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69章 至亲至疏,离别
    上头一桩桩,一件件都记的清楚,写的分明。

    田明矾是帮助了不少的孩子。

    甚至资助了不少的学生、大学生。

    可是他做下的那些错事,犯法的事情却绝对不会因为这些而就此抵消。

    特别是,田明矾竟然给那么多的人大开方便之门……

    上头记录的这些事情,可是比女人嘴里头说的贪污罪名重之又重。

    说个不好听的,只是一个贪污的话,如果数额不是罪大,认罪态度好,上缴全部金额的话。

    会有一个量刑和缓刑期。

    可是田明矾做的这些事情啊,可是严重的多。

    这一辈子怕是只能在牢里头待着了。

    牢底做穿!

    年轻的女人看着陈墨言,一脸的惨白,“不可能的,这绝不是真的……”

    “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明矾。”

    “肯定是你做的。”

    陈墨言看着她,摇摇头,眼里头写满了怜悯,“这些事情都是有据可查,是国家公检法一块调查出来的,你觉得我有这么大的能量吗?再说了,不过是对付一个田明矾罢了,我可没那么大的能力出动这些力量。”

    “你虽然是他的枕边人,你刚才还说自己了解他,最清楚他。”

    “现在呢?”

    “你还敢这样说吗?”

    年轻的女人身子摇摇欲坠。

    手里头的那几页纸如同山一般的重。

    压在她的身上。

    让她再也站不住,扑通一声瘫坐到了地下。

    双眼无神。

    她看着陈墨言,语气喃喃,“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信不信随你吧。”

    “你也可以当这是我在诬陷他,让你们田家二房不好过。”

    “如果,这样想能让你心里头舒坦一些的话。”

    陈墨言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神色淡淡。

    最后,她转身离去。

    不远处的地下。

    年轻的女人双手捂着脸,哭的无助而绝望:

    这是她自己选中的男人啊。

    她打从看到他第一眼,就喜欢这个男人的温和低调。

    喜欢他身上时时散发着的书卷气。

    然后,她不顾一切的想要嫁给他,可是家里头那会已经准备在让她联姻。

    她是以死相逼才最终如愿。

    事后,夫妻两人的感情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差。

    在她的印像中,田明矾就是这样温温和和,低调的男人啊。

    他怎么可能会和你说情话?

    那还叫低调吗?

    可是,直到这一刻,看着眼前自己手边的这几张纸。

    耳侧是陈墨言淡淡的话。

    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田明矾他骗了她!

    他,一直在骗她!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别哭,以后我保护妈妈。”

    女儿稚嫩的小脸出现在年轻女人的眼前。

    再听着孩子暖心的话。

    年轻女人的心里头总算是多了那么一丝丝的暖意。

    她对着自己的女儿又哭又笑的,最后,年轻女人站起来,牵着女儿的手脚步蹒跚的离去。

    屋子里头。

    陈墨言斜睇了眼顾薄轩,“你把那些给她看做什么?”那些可都是不准备对外提的事儿。

    不然的话,单凭一个田明矾这生生几年间竟然做了那么多的丑事。

    特别是那些还极其的容易引起民愤……

    国家也是脸上无光啊。

    要不是顾薄轩事先说起来,陈墨言都不知道这些事儿。

    尚老提起这事儿到现在还是脸色难看。

    充满了自责。

    “她要是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尚老到时侯问是谁漏出去的,我一准和他说。”

    “嗯,你这是出卖自己的爱人吗?”

    “过来,让我好好收拾一下敢出卖同志的坏人……”

    陈墨言被他抱在怀里头一通的猛亲。

    到最后,实在是受不住,直接把人给推了出去,“你行了啊,正经点,不是要走了吗?赶紧走。”

    腻腻歪歪的,烦人。

    再不舍,顾薄轩还是直接坐着军区的车子离去。

    站在门口看着车子开的没影。

    陈墨言不由的扯了下嘴角,这下好了,连送都不用自己送了。

    人家现在升官了,有车接!

