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林妈妈急的不得了,一个劲儿的朝着咖啡厅门口那里张望。

    甚至还跑过去门口瞅了好几回。

    直到,距离约好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多。

    林同慢慢的站起身,“妈,咱们回家吧。”看来,那些人是不打算和自己见面了?

    心里头揣度了几下,林同自己又慢慢的否定。

    或者,对方只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可不管如何,对方这次是不打算露面就是了。

    林同心里头有些可惜。

    不过他本来就没有抱着多大的想法,这会儿没得到什么线索。

    倒也没有多少失望。

    他招手唤来侍者结账,然后起身要走。

    林妈妈却是一脸的不乐意,“走那么急做啥子,咱们可是约好了的,对方一定会来的,儿子,儿子你再等等啊,儿子,那人可是说了,只要你离开那个丫头,他们一定会给你更好的工作,工资啥的可是好几倍的涨啊,儿子你相信妈,妈一定不会骗你的,更不会害你……”

    她又不是傻。

    怎么可能会害得自家儿子没钱赚呢。

    要不是对方给了她实话,再三的和她说瞧上了她儿子的能力和手段。

    只要她儿子离开陈墨言就给他更好的位职。

    林妈妈这么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怎么可能会那样得罪陈墨言?

    此刻,林妈妈看着林同大步走出去。

    就有些不想让他走。

    不过,她自然是拗不过林同的。

    坐在林同的车子上,林妈妈瞪着他,念叨着,“你说说你这孩子,人家可是大人物,见面迟个到啥的不是很正常吗,咱们可是和人家去做事的,要从人家手里头拿钱的啊,你以后可是要靠着人家吃饭的,怎么那么性子急啊,等一等怎么了?真是的,你这性子啊,我看着越来越冲动,这可不是好事啊同子。”

    林同听着他妈不着边际的说教。

    忍不住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个妈呀,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摇摇头,他懒得和林妈妈多说什么,心里头却是直接就做了决定:

    等到这次朱兰的事情解决。

    一定得把他妈送回老家去!

    不然的话,他哪里还有脸在陈墨言那边做事?

    他妈,指着自家老板的鼻子骂?

    这也就是学妹吧,换个别人你看看,估计他当时就直接被骂个狗血喷头。

    被勒令卷铺盖自己滚蛋了。

    更何况,现在他妈竟然还牵涉到外头那些和陈墨言做对的人当中?

    这样的老太太,他也不敢让她再待在这里!

    有一就有二的啊。

    林妈妈却是不晓得自家儿子直接在心里头决定了她以后的归宿。

    还坐在副驾驶位上唠唠叨叨的,“你说你啊,脾气以后可不能这么大了啊,人家有钱,咱就是赚个钱,怎么样都行的,钱拿到手里才是真的,你说是不是?”这年头呀,有什么都不能有病,缺什么啊,都不能缺钱!

    林同一路上没出声。

    把林妈妈送回家,看着一进屋就把他妈给拽走的妹妹。

    他眸中闪过一抹异样。

    第三天。

    朱兰被陈墨言找人给保释出来。

    虽然是保释,但所有的证件被暂押,整个人被限制离开帝都。

    陈墨言看着一身懊恼低落的朱兰,轻轻拍拍她的肩,“怕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有什么冤枉的,咱们想尽办法洗清,给自己力证清白就是,灰心失望什么的可没用,再说了,这也不是你朱兰的性格啊。”

    “对啊对啊,朱兰姐你可不能灰心啊。”

    “你要是真的一蹶不振,最高兴的可就是那些背后里头使坏的人了。”

    和陈墨言还有刘素一块来接朱兰的小花唧唧喳喳的,举着拳头挥了两下。

    一脸的义愤填膺,“那些人太可恶了,要是让咱们查出来,非得揍他们一顿才解气。”

    “揍什么揍,手还疼,直接想办法弄死。”

