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59章 祖孙对谈
    第二天。

    田老太太等人就觉得陈墨言整个人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嗯,怎么说呢,这段时间这丫头瞧着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儿,在自己这些人,在孩子面前,也都是脸上挂着笑。

    可是事实上家里头这几个大人都晓得,这丫头心里头,惶乱着呢。

    外头是顾薄轩的生死不明。

    帝都内又有那些有心人的算计,针对。

    简直就是内忧外患呐。

    这样的情况下,陈墨言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没有被压垮已经是奇迹。

    他们这些亲人只有欣慰的份儿。

    怎么还会去想她强撑不强撑的笑?

    事实上大家看着她的笑容,更想的却是让她哭!

    用哭来好好的发泄一场。

    可是,田子航等人都清楚陈墨言的脾气。

    哪怕他们心里头再焦急,再紧张,可却没有一个人在陈墨言的面前多说一个字儿。

    生怕引起陈墨言的反弹什么的。

    她们可从来都没忘顾薄轩刚出事那两天,陈墨言的整个情绪几乎就是崩溃的。

    说话都颠三倒四的。

    那会他们这些家人虽然一个人都没多说什么。

    可只有田子航等人晓得,他们几个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生怕陈墨言的情绪会在刺激过度之下真的崩溃什么的。

    毕竟,可是有一个贺子佳在前头……

    好在最后陈墨言硬是撑了过来。

    那几天,包括田老太太在内,她都是半宿半宿的睡不着。

    白天更是亲自盯着几个孩子和陈墨言。

    即想让陈墨言和孩子待在一起,有小小的孩子的存在,能让孙女的心安慰一些吧?

    不是说女人为母则钢么?

    至于紧张……

    她这不是生怕陈墨言情绪激动,受刺激之下再身不由已啥的。

    伤到了四个宝怎么办?

    还好,事情并没有出现她所想的那些担心什么的。

    直到现在。

    看着自己孙女脸上强撑的笑,她虽然心酸。

    可却也满满的都是骄傲。

    瞧瞧,这就是自己的孙女啊。

    多有本事?

    但是,这天一大早,吃早饭的时侯田老太太就发现自家孙女眼底的阴霾好像消散了?

    哪怕没有完全消散。

    最起码的也是散了大半的啊。

    这是怎么回事儿呀,难道是自己孙女想通了?

    田老太太这样想着的时侯,脸色也跟着高兴了几分。

    饭后。

    她忍不住和田老爷子念叨,“老头子,你有没有发现咱们家言言好像情绪变好了不少啊,早上的时侯我瞧着脸色都变好看了,哎,老头子我和你说话呢,死老头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报纸有什么啊,翻来复去的就那么几条,你到底要不要关心你孙女啊,我告诉你老头子,你要是不理咱们言言的事,以后我也不理你了。”

    田老爷子有点黑脸,“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侯不管言言的事了?”

    手里头的报纸被田老太太给抢了过去。

    田老爷子站起身子,负了手朝着外头走,“不和你个老太婆一般计较。”

    “好啊,你竟然嫌我老,你个老头子,我……”

    “你还用嫌吗,本来就老了,难道你还以为自己多少,十几,二十几?”

    “七十多的人喽,还想啥呢。”

    田老爷子的话顿时气的田老太太心肝肺都在疼。

    气呼呼的看着他走出房门,田老太太瞪着他的背影,“你个死老头子,下次看我再理你。”

    陈墨言在院子里头陪着四宝玩游戏。

    看到田老爷子出现,她笑咪咪的弯腰,“去和曾爷爷打招呼。”

    “曾爷爷好。”

    大宝其实是最喜欢田老爷子的。

    这会儿看到田老爷子,小短腿一迈,朝着田老爷子扑了过来。

    身后三只则是有样学样儿,“曾爷爷好……”

    田老爷子一张老脸上笑开了花,“好好,好,来,曾爷爷抱抱。哎哟,大宝又瘦了啊,二宝好像还是那么重,三宝你可是又胖了哦,曾爷爷都要抱不住了,我们小四宝最乖,来,让曾爷爷抱抱。”

    和几个孩子在一起。

    田老爷子身上所有的棱角和脾气仿佛都被岁月给彻底的磨平。

    一点都不剩。

    陪着几个孩子玩游戏,让他们抱着他的腿往身上爬。

    甚至,让小四宝抓着他的胡子拽……

    反正就是三个字儿:没原则!

