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0章 冤家路榨
    这个念头直到第二天陈墨言带着齐阿姨过来时都始终坚持。

    方小满这个时侯还不能坐起来。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逗弄小娃的陈墨言,她一脸的嫌弃,

    “言言,这孩子怎么那么丑啊。”

    “整个一小老太太似的。”

    陈墨言,“……”

    齐阿姨正在帮着她收拾东西,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的笑,“小满你不知道,这孩子才出生的时侯啊,一般都是这样的,等再长个几天,就好像小树苗长开了,伸了枝丫似的展开,就好看喽。”她看着方小满嘟着个嘴,一脸的不以为然样,忍不住笑着道,“你和安子长的都好看,又都高高大大的,孩子肯定错不了的。”

    “这一点呀,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头去吧。”

    “我敢打保票,这孩子肯定是个美人。”

    “我就说嘛,齐阿姨你不知道,她从昨晚就念叨到现在,就不怕把自己女儿真的给念丑了。”

    “到时侯真的成一个丑八怪,我看你去哪哭去。”

    出声的是顾薄安。

    他一脸的好笑,提着两个热水瓶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方小满狠狠的剜他一眼,“你才是丑八怪呢,我女儿是最好看的。”

    “对对,你女儿是最好看的。”真是的,她女儿不是他的么?

    真不知道那脑子里头都装了些啥。

    难道,真的是一孕傻三年?

    顾薄安心里头腹诽着,嘴上可不敢说啥。

    和屋子里头的陈墨言等人一一打过招呼,他就去忙活自己的。

    陈墨言陪着方小满半天。

    看着她睡过去,她则起身告辞。

    齐阿姨也跟着陈墨言回了家,等到傍晚再过来送饭。

    “齐阿姨你先在车子那里等我,我去下洗手间。”

    陈墨言让齐阿姨先走,她自己则拐去了洗手间,只是等到她再次出来。

    路过产科门诊室的时侯。

    远远的看着一个人影挑了下眉,有点眼熟?

    不过,陈墨言的脚步没停。

    走了两步和那几个排号的人擦身而过。

    她眼皮没动一下。

    倒是不远处的吴良鑫,看到陈墨言后整个人怔了下。

    “言言?”

    可惜陈墨言没听到,头也没回的朝外走。

    或者,她听到了,但是懒得回头。

    “言言是谁,怎么着,看到旧情人了吗?”

    站在吴良鑫身旁不远处的一个年轻女孩子似笑非笑的挑高了眉,看着他,“怎么着,吴大老板,要不要去追啊?要是想去追的话可是得赶紧的啊,瞧着人家可是就要走远了呢。”她这些话本来是打趣的话,同时也是想暗自试探下吴良鑫的心思,可是没想到她的话音还没落,吴良鑫直接就翻了脸,“怎么着,我的事情还得要靠着你来提醒我怎么做吗,你自己还是顾好自己吧。”

    “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还有,回头找我助理拿钱。”

    他抬脚走人。

    身后,那个女孩子气的脸都青了。

    “姓吴的你给我站住,吴良鑫你个混蛋你回来……”

    女孩子在地下狠狠的跺了几下脚。

    刚好这个时侯叫到她的号,二十号,二十号有没有,她猛的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眼叫号的护士,二十号死了,气呼呼的丢下这么一句,她拔脚朝着不远处的楼梯处跑过去,“良鑫,良鑫你等等我,我和你一块走……”

    吴良鑫自然没有等那个女孩子。

    他脚步匆忙的朝着陈墨言的身影追过去。

    咚咚的一路急跑下楼。

    站在停车场。

    他眼神焦急的四处打量着。

    可偏偏却一直看不到陈墨言的身影。

    心头一松,却又莫名的涌起一阵阵的酸涩:

    怎么就老是擦身而过呢。

    想见她一面,原来是这么的难啊。

    生出这么一种心思的吴良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跟着一怔。

    他为什么会觉得见陈墨言一面是困难?

    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在吴良鑫转身,想要放弃找人准备上车时。

    他无意识的抬眼。

    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角落里头,陈墨言正眉眼含笑的打电话。

    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脸庞上全都是笑意。

    那明媚而肆意如同阳光般的笑容看的他刺眼。

    为什么他在自己面前从来都不曾露出过这样让人亮眼的笑容?

