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93章 陪伴和思念
    对于吴良鑫的话,陈墨言一时没反应过来。

    半响后她才意识到吴良鑫说的是什么。

    双眼睁的溜圆。

    她看着吴良鑫,语气极是不善,“你把她怎么了?”

    “杀人是犯法的!”

    “还是说,在你的心里头,我就是这么个不择手段,残忍到要逼死我孩子她亲妈的男人?”

    吴良鑫看着陈墨言的眼神里头尽是涩意。

    他怎么就不能改变自己在她眼里头的印象呢?

    为什么?

    在她的眼里头,自己就是那么原穷凶极恶到不屑放过一个女人吗?

    陈墨言咪了咪眼,一脸的不相信,“真和你没关系?”别和她说什么杀人是犯法的,前一世,眼前这个男人还不是和陈敏恩恩爱爱的过了一辈子?咦,不对,上一世陈敏和吴良鑫搞到了一起,甚至还冒着勾引姐夫的不耻,可是这一世,自己明明没和吴良鑫在一块呀。

    陈敏也曾经见过吴良鑫的。

    为什么这两个人竟然没走在一起?

    她觉得很是好奇。

    看着吴良鑫的双眼透着八卦的光芒:

    恨不得掰开吴良鑫的脑子看看,看看他这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为什么前世恩爱一辈子的两个狗男女。

    自己重活了一世。

    竟然两个人各自有了各自的婚姻和感情路?

    这,有点不科学啊。

    陈墨言眨巴着眼,似是想通过吴良鑫的表面看透这件事情的本质!

    可是她这直勾勾的眼神落在吴良鑫的眼里头。

    却是有点让他觉得多想的意味了。

    难道,她终于觉得自己有点和她所想像的那样不一样了么?

    自己刚才的解释,她听进去了?

    也就是陈墨言不知道他这脑海里头想的这些。

    不然的话肯定会对着他嗤笑一声:亲,你想多了,真的!

    “言言,这事儿真的和我没关系,我不是前些天和你说过,我也一直在找她吗,但就是找不到,没想到她却……”吴良鑫看着陈墨言,语气里头多了抹低落,不管如何这个女人嫁给他几年,更给他生了个女儿,怎么说也是他孩子的妈,以前找不到她或者两个人吵架的时侯他是真的恨不得她死。

    特别是知道她竟然对孩子下手。

    女儿还那么小啊。

    她怎么下得去手?

    要不是杀人犯法,说不定他早就把周如仪给掐死了。

    现在,周如仪一下子人真的就没有了。

    在这个世界上完全的消失。

    吴良鑫看着陈墨言,情绪反倒是低落起来。

    心里头极其的不是滋味,“我就是想来告诉你这件事情,其实也没别的……”说到这里,吴良鑫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了,他的妻子死了,他孩子的妈出事了,他不过去处理善后,巴巴的跑到人家面前来说什么?

    周如仪可以说是把陈墨言当成仇敌来看待的。

    当然,陈墨言对上周如仪那也是绝对没有好脸色的……

    他跑过来,是想告诉陈墨言这件事情,然后,让她拍手称快么?

    吴良鑫正想着呢,耳侧响起陈墨言淡淡的带着些许讥讽的声音,“吴良鑫,你可真是够名符其实的啊,不管周如仪怎么样,这个女人是你自己娶进门的吧,她给你生了个孩子吧,她现在可是死了啊,人死为大,你是怎么对她的,把这个消息匆匆的说到我这里来,你是想要怎么着,看着我在这里拍手称快,幸灾乐祸这个女人总算是死了,然后骂她几句活该吗?”

    “吴良鑫,你可真不是男人!”

    最后这话听的吴良鑫脸色微变,“我没有这样想,我就是想过来和你说一声……”

    “她,她之前不是过来见了你一面么,我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事情呢。”

    “你觉得,她的死和我有关系?”

