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62章 不速之客
    田明锋被田老爷子训的半点脾气不敢发。

    直到最后,田老爷子骂罢,估计是累了,他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来,他一脸余怒未消的看向站在那里大气不敢出的孙子,扫他一眼,“怎么,觉得我骂的不对,不服气?”

    “没有,孙儿没有这样想。”

    田明锋是真的没有这样想过,在他的眼里头,田建这个爷爷才是他最有力的依靠。

    二房可不是比大房人少。

    他们二房好几代,而且几房又都有不少的人。

    他下头可是堂弟什么的又有好些。

    他爸这个长子不被老爷子看重,他虽然被老爷子打小带在身边,可是底下多少堂弟盯着他出错?

    坐在椅子上,被田老爷子骂过一回,渐渐冷静下来的田明锋最终平静下来。

    甚至,有些懊悔自己之前的所为。

    他不该看轻那个丫头。

    应该想尽办法让那个丫头同意他的话才对。

    想到这,他看着田建一脸诚恳的认错,“爷爷,我错了,您放心,我回头就给她道歉去,再重新商量……”

    “这事儿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田建摇摇头,不过还是开口道,“你可以再去试试,不过,别抱太大希望。”

    “为什么啊爷爷?”

    对于田明锋这话,田建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摆摆手让他离开。

    田明锋走出来。

    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看着楼下几个朝着他投来异样眼神的堂弟妹。

    他微微一笑,“你们在这里玩,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身后,有人嘿的一声,“咱们这个大少啊,可是越来越忙喽。”

    “装什么装啊,还不是刚才被爷爷给训了一顿。”

    “当咱们不知道似的呢。”

    “可不是,有什么好装的呀。”

    “不过,你们就是想装,也没地儿装啊。”

    就这么一句话,客厅里头的人顿时都哑了声音。

    是啊,他们家老爷子是最看重的田明锋!

    就是他们这些人,估计在老爷子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吧?

    这么想着的时侯,大家都忍不住心头涌起几分的怨气。

    不过,心里头想想,而已。

    对于田明锋再次找上自己,陈墨言觉得有些好笑。

    她看着对方摇头,“你想多了,不管你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不会转让的。”顿了下,陈墨言笑,“不止是你们二房,任何一家都不会。”

    “堂妹,我知道你心里头不舍,可是你也得分清现在的情形是不是?”

    相较于上一次田明锋出现在陈墨言跟前的嚣张。

    此刻的田明锋语气那是低调不少。

    脸上带着笑,虽然不会让人喜欢,但瞧着吧,嗯,好歹比上回可爱些?

    他看着陈墨言,做出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我上次回去想了好久,怎么都觉得是堂兄我的错,堂妹你还不知道外头的情形吧,那些人可都等着你彻底垮台,然后一分钱不出的啃你这块蛋糕呢……”

    陈墨言看着他笑了笑,“这些就不劳你这个外人帮我操心了,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失陪了。”

    “你……”

    田明锋是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火,“你是铁了心不给我这个面子?”

    面子?

    陈墨言看着眼神渐渐阴霾起来的田明锋,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在我的面前,你们二房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面子!”

    “也就你们二房自己觉得自己脸值钱罢?”

    她这话听的田明锋勃然大怒,“陈墨言,你……”

    “怎么着,你这是软的不行,再准备动手?合着,你刚才说的什么回去想来想去都是你的错那些都是鬼话?”

    陈墨言失笑的摇摇头,起身,“本来我也没指望你们二房的人能有多少的觉悟,现在这个样子才是对嘛, 行了,你要不要动手啊,你要是不动手的话,那么可是要走了啊。”

    田明锋深深的看她一眼,抬脚走人。

    只是他才走没几步,身后陈墨言哎哟声响起来,“田家二房的公子,好歹的也是你说来请我喝咖啡的,怎么着,这是事情没谈拢,然后小气的连AA制的咖啡钱都不肯出么?行了行了,我虽然最近是缺钱,但也不差你这几个,就当是我请你好了啊,田大少,下次可别记得再约我啦,约了也不会和你这么小气的人出来的哦。”

    听着她这一番理直气壮的话。

    田明锋气的没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个女人!

    陈墨言却是看着他这样轻轻笑起来,“气死你最好!”

    回到家。

    朱兰和林同竟然同时都在。

    两个人看到陈墨言,都是一脸的惭愧,“言言你回来了,我们是来和你道歉的,我妈她……”

    “咱们去书房说。”

    陈墨言让齐阿姨几人准备午饭,这都十一点了,肯定是要留林同两口子吃饭的。

    书房中。

    陈墨言看着两人,“怎么又说起这事儿了,我不是说过不用再提了吗?”

    “不是,是我们从老太太那里发现了和她见面的一个人,那个人是个中年男人,但是因为是远远的,所以我们都没认出是不是帝都的人……还有,言言,你万万没想到我们家那个老太太为什么会这么拼命的把她自家儿子都卖给人家吧?我可告诉你啊,别说你,就是我,打死我都想不到竟然是因为我那小姑子。”

    “怎么又关系到你小姑子了?”

