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60章 恼羞成怒,老师好
    坐在书房沉思好半响的陈墨言突然间就哑然失笑起来。

    她家老头子这是猜出了些什么吧?

    也是,早上的时侯田老太太几个只是瞧出她的脸色有所好转。

    觉得她应该是想通了一些事情,心情略好。

    可是,她爸和她爷爷却是瞬间从她的脸色眼神或者是某句话中猜出某些的事实。

    一来这些人是最为了解她的。

    就如同她爸爸,那是几乎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她身上的存在呀。

    至于田老爷子这个当爷爷的。

    自然是因为他有着大半辈子的谋算经历,比起田老太太和齐阿姨等人可是精明多了。

    不过,被自家爷爷猜出来也没什么。

    她笑了笑,神色安然的开始处理起手边堆积的事情来。

    脸上,是这段时间从不曾有过的自信!

    第二天中午。

    陈墨言没想到先看到的人竟然是田家二房的人。

    虽然不是田建这个二爷爷亲自露面,也不是二房的长子,但却是目前田家二房第三代的第一人。

    也就是,对方是陈墨言的堂哥。

    他并没有进四合院。

    只是站在门口,看着陈墨言语气平静,“堂妹应该是有时间吧,也是,我可是听说你这几天一直在家里头没怎么出去的,想来是有空的吧,不如,咱们好好出去谈谈?”

    “谈谈?不知道你想谈什么?”

    还是那句话,对于二房的人,任何人,陈墨言没有半点的好感。

    二房的人看她何尝又不是?

    此刻,站在陈墨言跟前的田明锋眉眼里头写满了倨傲和矜持。

    双手插兜。

    如同个贵公子在俯视着陈墨言。

    本来,他在来的路上心里头不知想到了多少回,想到看到陈墨言时的情景。

    田明锋觉得吧,以着现在陈墨言的处境。

    她肯定会二话不说选择和他们二房合作吧?

    毕竟,他们都姓田不是?

    哦,陈墨言姓陈,可是哪怕她姓陈,也改变不了她是田家人的事实!

    在田明锋眼的眼里头。

    陈墨言是肯定要垮下去的呀。

    他之前曾经找人调查过陈墨言手里头的资产和物业。

    要是真的能让她心甘情愿的并入他们二房的产业中……

    田明锋的眼底闪过一抹炽热。

    所以,他哪怕觉得此刻陈墨言的犹豫是一种对他的不尊敬,也没有拂袖而去。

    只是眉头蹙了下。

    他看着陈墨言缓声道,“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堂妹,咱们好歹都姓田,相比起别人来,你不觉得咱们一家人做下来更有话要说吗?”

    陈墨言笑了笑,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的鄙夷。

    这是,觉得失去顾薄轩,想去尚老等人庇护的自己再没有了半点的能力支撑名下的产业。

    觉得与其便宜了外头那些人。

    不如他们二房自己动手?

    她想了想,歪了下头,似笑非笑的看向田明锋,“怎么着,你们二房这是觉得我再也起不来,熬不过这一劫,觉得我这些东西与其被外头那些人争相瓜分,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让你们二房自己私吞了?”

    陈墨言眼底浓浓的讥讽看的田明锋眉头紧皱。

    “你这话可就有些难听了,现在这情形本来就是这样,要怪也得怪你们两口子自己啊。”

    田明锋的语气里头多了抹不耐烦,“陈墨言,你就准备在这里谈事情吗?不如,我请你喝杯东西,咱们慢慢谈。”顿了下,他有些不情愿的加上一句,“你放心,我来的时侯我爸交待过,不会让你吃亏的。”

    好一个不会让她吃亏的。

    陈墨言本是不想去的,可是听到这里,她又实在是有些想听听这二房到底还存了哪些的心思。

    顿了下,她朝着田明锋一笑,“下午三点,西海咖啡厅,过期不侯。”

    话罢,她转身走回了院子。

    后头被她丢下的田明锋脸黑了下来,这个女人,竟然这样的轻视他!

    他可是不想想,你可是来抢人家产业的呀。

    人家不这样对着你。

    怎么,难道还要把你奉为座上宾?

    回到院子里头,田老太太正端着切碎的水果出来,是要分给四只宝吃的,看到陈墨言回来忍不住问了句,“是谁找你啊,我瞧着好像有些眼熟……”刚才也不过就是那么远远的一眼,她也没瞧的真切。

    陈墨言觉得自己要是这会儿子说出田家二房的人过来。

    而且目的还是想着自己手里头的那些产业。

    她担心她们家这老太太会气出个好歹的来啊。

    想也不想的就瞒了下来,“工厂的一个人,是来找我问一份资料的,林同派过来的。”

    田老太太听到这话便也没再问下去。

    进屋和四小只进行祖孙亲切交流去了。

    陈墨言则进了书房。

    把刚才那事和田子航说了一翻,最后,她看着田子航笑道,“爸,我下午就过去一趟,看看他们二房到底能做出些什么没底线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呀,我选的是西海咖啡厅,在那里人来人往的,不会出事的。”

    “和他们有什么好说的,直接不搭理不就是了?”