    陈墨言一挑眉,似笑非笑的,“即是这样,那你直接去报警好了。”

    “妖妖零你总该知道吧,要不要我帮你打?”

    “你想到哪去了。”

    吴良鑫深吸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估计早晚得被这个女人给气死。

    好好的一句话。

    她怎么就能给自己延伸出那么多的意思?

    换成别的女人……

    他直接就转身走人了。

    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受这份鸟气?

    可是,眼前这个不一样啊。

    和那些女人不一样!

    心里头叹了口气,自己上一辈子应该是欠她的吧?

    所以,这辈子老天爷让他来还债。

    只要是对着这个女人,吴良鑫觉得自己千般脾气万般性子的,全无!

    陈墨言才不理他什么想法呢。

    只是撇撇嘴,“即然你不是这个意思,也不觉得我和她的出事有半点关系,现在,你和我说的我也都听到了,那么请问吴先生,你是不是应该可以离开我家了?还是说,你准备等着我让人把你赶出去?”

    “……”

    “我现在就走!”

    吴良鑫看着陈墨言平静的眉眼,垂下的眼神里头掩去一抹复杂。

    待他的身影完全消失。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的眼神有点放空。

    周如仪,怎么就没了?

    上次自己见她,瞧着还好好的啊。

    不过,她随即就是一笑,周如仪怎么样可是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是,上次她是拿了些周如仪的东西。

    可那些都是她给自己的啊。

    而且她们之间那是交易!

    她会在合适的时侯照顾一下周如仪和吴良鑫两人的女儿。

    咦,不对,女儿……

    好好的,周如仪为什么会跑到自己跟前来让她照顾女儿?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周如仪早就算准了自己有这么一天?

    那么她的离世是意外还是什么?

    陈墨言有点后悔刚才没问吴良鑫周如仪是怎么过世的。

    书房门口。

    田老太太端着杯牛奶走进来,“你都在这里坐了大半天了,就不知道出去走走,换换眼吗,瞧着你眼看佝了,到时侯看有你哭的。来,把这杯牛奶喝了。”田老太太一边念叨着一边把牛奶端到了陈墨言的跟前,“好好喝啊,这可是奶奶亲手给你热的,一定得喝完。”

    “谢谢奶奶。”

    陈墨言把牛奶一饮而尽。

    坐在对面的田老太太才满意的笑了起来,不过随即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儿,“刚才我瞧着好像是那个啥,姓吴的是吧,他来找你做什么,当初他们那个家里那个老太太又哭又闹的,可不都是他的原因吗,他这会儿怎么还有脸来咱们家?你这丫头啊,就是心软,什么人都往自己家里头放。”

    陈墨言默了下。

    “以后不让他再进来了。”

    “嗯,回头我也得和小齐她们说一声才行,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头带。”

    陈墨言摇摇头,“不关齐阿姨的事,是他自己闯进来的。”

    田老太太又陪着陈墨言说了会子话便精神明显不济了起来。

    落在陈墨言的眼里头。

    她忍不住的就是心头一跳:老太太的身体虽然比田老爷子的身体要稍好些,但也就是稍好那么一丁点,事实上,在经过那个人人吃不饱的年代过来的人,能活到七八十岁,身体怎么可能会完好?

    想到上次田老太太去体检。

    医生曾经和她说尽量好好养着,让两个老人开开心心的,想吃啥吃啥,想玩啥玩啥,至于别的,也就是看天意的话,她就忍不住的心头一揪一揪的疼,看着田老太太,她是真想把身边这些人都留在自己的身边。

    永永远远的留下来。

    可惜,生老病死是谁也掌控不了的事儿。

    “怎么了,想到什么事情了吗?”被自家孙女盯着眼瞧的田老太太有些失笑,“好好的怎么出起神来?”

