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63章 他回来了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陈墨言自己都有点懵,要不是她就这样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

    她都几乎要忘了这个人啊。

    “陈小姐怕是要不记得我这个人了吧?也是,几乎连我自己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怎么还指望着陈小姐这样的人来记住我呢。”周如仪一身蓝色碎花长裙,外头穿了个罩衫,脚上踩着时下最流行的高跟鞋,她看着陈墨言自嘲的一笑,“不过,还好陈小姐没让人把我撵出去。”

    陈墨言看着她,“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其实是想来和陈小姐做个交易的。”

    陈墨言对于她这一番话挺好笑的。

    她看着周如仪,“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据我所知,你现在可是没什么人脉资源的啊。在周家,你已经完全成了弃子吧?至于吴家,虽然我不曾听过你们夫妻两人的事情,可是吴良鑫那人,他是不可能把你给放在眼里的,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交易?”

    “我,我可以的,我还是周家的人……”

    “所以,你要把周家的东西给我?”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心头有些吃惊,这周家到底是把周如仪给怎么了。

    让她恨的要背叛周家?

    “不用想了,你猜的没错,我就是恨周家。”

    周如仪看着陈墨言,声音平静,“至于原因嘛,和你说了也没事,我妈被周家的人给逼死了,在周家我就这么一个疼我的人,现在也死了,而且,还是被她们给逼死的,我妈都死了,我又成了弃子,我为什么要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过好日子,逍遥自在?”

    陈墨言,“……”

    抿了下唇,她想了下,“周如仪,我不知道你想要和我做什么交易,我也不知道你说出来的那些东西值不得值我和你做这个交易……而且,其实,你也知道,我并不是非得和你做这个交易的,不是吗?”

    “不,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周如仪看着陈墨言,眼底透出一抹的偏执,“如果我告诉你说,周家想要人爬上顾薄轩的床呢?”

    扑。

    陈墨言才喝到嘴里头的水直接给喷了出来。

    她看着周如仪一脸的无语,“周如仪,你想要和我做交易也说点实在有用的吧,这整个帝都城谁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外头的人或者不清楚,可咱们这个圈子的,谁不知道顾薄轩现在生死不明?”

    “我现在这种谁都想着随时伸脚过来踩一下的地步。”

    “不就是因为顾薄轩下落不明,有可能是再也回不来的情况吗?”

    陈墨言摇摇头,一脸的无语,“你竟然拿这个给我做交易?”

    “周如仪,你还是赶紧走吧。”

    谁知道周如仪却是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陈墨言,然后,她竟然坐到了另一侧的椅子上,幽幽的开了口,“是啊,一个圈子里头都晓得你们家顾薄轩出事,大半的人都觉得他肯定是有去无回,觉得他这次哪怕是死呢,也一定是名声尽毁,可是,那是以前啊,顾太太,你难道早上没有接到特殊通知,顾薄轩,他出现了吗?”

    “你说什么,顾薄轩他回来了?”

    周如仪看着陈墨言意味深长的一笑,“看来,顾太太是早就知道顾薄轩没事吧?不然的话,你不会是这种表情的。”陈墨言虽然有震惊有惊讶,但是坐在椅子上身子却是动也没动一下。

    要是她不知道这个消息。

    这会儿才从自己嘴里头知道的话,她肯定会急的直接往书房里头跑去打电话求证的。

    所以,周如仪难得理智在线一回,“现在这种局面,都是你所想看到的?”

    陈墨言顿了下。

    没有回答周如仪的话,只是笑了笑,“你想和我说什么?就用这么一个消息想和我交易?”

    “这么个情况还不够吗?”

    “你可要知道,顾薄轩现在可是热窝窝头,人人都想着去分一口的。”周如仪一脸的笑,此刻的她才算是展现出几分大家族小姐打小所受到的教育的风采,看着陈墨言,她说的头头是道,“你是想着让他在外头多一个扯不清的女人呢,还是想着自己给别的女人让位?”