    以前,她的身上脸上写满了隐忍,紧绷。

    这些让人一看就觉得不舒服的情绪。

    可是现在的陈墨言,让人瞧着只有笑,只有温暖和生机,朝气。

    “陈墨言……咱们又见面了。”

    忍不住的,他抬脚走了过去。

    看着陈墨言收了电话,吴良鑫做出副无意间偶遇的样子。

    陈墨言翻了个白眼,“让让路啊,我要倒车。”

    “你这性子就不能改改吗,老是这样可就没意思了啊,我可是好心好意过来和你打招呼的……”

    “没这必要。”

    陈墨言后退好几步,远远的看着吴良鑫,呵呵一笑,“我一点都不想看到你,如果你下次看到我远远的避开,不让我看到你,我想我会更感激你几分的。哦,对了,你有这时间和心思在这里头隔应我,怎么就不去关心关心你自己的妻子,怎么着,瞧着周家倒了,另攀高枝了?”

    “你竟然为周如仪说话?”

    吴良鑫看着陈墨言,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错扼,“言言,这可不像你啊。”

    他记得这丫头一直都是嫉恶如仇的。

    虽然她是真的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更不在意周如仪因为自己而对她几次的宣战。

    可是,她却绝不会给周如仪半点好脸色的,因为她讨厌周如仪。

    就如同他自打看到她第一眼,从她眼里头他就发现,陈墨言她,讨厌他!

    哪怕,这些年来他一直百思而不得其解。

    一直自我欺骗的不去想承认这个事实。

    可是,到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陈墨言,真的就是打从第一眼看到他就憎恶他!

    “你要是觉得是那就是吧。”

    对于吴良鑫,陈墨言是没有半点多解释的心思。

    朝着他摆摆手,“行了,赶紧的让开啊,别挡我车子的路。”

    “你先别走,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吴良鑫上前靠近了两步。

    陈墨言满脸的警惕,“你想要做什么?”

    “我还能对你作什么?”

    吴良鑫看着一脸紧张的陈墨言,心头充满了酸涩:

    她就这样的不信任他!

    “你站在那里,别再往前动,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听到她提报警,吴良鑫忍不住想起自己在镇上的那一回。

    这丫头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就报了警。

    害得他被人当成人贩子盘问了好久。

    当时他只是觉得羞恼,生气。

    可是事后想想。

    特别是现在再回想。

    他只是觉得那个时侯的这些事情都是让人觉得好笑的。

    可是现在,他和她却是连见一面都是问题……

    “陈墨言,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偶尔会做一些混账事,可是,我却还从来没有勉强过女人吧?你这样瞧着我,我会觉得是不是自己曾经对你做了些什么,让你一直怀恨记恨我到现在。”

    “滚蛋,有事说事,没事赶紧滚啊。”

    “再不然你就站在那里,让我车子压过去得了。”

    陈墨言看着他,听着他那些混账话忍不住火起。

    没对自己做什么?

    前世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可多了。

    她数都数不完。

    全都是对不起她的!

    不过这些她却是不打算再说一遍。

    咪眼看了下吴良鑫,陈墨言猜测着他应该是不会轻易让路?

    要不压过去?

    她想着这个可能性,最后否定。

    她可不能为了这么个人而害了自己一辈子。

    她还有孩子,还有大好时光和生活要过呢。

    对面,吴良鑫看着她脸上的不耐烦,苦笑,“其实,我就是想和你说,如果你看到了周如仪,让她赶紧回来,我们把手续给办了去,她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我试过,真的不能和她再继续了……”

    “我没见过她,还有,你们之间的事情你用不着和我说。”

    “哦,行了,我看到她会和她说的,你能让下路了吗?”

    吴良鑫抿了下唇,没出声。

    却是默默的退到一侧,让开了一道路。

    车子头也不回的驶离这里。

    吴良鑫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车子远去的方向,唯余苦笑。

    事到现在,他都说不清楚自己对陈墨言是一番什么样的心思。

    得不到的就是好的?

