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电影看电影。

    她倒是在看电影,很认真的看。

    可是,身边某人的这只手是怎么个回事?

    为什么老是出现在不该动的地方?

    最后,陈墨言整个人几乎被顾薄轩给抱到了怀里头。

    两个人亲亲热热的看了场电影,回头走出电影院,顾薄轩眉眼里头全是笑意。

    这电影看的,值!

    倒是身旁的陈墨言,一个劲儿的用眼刀子戳他。

    这个男人,真是不知羞!

    之前还说人家,看电影就看电影呗,动手却脚的做什么。

    这可是公众场合。

    可是他呢?

    到最后还不是……

    眼看着到了下午五点出头,想着反正家里头有人看孩子,两个心大的爸妈索性就决定把两人世界贯彻到底,往家里头打了个电话,是程姐接的,知道田老爷子几个人还没有回来,顾博轩挂上电话一脸的大笑,“媳妇,肯定是爷爷奶奶让咱们两个好好在外头玩半天的,走,我请你吃大餐去。”

    “那你说说看,想请我吃什么?”

    “啊,那你想吃什么?”

    顾薄轩站稳了脚步,看向陈墨言,“想吃啥咱就去吃啥。”

    “那咱们还是去吃麦当劳吧。”

    顾薄轩,“……”能不能换个中国人的玩意儿吃?

    可是他的话已经说了出来。

    再加上自家媳妇眼底闪闪发亮的光。

    到最后,顾薄轩是二话不说直接妥协,“行,那就去吃汉堡。”

    两个人手牵着手,也没坐车更没开车的走出了电影院。

    然后,走到一半响起来件事儿。

    “顾薄轩,你把自行车给忘了……”

    然后,两个人又无语的牵着手转身去找自行车。

    好在还放在原地的。

    踩着除了铃铛,到处都响的老旧自行车,顾薄轩带着陈墨言穿过几条街道,绕了点远路,顺便看了回夜景,在麦当劳吃了汉堡薯条,瞧着陈墨言吃的欢快,抱着个鸡腿啃的眉眼弯弯,顾薄轩看着自己手里头的汉堡,那是忍不住一脸的嫌弃,“这有什么好吃的呀,不就是两片面包加块鸡肉加片菜叶子么,真是的,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知道这人是满脑了的忠君爱国。

    人家是时刻不忘以自己是军人,是中国军人而自豪。

    陈墨言索性懒得理他,自己哼哼嗤嗤把面前的薯条鸡翅汉堡都解决掉,然后她还又叫了杯可乐一股脑的喝到肚子里头,最后,拍着滚圆的肚子,她是一脸的满足,“顾薄轩你不知道,我可是好久就想来这里吃汉堡了啊,可惜家里头那四小只让我想想就觉得吃独食不好啊,我可是好妈妈,怎么能抛下孩子来吃这个呢?”

    “现在有你这个当爸的陪着,真好。”

    敢情,这是把他给拽过来当成了挡箭牌?

    顾薄轩有些无语的抽了下嘴角,神色却是淡定,“以后想吃就吃,咱们的儿子会知道孝顺你的。”

    “……”

    小两口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四小只正在闹腾呢。

    特别是二宝三宝,眼里头全都是泪花儿。

    抱着田老太太的腿不放,“妈妈妈妈,要妈妈……”

    “好了好了,我们家宝乖啊,你们的妈妈马上就来……”田老太太一边哄着几个孩子,一边忍不住的念叨着,“真是的,这丫头到底是去哪了啊,不是说一会就回吗,怎么这都要九点了还不回来?”话罢,她又连连的去催着在门口的齐阿姨,“去看看那丫头回来没有,没回的话再给她个电话,让她赶紧给我回来。”

    真是的,这当妈的哪有把孩子一丢大半天的啊。

    就不知道想啊。

    看看这孩子哭的,小脸儿都花了。

    倒是田老爷子听到这些话扫了她一眼,“男孩子哭几声怕什么,瞧你那紧张的。再说,言言心里头没数吗,她现在没回来肯定就是有事的,你着的什么急?”

