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家,田老太太等人都是一脸的担忧。

    看到她和刘素一块回来。

    都暗自在心头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自家孩子安好就好。

    这都是人的自私心理,谁都不例外。

    老太太看着两女走进来,笑呵呵的,“还没吃中午饭吧,齐阿姨刚才还和我说,煮了言言最爱吃的狮子头,素素你想吃什么和奶奶说,我让你们齐阿姨帮你做。”

    刘素嘴甜的笑,“奶奶爱吃什么我就爱吃什么啊,还有,齐阿姨做的什么菜都好吃啊。”

    “你这小丫头,嘴甜,就会哄奶奶开心。”

    “怎么会呢,是奶奶自己心情好才对。”

    刘素陪着田老太太在这里说话,陈墨言则去陪着四小只玩了一会。

    刚才在外头一直忙活着。

    担心朱兰的事情。

    思绪开空的机会自然就少。

    这会儿回到家,再看到四小只,脑海里头自然而然浮起顾薄轩这个当爸的人来。

    扭头看向窗外的几颗树。

    有些许的风。

    吹的树叶沙沙作响。

    她伸手在眉心上用力的按了两下,轻轻吁了口气。

    最近,怕是要起风啊。

    午饭过后。

    直到陈墨言哄好四小只。

    陈墨言进书房,刘素正在书房里头玩斗地主呢。

    看到她进来,她果断的退出。

    “喝什么,茶还是咖啡?”

    刘素看了眼陈墨言,摆摆手,“什么都不想喝,只是想问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儿?”

    “言言,我不是想要打听什么,我就是觉得最近不对啊。”

    早上是朱兰的事情。

    那会儿她还没有多想什么。

    可是,后来她自己在外头又跑了几处,听到的一些消息可是有点不妙。

    再加上回来后就听到林同他妈做出来的事情……

    她拧了下眉头,“言言,林同他妈那是什么样的人啊,说是唯利是图,见钱眼开也不为过吧?这几年来她虽然一直很不喜欢朱兰这个儿媳妇,但是林妈妈却硬生生咽下了这口气吧,而且,还能对着咱们亲亲热热的,你说她这是心机吗,并不是吧?在我看来,林同他妈就是死爱钱,贼爱钱!”

    她心里头门清儿。

    自家儿媳妇能给这个家里头挣钱。

    所以,她闹也好,吵也好,可却都会尽量的控制在朱兰的底线之下。

    更甚者,只要朱兰稍稍一反弹。

    她就立马压下了身段……

    不得不说,爱钱爱成这样的林同妈妈,让朱兰也颇是有几分的开眼:

    老太太并不是有多么深的心机城府什么的。

    她呀,就是从朱兰和陈墨言身上看到了钱,所以,她忍着!

    现在她为什么敢对陈墨言这样?

    无非就是觉得,自家儿媳妇进去了,陈墨言,也不能带给她们家什么好处了!

    可是她儿子还在陈墨言这里做着事情的啊。

    换个思路想想,老太太是不是觉得,她儿子在陈墨言这里再继续下去也会没什么好前途,这个时侯再有人在他耳侧再三念叨,告诉她有另外的地方赚大钱什么的,刘素觉得,林同他妈要是真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半点不奇怪!

    “言言你告诉我,对方那些人到底是不是针对你的?”

    “还有,顾薄轩怎么了,他在部队,出事了吗?”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陈墨言这段时间连生意上的事情都不管。

    也就今天这事儿是牵扯到朱兰。

    不然的话估计她还不会出头……

    她看着陈墨言,语气认真,“我只是担心你……”

    陈墨言叹了口气,轻轻把部队那边的事情简要说了几句,最后,她看着刘素,“所以说,直到现在为止,顾薄轩的生死我都不知道。”

    “天,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即刘素又怒起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一声都不吭。”

    “陈墨言,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们这些人当成朋友?”

    “好了我这不也是觉得外头那些事情你们帮我扛着,全心全意的扛,我一个人处理这些事情吗?”