    田子航有些不同意自家女儿的决定。

    不过,他也清楚陈墨言即然做了决定,他就是劝也难改。

    便看着她,“那我下午和你一块去。”

    “爸,不用,我……”

    “要么就谁也不去。”

    陈墨言,“……”她爸这怎么越来越霸道了啊,为啥哩为啥哩为啥哩?

    下午三点。

    陈墨言父女两人倒是准时出现在西海咖啡厅。

    他们两个到的时侯,田明锋还没到。

    陈墨言也没有什么着急,父女两人叫了壶咖啡慢慢的品。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十分钟。十五分钟后。

    田明锋的身影才极是优雅从容的出现在咖啡厅门口。

    他迈着稳步走到过来。

    坐在陈墨言父女两人的面前,一脸的歉意,“抱歉,路上塞了点车,来晚了……”然后,他招手唤来侍者,点了杯咖啡后才漫不经心的对着在田子航点了点头,“三叔也来了啊,也对,这么大的事情,是该您帮着她过过目什么的,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合适做这些的。”

    陈墨言瞧着他那一脸托大的样子。

    暗自磨了两下牙。

    真想把手里的这杯咖啡朝着他泼过去啊。

    也不知道他那张脸被咖啡这么一沾,还会不会这般的让人瞧着不顺眼?

    很明显的,田子航也没想坐在这里和田明锋周旋什么。

    所以,在看到他落坐的一瞬他的眉眼就淡漠起来,“行了,别的也别说了,你找你堂妹是什么事情,说说吧,她还小,而且你也说了又是个女孩子,有些事情你还是别吓唬她的好。”

    “三叔说笑了,我可是哥哥,怎么可能会吓唬她呢。”

    然后,他笑了笑,作势端起面前的咖啡品了两口,放下杯子,身子往后头的沙发上靠了下,漫不经心的一笑,“三叔,堂妹如今的状况怕是您比我还要清楚,如果没有我们二房,估计再过不了几天也会有外人出手,真的等到了那个时侯,人家可就不是如我这样亲自上门和堂妹好声相谈了,那些人在生意场上使用的手段,三叔应该也多少有所耳闻吧?堂妹可能承受得了?”

    “你这是在吓唬我吗。”

    陈墨言听着这话心里头挺是有些诧异的。

    真是的,自己在他们二房眼里头就是那么的不担事情吗?

    事实上二房心里头还真的不是这样想的。

    最起码的,田建等几个都没有这样想。

    可让他们最终选择出手,觉得陈墨言守不住这一次的,是他们所了解的某些背后的事情!

    如果顾薄轩真的没了……

    如果陈墨言背后的尚老也彻底的退下去……

    届时可没人能帮的上她呀。

    更何况,二房可是早就对陈墨言手底下的这些东西垂涎三尺啊。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会放弃?

    但是,田明锋等几个小的却是对他们家里头大人的想法不一样。

    只是想当然的以为,肯定是陈墨言害怕啊,胆小,承担不了事情啊。

    这些东西,合该就当他们二房!

    所以,面对着陈墨言带几分诧异的问话,他呵呵两声轻笑,“怎么可能,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说罢了。”

    陈墨言还是想往这人脸上泼咖啡!

    不过,她忍了下来。

    把身子坐直,她朝着田明锋笑了笑,“你们二房的嘴脸我向来都清楚,不过就是想吞我手里头的东西,所以,也不用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什么理由啊借口啊什么的,那都是假的,不如咱们开诚布公的说说,你呢,即然是代表二房露面,那么,不防把你们二房的诚意拿出来让我看看?”

    陈墨言眉眼含笑,“如果你们开的条件合适,说不定我真的就同意了哦。”

    田明锋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不过,想到来之前自家亲爸对他再三的叮嘱,他便压下心头的恼意,一脸带笑的对着陈墨言点头道,“这话说的对,即然三叔也刚好在,那我就说说我们二房的诚意……”他顿了下,看着父女两人语气平静的开口道,“堂妹把所有墨言品牌股权转让百分之九十五给我,余下的百分之五给你分红,如何?”

    “百分之五给我?”

    “对,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你要做的就是把名下所有墨言品牌转给我们二房,咱们办理正式变更手续。”

    田明锋看着陈墨言笑意笃定。

    仿佛他就料定了陈墨言绝不会推脱,绝不会不同意他这话似的。

    “对了,还有你那几个私人农庄,休闲会所,堂妹,这些可都不能落下哦。”

    陈墨言听到这些话哪里还不晓得田家二房这完全就是想要吞了她所有的东西啊。

    甚至,私下把她名下的产业查了个底朝天吧?

    她伸手按下即将发怒的田子航,歪了头笑看田明锋一眼,“那么,你们二房买我东西的钱呢,你们即然查了的底,想来也知道我这些东西具体估算是多少钱吧,你们二房即然敢打我这些东西的主意,那么,你们准备拿出多少钱来买下我这十几年来的心血?”