    说话的是刘素,也是一脸的怒意。

    小花吐了下舌不出声了:刘素姐最近越来越凶了啊。

    眼看着就要到朱兰家。

    陈墨言让车子停下,笑着拿了电话,“我突然想起个事儿得打个电话,你们两个送朱兰回家……”顿了下,她不等朱兰说话,直接对着她道,“你记住,这事儿不是你的错,是别人在诬陷你,所以,不管是谁说你,你都给我直起腰板来,不管怎么样,你得着着,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还有林同,你儿子,都是你身后最有力的依靠。”

    “好,我知道了。”

    陈墨言认真的看着她,“有什么困难就说话,咱们之间可没客气的。”

    “放心,我一定不会和你客气的。”

    等到几人下了车子。

    陈墨言看着她们三人进了林家,自己并没有打什么电话,直接弯腰进了车子。

    经过了林妈妈那一回。

    她自然是不可能再进林家一步的。

    当然,如果林妈妈走了,这又是另说。

    陈墨言靠在后排椅座上,等了约有十分钟左右。

    刘素和小花两个人就并肩走了出来。

    看到陈墨言坐在后排。

    小花弯腰钻了进来,“言言姐,我回来喽。”

    前头,刘素认命的去开车,“我命苦,我是司机。”

    “谢谢素素姐。”

    小花一脸娇俏的嘻嘻笑,刘素摇摇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车子开出去。

    走了十几分钟刘素才想起来问陈墨言,“言言,咱们去哪?”

    “去……回家吧。”

    本来是想说去店里头的。

    可抬头看了下日头,都到了正头顶了。

    陈墨言转了下话头,“回家,吃午饭。”她们出来的时侯齐阿姨可是说过要几人回家吃饭的。

    “哦,可以吃到齐阿姨的饭菜喽。”

    小花欢呼的声音落在刘素耳中,她不由的摇摇头,“瞧你那样儿,好像没吃过齐阿姨煮的饭菜似的,我记得你是前天晚上才过去吃的吧?”顾爸爸顾妈妈这段时间在这边,小花虽然也在上班,但回去的次数却是多了些。

    “前天是前天,今天是今天嘛。”

    对于小花来言,齐阿姨煮的饭菜和大伙食堂里头煮的,自然是不一样。

    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分呀。

    饭后。

    小花和刘素两个人先后告辞。

    陈墨言则陪着顾妈妈和田老太太陪着几个孩子玩了一会。

    直到他们几个都睡下。

    又把顾爸爸和顾妈妈两人送出家门。

    回到家,她看了眼时间,交待了齐阿姨两声就自己一人进了书房。

    三点整。

    齐阿姨带着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言言,这位程先生到了……”

    马怜帮着客人泡了杯茶离去。

    书房里头。

    陈墨言的脸色平静,“程律师,这几天你应该把所有情况都理解了吧,怎么看?”

    “陈小姐是想要我做到什么程度?”

    程律师看着陈墨言,从公文包里头取出几分文件,“关于朱小姐的事情我全部看了一遍,虽然警方提出来的证据略显单薄,但是,就是那样短短一两分钟的短视频文件,却是更加的让人遐思,浮想连翩。”

    “对于这一点,陈小姐你不得不承认吧?”

    陈墨言挑了下眉,指尖在桌面上轻敲,“对,你说的没错,这一点我也看到了,我相信,很多人,甚至是警察他们一口笃定朱兰犯事,估计也是靠的这一点儿。可是,”陈墨言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可是,咱们堂堂一个大国,什么时侯办案竟然靠的是一个短视频的诱导,而不是事实真相本身,以及证人证词?”