    哼哼两声,陈墨言转身回家,和四小只玩了大半天才缓过来心头那口气儿。

    第二天早上。

    陈墨言睡到自然醒。

    本能的去推身边的人,“顾薄轩,起床了,起……”话到一半她才顿住。

    人离开了。

    呵呵笑了两声,陈墨言自己坐起来,慢腾腾的起身。

    日子照样过。

    忽悠着,转眼就是几个月过去。

    眼看着田素的育产期就在眼前,陈墨言被田老太太给害的,连带着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她四胎都平安的啊。

    总不是她姑姑这个二胎就不能平安吧?

    真是的,都是她奶奶太紧张,才把她也给带紧张了。

    正想着呢,就听到不远处的客房有人嗷嗷叫,“言言,言言,你快过来,我,我肚子疼……”

    是方小满。

    她这两天和顾薄安闹了个小别扭。

    不想理顾薄安,更不想去听着顾妈妈这个当婆婆的念叨。

    直接就强势的住到了陈墨言这边。

    她和田素的时间差不多,又是头胎,也是紧张的不得了。

    特别是这几天,时不时的就吼上两嗓子肚子疼。

    听到这声音后陈墨言才反应过来,其实她紧张不止是她奶奶带的啊。

    还有这个女人呢。

    要是真的论起来,估计方小满得占头功!

    田老太太正在厨房里头忙活着呢,听到这声音噌的一下跑了出来。

    老太太最近对肚子疼这字眼极度的敏感。

    看着陈墨言,“谁,我怎么听着有人喊肚子疼,哎哟,是小满那丫头,不会是要生了吧?”

    “应该不会吧,姑姑二胎还没发动呢。”

    不都说头胎一般都得推迟什么的。

    二胎才会提前吗?

    田老太太白她一眼,“这个哪里能有个准儿,说不定就是真的生了呢。”两个人说着话已经走进了方小满的屋子,就看到她正坐在椅子上白着一张脸,眼神惊恐的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到陈墨言进来,方小满一脸的要哭不哭的委屈样儿,“言言,疼,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你别紧张,放轻松,别害怕……”

    陈墨言握着她的手,一接触她的手陈墨言心头微凛。

    这丫头的手冰凉!

    耳侧,田老太太已经惊呼,“这是要生了,小齐,小齐快点去叫人,小满这丫头要生了。”

    方小满被陈墨言开车送去的医院。

    顾爸爸早就回了老家。

    倒是顾妈妈因为方小满的事情留了下来。

    这会儿和齐阿姨也提着大包小包的坐车赶了过来。

    老太太一来就凑到了陈墨言跟前,“言言,言言怎么样,生了吗?”这次老太太倒是真的学聪明了些,不问男女了,事实上她也是心里头真的没那么在意了,老大家里头可是有三个孙子一个孙女了,所以,方小满这个二儿媳妇生什么就没那么太过在意了,当然,要是生个孙子,顾妈妈肯定会更高兴就是。

    “妈你别急,她是头胎,应该没那么快的。”

    “嗯嗯,妈没急,妈没急。”

    老太太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转了一圈才发现,“咦,言言呀,你弟呢,没人通知他吗?”

    陈墨言忍不住嘿的拍了下额头,“我忘了……我以为妈您会说的……”

    顾妈妈,“……”她也以为陈墨言会找顾薄安的。

    然后,这下好了,两边都没找。

    齐阿姨又赶紧拖着顾妈妈去一边的护士部那边打电话……

    等到顾薄安一头大汗的赶过来。

    方小满还在产房里头嗷嗷大叫,一个劲儿的骂顾薄安。

    总之就是一句话,以后她打死也不生了,要生让顾薄安自己生。

    听的顾妈妈这个当婆婆的都忍不住好气又好笑。

    狠狠的瞪了眼顾薄安:瞧瞧你这媳妇!