    “买?堂妹你说错喽。”

    田明锋脸上的笑容愈发的刺眼,“怎么可能是买呢,是你和我们二房合作,求着我们帮你保住这些东西,作为我们二房出力的报酬,你把名下大部分的股份转过来,只留百分之五……哦,对了,刚才我好像还没有说清楚,堂妹好像在国外还有些东西吧,可别忘了那些也是都要算在内的哦。”

    “你怎么不去抢劫?”

    听到了这里。

    陈墨言哪里还不晓得田明锋的打算啊。

    她是不晓得田建心里头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就这样吩咐这个孙子这样说的。

    可是,田明锋的目的却极是明确:

    一分钱不花的把她的东西给全部吞吃入腹。

    然后,掉过头还得让自己对他们二房感恩戴德?

    她呵呵笑两声,手里头的咖啡再忍不住,轻轻一扬,整杯咖啡都泼到了田明锋脸上。

    “田明锋,你脸也没多大呀,瞧瞧,这一杯咖啡都没泼完。”

    陈墨言撇了撇嘴,放下手里头的咖啡,脆生生的声音在咖啡厅里头响遍,“我知道我们大房最近没落,不如你们田家二房混的好,可是,我那些东西都是我自己一点点挣出来的,凭什么你们二房说抢就抢,哦,抢了我的东西,还让我掉过头来对你们感恩戴德,你怎么那么大的脸,说出来那么不知廉耻的话?”

    “我真是不知道你们田家二房就这智力,这德性,是怎么一家那么多人都坐上那些位子的。”

    “还是说,你就是田家二房那一锅汤里头的那颗老鼠屎,是一排好竹里头冒出来的那根歹笋?”

    陈墨言的声音用的不轻不重。

    但是吧,却是能恰到好处的让厅里每个人都能听的清楚。

    陈墨言是公众人物。

    田明锋,自然是也。

    虽然这几年来陈墨言从不曾说过自己姓田,可她是田家的人却是整个帝都城都知道的事儿。

    如今她这么特意咬着田明锋,田家二房的字眼一提。

    哪怕一开始没认出她和田明锋的。

    这会儿也都一个个的恍然大悟。

    对着他们这边可就一个个的都带着异样眼神瞧了过来。

    把个田明锋给气的啊。

    他随手拽了纸巾在自已脸上胡乱擦了两把。

    头发上都是湿渌渌的咖啡渍。

    气的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的跳。

    再一听到陈墨言这句直接骂他的话,田明锋是再也忍不住。

    眼底厉色一闪,上前两步,抬手朝着陈墨言脸上狠狠的扇了过去。

    “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说不过人家女孩子,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抢不到自家堂妹手里头的东西,就想着恼羞成怒,要打人?”

    “谁,什么人敢管我的事情?”

    田明锋的手被人在半空中架住。

    他挣了两下,前进不得,抽也抽不出来。

    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扭头朝着身旁声音的来源处瞧过去。

    然后,脸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姓陈的,怎么到哪都有你的事情,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赶紧放开我,还有,你可别忘了你们陈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别以为我会怕了你。”

    田明锋看着陈大公子,脸上带着怒气。

    陈大公子却是呵呵一笑,“田少这火气也大了些吧,和女孩子谈话可是要温柔哦,怎么,不是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瞧着田公子你这表情和动作,恼羞成怒要打人吗?田少,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啊,你怎么能对个女孩子这样动手呢,哎,田少平日里头也是风流成性,怎么今个儿却忘了女孩子是要用来宠的,而不是来动手,打的?”

    “我不用你来教我怎么做。”

    这个时侯田明锋已经抽回了自己的手。

    他冷冷的看着陈墨言,眼神落在陈大公子脸上,最后,他的眼猛不丁的瞪大,“陈墨言,陈大,你们两个竟然合到了一起坑我,你们两个是故意的对吧?”看着陈大公子一身西装的出现在这里,还二话不说的直接维护陈墨言,田明锋想也不想的就把这两个人归到了一起:他们两个勾在一起,耍了他!

    眼底戾气闪过。

    他扭头看着陈墨言呵呵两声冷笑,“你以为,他真的能帮你,能对你拿出来的筹码比我们二房会更多吗,陈墨言,你可别忘了陈家到底是怎么没的,要不是你,陈家能没吗?现在,他不过就是想着报复回来罢了。”

    “也只有你这个蠢女人会相信他能帮你了。”

    “你到时侯哭都找不到地方。”

    话罢,他再不看陈墨言一眼,直接恶狠狠的对着陈大公子撩话,“陈大,今天的事情我算是记下了,你给我等着。”

    “嗯,我记着呢,田少,慢走不送啊。”

    田明锋冷哼了两声,拂袖而去。

    陈大公子耸耸肩,扭过头,一本正经的对着田子航见礼,“老师可好?”

    他这么一句话听的陈墨言眼皮都跟着抽了两下。

    老师?

    他爸竟然是陈大公子的老师?

    正想着呢,田子航直接淡漠的开口否认,“别叫的那么亲热,我那个时侯并不知道你的身份,而且,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收你为徒,所以……”他抬头,似是通过陈大公子的脸看向他的心底深处,“这老师两个字儿,还是别叫的好,担不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