到陈墨言的车子开走后。

    林同眼神漠然的看着他妈,“行了,咱们进屋说话吧。”

    屋子里头。

    一个妇女身影闪了下,看着林同母子两人朝着屋子内走来,她飞快的缩回了房间。

    沙发上。

    林同看着他妈,“妈,你到底想什么呢,咱们家这么多年来能有现在的生活,都是因为学妹呀,没有人家陈小姐,你现在能好好的生活在帝都吗,你儿子能在这里买的起大房子吗,你孙子能在这里读的起书,我能在这里养咱们这一大家子吗,妈,你儿子就是个打工的,你现在把我老板给得罪了,你是想让咱们全家都回原来的县城去?”

    “回啥回,妈相信我儿子。”

    林妈妈看着林同一脸的得意,“你可是我儿子啊,本事大着呢,咱们换个人照样能赚这么多的钱。”

    林同本来还想说啥的。

    不过,他极是敏感的捕捉到了林妈妈话语里头的几个字儿。

    换个人?

    心思电闪间,他心头猛不丁的一沉。

    面上却是半点不语。

    “妈你能不能别开玩笑了啊,换个人,这整个帝都的人谁不知道我是陈小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羡慕陈小姐对我的看重和信任,要是我竟然转投他人,人家会怎么看你儿子?”

    “他们会说我忘恩负义,说我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的。”

    “到时侯谁还敢用你儿子我?”

    林同坐在沙发上,语气有些急和气,“现在您把我老板给得罪了,人家一生气不用我,外头那些人也没敢用我的,咱们就把这房子啊什么的卖掉,回老家生活去刚刚好。”

    “卖什么卖,妈可是晓得你的本事的,怎么可能会没人用?”

    “儿子我告诉你啊,妈已经帮你和人谈好了,只要等到……”

    林妈妈的话在这里头猛的一顿。

    一脸懊悔的轻拍了下自己的嘴巴,“不行不行,我答应了那人不能说的,要是现在说了就不灵了。不能说不能说,你可别再问了啊,妈还有事,我和你妹妹说话去了,你不是还要去上班么,赶紧去赶紧去。”

    林妈妈几乎是落慌而逃。

    沙发上的林同看着他妈这个样子,却是心情沉重的无以复加。

    工厂。

    小会议室。

    林同脚步沉重的走进来。

    站在门口,看到陈墨言的瞬间,他勉强笑了笑,“学妹等急了吧?”

    陈墨言朝着他叹口气,“先过来坐吧。”

    林同转身,把门反锁。

    倒不是他想做什么,而是两人之间的谈话肯定会涉及到一些事情。

    不可能让外人听到的。

    他站在陈墨言的对面,眸子里头满满的歉意,“真的很抱歉,都是我不好,我妈那里,我再给学妹陪不是。”说着话他直接对着陈墨言九十度大鞠躬,然后起身,他揉揉眉心朝着陈墨言涩然一笑,“我现在都在想,当初要是不把我妈接过来,而是听你的建议,请个保姆是不是情况会更好些?”

    当初他和朱兰两个人的孩子出生。

    两个人都是忙的脚不沾地的。

    肯定不能在家里头带孩子。

    就是月子里头,陈墨言虽然给了他一定的假期。

    可很多事情他也得亲历亲为的。

    陈墨言曾经建议他请个保姆来照顾月子里头的朱兰母子,可他想的却是自己的妈妈也在家里头没什么事情,而且也曾几次明确和他说过,会过来照顾孙子和月子里头的朱兰,记忆里头的妈妈虽然性子有些不好,但却是很讲道理,对他和妹妹也极好,又因为朱兰是他的高中同学,两人的关系早早就定下。

    林妈妈对朱兰向来也是和颜悦色的。

    一路走到现在。

    他都不知道他妈妈是什么时侯变的心思。

    或者,是最开始那会他妈就不怎么喜欢朱兰这种性子,但却又因为他家的家境等一些问题。

    只能勉强自己接受朱兰?

    想到这些,坐在椅子上的林同心头愈发的沉重。

    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陈墨言看着他的脸色,有些没忍心打扰:

    她和朱兰林同相交多年。

    虽然不是一家人,但三人的感情和信任度却是绝对有的。

    而且,她也不是那种因为林妈妈那些话就会直接牵扯到林同身上的人。

    知道林同心情不好。

    陈墨言也不开口,由着他自己坐在那里调整情绪。

    直到,外头钟声响起来。

    林同回过神,看到坐在他面前的陈墨言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我走神了,抱歉。”

    “没事,我也在想事情。”陈墨言微微一笑,看向林同,“你妈那边,没事了吧?”

    “没什么大碍,她就那嘴,说话向来不饶人,心里头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打小在我们街道那边过苦日子过怕了,她,带着我们兄妹两个真的不容易。”顿了下,林同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再多说,还显得他有意在学妹面前卖惨,替他妈求情似的,事实上要是他被这样指着鼻子骂一通,他也会生气,会大怒的呀。

    学妹能到现在还和他坐在这里平静的说话。

    还一脸带笑。

    林同觉得这都是陈墨言自己的大度!

    反正吧,换成了他,他觉得自己应该,大概或许可能是做不到的吧?

    心里头深吸了口气,他看向陈墨言,“学妹,我刚才在我妈那里发现了些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来听听。”

    陈墨言心头一动,却是神色不变的看向了林同。

    “我妈,她好像和什么人接触过,而且,这个人怕应该是和学妹你有些敌对……”

    “你这话的意思,是想告诉我什么?”

    林同心一横,直接道,“我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人针对你,但却从我妈这里下了手……”

    “所以,你妈有恃无恐,觉得哪怕是得罪了我,你也会被别的人继续重用?”

