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和顾博轩两个人齐齐抬头。

    顾博轩的眼神先是落在走在前头,一脸夸张笑容的田明锋脸上。

    不过是一触即逝。

    他看着站在田明锋背后的田建父子两人,勾了下唇却是没出声。

    只是,陈墨言这个坐在他身边的人却是能够感觉的到,顾博轩此刻的心情,不好!

    难道是因为走进来的这几个人?

    她耸了耸肩,没有出声。

    低头和身边的小四只玩了起来。

    顾薄轩则是端起手边陈墨言才喝的茶,轻轻啜了起来。

    这下子,夫妻两人直接把田家二房来的这几个人都给晾了起来。

    田明锋的眼底闪过一抹的怒容:

    他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可是不止一次被下面子。

    以前也就罢了。

    今天他爸,他爷爷都在。

    这个女人是小辈吧?

    还有这个姓顾的……

    哪怕田建之前在家里头和他说的顾薄轩再怎么厉害。

    可瞧在田明锋眼里头,他只看的到这个男人一身懒散的坐在那里逗孩子。

    而且,在田明锋心里头想的是,他爷爷说的那些可都是未来!

    是有可能啊。

    可是,现在的他这不是还没到那个高度?

    凭什么也这般的不把他们二房看在眼里?

    心里头冷哼了一声,他挑高了眉,“堂妹,这位就是堂妹夫吧,好歹的咱们也是一家的,怎么着,你就真的由着他这样目中无人,传出去可对他没什么好……”

    “一家人?”

    顾薄轩平静的声音响起来,语气稍稍有些许的疑惑。

    他扭头看向陈墨言,“言言,什么时侯咱家有这样家人了,你认识吗?”

    “不认识。”

    陈墨言头也没抬,顿了下,“站在后头的那位好像是田家二房的那位田老爷子,听说可威风了,那么大的人物,我怎么能认识啊,你可别开玩笑了。”顿了下,陈墨言笑笑,扬眸朝着田建等人看过去,“走错路了吧?”

    “……”

    这下不止是田明锋黑脸。

    就是田建的长子,田明锋他亲爸都跟着沉下了一张脸。

    “怎么说话的,老三就是这么教你对待长辈的吗?”

    “老三?”

    “哦,你说的是我爸啊,这事儿你可还真的怪不到他头上去。”

    陈墨言一边把四宝抱在膝上,同时把余下想要往她身上爬的三只推给顾薄轩,然后她则朝着几人耸耸肩,“难道你们不是一直知道我是在外头长大的,老是觉得我没教养,给你们姓田的人丢人丢脸吗?”

    “你这丫头,他们几个小辈要是哪里得罪了你,你心里头有气和二爷爷说,我帮你出气就是,怎么一个堂堂把生意做到国外去的董事长,竟然和他们几个置起气来?”眼看着局面就要不受控制,田建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只能自己站了出来,他看着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人,脸上全都是诚恳,“言言,顾家小子,我想和你们单独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

    眼看着田建把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顾博轩二话不说重重点头,“我听我媳妇的,我家媳妇说没啥好谈的,那就不说。”

    田建,“……”

    最后,他只能先示弱,“言言,你也不想顾薄轩在帝都满身是敌吧,不管怎么说,我是田家的人,你们得喊我一声二爷爷,在外头那些人眼里头咱们就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哦,您老还记得这话,记得自己也姓田,记得和我爷爷是一个田字,一个爸妈生的么?”

    对于田建。

    陈墨言觉得自己早就想骂他了。

    可惜这老家向来是贼精。

    门面事儿做的极好,让外人根本就找不到半点的漏洞。

    现在,好不容易这老家伙主动跑到家里头来……

    她要是不骂他几句。

    岂不是都对不起这个机会?

    “我还以为您觉得自己是天生地养,石头缝里头蹦出来的呢。”

    陈墨言冷哼两声,无视田建铁青的脸,似笑非笑的,“以前你们二房那些恶心人的事儿我就不说了,咱们就提最近,最近你让田明锋过来,想的是什么您自己心里头不清楚吗,觉得就你一个人聪明,我们都是傻子?”

    “一边想着吞了我的东西,还让我对着你感恩戴德。”

    “一边还把我当成傻子?”

    “然后,如今眼瞧着这风向不对,又巴巴的跑过来,这是要做什么,示好?”

    “你们田家二房的人可真是厉害啊。”

    “城墙上的砖都没你们二房这些人的脸皮厚!”

    田建气的啊。

    可对着陈墨言这个小辈,他还得端着个架子,是骂不得,打不得。

    再说了,陈墨言刚才那些话简直就是戳他心窝子啊。

    他能说啥?

    这个时侯田明锋难得的聪明了起来,他一声怒斥,“堂妹你还有没有规矩,怎么说话呢,他可是咱们的长辈,我倒是要问问我大爷爷,他是怎么管的这些家里头人。”

    “哦,你耳聋啊,我刚才不是说了,我是在外头长大的,就没受过你们这些田家里人眼里头的半点所谓规矩和教育,充其量也就是个清华毕业的学生罢了。”她眉眼弯弯的笑,伸手拍开大宝拽着她裤腿往自己身上爬的小动作,瞪他一眼,“找你爸去。”然后抬眸,一脸的笑嫣如花,“要是,你们觉得我学的不好,给清华学院丢了人,不如,你们现在去找那边的校长什么的谈谈去?”

