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61章 田明锋挨罚
    “老师,您还是这个性子。”

    陈大公子看着田子航,语气里头充满了无奈,“这么多年来,老师这性子却是一点都没变。”

    不等田子航再掀眉开口说什么。

    他径自弯腰,对着田子航行了一礼,“您虽然不认我这个学生,可是,您是我的老师,曾经教过我,我虽然不能做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但是该有的尊敬我却是绝对要做的。”

    “更何况,做为老师,您受得起这一礼。”

    随着他这一番话。

    特别是最后这一句。

    田子航不和道想到了什么,情绪似是有所缓和。

    陈墨言在一侧瞧的分明,不过,她却是半个字儿都没有问。

    这是她爸的事情。

    没必要问。

    招呼打完,陈大公子恢复了吊儿郎当的表情。

    直到这个时侯吧,陈墨言才突然记起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我是做不到对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样,可是,我却绝对会给您老师所应有的尊敬。

    刚才那一脸认真的打招呼。

    那弯腰一礼。

    就是他陈大公子对她爸这个曾经教过他的人所给预的尊敬吧?

    陈墨言笑了笑,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因为对面,陈大公子已经一脸随意的开了口,“老师,能不能让我和陈小姐单独谈几句?”他对着黑着一张脸朝着他望过去的田子航举起双手作发誓赌咒状,“老师,真的,您相信我,就是几句话,几句话过后我马上就走,您要是不信,那您您就在不远处那里瞧着?”

    “爸,你先去开车吧,就几句话的功夫,我马上就出去。”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田子航最终同意。

    不过临走的时侯还是缓缓的瞥了眼陈大公子。

    警告意味颇浓呐。

    直到田子航走远,陈大公子脸上那种肆意的笑容再次多了几分。

    他把自己的身子整个丢进后头的沙发上。

    看着陈墨言吃的一声笑,“你这个爸对你可真是疼爱,瞧的人可真是羡慕眼红啊。”

    “怎么着,觉得我有一个好爸爸,嫉妒了?”

    “对,我嫉妒。”

    陈墨言,“……”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她摇摇头,一脸正色的看向陈大公子,“虽然我不知道你心里头打什么主意,但是,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也打着和田明锋一样的心思,我觉得咱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名下的那些东西,我一分都不会动。”

    “我知道。”

    “你知道?”陈墨言有些诧异的看向陈大公子,语气头一次对着他时有了些波动,“你怎么知道的?你别是在蒙我吧?”

    “你想多了,我其实就是想和你坐下来说几句话。”

    陈大公子看着陈墨言脸上错扼的表情。

    忍不住桃花眼一勾。

    在陈墨言所看不到的眼底深处,慢慢的开出了一朵以笑意组成的花朵。

    陈墨言错扼过后就面色平静了下来。

    她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大公子,“那好,再见。”

    身后,陈大公子微微一笑。

    以着唇形轻轻抿出两个字:再见……

    直到车子回到家。

    田子航还一个劲的不放心,“那小子真的没说什么吧,我可告诉你啊,那家伙就是一个小混蛋,真的要是被他给盯上了,他那手段可是多了去,死缠赖打的,你可别怕他,有什么事儿就和爸说,爸去帮你收拾那混小子。”

    听着这一番话。

    陈墨言忍不住掀了下眼皮,“爸,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对那个陈大公子的评论还挺不错?”

    然后,田墨言就瞬间沉默了下来。

    半响后。

    他摆摆手,“行了,你也别问了,这是爸不想提的事,还有,他真的没让你卖东西给他什么的吧?”

    “没有。”

    陈墨言摇摇头,可是心里头却是暗自加了一句——

    他是没让我卖股份什么的给他。

    可是,他却要入股她这边啊。

    当然,被她给直接拒绝掉。

    墨言是她独创的品牌。

    如同个孩子一般,从她重生回来到现然,她一步步的把这个孩子给养大。

    这就是她多年来的心血和付出。

    如果不是真的挺不过去,她不会轻易对着什么人妥协。

    再说,陈大公子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是不妥。

    有种时正时邪的怪异感。

    不是非常需要,她不想和这样的人精打交道!