    林同脸色一白,“学妹也是这样想的?”话罢,他才自嘲的一笑,“我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事儿和你说,毕竟说了的话,不管我有没有这个心,但是说出来这话的是我妈,我也不知道学妹会怎么想我,会不会相信我,可是我却没想到,学妹竟然真的都猜到了。”

    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庆幸,“幸好我没有隐瞒啊,不然怕是真的要被学妹打入冷宫了吧?”

    “你想多了。”

    陈墨言白他一眼,挑挑眉,语气幽幽的,“我可是周扒皮,是黄世仁,作为周扒皮的老板我,怎么可能会随便放弃一个能被我持续剥削无数年的人?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嘛。”她伸手拍拍林同的肩头,一脸的鼓励和支持,“所以,以后记得要多加油哦,我可是无限制信任你的。”

    “就为了这一点,你也得加油哦,林学长。”

    林同看着陈墨言有点无语,“合着,学妹这是吃定了我是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陈墨言呵呵一笑,“行了,家里头的事情就说到这,咱们来说说朱兰的事儿……”

    朱兰的事情不好弄。

    两个人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去。

    后来又加了刘素。

    三个人在一起合计了大半天,刘素的事情没折腾出来,倒是折腾出别的一些事情来。

    最后三个人做了统一:

    先解决朱兰的事情,最不济也得想办法把人给保释出来。

    又说了些别的,眼看着时间到了中午十一点半。

    陈墨言站起了身子,“行了,先就这样,林同你回头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有什么不好办的要我帮忙的直接说,我和刘素这边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人给接出来,至于工厂这边,你也得多盯着点……”

    如果不是顾薄轩的事情。

    她肯定会亲自过来盯着,让林同专心处理家事。

    可是现在,不行。

    哪怕所有的生意一落千丈呢。

    也不抵顾薄轩的安危!

    生意没了,她可以从头再来。

    可是顾薄轩……却只有一个!

    三个人分开,各自上车的时侯,林同脸上略一迟疑,还是看向了陈墨言,“我妈那边我会尽量试试,看看能不能从她那边找出什么人和她接触的,尽量找出点线索来……”他说这些话的时侯眼神移开,几乎不敢直看陈墨言。

    虽然那是他妈做的主。

    可是,这是他亲妈呀。

    学妹会相信没有自己的授意,他妈会这样胆大包天吗?

    可事实上,他事先还真的是不知道这事儿!

    他妈明明以前胆子没这么大的啊……

    陈墨言朝着他笑了笑,一脸的坦然,“我虽然生你妈妈的气,但却并没有多想,所以,你心里头也别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当然,你要是真的想换个地方发展什么的,我……”

    “什么,林同,你竟然想要离开言言,你白眼狼啊你,真是气死我。”

    林同被骂的一声不吭。

    实在是他觉得自己没那脸脸啊。

    他没这个想法,从头到尾都没有,半根头发丝的想法都没有。

    可他妈却直接帮着他付出了一些行动……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他妈都背着他们接触了什么人,又答应了对方什么条件……

    “学妹,我真没这个想法。”

    “我敢对天发誓……”

    陈墨言有些无语,“好了好了,我从头到尾就没说过不相信你好不好?你可别发誓了啊,听的我头皮发麻。”顿了下,她看向林同正色道,“我之前还没往这方面想,你刚才说的你妈妈那边倒的确是个好突破口,不过,林同,我还是要和你说一句,那是你妈,你们是亲母子,别因为这事儿而闹的事后后悔。”

    林同顿了下,点头,“我有分寸。”

    直到他的车子开走。

    刘素坐在驾驶位上开车,一边扭头满脸不解的看向陈墨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好的咱们不是说朱兰的事情吗,怎么又把林同他妈妈给带了出来?我听着你们这谈话,他妈那里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难道,是他妈这个当婆婆的陷害的自己儿媳妇?”

    “这事儿啊,还真的说不准。”

    陈墨言摇摇头,把自己之前被林妈妈为难的事情简单说了几句。

    饶是这样,还是把刘素给气的呀。

    小脸都白了。

    “这老太太,怎么就这样的不讲道理?”

    “简直就是忘恩负义,白眼狼啊这是。”

    言言对他们林家多好?

    林同和朱兰两夫妻的工资和待遇走到哪里同行业的人不都是羡慕眼红?

    这么些年不是没有人挖他们两口子。

    可两人坚持着不肯背弃。

    一来是大家真的有这份感情在,不舍。

    二来,陈墨言开的工资高,给他们的待遇福利好!

    傻子才会背着个忘恩负义的名头去就一个不如现在岗任的人?

    脑子进水了吧。

    朱兰生孩子,陈墨言忙前忙后。

    要把老太太给接过来,自然得换个大房子。

    仍是陈墨言给他们夫妻两人搞定,林妈妈到了帝都最开始那几年,陈墨言还时不时的送礼物,给老太太买营养品,也就是后来她老是为难朱兰,事后婆媳一家几口大闹了一场,陈墨言自己也结了婚,到现在更是有了几个孩子,也就很少过去那边,但是年节礼物什么的她却是从不曾少过林家半分:

    林妈妈住在这里呀。

    陈墨言给林同一家三口备礼物,自然不会少林妈妈那一份。

    就是这样,她换来的竟然是林妈妈合着外人一块对付她?

    刘素一脸的愤愤不平,“这老太太,良心被狗吃了吗?”

    副驾位上。

    陈墨言淡淡的笑,“不过是一个利字罢了。”只要给的钱多,给的钱够,林老太太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