    “奶奶,咱们出去旅游吧。”

    “啊,出去旅游,去哪?”田老太太初听倒是有些许的意动,可是下一刻她就迟疑了起来,“家里头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情,怎么能轻易走的开哦,还有,我现在觉得走不了几步就觉得累的慌,出去走不了几步路就不能动了,不是白出去吗,还是算了吧。”

    “奶奶说的是什么话,出去坐车坐飞机呢,又不用您走路。”

    陈墨言笑嘻嘻的想着说服田老太太,“咱们寻些好走的,有车的景色呀,到时侯您坐车,坐缆车,坐观光车,不就省力气了吗?咱们带上我爷爷,还有我爸,您要是不放心,再把齐阿姨给带上,顺便问问我姑姑要不要去,再看看方小满……”

    “出去玩嘛,人多了热闹。”

    老小老小。

    其实现在的老两口还是挺喜欢孩子,挺喜欢热闹的。

    当然,他们要是觉得不舒服或是睡觉的时侯被吵到,那就是个例外了。

    不过大体上,田老爷子老两口还是很喜欢家里头人气多的。

    依着陈墨言的想法,估计是田老太太被以前家里头只有老两口或是几个下人的情景给弄怕了吧。

    “那我回去问问你爷爷啊。”

    田老太太最终被陈墨言说的有些意动。

    想想可不是么,她呀,这一辈子瞧着是风光了,苦日子熬过,好日子也过过。

    现在更是儿孙绕膝。

    可是,她还走的就没怎么正而八经的出去走过!

    这次要是不去的话……

    怕是这一辈子就没什么机会了吧?

    半截黄土埋人的人了呢。

    她回到屋子里头,田老爷子刚好在屋子里头看把报纸呢,田老太太直接把他的报纸给夺过去,丢到了一边,“你啊,这报纸上真是不知道有什么,让你整天就抱着这个报纸不放,都快要赶上比你孙子还要亲了。”

    对于田老爷子这个爱好。

    田老太太觉得是不可理解,一个报纸有什么好看的啊。

    不就是些新闻吗。

    你说你看一遍就好了嘛。

    可只要没事就坐在那里翻过来复过去的看。

    有什么好看的?

    这两年为了这事儿,老两口可没少绊嘴。

    当然,过后就完的那种。

    田老爷子虎着个脸看了眼田老太太,“你这个老太婆,好好的又发什么疯?”

    眼看着他又要伸手去捞报纸。

    田老太太赶紧拦住他,“你等下再看,我和你说个事儿。”

    “啥事,说吧,我听着呢。”

    田老爷子还以为又是陈墨言或是哪个孩子的事情。

    没想到田老太太开口说的是旅游。

    不禁有些好笑,“我去年不是就和你说过,咱们出去走走,是谁不同意的?”

    “那,你也觉得言言说的对?”

    田老太太想了想,可不是想起田老爷子之前曾经几次和她说过的话么。

    她当时一听说是什么旅游,想也不想的就否了。

    外头有什么好逛的啊。

    哪里都没有自己家待的最自在!

    不过,估计是真的老了吧,刚才被言言那么一说。

    她竟然想着出去走走也挺好?

    田老爷子看着她笑,“想通了?想去哪,国内还是国外?”

    “我还不知道呢,等我回头再好好想想啊。”

    她这里说是想,可那边陈墨言却是直接已经开始了行动。

    先给田子航打了个电话,问好了他的行程。

    然后是自己的。

    和林同几个人沟通了一番,让他们尽量把这段时间需要她出面或是签字处理的事情都赶一下,给她腾出一个月的时间,林同等人听了那是纷纷嗷嗷叫,可是一听说是陪着田老太太出去转转,几个人也都没了声音。

    能说啥啊。

    这人一上了年纪,那真的就是活一天少一天。

    特别是像田老太太这般七八十岁的人。

    看着身体健康,好好的。

    说不定她下一刻,或者是哪一天就倒了下来……

    人的身体器官是最难以言说的。

    科学都没办法解释!

