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临到出行的前天。

    出去买东西的时侯,陈墨言再次见到了面带恨意的孙慧。

    她看着孙慧挑了下眉,“如果我是你,我会躲的远远的,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

    如果说最初,孙慧和她同样都是受伤害者。

    一路走到现在,孙慧和她却是完全走了两条不同的路。

    谁是谁非的她现在也不想再提。

    往事,不回首。

    孙慧只是冷冷的看着陈墨言,“你以为我想见你啊,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她不见了。”

    她?

    陈墨言略一沉思便晓得,孙慧嘴里头说的她是指陈妈妈。

    从陈敏以及陈爸爸的嘴里头,她能多少晓得,陈妈妈对孙慧这个半路认回去的女儿很好。

    好到很大一部分上都忽略了陈敏。

    所以,陈敏恨孙慧,恨陈妈妈忽略她……

    想想那个女人,包括在天上的陈爸爸,陈墨言觉得他们是真的做人失败啊。

    一对亲生的女儿。

    两个人都恨她他们!

    自己这个养女,旦凡他们走点心,只要他们别那般的不堪。

    自己怎么可能会冷眼瞧着他们是这样的下场?

    这人啊,都是命!

    她摇摇头,扫了眼孙慧,“她是你妈,她不见了你自己去找人,再不济还可以去报警,和我说有什么用?我又不是警察。”话罢,她侧了下身子,准备绕过她抬脚走人,谁知道下一刻,孙慧却是猛不丁的拽住了她的手臂,“陈墨言,言言,你看在咱们这么多的缘份份上,看在大家牵连甚广的份上,你帮我把我儿子要回来好不好?”

    陈墨言看了眼她握着自己手腕的手。

    淡淡开口,“放手。”

    “不放,你帮我,我求求你了,只有你能帮我要回我儿子……”

    砰。

    陈墨言直接就上了脚。

    一脚把人给踢开。

    陈墨言甩了两下手,看着半坐在地下一脸不敢置信望着自己的孙慧。

    她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以为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是吧?你要是真这样想的话,那么恭喜你,孙慧,猜错了哦。我刚才一下子想通了,和你们这些人啊,说话讲道理是没用的,你们就是一群牛,不,是群吸血鬼,是水蛭,能听的懂人话吗?”

    “所以,以后记得,别再碰我,别再靠近我。”

    “不然,我看到你一回打一回哦。”

    “别不相信,我现在手里头不缺钱,大不了赔你几个医药费。”

    说完这些话她都懒得去看孙慧,抬脚走人。

    直到她的身影走出去老远。

    孙慧才嗷的一声尖叫,“陈墨言……”你给我等着!

    等不等的,又能怎么样呢?

    以前好好的一个家,大学生,帝都人。

    她都能把手里头这副好牌打成这样的稀巴烂。

    现在几乎没有了翻身之地。

    还能怎么滴?

    孙慧很明显的也清楚这一点,忍不住瘫到了地下,呜呜哭起来。

    回到家。

    空荡荡的房子。

    孙慧气愤的冲着屋子喊,“死丫头,死哪去了,死丫头你给我出来……”喊了好几声后她才猛不丁的反应过来,那个孩子不在了,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着的,摸摸额头的伤疤,她咬了下牙,“死丫头还挺狠的,以后别让我找到你!”竟然敢打她这个亲妈,死丫头就不怕报应!

    她念念叨叨的躺在了沙发上。

    似睡非睡间猛不丁的坐了起来,“喊啥喊,死丫头再吵我睡觉小心我抽你。”

    只是一句话罢。

    孙慧自己都怔了下:家里头哪有什么人喊她啊。

    她刚才竟然听到那死丫头在喊她。

    真是的……

    她猛的摇摇头,闭了下眼,转个身再次睡了下去。

    一觉到天黑。

    睁开眼,摸着黑打开灯,看了下时间。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啊。

    她竟然睡了这么久……

    揉揉眉心,“死丫头有什么吃的啊,你是不是想饿死我,也不叫我起来吃饭。”