    顾薄安哪里还有心思去看他妈的眉眼官司啊。

    一心盯着里头的媳妇孩子呢。

    恨不得推开那道门,就这么直接闯过去……

    半天过去。

    就是顾妈妈都有点不淡定,“这怎么还没好啊,医生,我儿媳妇和孩子她没事吧?”

    “再等等吧,实在不行就得刨腹产。”

    顾薄安吓的腿都软了,“刨,刨腹产?那不得很疼啊,医生,我媳妇她最怕疼……”

    “这都什么时侯了,还怕疼?”

    “难道她这样下去不疼吗,到最后要是孩子出了事,她更疼。”

    顾薄安被劈头盖脸一番的训斥。

    不过好在医生也是个讲理的,最后看着顾薄安解释道,“我们一般也不会建议产妇直接刨的,多数是顺不下来,你媳妇宫口开的差不多,可孩子就是不肯过来,再这样下去怕是情况不好……”

    “难道不刨还等着大人或孩子出事?”

    “不不不,我们刨,我们这就刨……”

    顾妈妈一听医生的话,想也不想的就开了口,“医生,不管多少钱都行,我们只要人好好的,大人孩子都好好的,我们花钱,我们刨。”

    “这还像点话。”

    医生看了眼顾妈妈,点点头,“你们家属放心,我们会针对产妇各种情况做出最有利的方案的。”

    病房里头。

    方小满已经疼的全身都没有力气。

    冷汗淋淋。

    “医生,医生,我要刨,我不要生了,我要刨,赶紧的啊……”

    晚上八点半。

    方小满刨腹产,生了一个女儿。

    小丫头斤两十足。

    一落地就哇哇的哭,声音可响亮了。

    听的站在产房门外的顾薄安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生了,总算是生了!

    “恭喜你们,是个女儿……”

    顾妈妈凑过去看孩子,顾薄安却是噌的一下站起来,冲进了产房,

    “媳妇,媳妇你怎么样,媳妇……”

    方小满正在晕迷中。

    护士本想喝斥顾薄安,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你个男人怎么能进,赶紧出去,只是看着顾薄安一脸的焦急,落在方小满脸上的眼神满满全都是疼惜,小护士心头一软,“这位先生,你太太她没事,就是之前打针还没有醒过来,现在我们会把她送到病房,这两天你们家属得仔细护理,别让她碰到伤口什么的……”

    “好好好,没事就好。”

    “谢谢你啊,谢谢你们。”

    顾薄安对着护士医生道谢,那一身紧张的样子让几个护士对他都心生好感。

    方小满是第二天凌晨三点多才醒过来。

    她睁开眼,就觉得某处火辣辣的疼。

    脑子里头的理智回归。

    她不禁苦笑着撇了下嘴,可不是疼吗,挨了一刀呢。

    扭过头,她就被睡在自己身边小床上的小团子给小小的惊了一下。

    随即她就瞪大了眼,眼里头全都是欢喜:

    这是她的孩子!

    也不知道是男娃还是女娃?

    不过没关系,她都喜欢。

    至于顾薄安?

    嗯,他要是敢重男轻女,她就休了他!

    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小娃的脸蛋,只是这手一动,不小心就牵扯到了伤口。

    疼的她倒抽了口气。

    正趴在她床边才咪了会眼的顾薄安一下子被惊醒。

    抬头,他一眼看到病床上睁着大眼一动不动瞧着他的方小满。

    脸上全都是惊喜,“媳妇你醒了啊,媳妇辛苦你了,咱们以后不生了,就要这一个。”

    方小满却是没理他的话,只是看着小床上的娃娃,声音沙哑,

    “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

    “女儿,是女儿,长的可漂亮了,和你一模一样。”

    方小满听到是女儿,忍不住嘴角勾了一下,“女儿好,以后我带着她出去,我们两个穿的漂漂亮亮的,大小公主。”

    “对对,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大小公主。”

    顾薄安紧紧的握着方小满的手,一脸的感激,“小满,谢谢你帮我生了个女儿。”

