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64章 让你欺负妈妈,心痛
    陈墨言抱着眼前的人哭的不能自抑。

    此刻的她哪里还记得什么形象啊,什么被她爸她爷爷奶奶嘲笑什么的。

    她统统都抛到了脑后。

    用力的抱着顾薄轩,死死的抱着。

    生怕他再次消失一般。

    旁边,田老太太和齐阿姨看的心酸不已。

    两个人的眼圈都跟着红了起来。

    特别是田老太太,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说,嫁个这当兵的有什么好?”

    有什么好的啊。

    天天在家等于守寡般的存在。

    一个人拉扯着几个孩子,还得帮着他照顾老家的父母。

    嗯,一个没做好就是这当媳妇的错。

    回头还得担心在军队的他自己……

    田老太太越想越心疼自己的孙女啊,内心是再次的后悔。

    可惜。悔也没用了啊。

    足足十几分钟。

    陈墨言才把这场发泄般的哭泣给一点点的收住。

    顾薄轩抱着她,生怕她摔了。

    自己则站在那里紧紧的绷着身子,一动不动。

    虽然知道她会在家里头担心自己。

    那一晚他也是实在撑不住,生怕她会不安心,所以才憋着一口气闯了回来。

    其实,他是想着半夜回来看看就走的。

    可是眼看着自家媳妇就在门内啊。

    一道木门之隔。

    顾薄轩是真的没忍住……

    不过,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什么都没有自家媳妇安心来的好啊。

    此刻看着陈墨言哭的一抽一抽的。

    双眼通红。

    鼻子脸两颊都因为哭的剧烈喘息而泛着不正常的红。

    他赶紧帮着她顺气,“乖,不哭了不哭了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咱们不哭了,啊?”

    “要你管,我就哭。”

    “好好好,那咱们慢慢哭,先喝口水?”

    对着自家明显耍性子的小媳妇,顾薄轩这会儿是大气不敢出啊。

    想哭?

    抱着哭呗。

    虽然担心她会哭坏了嗓子什么的。

    可是,这会儿他也顾不得了。

    好巧不巧的,四小只这个时侯从外头迈着小短腿跑进来。

    走在最先头的是大宝。

    远远的看到站在门口自家亲妈的身影。

    嗷嗷叫着跑过来,“妈妈,妈……”

    身后另外几只也是有样学样,鹦鹉学舌般的喊着。

    田老太太赶紧过去,“大宝二宝三宝四宝,你们爸爸回来了,快过来……”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大宝身子小啊,从她一侧跑过去,咚咚撞到了顾薄轩的腿上,“坏人,你是坏人,欺负妈妈,坏人,妈妈不哭,大宝帮你打坏人啊。”一边说一边挥着小拳头,对着顾薄轩腿上一下下的捶了过去。

    他这一带头可不得了。

    几个小的一个个的都冲着顾薄轩打了过去。

    这下顾薄轩是退也不是,动也不是,一脸尴尬的站在那里当起了沙包。

    他还得担心自己腿上的骨头硬,再硌坏了几小的小手?

    本来在他怀里头哭的不能自仰,恨不得张嘴把面前人咬一口的陈墨言。

    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扑吃一声笑了起来。

    她抬头,看到眼前的人一脸无奈尴尬的表情,忍不住轻轻一哼,“活该啊,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不回来,这下知道了吧,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你,哼,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就让他们叫你叔叔,登门是客的叔叔!”

    顾薄轩,“……”自家媳妇这是把自己当成啥了?

    好在,田老太太和齐阿姨几个赶紧过来把小四只给分开。

    又是劝又是哄的。

    大宝还偏就是个倔脾气的,到最后被齐阿姨抱着,又挠又踢的。

    “放开我,妈妈哭了,他是坏人,打坏人……”

    顾薄轩低头看到自家怀里这个一脸瞧热闹的样子,哪里还不晓得这丫头肯定是不帮自己的?

    不过,这点小事还能难的倒他吗?

    这可是自己的种。

    难道,他还收服不了四个小萝卜头?