    “依着你的性子,怕是这两种情况都不想出现吧?”

    “我这样告诉你,你事先杜绝这事儿,不是最好的?”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你觉得这种事情是我想杜绝就能杜绝的吗?我又不是顾薄轩,他要是真的想睡别的女人或者是想和我离婚,谁也拦不住吧?”

    “不,只要你不肯,我相信你就不会让这种局面出现的。”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劳你高看我了啊。”

    “行了,和我说说,想要主动往我们顾薄轩床上爬的是哪个?”

    周如仪说了两个女孩子的人名。

    陈墨言想了想,最后摇摇头,没印像。

    “你别抱以轻心,这次的事情周家是算准了的,而且他们也想好了,这个时侯绝不会逼着顾薄轩做出点什么,毕竟他们图的可是顾薄轩的以后,现在这才露头角,他们想要做的不过就是个投资,先占着罢了。”自嘲的撇了下嘴,周如仪看着陈墨言道,“顾薄轩应该很快就会回帝都述职,而且是特大嘉奖的那种。”

    “周家两个女孩子怕是会在那个时侯出手的。”

    陈墨言想了想,有些好奇,“周家真的不要脸了啊,让自己家的女孩子给人当三?”

    不要名份不顾脸面的倒贴男人?

    “他们觉得投资在顾薄轩身上,值。”

    陈墨言默默的默了下,没出声。

    好半响,周如仪起身,“行了,我该说的都和你说了,接着,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下我的问题了?”

    “什么问题?”

    陈墨言想了想,自己终究是被她提醒了一回。

    虽然吧,她觉得这事儿真的并不是大事。

    不过,要是真的在顾薄轩回帝都这段时间闹出点什么事情来。

    她们两口子很被恶心到的。

    所以,她还是准备只要不是什么大事,她都尽量答应周如仪。

    “以后,请你帮我照顾下我女儿。”

    “你女儿?你和吴良鑫的那个女孩子吗?”

    记忆里头。

    在那个雨夜,小女孩被她妈妈拽的飞跑,跌倒在地。

    当妈的却不管不顾的。

    记忆里,小丫头抱着自己的脖子轻的不能再轻的说,“阿姨,我喜欢你,阿姨,你能让妈妈不回来吗,我害怕……”想着这些,她也是心酸不已,特别是最近她自己当了妈妈,疼都疼不来的孩子啊。

    怎么会这样的忽略,几乎是虐待?

    最后,定格在小丫头被吴良鑫抱走,一脸不舍依依回头望自己的那一幕。

    回到帝都,她哪怕知道小丫头也在帝都,她想起那女孩子也曾心软。

    可是,陈墨言却是一直不曾去找过那个孩子。

    因为,自己和她的父母永远都不是一路人。

    时间过去了这么几年。

    她都以为自己要把这些事情给忘记。

    事实上要不是周如仪突然出现,突然提起那小丫头。

    陈墨言觉得自己应该是不会想起来那个孩子的。

    现在,想了起来。

    想到以前那一幕,仍然是觉得心酸。

    那只是一个孩子啊。

    她要用什么样的心情才抱着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说,阿姨我喜欢你,我想不让我妈妈回来,因为我害怕?她不敢去想,因为想到这些后陈墨言会觉得心生内疚:她会觉得自己竟然也是那么的冷漠,明知道那个女孩子在过着不好的生活,有可能会受到亲妈的虐待以及苛刻,但她却没有出声帮孩子一句……

    现在,她看着周如仪,忍不住语气就有些冷,“那是你自己的亲生女儿吧,还是说,她是你捡来的?你以前对她那么个样子也就罢了,瞧着现在这个样,是良心有点发现了吧?即然这样,你自己的女儿不好好照顾,凭什么让我这个外人照顾啊,还有,你可一直把我当成敌人来看待的,你让我去帮你照顾女儿?”

    “周如仪,你脑子没进水吧?”