    “如果程律师和我说没什么办法。”

    陈墨言歪了下头,语气平静,“我却是有些怀疑程律师这个帝都第一律师的名头喽。”

    “陈小姐您这可是抬举我。”

    他并没有因为陈墨言的激将法而有所反应,只是摇摇头,“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什么您心里头应该比我还要清楚,虽然对方用的手段不怎么样,但却绝对算是有效,而且现在看来,这效果怕是奇佳,不然的话,您的那几年会所也不会被直接给勒令停业整改……”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点了下头,“这件事情我心里头有数,现在,我只是想解决朱兰的事情,程律师怎么想?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程律师看着自己手里头的几张照片,一指其中的一个人,“找到这个人,让她作证就好。”

    是一张角落里头的一个小小的身影。

    有些模糊。

    陈墨言也是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两眼,才发现是会员的员工。

    穿着会所的员工服呢。

    不过,陈墨言不认识……

    她看了眼程律师,点点头,“这个人我会让人找,至于别的,就拜托程律师。”

    “行,那我就先去准备,然后等开庭。”

    看着程律师离去的背影。

    陈墨言忍不住把整个身子全部靠进身后的椅子里。

    闭目半响。

    她霍的睁开眼,看着屋顶缓缓的扯了抹涩意的笑容。

    其实,这一切都是针对着她,针对着顾薄轩来的吧?

    背后的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和算计。

    要想彻底的解决,只有一个办法:

    顾薄轩安全出现!

    然后,还得再加上帝都这边尚老或是尚老背后的那个人对顾薄轩的全力支持。

    也只有这样,如今这整个帝都看似对她所有不利的局势才能彻底翻转。

    全面翻盘。

    可是,这都过去十几二十天了呀。

    顾薄轩,你怎么还不出现?

    生意什么的陈墨言说不在意那是假的。

    可如果这些生意和人比起来,在她的眼里头,从来都是人才是最重要的。

    不用选。

    要是那些被停业的会所什么的能换来顾薄轩的平安。

    陈墨言宁愿那些东西永远的封停下去!

    甚至,只要能确定让顾薄轩回来。

    让她双手捧着送人都绝不会眨下眼的。

    可惜,她哪怕倾家荡产呢,也绝不会换来顾薄轩的半点线索……

    又是三天。

    程律师送来了关于朱兰一事开庭的文件:

    半个月后开庭。

    至于朱兰,暂时仍是保释状态。

    不能离开帝都。

    程律师过来的时侯,朱兰和刘素也在。

    两女围着程律师七嘴八舌的一通问,最后,程律师在解答了所有的问题之后,赶紧闪了。

    被两个女孩子围着。

    他有点压力山大呀。

    书房内。

    三个女孩子关于这件事情又各自说了些想法,最后,朱兰拿出之前陈墨言给她的那张照片,“这个人我想起来了,是咱们会所一个员工,可是出事的前两天她就请假回老家了呀,而且请的是一个月的长假……”

    “怎么那么巧?”她那里才走,会员朱兰就连着出了事儿?

    被刘素这么一问,朱兰也忍不住脸色一变。

    陈墨言看着她扬了下眉,以眼神示意,怎么?

    “我想,怕是,这事儿真的和这个女孩子有关……”

    朱兰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临走前跑到我面前苦苦哀求,说是家里头老人出了车祸,她得马上赶回去什么的,最后,从我那里提前预支了一个月的薪水……”所以,这是提前有预谋的跑路?

    知道会所要出事。

    就先用苦肉计博自己的同情?

    想到这里,朱兰想一巴掌拍死那个女孩子。

    做人,怎么能这样?

    陈墨言却是摇摇头安慰她,“先别急,这事儿也就是咱们自己的想法……”

    “那,接下来要怎么办,难道咱们还得去她老家求证?”

