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1章 你怎么在这
    田素生了个儿子。

    虽然她那个姑父真的没有什么重男轻女,或者是一心想着让田素这个妻子再生个儿子的心思。

    可是这会儿看到自己再次当了爸爸。

    家里头多了个孩子,还是个儿子。

    已经成了局长的奎子自然是高兴的很。

    特意抽出了两天的时间陪着田素。

    田素是顺产。

    二胎很顺利,只在医院待了两天就能出院了。

    然后吧,然后,四合院又多了对母子。

    回到家。

    田老太太等人不敢怠慢,齐阿姨炖鸡汤收拾东西给孩子准备用的东西忙成了一团。

    奎子看着这一切,眼里头全都是歉意,“妈,是我不好,不能照顾素素,害得大家都跟着不安生。”

    他倒是想要把田素接回自己家的院子那边。

    可田素却是执意要来这里。

    而且,想想他这两天请了假,接下来的时间肯定是忙忙忙。

    还真的不能好好的照顾田素母子……

    请人或是去月子会所这些他都想过,可惜却被田素给否了。

    还好,自己的岳母大舅子侄女对他们一家始终如一。

    这份情让他自己都觉得不知道怎么回报。

    “行了,你也忙着呢,以后有时间就多陪陪这丫头吧。”

    田老太太对着自已的女婿摆了摆手。

    她能说什么啊?

    一个女儿嫁个警察,忙。

    一个孙女嫁个军人,忙忙忙。

    是啊,他们都是男人。

    是在博前程。

    一个个的都忙。

    就她这个快要被黄土埋掉的老太太不忙,是闲人!

    虽然家里头多了个月子里头的人。

    但是对于陈墨言来言,是真的没有半点的妨碍。

    她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该出去忙工作的忙工作。

    四小如今已经多少懂得了一些道理,再加上陈墨言打小就时不时的白天出去一下,傍晚或是晚上才回家,如今哪怕四小稍大,知道粘人知道要妈妈,顶多也就是二宝三宝在陈墨言走的时侯垮着小脸嚎几嗓子。

    当然,这种嚎落在陈墨言眼里那就是干打雷不下雨。

    要是换成别的当妈妈的。

    说不定就一脸心疼的哄啊什么的,甚至会巴巴的许下买这个玩那个的愿望哄娃。

    可是换到陈墨言这个当妈的这里吧。

    得,话风立转——

    哭啊?

    儿子你哭了吗,这哭的声音太小,你妈我没听到啊。

    啥,哭了没?

    哦,没听到哭,那儿子呀,妈妈走了哦。

    咱们晚上见啊。

    儿子挥挥……

    然后,某个没什么良心和节操的当妈的女人乐呵呵的开车离去。

    田老太太瞧的可无语了。

    你说说你,多大了啊,当妈的人了啊,你这样逗孩子?

    开车出去的陈墨言却是无事一身轻的在逛街。

    最近她觉得自己的日子特别的顺啊。

    顺的她都不知道在做什么,觉得开始发霉了起来。

    当然,家里头那几个小的不算数。

    她指的是外头那些事。

    不管是大事小事,林同和朱兰两口子,再加上个刘素赵西。

    她觉得自己这个老板完全不用再出现都行啊。

    逛了几条街,想着前几天田老爷子嚷着腰疼,田老太太则是说脖子疼,陈墨言特意去问过医生,知道这个年纪的老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病况,腰和颈部则又是最容易犯疼的地方,腰间盘突出啊,颈椎压迫啊什么的,问过医生的陈墨言知道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更是建议她给两个老人买套按摩椅,老太太的颈椎不好,再加个牵引器。

    前几天一直忙活着田素和方小满的事情。

    今天即然走了出来。

    她就想着去商场看看,要是可以的话定一套搬回家去。

    只是商场没看到。

    她竟然看到两家和自己店里头的品牌衣服如出一辄的女装!