    “我怎么能不着急,赶情在是你没看孩子啊你不着急。”

    这几个可是她打小看到现在的心头肉。

    哪一个哭两声或者是不舒服些。

    田老太太都觉得好像是有人在剜她的心头肉啊。

    这会儿一听自家老头子这样说,不禁就想和他急,还好齐阿姨在一旁打了圆场,“老太太看看四宝是不是困了啊,要不我先把她抱回房去?”

    “哎哟,我的四宝这是困了吗,可不能在这里睡啊。”

    本来正坐在一侧小椅子上玩九连环的小四宝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如同小鸡啄米似的。

    可爱极了。

    瞧的田老太太可心疼自家曾孙女,“抱回去赶紧抱回去,不等她们那没良心的爹娘了。”

    真是的,哪里有这样当爸妈的啊。

    把几个孩子一丢大半天。

    这都晚上九点了还不回家,真是……

    到了这会儿田老太太有些庆幸陈墨言没和自家公婆住在一块了。

    就这样子啊。

    肯定住不到一起去的。

    直到晚上十点。

    四小只都挂着眼泪哭了过去,陈墨言才出现。

    田老太太还没睡呢。

    看到她们小两口进来,她瞪了眼陈墨言,没好气的哼哼两声。

    转身回了屋子。

    看的陈墨言一头的雾水,她奶奶这是怎么了?

    “齐阿姨,我奶奶怎么了,和我爷爷闹别扭了吗?”

    齐阿姨忍着笑,“老太太是嫌你们两个回来的太晚了,然后四宝他们想爸妈,睡着的时侯还抹着泪呢,老太太是心疼了呢。行了,老太太也就是一时心软,不会有事的,到是你们两个,吃饭了没有,我去帮你们弄点吃的?”

    “不用了齐阿姨,我们在外头吃过回来的。”

    小两口两人回到自己房间。

    就看到一排躺在床上睡着的小四只。

    大宝的睡姿最让人无语,整个人都横到了枕头上。

    手里头还抱着人家三宝的手……

    四宝则睡觉也文静的很,看着就让人喜欢。

    把四个孩子的睡姿调整好,掖了下被角,陈墨言两个人赶紧去梳洗,洗漱。

    回头躺在床上。

    顾薄轩伸手抱住了陈墨言。

    就在陈墨言想要推开他时,头顶上,响起顾薄轩平静的声音,“我觉得我估计在家里头待不了几天了。”

    他这话一出口。

    陈墨言的身子就是一僵。

    随后,她很快就恢复了自然,一脸神色自若的看向顾薄轩,

    “决定好了,想好了?”

    “嗯。”

    夜色下。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房间的气氛一瞬间带出几分的压抑感。

    直到,陈墨言带着轻轻叹息的声音响起来,“也好,在外头待个两年对你有利。”

    “嗯,爷爷说,在外头再待上两三年,再熬些资历……”

    “那就听爷爷的吧。”

    陈墨言无声的抱住顾薄轩的腰。

    再没有出声。

    顾薄轩的眼底全是歉意,“言言,对不起,本来这次以为能留在帝都的,可是没想到……”他倒是想选择留在帝都,可是却被田老爷子给直接否了,就是尚老,都在盘衡再三过后给他暂时离开这里的建议。

    他们说的很直接:

    现在的他功是有,可是,得罪的人却也更多!

    特别是经了上次的一役。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顾薄轩这个年纪轻轻却立下大功的年轻师长眼红。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盯着他。

    想要把他给拉下台呢。

    这个时侯,顾薄轩在留在帝都,那就是直接把自己当成了靶子给别人练手!

    顾薄轩很想说,他不怕这些。

    可是,想着家里头的妻儿,想着自己身后的一大家子。

    他张了张嘴,把滚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田老爷子说的好,现在的他,不能任性!