    没有人回应。

    半响后,她抬手在自己嘴巴上拍了一下。

    那死丫头打的你还不疼,还没把你打死是吧。

    你竟然还想她。

    滚滚滚……

    第二天一大早,孙慧直接就冲到了最近的派出所。

    她的脸色很是难看。

    黑眼圈严重,“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呀,我女儿为什么还没找到?是不是等你们找到我女儿的尸体啊,我告诉你们,要是再找不到我女儿,我就去告你们渎职,我要和你们局长说你们不负责任,欺骗我们老百姓……”

    “孙小姐您别激动,有话慢慢说。”

    “说啥说,我要我女儿,现在就要。”

    她坐在警局沙发上嗷嗷叫,撒泼。

    最后,有个警察实在是忍不住,黑着个脸从办公室里头走出来,“闹什么闹,孙慧是吧,你过来,我们头正好有话要问你。”

    “问啥问,找到我女儿了吗?”

    孙慧气呼呼的随着那个警察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头。

    队长看着她,挑挑眉,“你就是孙慧?我问你,我女儿是什么时侯失踪的?”

    “啊,我不是说了吗,就是那天那天,她自己跑了出去,我怎么找都不见,这才来报的警……”

    孙慧一脸的狐疑,看着对方眼神不善,“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赶紧把我女儿给找到?我可告诉你们呀,要是我女儿出点什么事情,我一定和你们没完……”

    “原来你还知道你有个女儿?”

    “你还知道她是你女儿吗?”

    “什,什么意思?哎,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生的女儿我自然是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

    孙慧被那个警察的语气吓了一下。

    莫名的有些心虚。

    可随即她就理直气壮的吼了起来,“怎么着,你们现在找不到人,就要来威胁我这个受害者的妈妈了吗,是,我一个女人没什么权力,更没什么后台势力的,你们可以随便欺负,但是我告诉你们,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告你们,告你们渎职,告你们威胁我这个报案人,我要让你们去做牢……”

    “行了别装了啊,你女儿怎么失踪的,为什么不见的,我想你这个当妈的比我们都清楚吧?”

    “我,我怎么知道啊。”

    孙慧莫名的闪了下眼神,随后她轻轻一哼,“那丫头不听话,整天惹事生非的,可狠了,发起脾气来连我这个当妈的都敢动手打,你们看你们看,这是那死丫头那天打的,我才骂了她几句,她就这样下狠手……”

    “把我打的头破血流啊。”

    “我是寻思着,那丫头估计是怕了,跑出去避风头了……”

    “她才一个女孩子啊,求求你们了,赶紧去找找她吧,才那么点的孩子呢,我怎么能不担心?”

    她这一番做派那个当队长的脸色平静,没说什么。

    倒是站在一旁的那个中年警察忍不住一声怒喝,直接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你还敢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什么,街坊菜市场,由着你满嘴胡说八道吗,我问你,你平时是怎么对待那个孩子的,她那天一身是血跑出去又是为什么,她身上可是有不少的伤,还有几回住院的记录,这些我们可都是查过的。”

    “你敢说这些和你这个当妈的没关系?”

    “啊,有吗,我真的不知道啊,她身上全是伤吗?”

    孙慧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

    眼珠转了两下,摸了下眼泪,果断的开始甩锅,“警察同志啊,你们即然查过我们母女,自然也知道我的那些事儿,我是被男人给骗了啊,他千好万好的哄着我,说一定要娶我,可是我这都生了两个孩子了,他却,他却把我儿子给抱走了,我那天是想到儿子心情不好,吼了她几句,可你要说打她,我真的没有啊……”

    她顿了下,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后怕,“天呐,难道是她爸动的手?”

    “警察同志,我可是当妈的,我怎么舍得动孩子一根手指头?”