    如果只是一件两件的。

    陈墨言说不定会以为是撞了款式什么的。

    可是,这两家店大多数的风格和元素都偏向于她自己的墨言。

    这让她皱了下眉头。

    想了想,她提着东西走进了其中的一间。

    “这位小姐您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咱们店里头卖的可都是爆款,全都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还有,这可是墨言品牌的尾货哦,全部出自品牌大厂,但价格却绝对优惠美丽,小姐您身材好,长的又高,不如您试试这件?”

    店员给陈墨言选了件长款到脚踝的纱裙。

    淡淡的天空蓝渐变色。

    穿在人的身上极是飘逸,自带仙气。

    这是陈墨言根据一套古装电视剧的灵感所致,才出来就受到不少女孩子和女明星的大爱。

    没想到这才一季呢。

    就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假售卖……

    偏最让陈墨言无法忍受的,这人竟然打着她们墨言品牌的招牌!

    她眉头皱了下,不过也没和店员说什么。

    只是扫了眼挂在一侧的营业执照。

    看到法人代表,陈墨言微微挑了下眉,卫海?

    这个名字有点眼熟?

    一时间没有想出来,她又和店员敷衍几句,转身走向了对面街的另一个店铺。

    竟然是一个法人代表……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可就有些可乐了啊。

    想了想,她给林同打了个电话,说了两家店的地址,让他找人处理这事儿,自己则再次逛回去,商场里头买了套按摩椅,颈椎牵引器,然后给顾妈妈这个当婆婆的也买了些礼品,要是顾妈妈不在这里也就罢了,她买东西怎么买都成,现在人可是在顾薄安家那边照顾方小满呢。

    可不能让老太太挑理儿。

    椅子和一些重的东西直接让店家送货上门。

    约好了送货的时间。

    陈墨言继续逛到了下午四点多才回家。

    先是方小满出月子。

    接着是田素。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是半年时间。

    顾妈妈在帝都待到方小满的孩子两个月大,再也忍不住急匆匆的回了老家。

    没办法,她也掂记着家里头的顾爸爸啊。

    老两口可是从来没分开过这么久呢。

    她这一走,顾薄安和方小满这两个新手妈妈多少有些手忙脚乱的。

    好在,方小满的假请的足够。

    抱着孩子就差没直接住在四合院这边。

    陈墨言倒是没说什么。

    孙丽却是拧着眉头看着她半响,在心里头叹口气,直接寻了个机会把她堵到了房间里头,“我问你,你是不是以后不打算上班,就想着在家一门心思的看孩子了?”孙丽也在年前结了婚,是陈墨言另一个工厂的生产总监,两人正是新婚,蜜里调油的,但饶是这样,孙丽也从来没想过要辞职在家做家庭妇女。

    她看着方小满,“你可是清华毕业的大学生,难道你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毕业于让全国所有人都觉得羡慕骄傲的清华园,现在,你准备抛开你以前学的那些,把你之前那么多年的辛苦和心血都抛开,就做个在家看孩子,一事无成,准备事事朝着自己男人伸手的家庭妇女?”

    “你可是要知道,男人的心可都是野的。”

    “我知道你想和我说,顾薄安靠的住,可是小满,你怎么知道顾薄安靠的住?”

    “万一呢?”

    “还有,顾薄安可不是顾薄轩。”

    “就是顾薄轩,你瞧着他对言言的好,可是,你怎么不看看言言自己是怎么做的?”

    孙丽看着方小满一脸傻怔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戳她额头一下,“我也不是吓唬你,就是给你提个醒,别傻傻的就这样放弃了自己,最起码的,女人得有一份自己的事业……”虽然她也承认顾薄安现在对这丫头挺好的,而且,顾家几个男人都没有在外头胡乱作的前科。

    可是,她还是不想方小满这个铁杆朋友去赌这么一个以后。

    她想看到的是那个咋咋呼呼,却永远在身上充满干劲儿的方小满。

    “行了,我只是想给你提个醒,让你好好的想想,你可别把自己脑子给累傻了啊,慢慢想,这事儿不急的。”

    看着她施施然的离去。

    方小满忍不住嘟了下嘴,坏孙丽,就会吓唬她!