    朱兰记得这个女孩子。

    她的老家离着帝都可是很远,坐火车转车的,得小三天时间呢。

    “这事儿我来想办法。”

    刘素却是脱口而出,“找田家姑父,肯定可以的。”

    “嗯,我一会给我姑父打个电话,以着他现在的身份,查个人什么的小事。”

    虽然有些私事公用。

    但是到了这个时侯,陈墨言也有点顾不得这些了。

    刘素不知道出去做什么。

    留在书房内的朱兰一脸的歉意,“我婆婆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言言,真的很对不起,她那人就是那样的,我这些年也是深受其扰,我也不说什么让你多担待的话了,以后咱们不搭理她就是。”

    “还有,你可别多想啊,我们两口子可是真的谁都没想过别的。”

    做人得有良心。

    陈墨言把她们两口子从刚出学校的毛头小子黄毛丫头一路扶持到现在。

    不能因为有了眼前的一切就忘本儿。

    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认真,“你可不能因为那老太太几句疯话就多心啊。”

    “放心吧,那些话我早就忘了个干干净净。”

    陈墨言看着朱兰,脸上多了抹歉意,“其实,这次的事情是我和顾薄轩连累了你们……”

    “要不是你们夫妻两个人,你也不会有这场灾祸的。”

    “这有什么啊,可别说谁连累谁,不是你说的,都是一家人吗?”朱兰一脸的笑,语气自然的很,“再说了,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们的照顾和关照我们也没有谢过你啊。”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谢来谢去的,是不是言言背着我给你什么好处了?”

    “快说出来让我看看是啥。”

    刘素从外头走进来,耳尖的她只听到那么几个字儿,不禁打趣起来。

    “就不告诉你。”

    陈墨言也笑,“你进来做什么,我和朱兰的悄悄话还没说完呢。”

    “对啊对啊,没听到言言说么,你赶紧出去。”

    朱兰也重重的点头。

    刘素对着两人翻了个白眼,“好啊,你们两个一块挤兑我是吧?那行,我可是奉了田奶奶的命令来喊你们两个吃午饭的,现在看来,你们两个还是别吃了,我这就去和田奶奶说你们不饿,我们马上吃饭去。”

    “这可不行,言言咱们赶紧走。”

    三女笑呵呵的陆续走出去。

    餐厅里头。

    四小只正在满屋子的跑。

    谁也不能让他们安静的在儿童椅上坐稳一分钟。

    身后马怜和齐阿姨两人追的一脸紧张。

    追的慢了吧,追不上。

    几个孩子现在跑的可利落了,别看那小腿小胳膊的,跑的可快了。

    追的快吧,生怕他们几个跑的急,再撞到哪里。

    急的齐阿姨一额头的汗,不停的哄着几个宝。

    直到,大宝一头撞进从门口走进来的陈墨言腿上。

    他呀了一声,伸出小手揉了下自己的额头,抬头看到是他亲妈。

    小身子一扭撒腿就想跑。

    可惜却被陈墨言伸手给拽住,“去哪呀,大宝?”

    “呜呜,妈妈,松手,松,跑……”

    “跑什么跑,给我坐回去,吃饭。”

    陈墨言伸手在大宝小脑门上弹了一记,稍稍用了点力道。

    疼的小家伙哇哇叫,“坏妈妈,妈妈坏,曾奶奶,曾奶奶,妈妈坏……”

    “妈妈再坏你也没办法换了,这一辈子就将就着点认命吧。”陈墨言慢悠悠的提着小家伙,把他塞进儿童椅,系好围领,把程姐递过来的饭菜放在他面前的小桌上,“自己吃还是妈妈喂?”

    “不要妈妈喂,姨姨喂,姨姨……”

    他嘴里头说的姨姨是指齐阿姨。

    陈墨言看着小脸上满是嫌弃自己的大儿子,又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坏儿子。”

    嫌弃她?

    她还不想要这个臭小子呢。

    陈墨言转身去喂小四宝,四宝眉眼弯弯的,“谢谢妈妈。”

    心头大慰:果然是小棉袄!

    半夜。

    陈墨言睡到一半猛不丁的惊醒,翻身坐起,“谁在那里。”

    ------题外话------

    新文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求一波收藏。群么一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