    陈墨言有些奇怪,看向了林同,“你妹妹不是前段时间才来么,怎么,她在你妈跟前说啥了?”

    林同张了张嘴,脸色有些许的难堪。

    家丑啊。

    身侧朱兰却是不受他这心情影响,轻轻哼了一声,“我告诉你啊言言,我们家这个老太太可是不得了,之前和我们两口子说我这小姑子是过来看看的,要是可以尽量在这边找份工作什么的,这不是一直没走么,我以前还老是想着她肯定是高不成低不就,可是现在才明白,人家哪里是来找工作呀,分明就是过来这里长住的。”

    “长住?”

    “可是林同,你妹妹不是结婚好几步了吗?”

    “结婚不是还可以离么?”

    朱兰气死了,她竟然被那对母女给瞒在鼓里头这么久!

    一直以来她还想着赶紧的给这个小姑子找份工作或是让她好好的玩一段时间就回家。

    存着这样子的想法,她对这个小姑子是真的很体贴周到。

    买衣服买礼物的。

    可是到头来呢,她才发现自己就是个被人家母女瞒在鼓里头的傻瓜!

    她那小姑子当初分明就是离婚后过来投奔她们的。

    并且,人家最初就没打算回去!

    这也罢了,到她们现在这个地步,多一个人吃饭真的不算什么。

    要是这个小姑子是个踏实能干或是安份的。

    她帮着找份工作什么的都成。

    可是,自己这小姑子来到这里后怎么做的?

    天天吃喝睡。

    口口声声找工作,可事实上自己不出去找工作,给她介绍的几份工作吧,人家不是嫌这个就是嫌那个,最后还和老太太嘀咕她不用心,说自己这个当嫂子的不把她当成一家人,不用心给她找工作,老太太为了这事儿可没少白眼她,这些她都忍了下来,可这次呢?

    老太太为什么这么痛快的就把自家儿子给卖掉?

    竟然是她这个小姑子瞧上了人家一个男的。

    而那个男的就是和林同妈妈接触,说要给林同好工作高薪水的那个人!

    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哄弄林同妈妈的,反正在林同妈妈嘴里头吧,这事儿行啊,只要自家儿子过去,人家可是答应立马娶她女儿的,到时侯自己女儿嫁了豪门呐,儿子又是过去给自己妹夫打工的,兄妹两人互帮互助的。

    多好的事儿啊。

    老太太为了把自家女儿嫁进豪门,可是连儿子怎么样都不管了啊。

    你说,这事儿朱兰知道了会不会气?

    就差没当场气的把老太太母女两人给赶出去。

    看着林同她都恨不得直接把这个人给掐死!

    都是这个人!

    陈墨言听着这些话也忍不住有些无语,她把眼神落在林同身上,“这事儿,你可不能保持沉默啊,你是怎么想的?”

    “我明天就把我妈和我妹妹送回老家去。”

    即然他妈一心听他妹妹的话。

    觉得自己妹妹才是那个值得她心疼的人。

    那么她就回老家,和自己女儿好好的去过日子吧。

    朱兰冷冷的看他一眼,“你舍得么,你可是亲儿子呢,还是别了,过后心疼再埋怨我,我可不落这个,你不用把人送走,我走,我回头带着儿子就走好了。”她把那个家留给那一家子行了吧?

    “兰兰你怎么又这样说?我不是都和你保证过了,再也不接老太太过来了?”

    林同有些着急。

    也顾不得是在外头,又当着陈墨言的面了。

    他一脸的急切,“你再相信我一回,这次我真的不会再心软了……”

    朱兰白了他一眼,倒是没再说什么。

    陈墨言看了眼林同,“这事儿你自己去办,朱兰这边的案子还有几天开庭,我这边已经和律师都沟通好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的。”有些事情她心里头已经有了数,不过,不能和朱兰两人说就是。

    “言言,谢谢你。”

    五天后。

    朱兰的案子开庭。

    陈墨言并没有亲自出庭,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程律师。

    事实上程律师也果真不负陈墨言的重望。

    两天的庭审下来。

    朱兰被当庭无罪释放。

    至于警察局的那几个人……

    却是因为证据不足直接扣人超过限定时间而被轻重不同的处罚。

    庭前。

    朱兰和林同两口子相拥而泣。

    高兴啊。

    如释重负。

    虽然以前陈墨言总是对着两人说,没事的,不用担心……

    两人也是相信陈墨言。

    但相信是一回事,身上压着担子啊。

    直到这一刻。

    林同用力的抱了下朱兰,擦去她眼角的泪花,“走,咱们回家去。”

    “嗯,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朱兰用力的点头。

    不过,在上车之后,林同却是接到了陈墨言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他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朱兰,“学妹说在望江楼叫了菜,让咱们过去她那边……”

    “那就去吧。”

    朱兰是没有半点的犹豫。

    想想自己家里头还有黑着脸天天指桑骂槐的婆婆,以及阴着一张脸的小姑子。

    她就觉得头疼的紧。

    到是想回家去好好的休息。

    可是有那母女两人在,她哪里能真的休息好?