    苦着脸想了两天。

    方小满最终还是找到了陈墨言跟前。

    把孙丽的一番话说出来,她苦巴巴的拧着个脸,“言言,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也不想专门在家看孩子啊,可是可是这丫头总要有人看啊,难不成让顾薄安在家,我去上班去?”她这话说的自己都忍不住想乐,就她这点子工资,可不够养活一家三口的啊。

    而且,顾薄安也不会肯啊。

    再说了,就是他肯,老家里头她那个婆婆知道了这事儿。

    估计得直接从老家冲到这里来杀了她!

    指着她的鼻子骂什么的。

    陈墨言扫她一眼,摇摇头,“你先别管孙丽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啊,我觉得怎么样都行啊。”

    顿了下,方小满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要是以后都不上班,想想也怪无聊的。”

    对此,陈墨言也有点不知道想说什么好。

    相比起孙丽来,方小满的性子的确是简单的多。

    而且,颇有几分傻大姐的样儿。

    有时侯她自己瞧着她都在想,这孩子到底是怎么考到清华去的?

    好在,这一路上她遇到了孙丽,遇到了自己。

    如今又嫁给了顾薄安……

    她看着方小满想了想,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这是一个中介经理的电话,她那边的保姆还挺靠谱的,我给你半年的假期,你要是想上班,那半年内就好好把家里头的事情安排好,半年后再重新开始,当然,要是你不想去上班,也可以,那就在家里头带孩子……”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就算以后顾薄安有这个想变心的心思。

    有她在。

    他怕是也没那个胆儿!

    当然,要是有自己在,孙丽这些一心想帮着她的人都站在她这边。

    这么一手好牌到最后却能打个稀巴烂的话。

    陈墨言觉得自己也不用再说什么了。

    那是她方小满自己,活该!

    “哦,那我回去和顾薄安好好商量商量啊。”

    傍晚回到家。

    顾薄安还在外头没回来,方小满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她妈。

    电话里头。

    方妈妈的声音哄亮,“怎么了,不会是和顾薄安吵架了吧?我可告诉你个傻丫头啊,你现在可是孩子都有了,可就一心一意的和着人家过日子啊,要是敢再闹腾,瞧我不过去抽你……”

    方小满,“……”这是她亲妈吗?

    扁了扁嘴,她在电话这头有些委屈,“妈您当初还不乐意我嫁呢,现在到好,我怎么觉得他是您亲儿子,我自己反倒成了嫁进来的那一个啊。”她妈现在可是来了个大翻转,什么事情都是顾薄安的好,是她的错!

    她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趁着她生产那两天晕晕沉沉的不能起身。

    顾薄安给她妈下了啥降头什么的。

    电话另一端。

    方妈妈对着电话翻了个白眼:这傻丫头!

    不过知道自家女儿这性子。

    方妈妈索性也不和她多说什么,直接就转移了话题,“你不是早上才打了电话吗,可别和我说是想我和你爸啊,有事就赶紧说,没事我可是要挂了啊,一会得出去吃饭呢。”

    “妈,你说,我要是请个保姆在家看孩子,我去工作好还是我在家自己带孩子好?”

    “肯定是自己带好啦。”

    “怎么着,你想把孩子丢给保姆,然后自己去上班?”