    “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行了,是不是的我们会调查,还有,我们已经派人去医院证实了,如果孩子的伤真的很严重,已经是构成了虐童罪,到时侯怕是还得需要你们家属的配合。”中年警察看着孙慧,语气冷肃,“你也放心吧,要真的和你没关系的话你就是个配合,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现在,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还有,最近这段时间别离开家里。”

    “随时等着配合。”

    要是刚才的时侯警察这样说在,孙慧说不定会直接跳过去对着人一爪子挠过去。

    可是现在……

    她巴不得赶紧跑啊。

    要是再坐下去说下去,万一警察算她虐待孩子的罪名怎么办?

    她点头如小鸡啄米,“好好好,不走不走,我一定会好好配合,认真配合的,警察同志你们放心吧,我绝不会是那样的人啊。”说着话她已经站了起来,一脸的小心冀冀,“警察同志没啥事了吧,要是没啥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家了?”

    “你走吧。”

    直到她的身影走出去。

    中年警察才收回眼神,一脸的黑,“头,你说这个女人的话是真的吗?”

    “唔,有真有假吧。”

    有真有假?

    对上中年警察满是疑惑的眼神,队长语气平静,“那个男人有家,她生了两个孩子,男孩子被抱走估计九成九是真的,但这真的中间是不是还插着别的什么事情怕就得咱们自己去查,还有她那个女儿,你觉得,她像是疼女儿的那种人吗?”

    “……不像。”

    “行了,那个孩子的事儿再派个人去盯一下,毕竟是个孩子。”

    “我去查那个女人。”

    中年警察有点磨牙,“她要是真的有虐童行为,我一定把她给送进去。”

    “嗯,行,你去吧。”

    队长摆了摆手让他出去。

    自己则重新处理起别的事情来。

    ……

    街道上。

    孙慧一脸的难看,脚下的步子是走的虎虎生风。

    那个死丫头,不见了还给她找这么大个麻烦!

    早知道的话她当初不报警就好了。

    想对刚才那个警察说的医院去求证的话,她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

    医生那边,可是她去办的出入院手续!

    再想想警察刚才说的什么虐童什么的罪名,她的脸更加难看。

    到最后,孙慧眼底一咬牙,找了家无人的公用电话亭拨号。

    电话里头传来男人平静温和的声音,

    “我是崔明,哪位……”

    “崔明我告诉你,女儿不见了,你赶紧去把她给我找回来,不然我就和你没完。”

    对面,崔明握着电话的手如同被滚水给烫过。

    差点把电话给丢出去。

    深吸口气镇定了下,他朝着一块学习开会的大家点点头,示意自己出去接个电话。

    寻了个角落。

    他压低声音,“孙慧,你脑子有病吧,我都和你说了别打我电话,咱们两个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你能不能别这么的烦人,恶心人?用这样的手段骗我过去做什么,你以为你得逞了一回,我还会被你给骗吗?”

    “崔明你个王八蛋。”

    她几乎是从牙缝里头咬出一个个的字,“崔明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女儿是真的不见了,那死丫头不知道跑哪去了,还有,现在警察查到了她住院的几次记录,还有一些邻居说她身上有伤,警察现在在调查,要是你不想自己完蛋的话你就赶紧给我想办法,把这事儿给我搞定。”

    “你脑子有毛病吧?”

    崔明握着电话的手指捏紧,眼底一片阴霾,“孩子是你带的,一直在你身边,她可是你亲生的啊,你竟然虐待她?孙慧,你TMD还是人吗你?她可是你亲生的女儿。”

    “说的好像不是你女儿一样。”

    孙慧撇了下嘴,如同毒蛇般的声音自电话这头冲着崔明爬过去,缠过去,“崔明,我现在是没好日子了,女儿不见了,儿子也被那个死女人给抱走了,你也不理我了,我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要是把我给逼急了,我就去警察局里头作证人去,我和警察他们说,咱们女儿身上的伤是你打的,是你为了讨好那个女人,几次虐待几岁的孩子,还有那个女人,我去告她抢孩子!”

    “对,我就是要去告她。”

    “我要让你们两个身败名裂。”她咬着牙,一字一字,极尽阴冷、恶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