    几个人玩闹了大半天,陈墨言让马怜和齐阿姨几人带着四只去玩游戏。

    她自己则看向了田老爷子。

    “爷爷,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田老爷子指指一侧的椅子,“坐下来说话。”

    “爷爷有话您就说吧,我听着呢。”

    田老爷子抬眸扫了自家孙女一眼,眼里头有了抹笑意,“我瞧着你今天心情很好,来,和爷爷说说,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还是说,部队那边有顾小子的线索了?”

    “……没有。”

    陈墨言顿了下,摇摇头,随即就有些诧异的看向田老爷子,“爷爷,您怎么有这样的想法?”

    竟然还问了出来……

    田老爷子再次深深的看了眼自家孙女,摇摇头,“你一早没有照镜子吧,这会去看看也行,瞧瞧你那脸上的笑意,都快要合不拢嘴角了,你当你爷爷你爸眼都是瞎的呀,别说我和你爸,就是你奶奶,她刚才都在屋子里头一个劲儿的问我,和我说你今天心情好什么的,你是没听到她那语气啊,满满的可都是欣慰。”

    听着这些话,陈墨言心里头冲满了内疚和自责:

    这些天来,自打顾薄轩出事,她自以为自己把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很好。

    可是,事实上,她所有的不安忐忑还有惶恐都落入身边这些亲人的眼中吧?

    他们时刻的关心着自己,挂念着自己。

    可自己呢?

    要不是真的关心,时刻留意着她的情绪。

    她这么小心冀冀的改变,老爷子等人怎么可能会发现的那么快?

    想了想,陈墨言最终开口道,“其实,我之前接到了尚老那边的电话,说是事情可能会有一些新线索,是对顾薄轩有利的一面,但是具体的是什么,尚老说不能告诉我,所以……”她看着田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爷爷,真的不是我不想和你们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呀。”

    “我也一直等着尚老那边后续的消息呢。”

    田老爷子对着她点点头,“行,那你就再耐心的等等,还有,尚老身体最近是大不如从前,他即然答应你插手了这件事情,就一定会给你个交待的,你虽然着急和担心顾薄轩,但也不能老是去打扰尚老。”

    “他是老人,你得顾虑这些。”

    “爷爷放心吧,我不会去打扰尚老的。”

    陈墨言对着田老爷子重重点头,“我知道您的意思,而且,我也和您一样,相信尚老即然出了手,就一定不会半途而废的。”尚老这样的性子,答应了她的事情,就绝不会有后悔的可能。

    “你心里头有数就好,爷爷也是怕你着急……”

    自家孙女和顾小子虽然是常年的聚少离多。

    可两个人却是打小相识。

    感情好的很。

    这乍一传来凶讯,他那几天可是真的一直在担心自家孙女会不会承受的住!

    好在,这丫头硬生生的熬了过来。

    虽然这个前提是她一直坚持顾薄轩绝对会没事,一定会平安回来。

    可是,心里头有点子希望总比没有的强吧?

    说完顾薄轩的事情,田老爷子看着陈墨言,“现在咱们来说说你外头这些事情吧。”

    “外头的事情?”

    陈墨言顿了下,领会到田老爷子说的是她外头那些生意上的事情。

    或者,还有朱兰的事儿吧?

    想了想,她看向田老爷子,“爷爷您有什么好建议吗?”

    老爷子之前可是从不曾问过她的半点事儿。

    只是在后头充当着一位慈祥的老人。

    然后和她爸她奶奶一样,给她这个孙女老人身上所有的支持。

    现在竟然主动问起她外头的事情?