    “我可告诉你啊方小满,这事儿肯定不行的。”

    还没等方小满再说什么呢,方妈妈足以让人耳膜震疼的大嗓门透过电话线传过来,“方小满,你是不是女人啊,你难道不知道孩子对一个女人的重要吗,她现在多大点儿呀,你竟然不守着她,你想做什么,啊,你最需要的是你这个妈妈啊,可不是什么谁都能当的保姆阿姨。”

    “错过孩子的点点滴滴你得后悔死。”

    “孩子到时侯不和你亲近,有你哭的。”

    方妈妈吧啦吧啦的一大通,最后更是声音里头都充满了疑惑和不解,“闺女啊,你和你妈我老实讲,是不是顾薄安那边的工作出了问题?他不是跟着他大嫂干吗,怎么着,他嫂子给他开的工资不高吗?还是说,他手里头有钱但是却不肯给你花?”

    “闺女啊,这可是大事儿啊,你可得老实和妈说。”

    “不许帮着他瞒着啊。”

    方小满在这头听着她妈妈的那些话,那是哭笑不得。

    她刚才就不该打这个电话问她妈!

    就她妈那性子,不知道这一会功夫把自己的问题给联想脑补出多少的事情来。

    她压着性子解释,说了几句孙丽说的话,最后,她有些郁闷,“我就是有点不想一个人在家,再说了,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难道是为了在家看孩子的吗?”她倒是很想用她清华大学生的身份教导女儿,可是,那也得是好几年以后了吧?现在这小妞才刚满月,满月!

    对面,方妈妈忍不住骂她,“你傻啊,你读书怎么会是为了在家看孩子呢,你读书,妈不是图的想让你嫁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吗,现在你也走出了咱们这个小县城,而且还在帝都买了房子,成了帝都人,现在又生了个女儿,难得的你婆婆家没有一个人多说什么,你现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家里头亲戚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眼红你呢,我可告诉你啊,傻女儿,好好的在家看两年孩子,等到这个大一点,然后赶紧再给顾薄安生一个儿子……”

    扑的一声。

    方小满直接把喝到嘴里的水给喷了出去。

    “妈,我就生这一个……”

    “你个逆女,你这是什么想法,顾薄安现在还年轻着呢,你要是只有一个女儿的话,那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儿子,没有人能继承他的香火和事业,你觉得他一个大男人能甘心吗,还有我告诉你啊,这事儿你一定得听我的,不然到时侯有你后悔的……”

    方妈妈竹筒倒豆子似的对着方小满吧啦吧啦的训个不停。

    到最后,方小满默默的把话筒拿离耳边。

    方妈妈直说了小半个小时。

    最后还是门口有人喊她,然后她又训了方小满几句才把电话给挂掉。

    方小满捂着胸口。

    一脸的心有余悸,她妈是更年期了吧是吧是吧是吧?

    好吓人!

    回过神,坐在椅子上的方小满再次发起呆来。

    要不要去上班?

    纠结!

    如果要是说出去她的这种烦恼,方小满不晓得外头会有N多人想打她。

    想上班就上。

    不想上班就在家里头带孩子。

    两个选择随便你。

    还纠结?

    那她们这些即要看孩子又得上班的女人怎么办?

    真是,不知福!

    次日一早。

    某个不知福的方女士跑到了陈墨言的跟前,“言言,我一会叫了两个保姆过来,你帮我来看看啊。”

    陈墨言,“……”昨天还在纠结,这一晚上保姆都找到了。

    嗯,果然是实干派。

    不过,对于方小满这样向来是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她早早习惯。

    便点了头,“行,我是自己过去还是你跟着我过去?”

    “我和你一块去啊。”

    她笑嘻嘻的,“你等我一会,那丫头醒了我就把她给抱过来啊。”

    陈墨言觉得她可以在家里头办个幼儿园。

    因为田素还在这边,田老太太也没觉得多个娃有什么:

    反正一只羊是放,两只也是放。

    再说了,只是看一两个小时罢了。

    陈墨言和方小满开着车子去的中介所。

    只是之前那个经理不在。

    是另外一位姓方的女孩子接待的她们。

    知道两人是预约好的,便直接带着她们两个到了会议室。

    有几个人依次进来。

    然后,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人的眼神直接薄在最中间的一个年轻女人身上。

    方小满已经失声惊呼,“你怎么在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