    对着齐阿姨一摆手,“放开他们,我来。”

    “加油哦,顾同志。”

    顾薄轩听着这话有些不像话啊,白了自家媳妇一眼,“你等着啊。”他蹲下身子,还得低头看着四小只,当然,话是给大宝说的,毕竟刚才他也是看到了,这四小只可是以自家这个大儿子为主的,对于这一点,顾薄轩瞧在眼里还是很满意的,老大啊,就得有这个自责!

    “你是他们三个的哥哥,是吧?”

    “坏人……”大宝也不看顾薄轩,就听到他说的哥哥两个字儿,可小家伙还是一脸愤愤的掂记着刚才陈墨言哭呢,乌溜溜的大眼瞪的圆圆的,“坏人,妈妈哭,打你……”

    “我是你爸爸。亲生的爸爸。”

    顾薄轩蹲在四宝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语气好像和几个大人在说话,“没有我和你妈妈,就没有你们几个,所以,你们得喊我爸爸,不能打我,当然,你们就是想打我也得打的过我。”

    “坏人……”

    任凭顾薄轩嘴皮子都讲干了。

    四小只是只有两个字儿,坏人!

    到最后,顾薄轩是一脸的懊恼,“媳妇,救命……”他搞不定!

    “哟,这就承认败仗了啊,可不是我们顾同志的风格哦。”

    “谁说我败了的啊,我,我这是明天继续再战。”

    陈墨言白他一眼,不过也没再为难他,对着几个孩子招招手,一一的抱了抱,她温声细语的,“宝宝乖呀,妈妈没有被欺负,妈妈刚才哭呢,嗯,是眼不舒服,宝贝给妈妈揉揉好不好?”

    “好啊好啊,揉,揉揉。”

    “揉……”

    四小只争先恐后的朝着陈墨言身上爬。

    小手使劲儿的在她脸上胡乱的按着。

    不一会,母子五人笑嘻嘻的玩闹到了一起。

    而四小只很是健忘的把之前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陈墨言看着齐阿姨带四小只下去吃水果,她朝着顾薄轩挑挑眉,怎么样?

    嗯,我媳妇是最棒的。

    两口子以眼神在那里交流,看的田老太太都瞧不过去。

    一声轻咳,“行了,一会就吃饭,吃完饭你们两个要是想腻歪回你们房间去,别带坏了我几个孙子。”

    陈墨言,“……”脸红了。

    不过,午饭过后两个人还是没能回屋去腻歪。

    因为外头有人开着车子来找顾薄轩。

    确切的说,是尚老派人来接他。

    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歉意,“定下来到帝都的时间明天,我紧赶慢赶的以为可以提前在家一天的,没想到……”顿了下,他轻轻的抱了下陈墨言,在她的耳侧低语,“等着,我很快就回来的。”

    “嗯,去吧,我和孩子在家里头等你回来吃晚饭。”

    这么多天担惊受怕的日子都过来了。

    他生死未卜。

    下落不明的时侯她都等了那么多天。

    现在,这人平安的出现,不过是出去一趟,她怎么可能会不等?

    顾薄轩走后没多久。

    被顾薄安带出去买婴儿用品的顾爸爸顾妈妈也赶了回来。

    在院子里头听到齐阿姨说顾薄轩回来。

    顾妈妈当时就急了,“这孩子,怎么连我们都不见又走了啊,这是怎么着,他眼里还有没有咱们这当爸妈的啊,这孩子真是的……”一边说一边念叨着,倒是顾薄安知道事情真相,惊喜的就差要跳起来,“嫂子,我哥他,他真的回来了,真的啊?”不敢置信!

    之前那些天,他亲眼看着这个嫂子强撑着一切在外头周旋。

    他现在是在林同身边上班的。

    自然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工厂和几个店铺会所都在出事。

    或多或少罢了。

    一开始的时侯他还疑惑来着,怎么突然都事情多了起来?

    后来还是林同给他解了下疑。

    那些人都以为他哥哥顾薄轩回不来了。

    知道陈墨言这个靠山肯定靠不住了啊。

    再加上帝都尚老这边的人被人给盯住,而且,人家也实在没把陈墨言这么个商人瞧在眼里吧?