    陈墨言这边安排所有的事情,回头问了一声田素和方小满。

    其实她也摸不清楚这两个人要不要一块去。

    毕竟这孩子还那么小呢。

    不过,田素却是想也没想的就叫了起来,“去去去,一起去。”

    陈墨言,“……”

    你都不用考虑你家男人的吗?

    她提醒着田素,“你还有个女儿,还有个才出生没几个月的儿子,还有个当警察的男人呢。”

    你一个人倒是说去就去,说走就走了。

    家里头呢?

    像她,带着四小只出去,她想想都头疼。

    但是放在家里头吧,又实在是舍不得。

    所以陈墨言在想着要陪老太太出去转转的时侯就直接在心里头想好了主意:

    带着齐陈姨和程姐一块去!

    马怜前段时间请了一个月的家回老家,听说是她弟弟在动手术。

    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陈墨言虽然觉得带着齐阿姨和程姐两个人仍是有点人手不够。

    不过也只能是这样了。

    她这里还在想着去哪,都得准备些什么东西时。

    田素想也不想的就开了口,“你姑父肯定是没空的,咱们不理她,倒是小妞妞,她一听说你要走,还带着四小只肯定要跟着的啊,我抱着小的就行。”顿了下,她又嘿嘿乐着另上一句,“你弟是男孩子,打小就得这么的锻炼,不能娇着养……”

    陈墨言被她这句‘弟弟’的称呼给雷到。

    心塞呀。

    这和自家姑姑相差不了几岁的痛苦谁来解?

    来个弟弟比自己儿子还要小!

    她家小四只以后长大,被一个比自己小的追着叫侄子侄女?

    想想那场景……

    心塞,愁人!

    方小满也要去。

    不过顾薄安最后磨着林同给了他大半个月的假期,一块去。

    人员方面定好。

    余下的就是各自的证件,还有去哪里,定地点。

    陈墨言最初的打算是带着老太太在国内国外一块转转的。

    可后来加了两个才出生的娃。

    想到四小只又没有证件……

    最后她们几个女人一商量,就在国内转。

    先把国内的景点转一圈。

    然后,明年有空了去国外。

    田老太太知道这事儿的时侯,陈墨言连机票都定好了。

    她还能说会么?

    倒是田老爷子瞧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忍不住摇头,“不过是让你出去走走,又不是让你去做什么,你说你至于吗,那么多人呢,孩子们也都跟着,行了,别辜负了咱们孙女的一片心,高高兴兴的去玩一圈,说不定这是……”接下来的话田老爷子虽然没有说出来,但田老太太却又何尝不懂?

    说不定呀,这是他们最后游玩的机会!

    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啊。

    以后,还能有几个以后?

    这么一想,田老太太也就定了心,“行,那咱们就高高兴兴的出去转几圈,也学学人家年轻人,到处走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她这话逗的田老爷子再次反驳她,“你这是说走就走吗,你瞧瞧你这里是没动静,可是你看看言言她们几个这段时间为了这个忙活了多久,你啊,就享享孙女的福吧。”

    “我享我孙女的福,怎么了,你还眼馋啊。”

    “我怎么眼馋了,那也是我孙女。”

    “当初是谁提到言言老是黑着个脸的,还好意思说是你孙女。”

    “厚脸皮。”

    两个加起来将近一百八十岁的老人,在屋子里头忍不住逗起了嘴。

    听的站在屋子外头正好有事要问田老太太的陈墨言觉得好笑。

    收回敲门的手,她转身退两步,站到了院子里头。

    心底涌起几分淡淡的怅然:像她爷爷奶奶这样能白头到老的,也是一种福份吧?

    像她爸。

    就是想找那个吵架绊嘴的人,也没有啊。

    抬头看了眼天空,她的眼前忍不住浮起贺子佳的颜容。

    她妈妈在天上,过的还好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