    话这样说,陈墨言却是再次想起那一个雨夜。

    半夜,周如仪和吴良鑫两口子吵架。

    吴良鑫也是这样抱着孩子站在她的门前,让她帮着照顾女儿的吧?

    想到这里,陈墨言不禁脸上多了抹郁闷。

    难道,她就是这么长着一张帮别人照顾孩子的脸?

    “我觉得我女儿一定会喜欢我这个安排的啊。”

    周如仪笑了笑,也不和陈墨言辩解,只是默默的把一封信递给她,“为了答谢你帮我照顾女儿,这里还有些东西,我想都是你最需要的,当然,你要是觉得没用就烧了什么的都成,反正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她也没等着陈墨言接信,把信递到一边后就直接站起了身子,“好了,我的话都说完了,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啊。”

    “陈墨言,谢谢你啊。”

    她对着陈墨言笑了笑,自说自话的道了句话,然后,转身走人。

    身后陈墨言有些气恼。

    这人,怎么这样啊,她可没答应她半个字儿!

    不过,周如仪留下来信里头的内容却是让陈墨言有些脸色凝重。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把这封亲自交给尚老那边去。

    尚老刚好在。

    看到她这个时侯过来,不禁有些好笑,“怎么着,终于想起过来陪陪我老头子吃饭了吗?”

    “嗯,瞧着这脸色也好了起来,看来,你是得到某些人的消息了吧?”

    陈墨言被尚老的话打趣的有些脸红。

    她抿了唇,朝着给她递茶的警务员道了谢,然后才把封递过去,“尚老,我接到了一封这样的信,这里头的情况我可不敢多看,您亲自过目吧。”

    “哦,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丫头都想着避开?”

    尚老初时还带着笑意的眸子却在看到信里头的内容之后脸色猛的一沉,

    “这信是谁给你的,这里头的内容可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我觉得吧,好逮的是个线索,要是上头说的另一件事情是真的,尚老不如先查一查?”

    尚老顿了下,手指捏紧了信,“这上头说的另件事情是真的,是真的被人钻了空子……”

    “所以……”

    尚老闭了下眼,再睁开,眼神狠厉,“怕是真的有人为了利益而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

    陈墨言嘴角蠕动了下没出声。

    反正她只是个负责递信的。

    其实她到这会儿也才反应了过来:周如仪给她这封信的目的怕不是告诉她这件事情,而是,想借她的手,把这封信送到尚老手里头吧?她摇摇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周如仪给算计了一回。

    不过,瞧着尚老这脸上的表情。

    她觉得,如果这事儿是真的,真能帮上尚老忙的话。

    哪怕自己被她算计也认了。

    尚老出去打了几个电话,回过头,脸色已经平和,“对了,陈丫头还不知道吗,顾薄轩明天回来……”

    “您说什么,真的吗,真的明天回来?”

    “对,明天回来。”

    尚老看着陈墨言脸上全无掩饰的惊喜。

    他也跟着心情好了起来。

    他重重的点头,“而且,这一次,顾薄轩是立了特等功回来,此次回帝都,是要被专门嘉奖的。”

    “言丫头,这小子立了功,这次怕是职位要动两下喽,高兴吧?”

    “是高兴,不过,相比这个,我更高兴的却是他的平安归来。”

    陈墨言的眼圈含着泪花。

    看着尚老,她半点都没隐藏自己的心情,“只要他人好好的,什么立功啊什么的我都不在乎。”

    “嗯,你这性子,很豁达。”

    尚老顿了下,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里头闪过一抹的恍惚。

    半响后。

    他朝着陈墨言笑了笑,语气里头多了抹怅然,“老了啊,老了,老是想起一些往事。算了,你这会儿怕是也没什么心情留下来陪老头子我了,赶紧回去吧,回去和田老头子也说一声,让他也踏实踏实。”

    “是,谢谢尚老。”

    陈墨言一路急驰回到家。

    然后,她看着站在厅里头的那道高大却瘦削的身影。

    忍不住双手捂着嘴。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最后,她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