    “等我三年,到时侯,咱们一家再不分开……”

    陈墨言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

    五天后。

    顾薄轩的任命直接被尚老派人送了过来。

    H军区副军长!

    虽然是副的,可是,这个军区已经是几年没有正军长!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顾薄轩是直接被调过去当一把手的。

    调令送达。

    第二天就得立马起程报到。

    当天晚上。

    田老爷子把田子航还有陈墨言和顾薄轩几个人叫到了书房。

    看着小两口,田老爷子直接开了口,“言言,你也不用舍不得,是爷爷给他的建议,让他先在外头再待几年,等这件事情的风波停一停,到时侯他有军功,有资历在身,趁着那位正是上位的时侯,调进来不是问题。”

    “更何况,对方给他选的这个地方也是用了心思的。”

    对于田老爷子这些话,陈墨言只有点头的份,“爷爷我知道,我没有多想。”

    男人对于事关自己前程的东西都有一种执着和固执。

    顾薄轩也不例外。

    再说了,顾薄轩这次调过去的地方离着帝都还是比较近的。

    坐火车的话只需要八小时侯就到了。

    大不了到时侯她带着孩子过去找他就是……

    想通了这些,陈墨言的神色就轻松不少,“爷爷,爸,我真的想通了,真没事。”

    其实,虽然她心里头一心想着一家团圆。

    想着让顾薄轩留在帝都。

    可是她有时侯也会忍不住的想,自己现在这样天天在外头几处跑,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家里头孩子全是她爸爷爷奶奶这些人看着,帮她守着大后方,可要是顾薄轩真的调回了帝都,天天看着自己忙成这样。

    届时,他会不会在心里头生出点别的什么想法?

    这样的心思之下。

    陈墨言其实听到顾薄轩没有直接留在帝都。

    多少还是在心里头松了口气的。

    她实在是担心顾薄轩,到时侯再因为自己在外头忙乎而和她吵架来个冷战什么的。

    到时侯自己还得去费心思哄着他?

    不敢想那个场面!

    寻思着估计她爷爷还得有话和顾薄轩说。

    陈墨言借口去看孩子走了出去。

    她在房间待了有十几分钟,顾薄轩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她坐在那里,他下意识的有些心虚,“媳妇……”

    “行了,我在帮你收拾东西,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我漏掉的?”

    即然选择了这个男人。

    那么,他所作的一切决定就是自己需要去支持的。

    当然了,前提是这个男人值得。

    陈墨言的面前摆满了顾薄轩的衣服,右手边是叠好的,另一侧是挑出来不带着的,看到顾薄轩进来,她笑了笑,“你自己看看有没有漏掉的,还有,爸妈那边,你明天一早去说还是现在?”

    “这会儿都要十点了,明天一早去说吧。”

    反正他是下午的车。

    “行,对了,你调令的事情就别和妈说了啊。我担心她在外头再说什么……”

    不怕别的。

    她就担心顾妈妈回去老家后拿着顾薄轩这身份显摆。

    到时侯再被有心人给利用……

    “我也不会和爸说的,放心吧。”

    顾薄轩主动帮着陈墨言折衣服,收拾了满满一行李箱。

    这一箱子啊,全是她的思念!

    夫妻两人一宿都没睡好。

    次日一早,陈墨言难得的比顾薄轩起的早。

    当然,她一动顾薄轩也就睁开了眼。

    不过他躺在床上没动,而且还伸长手把陈墨言给抱到了怀里头,

    “媳妇,让我再抱一会儿。”

    要是换在别的时侯,陈墨言肯定一手肘撞了过去。

    抱什么抱啊,大白天的。

    一晚上还没抱够么?

    可是想到下午顾薄轩就得离家,她这心里头啊,离愁淡淡的开始往上涌。

    这会儿被顾薄轩一抱。

    听着他的话,忍不住眼圈就有点红。

    这人还没走呢,她竟然就开始舍不得了?