    他嫂子在这中间撑到现在。

    得多难?

    在没有得知顾薄轩回来的那些日子。

    顾薄安都曾不止一次的想到,要是他哥哥的坏消息真的传过来。

    他嫂子能不能撑的住?

    好在,顾薄轩这个当大哥的,如同小时侯从不曾让他失望过一回似的。

    再一次不曾食言的,信心百倍的出现在他们的眼线!

    “妈,他只是出去办点事,晚会还会回来的。”

    顾妈妈听了陈墨言这话脸上露出惊喜,“真的,老大没回部队,晚上还会回来?”

    “会的,他这次估计能在帝都待上一段时间吧?”

    陈墨言这话说的有些不确定。

    不过,她心里头却是想了又想的,最终觉得顾薄轩待在帝都一段时间的可能性会大些。

    虽然不知道军演的时侯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瞧着现在这个情景,顾薄轩身上应该是担负着什么特殊重任了吧?

    而且这个任务估计只有那么几个有限的人知道。

    直到现在,随着顾薄轩看似出事,整根线都跟着被串动了起来。

    如今他平安归来。

    却是携着莫大荣耀而归!

    有些人坐不住,有些人心惊,有些人,却是要马上开始出手清算了吧?

    而顾薄轩这个导火线,估计得让他在帝都缓缓。

    看看情形再确定怎么安置他吧?

    当然,这些也只是她的猜测。

    不过陈墨言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她扭头看着咧着嘴笑的顾妈妈,也心情大好,“妈,顾薄轩最爱吃您蒸的肉丸了,不如咱们晚上蒸一些吧?”顾妈妈蒸的一种肉丸很香,肉嫩多汁,咬到嘴里能听到滋滋声儿。

    “好好好,我这就去弄啊。”

    顾妈妈走了两步,又猛不丁的想起了啥,“言言,小满,我们两个想吃啥,妈也给你们做。”

    不容易啊,这个时侯还能想起她们这两个儿媳妇!

    方小满和陈墨言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妈,我们什么都吃的,厨房里头还有好些菜呢,一会齐阿姨帮您一块弄。”

    “行,那妈就多弄些菜,小满不吃辣,言言呢,不爱甜的……”

    她一边念叨着一边走进了厨房里头。

    方小满坐在陈墨言的跟前,抱着她的手臂,“你当时怎么熬过来的啊,我这里头就一个我都觉得天天烦的不得了,而且我和你说啊言言,我觉得这孩子将来肯定会气我,这还没出生呢就这么折腾我……”虽然她前三个月是没怎么孕吐吧,当时她还沾沾自喜呢,和顾薄安炫耀,看看,咱们这孩子肯定是心疼她这当妈的啊。

    瞧瞧田素姑姑的二胎。

    前段时间可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去的啊。

    她却是能吃能睡,精神的很。

    然后,这话还没等她说多久呢,三个月过后,田素那边情况是越来越好。

    那脸色脸庞什么的几乎一天一个样儿。

    自然是朝着好的变。

    可是看看她呢,眼瞧着三个月过去了,她以为会是自己的好日子。

    可万万没想到,这孩子折腾自己的日子却是在后头。

    晚上她要睡觉了吧。

    这娃在她肚子里头来回的蠕动。

    应该是还小,没什么力气,可那一会动一下,一会鼓一下的。

    她不得劲儿呀。

    让她越来越烦躁,睡不着,吃不香的。

    她现在两眼上全是黑眼圈好不好?

    再这样下去方小满觉得自己都要找安眠药来吃了。

    “言言,你不知道,我现在都怕睡觉。”

    她只要一躺下,这孩子好像约好了似的,那就咕噜噜的动个不停。

    要说起这事儿来吧,陈墨言还真的听顾薄安问过她。

    可是,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

    而且她有着这个娃也是一胎就有的,当时也没哪个淘的晚上闹她啊。

    还有她姑姑那边。

    其实就是前三个月孕吐,有小妞妞时是这样。

    这次二胎还是这样儿。

    可是人家二胎过后立马就没事了啊。

    眼前这个……

    她看着方小满苦笑,“不是我不告诉你,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家这个怎么个回事啊。你们不是才去检查了吗,去孕检时没问医生?医生是怎么说的?”