    “哦,对了,你们要是不认识路的话我告诉你们?”

    “……”

    田明锋被这话给噎的啊。

    敢清华园的校长教授去谈谈?

    他有那个胆子么?

    抬眼看到陈墨言眼底闪过的讥讽,他一下子明白过来:

    陈墨言这就是故意的!

    同时,她也在讽刺他,你有家里人教育,你出身田家又如何?

    你连清华生都不是!

    田明锋气的整个人要爆炸:

    这天,没办法聊了啊。

    “行了,你爷爷在吗,我去找他说话。”

    田建自己给自己台阶下,抬头看了眼书房,“大哥还在书房吗?”

    应该是在吧?

    “我爷爷是在书房,不过他要不要见你我可不知道。”

    田建点点头,“我和你爷爷说正事,他会听的。”话罢,他抬脚朝前走了两步,扭头。看了眼陈墨言,眼神落在坐在那里不动,由着三个奶娃往他身上爬的顾薄轩,眼神莫名的复杂:

    这人瞧着倒是个人才。

    可惜,不是他们二房的……

    临到书房门口。

    田建停住脚,“你们两个先回去吧,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

    “爷,我们在外头车上等你。”

    “也行。”

    想来,他大哥也不会乐意和他说太多话吧?

    他敲了两下门,“大哥,我要进来了。”话罢,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不然的话,估计他今天见不到自家大哥的。

    书房里。

    田老爷子挥豪,头也不抬,直到自己一行字写罢。

    收笔。

    老爷子慢条斯理的把手边的笔墨收拾好。

    然后才回身看向田建,“如果你是来和我说顾薄轩的事情,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不管如何,他不能再让二房这些人拖累孙女婿!

    当然,田老爷子心里头也清楚,哪怕他这里念着旧情答应田建这个亲弟弟什么,可是,顾薄轩可不是自己能左右的!而且,田老爷子自觉自己这眼看着就要两脚进土,活到现在八十岁,他没有丝毫对不起这个弟弟的。

    他对不起的是自己的老伴。

    是他的儿子,女儿。

    是外头那个一脸冷意,看似平淡和蔼,实则疏离漠然,一身是刺的孙女!

    还有,那个早逝的儿媳妇!

    这些事情都成了田老爷子心里头的结。

    他没事的时侯自己就想啊想的,想到最后也就释然:

    欠什么的,这一辈子就欠着吧。

    等到百年后,他下去那边给儿媳妇赔礼道歉。

    他下辈子给自己的妻儿陪礼,补偿他们!

    余生,他只想享受天伦之乐,儿孙绕膝!

    他看着田建,脸色淡淡,“如果我是你,我就会什么都不说,因为,我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帮你。”

    “哥,你难道真的要见死不救?”

    田建脸色有点难看,他沙哑着声音,“哥,你就再帮我一回……”

    “你回去吧。”

    “还有,以后别再来这里,你和那些人的事情,和顾薄轩的事情,别牵扯到言丫头身上。”

    “不然的话……”

    田老爷子摇摇头,声音却是一下子严厉了起来,“你别怪我这个当大哥的不给你面子。”

    这些年来他为了爹娘的一句话。

    忍也忍了,帮也帮了。

    委屈也是一肚子。

    到了现在,他不想再多管了,不行吗?

    田建站在原地没动。

    他不走,田老爷子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去。

    “言言,爷爷想吃红烧肉,一会让你齐阿姨多做些啊,就说顾小子要吃。”

    被直接栽赃的顾博轩无语的抽下嘴角,“爷爷,您后头……”

    老太太就站在那边呢。

    爷爷这是想吃呢还是不想吃呢不想吃呢不想吃?

    田老爷子回头,看到站在不远处冲着她沉脸的田老太太,果断的先开口,“看啥看,没听到我刚才说,顾小子想要吃红烧肉吗,我之前还劝他呢,别老是吃肉,不过他不听啊,要不老婆子你去劝劝他,对了,我想起有件事情没处理好,老婆子你先好好劝劝他,实在不行我再帮你了,行了,你先去后头办点事儿……”

    然后,老爷子背负着双手,施施然的走人。

    留在地下的田老太太是哭笑不得,“这死老头子!”

    她看着一脸憋笑的陈墨言,瞪她两眼,“笑吧笑吧,别憋坏了到时侯又得喊难受。”

    陈墨言一听这话果断的笑出声来。

    一边笑一边还问,“奶奶,那咱中午还煮红烧肉吗?”

    “煮,怎么不煮,你爷爷不是说小顾要吃吗,一会都给小顾吃,一块不让他碰。”

    陈墨言,“……”

    顾薄轩则心里头暗自苦笑,他回头会被老爷子给狠收拾的啊。

    一边朝着院子外头走,一边听着这些笑声和对话的田建,莫名的,心底涌起一股酸意。

    他明明之前最讨厌自家大哥和大嫂的啊。

    觉得他们迂腐的不行。

    脑子转的慢,认死理儿,锈。

    可是现在,为什么听着这些最是普通不过的对话,他竟然觉得羡慕?