    男人的劣根性,越是得不到,越想着?

    “良鑫,刚才那个女孩子是谁啊,瞧着挺漂亮的呢。”

    年轻的女孩子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扭的走过来,整个身子都要贴到吴良鑫的身上去。

    语气娇滴滴的,媚眼连抛,“人家就是随便说几句,你就把人家丢下不理,你个没良心的……”

    “人家肚子里头可是还有你的孩子呢。”

    吴良鑫本来不想理她的。

    可是听到她这话,忍不住抬眼,眼神冰冷的扫了眼女孩子,“安排时间,打掉吧。”

    “你,你说什么?”

    “你不是说咱们要把这个孩子留下的吗,不不,不行,我要留下来。”

    女孩子看着吴良鑫的眼里头全都是震惊和伤心。

    眼泪要掉不掉的,“良鑫,这可是咱们的骨肉啊,你舍得不要吗?”

    “虽然他现在还小,就那么一丁点,可他却是一条命啊。”

    “良鑫,我不舍得,我舍不得不要你的孩子。”

    吴良鑫似是被她的话给缠的烦了。

    皱着眉头看她一眼,“即然要留下来那就随你,以后安份点,我少不了你的。”

    “我,我以后听话,都听你的……”

    女孩子咬着唇,整个人偎在吴良鑫怀里头。

    小鸟依人。

    眉眼娇俏而充满了委屈,可怜兮兮的。

    心里头却是恨恨的骂了起来:

    今天是出门不利吧。

    不然的话为什么好好的出门,之前这个男人还对着她一脸的呵护温柔。

    可是现在竟然就成了黑脸。

    甚至,还要让她把孩子给打了……

    这一切可都是发生在看到那个女孩子之后。

    那个女人是谁?

    她脑海里头飞快的转起了主意,最后,她一声冷哼:

    不管是谁,这个男人只能是她的!

    她为了他可是抛出了一切,要是再不能嫁给吴良鑫。

    女孩子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可就完了。

    “上车,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吴良鑫的话听的女孩子脸一白,“你不回去吗,良鑫,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和你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瞧着你看她那眼神让我不安,我,我也是太在意你啊,良鑫你别抛下我……”

    “行了,你先和司机回去,我还有事要去办。”

    吴良鑫看着女孩子眼角的泪花,勾了下唇,无动于衷。

    “放心吧,等我事情办好了肯定会去看你的。”

    “真,真的吗?”

    “那我等着你来看我们。”

    她的语气里头带了几分的温柔,看着吴良鑫的眼神充满爱意。

    等到车子开走。

    吴良鑫的脸色顿时沉下来。

    转身朝着医院外头走出去。

    他并没有打车什么的,只是沿着医院前的一条路直往前走。

    一直走,一直走……

    陈墨言回到家,觉得有些晦气。

    怎么就碰到了那个男人?

    真是的,阴魂不散的感觉啊。

    坐在屋子里头,她的耳侧又不由自主的响起吴良鑫的话。

    他问自己有没有看到过周如仪。

    可是周如仪明明是他自己的媳妇,不见了还得找她这个外人问?

    还有周如仪和她说的那些话……

    她说,请自己帮着她照看女儿。

    为了让自己答应这事儿,她不惜把一些周家的资料都给了自己。

    现在,吴良鑫说她找不到了。

    自己还以为她又回了吴家。

    那么,周如仪到底去了哪?

    想着毕竟是拿人家的手软啊,要不要找个时间什么的偷偷去瞧下周如仪和吴良鑫两个人的女儿?

    想来想去的,陈墨言觉得还是寻个时机去校门口远远的看看吧。

    毕竟她可是拿了人家东西的。

    七天后。

    方小满出院。

    顾妈妈也不在这边住了,直接就搬到了方小满和顾薄安两个人的住处。

    月子里头有着大家的调和,顾妈妈和方小满两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相处了下来。

    再加上顾薄安经心的照顾。

    等到方小满出月子,人整个就胖了好几圈!

    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方小满想晕死过去。

    这人是她吗是她吗?

    简直就是一头猪!

    就在方小满举着手发誓减肥时。

    推迟一周多时间的田素终于发动,被送进了医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