    面对着刘素的怒火。

    陈墨言难得有些许的心虚,对着刘素陪了两句好话后,她一改刚才的面容,语气认真而凝重,“素素,帝都这边怕是要起风,外头的事情你们几个千万给我盯好了,要是实在不行,你那边就暂时歇业整改一段时间。”

    刘素现在的重心是农。

    包了个山,开始自己耕种那些绿色蔬菜,有机大米之类。

    而且,还弄了绿色田原供城内的人去试点。

    到现在,她更是在附近建了大型的农场,农庄……

    陈墨言也知道如果让她一下子把这些都停工,肯定会损失不少。

    可是她现在不想刘素再有点什么。

    “我那里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她做的事情可是滴水不漏。

    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按着规章制度和手续走。

    她怕什么?

    “行,那你自己小心,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就先撤。”陈墨言再三的叮嘱着刘素。

    刘素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想起了赵西那边。

    “赵西呢,她可是在深市啊,你说,要不要把她给接回来?”

    “不用,赵西在那边是最安全的。”

    毕竟奶粉业可是才刚刚整顿过一段时间。

    不可能这个时侯才稳下来,就再次起波澜的。

    国家也不会允许呐。

    所以,帝都这边不管是什么风声,以着陈墨言的看法,是绝对不会牵扯到赵西那头的。

    “即是这样,那就先让她别回来了。”

    陈墨言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你说,林同有没有从他妈嘴里头问出点啥来?”

    刘素有些忍不住,想迫不及待的打个电话问问林同。

    要是林妈妈真的说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她们也不会这样背动了啊。

    陈墨言却是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制止,“这个电话不能打。咱们等着。”

    如果等的到。

    林同自然会告诉她们些什么的。

    要是等不到……

    她和刘素两个人也不用再去催林同。

    没这个必要了啊。

    林家。

    林同坐在林妈妈身侧,语气温和,“妈,这下好了,如您的愿了啊,我刚才去工厂,人家陈小姐可是说了,要是您不和她去道歉的话,以后我就不用过去上班了。妈,您说说您也真是的,做什么非要和陈墨言过不去嘛,行了啊,学妹说了,只要您过去道个歉,以后好好的和兰兰相处……”

    “啥,凭啥给她道歉啊。”

    “还有,她凭啥子管咱们家的事情啊。”

    林妈妈一下子瞪大了眼,她一脸的恼怒,“我可告诉你啊,你个傻小子,可不能一直被个女人给压在头顶上啊,你瞧瞧你这几年,这脸色变成了啥样哦,被个女人给压在头顶上,不吉利的哦。”

    “妈,您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遭的话啊。”

    真是的。

    他有个女学妹当老板。

    竟然是不吉利的?

    他就没听说过这种话!

    林妈妈伸手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你嚷嚷个啥子嘛,我可是给你算过命的,人家可是说了,你这贵人啊,是个男人的,可不能是个女人,不然的话你是总晚得一场空啊,好在妈妈精明,提前给你算了这么一下,不然的话我儿子这一辈子可就被那个姓陈的死丫头给耽搁住了啊。”

    “儿子你放心,咱们以后不去她那就不去。”

    “妈你这是什么话,我不去她那去哪赚钱,我难道在家里头喝西北风吗?”

    屋子里头,林同的妹妹走出来。

    一脸的不快,“哥你做什么呢,瞧你那脸色,怎么和妈说话的啊。”

    “真是的,我以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原来就是这么个样子啊,不过瞧着,她也不像是个大老板啊,哥,你那个学妹她真的是个大老板,很有钱吗?”林同的妹妹一脸的好奇,说到陈墨言时,她眼里头都在放光。

    要是自己能和那个陈墨言那样的有钱该多好?

    林同白了眼他家妹妹一眼,“你出来做什么,我和妈说正事呢,行了你赶紧回屋去。”

    林同妹妹伸个懒腰,一脸的好笑,“哥你做什么瞒着我啊,还不就是那个女人和这个陈墨言的事情吗,那个女人你就让她拘留所里头住着呗,管她做什么,至于陈墨言这边,哥我帮你研究过,你再待下去也没什么好发展的,所以,还不如直接趁着这个机会另找他人。”

    林同听到这里忍不住咪了一下眼。

    他想了想,看向自己的妹妹,“你说的这话也没错,不过,兰兰终究是你侄子的亲妈,我要是不让她给出来,那岂不是有个坐牢的妈妈?他还那么小,怎么能受得了?”