    一路走到门外。

    田明锋父子两人在车上等不急,都跑到了车下转悠。

    看到门口田老爷子走出来。

    父子两人都跑过来,“爷爷,怎么样,他答应和咱们合作了吗?”

    “爸,大伯怎么说的,他答应帮咱们了吧?”

    作为田建的长子。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父亲和这个大伯两人相处的一些模式。

    更清楚他这个大伯有多么的重情。

    在他的心里头,他觉得只要自己爸爸出马,在这个大伯跟前哭诉几句,服下软。

    他大伯那一关肯定是一路通啊。

    可惜,他这次却是算错了田老爷子早就对他们二房这些人心灰意冷。

    说撒手就真的不再管一下。

    其实吧,以前的时侯田老爷子不知道这个弟弟一家人的性子么?

    不过是瞧在早逝的父母身上罢了。

    田建心里头累,不想和他们父子两人说话,摆摆手,“行了,先上车回家。”

    “好,爷爷您累了吧,您先躺一会……”

    车子回到家。

    田建进了书房,田明锋却是拦住了要进书房的父亲,“爸,爷爷情绪不对,您先别进去,让他缓缓,等一会的我再进去。”田明锋的父亲还是比较相信他这个儿子的判断的,听到这话便点了下头,“行,有什么事情你记得和爸说一声。”

    等到他走后。

    田明锋回去厅里热了杯牛奶,敲门。

    “爷爷,喝杯牛奶去房间休息一会吧,我瞧着您脸色不对……”

    在车上的时侯,他敏感的发觉到田建情绪不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更猜不出田建和田老爷子两兄弟关起门来在书房说了些啥。

    可他却聪明的立马不再继续问下去。

    选择用温情方式。

    “爷爷,这牛奶是才喝的,您喝了,我和奶奶说一声去,您回房歇着……”

    “别和你奶奶说,我没事。”

    田建端起牛奶一饮而尽。

    他把杯子放到一侧,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眼田明锋,“如果,爷爷是问你如果,爷爷万一哪天撑不住了,你准备怎么办?”他说这话的时侯眼神里头多了抹怅然,因为他情绪不稳,所以也就没有发现田明锋眼底一闪而过的惶恐和算计,田建看着田明锋坐在那里半响不出声,还以为他是被自己这突然的话给吓到。

    不禁呵呵一笑。

    “放心吧,爷爷只是想问问,不用多想。”

    “我就知道爷爷肯定不会出事的,还有,爷爷,您刚才突然问我那句话,是不是和大爷爷有关系啊?”

    “嗯,我就想着啊,你大爷爷眼看着整个大房都要断了,可是,你瞧瞧,横空出来一个孙女,竟然一下子让大房重新恢复了生机,眼看着就要再上一个高度,我就想着呀,这万一的,咱们二房是不是也有这么个顶梁柱?”

    “明锋,你聪明有余,但是沉稳不够。”

    “以后记得处事上大气些,多思多想,稳着点。”

    “多谢爷爷教导。”

    走出书房的田明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不相信自家爷爷那些随口一问的话!

    再联想到之前他这个爷爷突然执意亲自要去田家大房那边……

    联想到最近帝都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

    田明锋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

    难道,爷爷真的遇到什么坎了?

    回到他们大房的院子。

    田明锋直接进了他爸的房间,“爸,我爷爷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没有啊,怎么了?”

    正在处理文件的田建长子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自家儿子,想了想,他神色有些凝重,“你这是怎么了,我可是从没见你这样的表情,难道,你爷爷和你说什么了?”说起来田建长子觉得自己也是挺郁闷的,他明明一直那么的勤勤恳恳,认真做事,可是他爸却从不把他的辛苦和心血放在心上。

    所幸,他瞧上的是自己儿子。

    不然估计他得更郁闷!

    此刻,他放下手中的笔,指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说。”

    心里头却是暗自嘀咕起来:

    难道自家老头子又给他这个儿子说些什么小道内幕消息了?

    “爸,我觉得爷爷的状态不对。”

    顿了下,他又加上一句,“很不对。”

    “为什么会这样想?”

    田建长子有些诧异,“儿子,这是你看出来的,还是你爷爷自己和你说的?”

    “我爷爷刚才问我……”

    听罢田明锋的话,田建长子有些失笑,“你爷爷不也是说了,就是随口一问的?再说了,我还是觉得你是多心,你爷爷他最近挺好的啊,我经常看到他,什么都没发现……”

    “……”

    结束了父子谈话。

    田明锋有些不死心的出去打了几个电话。

    可结果自然是什么事情都没问出来。

    站在自家院了里。

    他抬头看天,难道,真的是他多想了?

    四合院。

    顾薄轩接连接了两个电话过后,他回头坐下来,也和陈墨言在谈田建的事。

    “你那个二爷爷,这次怕是要遇到大麻烦了。”

    ------题外话------

    明天早更…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