    ……

    田家二房。

    田明锋坐在客厅里头和自己的爸爸说着之前一行的经过。

    最后,他的脸色很是难看,“爸,你不知道那个女人多嚣张,她怕是根本就没有想过答应咱们二房,从头到尾都是在耍着人玩呢。”

    “可不是,大哥愧你还什么精明,被人家一个女孩子给哄了半天,还被泼了一头一脸的咖啡。”

    “哎,这要是传出去,咱们二房的脸面可是都没了。”

    随着这一声音响起来,接着又陆续响起好几道幸灾乐祸的声音。

    当然,大多数都是嘲笑田明锋这个三代第一人出丑的。

    最后,还是田明锋的父亲,田建的长子一声怒喝。

    他看着眼前围坐着的几个儿子,或是侄子,忍不住摇摇头,“你们啊,越来越眼皮子浅,明锋出丑,你们有什么好?难道他不是咱们二房的人,还是,你们不是二房的人?我和你们爷爷平时是怎么和你们说的?一致对外,一致对外,你们怕是一个个的都当成了耳旁风吧?”

    “我们不敢。”

    “爸,我错了。”

    扫视着身旁一张张年轻而满是朝气不服输的脸。

    田建的大儿子欣慰之余,不禁又有些许的羡慕:

    年轻好啊。

    以后,这社会将会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

    而自己这些人,却是一日日的渐老……

    摇摇头,抛开脑海里头的诸般想法,他直接散开众人,“行了,一个个的都赶紧去做点正事,别老是在外头不务正业,还有,那些心思都放在正道上,老是用在自己家人身上算什么?”

    犀利的眼神盯着几个儿子,侄子,他语重心长,“今天这事儿也就是我,要是换成你们爷爷,看看你们怎么过这一关。行了,都各自回去吧,记住你们自己的身份,好好想着我刚才说的话。”

    眼看着小一辈的人都散去。

    田建的大儿子起身,径自向着书房走过去,“明锋你和我来。”

    “好的,爸。”

    田明锋一脸的忐忑。

    父子两人进了书房。

    田建正在里头看书呢,听到敲门声,看到父子两人他放下手里头的书,

    “进来吧。”

    “爸……”

    “爷爷……”

    田建朝着两人点点头,眼神落在垂着脑袋不敢直视的田明锋身上,“是不是把事情给搞砸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还有,你怎么和那丫头说的,一句话不准变的和我说一遍,不然,你就马上给我出国去。”

    田明锋听到这里脸色一变。

    他要是这个时侯被送出国,留在国内的这些兄弟肯定会笑死他的。

    而且,他现在是田家二房三代的第一人。

    可要是他出国几年……

    等到他再次回来,帝都会变成什么样儿?

    家里头的这些资源怕是都要用在了别人的身上!

    心思电转间,田明锋果断的开口,“爷爷,我其实还没和堂妹说什么呢,而且三叔也跟着一块去了,本来我都说好了,给她留百分之五的股权,余下的包括国外在内的墨言品牌以及衍生品都得转给咱们二房……”

    他的话在这里头顿了下。

    下意识的抬头朝着田建看了过去,心里头却是有些许的忐忑:

    之前他去的时侯,他爷爷可是特意交待他,让他尽量别愧了大房云云。

    他开百分之五,爷爷不会嫌弃他开的少了吧?

    然后,下一刻,田明锋就看到田建对着他略点了点头,“百分之五,也可以了。那丫头竟然没答应?还是说,你那个一根筋的三叔没同意,把你给赶了回来?”

    “都,都不是……”

    “是那个陈家的陈大,他竟然半路冲出来,搅了这个局……”

    “爷爷,都怪我能力不够,没有办好这件事情。”

    “爷爷您骂我吧。”

    田建的眉头拧了一下,对着父子两人摆摆手,“行了,这事儿不怪你,陈家老大能这个时侯跳出来却是我没想到的,他和你三叔的关系啊,呵呵,说起来还是师徒呢,不过后来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都几年过去,他竟然还肯帮着你三叔?”