    “你以后再娶了别的女人,到时侯还怕没孩子啊。”

    林同妹妹可一点都不喜欢朱兰生的这个侄子。

    太不会说话了。

    动不动就把人给噎个半死。

    在她看来,这个大侄子和他妈一样让人讨厌!

    “是啊儿子,你就听妈的,咱们刚好趁着这次机会离开,到时侯妈给你们介绍,咱们换个好工作啊,儿子你放心,妈可都是帮你问好了的,工资啊待遇什么的,绝对比这边的高!”

    “妈你都帮着我问好了,人家也都答应过你了吗?”

    林同不动声色的问。

    “是啊,肯定是问过的,我还比较了的呢,人家给你开的工资是你现在工资的好几倍!”

    林妈妈一脸的兴奋。

    想到自己儿子那么有本事,那么能干。

    可偏偏却只能在一个女人手底下做事。

    她就满心里头的不乐意,不得劲儿呀。

    好在,儿子这马上就能离开了。

    林妈妈也不管林同的脸色怎么样,径自沉浸在自己给自家儿子安排好的前路中,“你现在还不算大,等明年吧,明年事业全部上了轨道,到时侯妈再给你娶个好媳妇,生几个孩子,妈给你带着……”

    林同听到这话可是忍不住的嘴角一抽。

    他还敢生孩子吗他?

    就他妈这样的,再来一回,估计还得和他媳妇闹起来。

    心头使劲儿的腹诽着。

    他却是看似不经意的继续问,“妈,你不会是被人给骗了吧,人家凭什么这么的帮你,帮咱们啊,再说了,还得冒着得罪我学妹的危险呢,万一到时侯陈学妹找上对方,和对方算账了怎么办?”

    “哥你就放心吧,绝不会有这事儿的。”

    如果说林同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他这个妹妹也坐在这里。

    还时不时的插上一句话。

    那么,直到现在,他心头猛不丁的一跳。

    双眼微咪,看向坐在一侧的自家妹妹,“小妹,你刚才这话说的,人家又没答应妈啥,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要是反悔也很容易的啊的,所以,我老是觉得妈好像是被骗了。”

    “怎么可能,哥,妈和那个人见面时我也在的。”

    “真的,我和你保证,那人真的亲口答应了妈这些事情的。”

    林同,“……”

    半响后。

    他看着自己的妹妹,语气平静,“原来,你一块陪着妈过去的啊,刚好,那就你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见的那个人长的是什么样子的,这些总还能记的出来吧?还有,对方为什么会答应妈妈这些?”

    “妈,如果你们不能说出个丁卯来,我是绝不会相信的。”

    “我宁愿回头去再好好求求学妹……”

    “她向来心软,只要我以后认真工作,肯定会有我一席之地的……”

    “你个傻儿子你傻了啊你,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她即然把你给开了,那咱们就有点骨气,坚决不回去。”

    “儿子怕什么啊,有妈在呢,妈一定帮你顶着。”

    林同听到这里笑了笑,似是完全相信了林妈妈。

    然后,他看着林妈妈轻声道,“那么,妈,我能和对方见面谈一谈吗?”他生怕林妈妈不同意,提出她最为关心和在意的,“妈你看,你这在中间谈话的一来不方便,老是说出说去的,说不定哪句话没传对这味道可就变了,再来吧,妈你也不懂我这些工作上的事情啊,还有那些工资什么的,我也得和对方好好谈谈不是?”

    林妈妈听到这话倒是想也不想的点头。

    “对对,咱们是得好好和对方谈谈。”

    “这工资的事情啊可不能轻易就松口,儿子啊,我可和你说,你可一定得多要,往贵里头要……”

    林妈妈一边叮嘱林同,一边起身朝着屋子里头走,“儿子你等等,我有那人的联系电话。”

    半个小时后。

    林同坐在一间咖啡厅沙发上,神色平静。

    他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在利用他妈!

    ------题外话------

    新文求一波收藏…求收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