    “医生说,就没见过我们家这么淘气的。”

    陈墨言,“……”

    想了想,她扭头一脸正色的看向方小满,“亲,恭喜你,估计这才是个开始,以后啊,你会更高兴的。”

    “滚。”方小满被陈墨言这话给气的,把身子扭到一边和四小宝玩去了。

    放下心来的陈墨言是直接回屋大睡了一觉。

    这段时间她可是半夜半夜的睡不着。

    哪怕咪一会,不是做梦就是被吓醒的,梦里头全都是顾薄轩不利的情景。

    有时侯她还会梦到顾薄轩跌下悬崖什么的。

    等到她被吓醒。

    看着身边的几个孩子,她就只能一遍遍的自我安慰:

    梦是反的。

    梦是反的。

    现在,她梦里头的情景终于真的只是一场梦。

    顾薄轩活生生的回到了她的眼前。

    知道他去尚老那边肯定得很长时间,她索性抱着几个娃一块睡午觉。

    这一觉睡的,足足过去三个小时。

    等到陈墨言醒过来,几个孩子都不知道跑到哪了。

    她一个人床上打了两个滚。

    起身懒懒的穿衣服,却在下一刻猛不丁的跳了起来。

    匆忙的穿上衣服,她撒腿朝着外头跑,“奶奶奶奶,齐阿姨,齐阿姨……”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的了?”

    最先出来的是齐阿姨。

    她刚好从厨房里头走出来,手里头还拎着一颗大葱呢。

    看到陈墨言这样着急忙慌的跑出来。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言言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不是,齐阿姨,齐阿姨,我刚才梦到顾薄轩回来了,可是我觉得这次的梦好真实,他还和四小打架呢,齐阿姨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快回来了,我真的觉得他就是真的要回来了啊,齐阿姨你说,这次梦会不会是真的?”

    因为才睡醒。

    整个人脸上还带着几分的倦态。

    头发也没梳,一头披肩长发就那么散在后头。

    乌黑的长发有几缕垂下来。

    把她的小脸衬的愈发的小,瘦弱。

    此刻的陈墨言眼神凄楚,透着迷离,如同个孩子似的紧紧拽着齐阿姨的手臂不放,“齐阿姨,你告诉我,是不是顾薄轩马上就要回来了,一定是的对不对?我做的这个梦肯定不是反的,不是的……”

    她这样喃喃自语。

    听的齐阿姨心疼的哦,手里头的大葱咚的扔在地下就想去抱陈墨言。

    只是有人却比她更快一步。

    有力的大手伸出来,紧紧的把如同个迷失的孩子般惶恐不安的陈墨言抱在怀里。

    僵便而又有些生疏的拍着她的后背。

    动作是那样的小心冀冀。

    “丫头,丫头你醒醒,不是做梦,是真的,是真的我回来了……”

    “言言,我真的回来了。”

    顾薄轩的声音里头多了抹颤意。

    他对着齐阿姨点了点头,大手一伸,把陈墨言整个抱在了自己怀里头。

    公主抱。

    回到房间,他把陈墨言放到床侧,自己则站在她的跟前。

    看着她有些无神的双眼,满心都是心疼。

    伸手,他如同捧着珍宝般捧着她的脸庞,“言言,言言你看看我,我真的回来了……”

    把人揽在自己的胸前。

    轻轻的哄着,劝着。

    顾薄轩有那么一刻,他不敢去看怀中陈墨言的双眸和神色。

    因为,他怕自己看到这样子的陈墨言,他会不由自主的憎恶让她痛苦难过成这样的自己!

    不,哪怕不用看呢。

    顾薄轩只是感受着怀中身子的僵硬和轻颤。

    他都想给自己两巴掌。

    而下一刻,他也真的就那么做了,抬手,重重两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

    ------题外话------

    今明两天人在火车上。我尽量正常更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