    “爸,你想多了吧?”

    就陈家公子那吊儿郎当的性子,会为了多年前的一段师徒情份而出手揽下这么一堆烂摊子?

    “还有,爸,陈家都现在这样了,陈家老大还能蹦哒到哪去?”

    在田建大儿子眼里头。

    陈家那就是腐烂完了的船。

    立马就要完全沉入水面的啊。

    陈大公子这会儿想着保命都来不及了,还有心去帮别人?

    田建却是深深的看了眼自家大儿子。

    然后,他把眼神瞥向了自己向来倚重的大孙子,“明锋你来说说你爸刚才的说法。”

    “爸,陈家看着是倒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

    田明锋顿了下,略一迟疑,还是最终把自己心头的些许疑窦在田建面前实说了出来,“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陈大公子好像不是很在意陈家如何,而且,你看看自打陈家出事之后,他都做了些什么?”

    之前怎么样他现在还是怎么样。

    整个圈子里头还时不时的传出陈家大公子嚣张跋扈的名头。

    可是有人敢言?

    又有谁能对陈大公子做出点什么不好的事儿?

    陈家垮下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除了陈二公子最近偶尔传出点什么花边新闻。

    这陈大公子就几乎没有受过半分影响!

    这样的人,让他怎么想都觉得有所不妥,甚至,不想和他去对立……

    虽然这样想有些怂。

    但是,田明锋向来是谨慎的性子。

    在没有摸清陈大公子所有底牌前,他对着这个人,自然就是保留诸多。

    “爷爷,要是我感觉的没错,这个陈大公子背后怕是另外还有人……”

    田建听到自家孙子这番话,眼底闪过一抹满意。

    他扭头,看向自家长子,“你瞧瞧,你儿子都比你看的透彻,你啊,真不知道你这些年的米饭都吃到了那里去,光长年龄不长脑子。”

    被亲爹当着自家儿子的面儿毫不留情的训斥一顿。

    田建的长子也不以为意。

    只是随意一笑,“爸,有您和明锋呢,我不想这些也没所谓的。”反正瞧着他爸这架式,以后这接班继承家主的事情怕是肯定落不到他头上了,说心酸失落什么的,那肯定是有,但要是老爷子选择别的房的人,哪怕是他兄弟或是侄子,田建的大儿子觉得自己也肯定会不甘心的选择搏上一搏的。

    可现在,老爷子选择的是他亲生儿子呀。

    想来想去的,也只好压下心头那股子不情愿了。

    索性,他就直接让自己学着接受这件事情。

    对于自己这个大儿子的这份自知之明,田老爷子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点点头,“你能这样想就很好,我这眼看着做不了多少年,为的还不是你们这些人?”

    “爸您放心吧,我不会犯糊涂的。”

    田建点点头,“行了,你先出去,我和明锋说几句话。”

    等到自己大儿子走出书房。

    田建直接就沉下了脸,“当着你爸的面儿我没问,是给你面子,现在,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你怕是忘了我之前和你说的话了吧,怎么着,觉得自己现在长大了,翅膛硬了能自己飞了,就不把我这个爷爷放在眼里头了?”

    “爷爷,我没有。”

    田明锋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起来。

    被自家爷爷那么犀利的一眼扫过来,他觉得他双腿都是软的。

    想也不想的,脱口把自己之前的话再次复述了一遍,最后,他结结巴巴的,“爷,爷爷,真的是陈大公子他,他突然冒出来……”

    “是他突然冒出来搅的局吗?”

    “你还想骗我?”

    田明锋身子一颤,“爷爷,我错了,是我不好,我,我不该没听您的话,我犯了小心眼,我,我就觉得她都这个境地了,咱们做什么还要付出那么多啊,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想着空手套白狼,还想着掉头让人家对你感恩戴德?”

    “田明锋,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你。”

    砰。

    田建直接把一本书砸到了他的脸上。

    田明锋连躲都不敢躲,鼻子顿时就被砸的出了血,他却是不敢擦一下。

    “爷爷,我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