    林同似是瞧出她的心思,满脸的歉意,“这几天我即担心你这边,又忙着外头,我妈她又发了高烧,可是有医生看过的,一直不退,兰兰,就这几天,等她病一好我马上把人送走,好不好?”

    “我没有说不好,林同,我只是有点累。”

    朱兰闭着眼摆了下手,示意自己不想再谈这个话题。

    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底线。

    而且,站在她们各自的立场,她没错,林同对她也没错。

    那是林同的妈。

    他不可能让老太太发着高烧坐两天的火车回老家。

    可是在她看来,这却就是林同故意的拖延。

    虽然,她心里头清楚林同不会这样做……

    不知道说什么好。

    再争执下去也还是这样的没结果。

    索性,不说。

    车子一路开到陈墨言家。

    下了车子,林同去停车,朱兰则是一个人先进了四合院。

    小花刘素方小满孙丽等人都在。

    甚至连在深市的赵西都被陈墨言给唤了回来。

    七八个孩子在闹腾。

    田素和方小满这两个孕妇则在一侧的椅子上坐着磕瓜子闲话。

    当然,也离的几个孩子远远的。

    毕竟还都是小孩子,玩起来哪怕是小妞妞都是疯的。

    她们肚子里头可是还有一个呢。

    跌着撞着了都不好。

    田老太太,顾妈妈几个人在陪着孩子们玩。

    陈墨言和孙丽几个人则在说话。

    远远的看到朱兰进来,小花一蹦一跳的跑过去,“朱兰姐姐你可来了,我刚才说要去接你,不过言言姐说你们就快回来了,朱兰姐姐,咱们又打了一声胜仗,那些个坏人总算是得到了报应,太好喽。”

    朱兰被小花一把抱在怀里头。

    最后,她只能无语的摇摇头,这丫头,这性子怕是永远稳重不了了。

    要是换成赵西几个,或者会觉得小花这性子太跳脱。

    可是朱兰本身就是个暴脾气。

    也就是这些年跟着陈墨言在外头练的越来越稳重。

    以前,朱兰大学那会可不就是和小花差不多?

    看着眼前的小花,朱兰往往看到的仿佛就是大学时侯的自己。

    那个时侯的她,可是一言不合就敢对着林同动手的。

    大家一块打过招呼。

    程姐给朱兰上了茶,陈墨言轻轻拍拍她的肩头,“这次的事情不会就这样轻易罢休的,这个公道呀,肯定会找回来的,到时侯让你出气。”她朝着朱兰笑了笑,给了她一个安慰。

    其实,这也是陈墨言真正的想法:

    今天朱兰的案子能这样顺利的结案,朱兰轻松的走出法庭。

    可不就代表着背后那些人开始妥协么?

    估计,他们也是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吧?

    可惜啊,这个时侯再想,晚了啊。

    午饭热热闹闹的吃了两个小时。

    饭后,大家各自散去。

    只留下赵西母子,以及朱兰夫妻两人。

    朱兰看着林同,“我和言言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吧。”顿了下,她又加上一句,“你记得去接儿子放学,我估计没空。”

    林同顿了下,点头,“行,你有事就忙,别管这些了。”

    等到林同走后。

    陈墨言忍不住看向朱兰,“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不是和好了吗?”

    “我婆婆这几天一直高烧不退,时烧时退的,我都快愁死了。”

    她哪怕是再讨厌这个婆婆。

    也不可能让她发着三十九底多的高烧去坐火车回老家呀。

    她不想看到老太太,可没想过让这个婆婆出事。

    再说了,要是真的因为这事儿老太太有个好歹的,她和林同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会生乱啊。

    这个家好不容易走到现在。

    她可不想因为这个婆婆而散掉。

    “怎么突然就病起来了?有没有去大医院看看?”

    陈墨言有些奇怪,这前几天还一直好好的,怎么说把人给送走。

    直接就高烧了。

    还一直不退?

    不怪陈墨言多想,谁让这个老太太事儿多呢?

    陈墨言的话听的朱兰微怔,“言言,你是怀疑我婆婆她装的?不可能吧,是我们小区的社区医生来看的,每天输吊水呢,说是什么病毒性感染啥的,不容易好……”

    “你还是回头给林同个电话,让他带他妈去大医院看看吧。”

    “行,我一会就给他电话。”

    其实林同本来也想带着老太太去大医院的。

    结果却被林妈妈给劝阻。

    她的话就是,现在林同那么忙,到处都是事,自己本来就做错了,可不能再耽搁儿子了啊。

    所以,她坚持让社区的医生每天来家里头挂针。

    当然了,她们这个社区的医生也是看的挺好,不少的小孩子都找他看。

    不然的话林同也不会放心了。

    不过,听罢陈墨言的话,一个人坐在客房的朱兰却是忍不住有些迟疑。

    她那个婆婆,以前可是恨不得有点毛病就往大医院跑的人啊。

    这次高烧不退这么严重。

    竟然不肯去大医院?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给林同打了个电话……

    而陈墨言那边,却是迎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周如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