    “我还以为你会嫌弃她是个女娃呢。”

    “怎么可能,你们两个可是我的宝。”

    顾薄安一脸你怎么能这样想我的受伤样,逗的方小满扑吃一乐。

    只是这一笑刚好又牵动了伤口。

    疼的她直咧嘴。

    最后对着顾薄安瞪眼,“你不准再惹我笑,不然我和你没完。”

    两个人低声说着话,好半响顾薄安才猛不丁的拍了自己的脑门,“我忘了,你等我一下,我给家里头打个电话,让她们帮你把鸡汤和米粥什么的送过来……”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吧,方小满就觉得自己的肚子除了火辣辣的疼,还有咕噜噜的叫,饿的。所以,她也没拦着顾薄安,只是叮嘱他,“你别给言言打啊,她带孩子呢。”

    顾薄安听着这话是忍不住的苦笑。

    这丫头啊,到现在还不忘偏着陈墨言,真是让他这个正牌的合法丈夫吃味呐。

    不过,这人是他亲嫂子。

    他两个都惹不起,只能受着吧。

    电话是直接打到顾妈妈那边去的,在这次顾妈妈留在帝都照顾方小满时。

    顾薄安就给她买了个手机。

    粥和鸡汤是顾妈妈回去后就小火熬煮的。

    这会儿就一直放在炉子上温着。

    听到自家儿子的电话,顾妈妈直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带着小花提着保温桶什么的赶了过来。

    顾妈妈看着睡在小床上香香的孙女。

    脸上全都是高兴。

    对着方小满语气也愈发的温柔,“小满啊,你辛苦了,这是妈才熬的鸡汤,可香着呢,你多喝点,这是小米汤,你也喝几口,来,妈帮你喂啊……”

    “怎么回事,不是说她明天早上之前不能吃东西吗,你们这当家属的是怎么照顾病人的?”

    护士从外头推开门走进来。

    看着突然出现的顾妈妈两个人,小脸紧紧绷着,“她是刨腹产,产后几个小时内不能进食,没有排气前更不能吃东西,这些不是都和你们说过了吗,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带东西进来都不问问我们的?”

    “啊,那啥,俺不知道啊。”

    顾妈妈捧着鸡汤整个人有点懵,不能吃东西吗?

    可是都挨了一刀啊。

    又流了那么多的血,不好好补补怎么能行?

    不吃东西哪能行啊。

    她正想说什么,顾薄安却是突然呀的一声响了起来,“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忘了这事儿,对不起啊护士小姐,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把这碴给忘了……妈,对不起,让你白跑了一趟……”

    “这倒是没啥,可是怎么能不让吃东西啊。”

    “这吃东西能成么?”

    最后还是护士压着性子和顾妈妈解释了一番什么是排气之类的话,然后,顾妈妈才半知半解的点了头,看着病床上的方小满,“满啊,你好好的歇着,妈明天再来给你送吃的啊。行了,我和小花我们两个走了啊。”

    刚才她们进来可是和医院的人说了好一通的好话。

    没想到是白来一场……

    小花也笑嘻嘻的,“嫂子,我先走了啊,哥,你照顾好嫂子和我小侄女哦。”

    “这是我媳妇我女儿,还用你来叮嘱?”

    “赶紧走。”

    小花朝着他绊个鬼脸,对着方小满摆摆手,扶着顾妈妈离去。

    病房里头。

    顾薄安一脸的歉意,“都是我不好,差点害了你……”

    方小满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双眼盯着小床上的女儿,忍不住有些担心的开口,“顾薄安,她怎么老是睡啊,咱们刚才说话她都没醒,你把她抱过来给我看看啊,我有点担心。”

    “担心啥,她睡的可香了呢,不过你等着,我推过去给你看看。”

    小床是可以推拉的那种。

    车子调个方向,放到了方小满的眼前。

    第一眼。

    方小满忍不住撇了嘴,一脸的嫌弃,“她长的好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