    “爷爷你是不是有什么好想法呀,我听听您说的啊。”

    陈墨言的话听的田老爷子失笑。

    他瞪她一眼,“小滑头,和爷爷还耍心眼儿是吧?”顿了下,他端起陈墨言刚给她续满的茶水,神情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你真的想听爷爷的话,那么,爷爷觉得,你不妨就再等等。”

    “再等等?”

    “对,再等等。”

    田老爷子的语气充满了笃定,他看着陈墨言,语气沉稳,“我相信不止是你,外头肯定还不少人也是在暗中关注,等着一个好时机的,他们的好时机是盯着你这块大蛋糕,一心想的是能不能趁虚而入,能多分一点是一点,爷爷说的没错吧?”

    “没有,爷爷您说的对。”

    陈墨言相信整个帝都,估计得有不少人都在暗中打着她这边的主意。

    更有不少的人在后头暗自盯着,观看着。

    一个个的都想趁着她不留神,或者是倒台的时侯准备以鹰般的速度朝着她扑过来。

    能叼一口是一口!

    能多从她身上撕下一块肉是一块!

    对于这一点,自打陈墨言从尚老处回来,打从心里接受了顾薄轩那边出了意外之后。

    她本能的就有了这种意识。

    人之常情!

    雪中送炭的少。

    锦上添花的多。

    而趁火打劫,趁虚而入的,更多!

    对于这些情况,陈墨言心里头自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她才会直接在朱兰的事情上半步不退。

    宁愿和对方打官司,也一定得把这件事情给理清,还朱兰一个清白。

    她要的就是给设计这件事情背后的人一个警告:

    别以为顾薄轩那边出了事情。

    她就真的会慌了手脚。

    陈墨言,还依旧是那个陈墨言!

    想从她手里头抢走属于她陈墨言的东西?

    好啊,有本事的尽管来!

    可是此刻,她听着田老爷子语气平静的话,忍不住有些疑惑,“爷爷您的意思是?”

    “爷爷的意思是啊,再等等,咱们啊,再等等。”

    老爷子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抹鹰般的狠戾。

    “平日里头见惯了逢迎的,巴结的,现在,你就静下心来,好好的看看那些人的嘴脸,看看那些人是怎么个翻脸无情,是如何的一个墙头草。”老爷子笑呵呵的放下手里头的茶,对着陈墨言这个唯一的孙女徐徐的劝着,语气里头充满了语重心长,“言言啊,你什么都好,有本事有能力,手段也算是有,可是啊,你终究是个女孩子,所以,你的心再怎么样还是软的,对于有些事情总是看不完全的通透。”

    “这将会是你的大忌!”

    他看着陈墨言,语气愈发的平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顾薄轩最后能真的撑过这一关,那么,他以后的路会是什么?”抬头看到自家孙女微皱的眉头,老爷子以为陈墨言是不赞成他刚才的一番话,便压低语气道,“其实爷爷最开始的时侯是的确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一心想着顾薄轩是不是真的就出了事情,可是现在嘛……”

    陈墨言心头扑通扑通直跳。

    她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情绪,硬是让自己的声音听着平静,“爷爷,现在呢,现在您是怎么想的?”

    “老头子我越来越觉得呀,这件事情,里头怕是另有玄机喽。”

    他摇摇头,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但是,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这后头的事情怕是就牵扯的有点大,也不是你和我一个老头子能牵扯的进去的,所以说,言言,别担心,事情还真的没到最坏的时侯。”

    “爷爷?”陈墨言心头直跳,看着老爷子的眼底多了抹异样。

    果然姜是老的辣吗?

    田老爷子看着她笑了笑,“至于我刚才说的话,还是那句话,如果顾薄轩撑过这一关,并且成功的入了某个人的眼,你觉得,以着他这些年来在部队的资历,会是什么样的前程?”

    “军,军长?”

    田老爷子再笑,只是那眼神笑的意味深长,“言言呀,远的不说,就是单这个军长要是成了真,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眼力劲儿,能把他身边的那些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吗?”他的孙女是很聪明,甚至聪明到举一反三。

    可是,这丫头也有致命的缺点:心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