    陈墨言赶紧把头埋在顾薄轩胸口,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有些红的眼圈。

    可是顾薄轩什么眼神啊。

    看着她那个样子,知道她不想让自己知道。

    也就忍着不问。

    轻轻的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语气温柔而怜惜,“我一有空就回家,尚老和我说了,现在我的身份和以前不同,假期什么的肯定会比以前多,到时侯一放假我就回来看你,看孩子。”

    “嗯,那你在外头老老实实的啊。”

    “不准拈花惹草……”

    “不准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更不准和哪个女兵多说一句话……”

    陈墨言一连说了十几个的不准不准依旧不准。

    顾薄轩听的却是满脸含笑,连连点头,最后就差对着陈墨言举起双手双脚来赌咒发誓做保证。

    到最后,他更是一脸认真的开口道,“一会起来我给你写保证书,立军令状。”

    陈墨言,“……”

    两个人腻歪到四小只都跟着从床上爬起来。

    一家六口在大床上滚了一回。

    嘻嘻哈哈的笑闹声通过窗户传到了院子外头。

    听的早早过来的顾妈妈几次坐不住,“这是醒了吗,我听着这是孩子的声音啊,肯定醒了的……”

    “醒了言言他们肯定会出来的,老太太你急啥。”

    田老太太看着顾妈妈一脸坐不住的样子,二话不说打断她,“再等等,她们应该就出来了。”

    又等了十分钟。

    顾妈妈几乎把自己的眼给瞪圆时。

    四小率先迈着小短腿跑了出来,看到顾妈妈和田老太太,一声欢呼朝着她们扑过去。

    “哎哟,慢点慢点,我的大宝贝。”

    顾妈妈二话不说伸手抱起了跑在最前头的大宝。

    脸上的褶子都笑的舒展开来。

    大家一起吃过早饭。

    陈墨言知道顾薄轩有话和他爸妈说,自己带着几个孩子去院子里头玩游戏。

    屋子里头。

    田老太太等人也都离去。

    顾薄轩对着他爸妈直接就开了口,“爸,妈我下午的车子回部队。”

    “啊,这就回去啊,那个儿子啊,要不再待一段时间啊?”

    顾妈妈看着顾薄轩是一脸的不舍。

    好不容易和大儿子相处了这月余的时间啊。

    她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感觉。

    怎么这儿子就要走了?

    “儿子了,要不你和部队再请段时间的假,你再陪陪我和你爸,等我们过段时间回家的时侯你再走?”

    顾妈妈看着顾薄轩,想着让他再晚段时间走。

    不然的话,顾妈妈老是觉得自己大儿子一走,她和自家老伴住在这里老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好像,她大儿子就是倒插门?!

    有顾薄轩在这里,她就觉得自己有了主心骨儿。

    “爸,妈,这是不可能的,我这次的假期已经是超标,再待下去可就要被处罚了。”

    “对对,你别听你妈的,她就是随口一说。”

    顾爸爸一听这话哪里还敢再拦啊。

    虽然他也是不舍得这么快就和大儿子分开。

    可是,要是不让儿子回部队。

    到时侯这处分一下来,再影响了儿子的前程什么的。

    他儿子这么多年的心血不是白白浪费了?

    他是男人,自然比顾妈妈更要理智,“你妈也就是舍不得你,等你走了她自然就会没事的,再说了,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呢,你也不用担心我和你妈,等到再过段时间我和你妈就得要回村子了,家里头那么多的活计呢。”

    虽然帝都生活水平好。

    住在这里更是衣食无忧的。

    可是,顾爸爸还是觉得不想在这里头长住: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你可别害了儿子啊,还有,咱们不是过段时间也要走吗,你要是不想多待的话咱们就明天和大轩一块走。”

    顾妈妈有点意动。

    可是一想又摇了头,“不行,我还得留下来看孙子呢,还有小满那丫头,这肚子一天比一天的大,我可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这里。”知道自家儿子是一定要走的,顾妈妈也懒得再说什么,反正也留不住,这些年来分分离离的,习惯了!她摆着手正想说啥,外头突然想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然后,是女人的哭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