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5章 心怀不轨
    电话另一头。

    崔明气的差点砸了电话,“你这个女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喜欢上了你……”

    “对啊,我就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么个男人!”

    孙慧冷笑着打断崔明的话,“反正只要我出点什么事情,你们两口子也别想有好!”顿了下,她阴森森的声音透过电话线传到崔明的耳中,“我只给你两天时间,你自己看着办。”

    “你个疯子,你别忘了家里还有你儿子。”

    “我们两个不得好,他也没好日子过!”

    电话这头,孙慧握着电话筒的手指紧紧捏了一下。

    半响后她嗤的一笑,“都不是我儿子了,我管他死活呢。”

    话罢,她啪的挂了电话。

    不管电话那头崔明差点气到崩溃的样子,孙慧一个人靠在电话亭的一侧,伸手抹了把脸。

    然后她狠狠的呸了一声:

    哭什么哭,自己现在这样子都是那些人害的。

    她没好日子过啊,那些人也别想着好过!

    眼底闪着凶光,孙慧自己心里头飞快的算计着什么。

    傍晚。

    崔明下班回家。

    他妻子还没有下班,是岳母在家里头帮着带孩子。

    看了眼崔明,程老太太也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哄着怀里头的孩子。

    崔明有些许的尴尬,“妈,我回来了。”

    程老太太撩起眼皮扫他一眼,“回来就回来,怎么着,还想让我去门口迎迎你?”

    崔明,“……”

    深吸了口气,他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到一侧的小几上,换好鞋子坐到了沙发旁边,看着被程老太太哄着喝水的孩子,他眼底闪过一抹的复杂,终究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心头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这孩子的妈现在却要想着毁了他……

    “爸爸,爸爸抱。”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

    老是一个人在家里头对着程老太太他自然是觉得无聊。

    一大天的。

    好不容易看到了崔明。

    小家伙一下子从沙发上蹭下来,朝着崔明身上扑,“爸爸抱,爸爸抱……”

    “好了,你坐在一边自己玩。”

    崔明应付似的抱了孩子一下,把他小身子放到一边的沙发上。

    扭过头。

    他就对上程老太太似笑非笑的眼眸。

    那眼神,好像要透过他的皮肤血肉,看透他的灵魂和心底。

    他干咳了两声,有些心虚的移开眼,“那啥,妈你累了吧,喝点水。”

    “行了,我不渴,你不用管我,厨房里头还有我中午买的菜,你去收拾一下煮吧,一会兰兰要回来了。”

    “好,那妈你辛苦了,我去做菜。”

    直到走进厨房。

    崔明脸上的笑唰的掉下来,眼底全是厉色:

    老东西!

    真把自己当成了倒插门的了吗?

    还是说,把自己这个女婿当成了他们程家的一条狗。

    招之即来呼之即去?!

    心里头的怒意无以发泄,他直接对着面前的菜和肉发泄起来。

    一刀刀的切,砍,剁!

    外头,程老太太撇了下嘴,冷笑了两声:

    不满意又如何?

    靠着她们家,靠着她们家兰兰有了现在的一切。

    怎么着,自己就不能指使他几回吗?

    不满意,有意见?

    行啊,离婚,净身出户。

    看看谁不敢!

    崔明的工作可都是靠着程家老爷子才找到的。

    并且进了不错的部门。

    成了公务员大军中的一员。

    虽然现在程老爷子退了下来,但是余威犹在!

    崔明敢吗?

    她扭头看了眼坐在地板上玩玩具的男孩子,眼底闪过一抹憎恶:

    要不是自己的女儿不能生……

    怎么可能会把这个孽种抱回来?

    六点半。

    程玉兰提着精致的手包打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程老太太,她一笑,“妈我回来了。”直接走进房间,对着那个地下朝着她笑的孩子视若无睹。

    和看到崔明回来的时侯可是两个样儿。

    程老太太脸上的褶子都笑的舒展开来,“回来了啊,累不累,都说了让你别回来那么晚,怎么又加班了啊,以后再加班的时侯给崔明打个电话,让他过去接你啊。来,渴了吧,喝点水。”

    厨房里头。

    隔着虚掩的门,崔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无动于衷。

    “崔明在煮饭呢,兰兰你一路上累了,坐下来歇会儿啊。”

    程老太太把这个女儿当成宝贝,亲自给她端了茶水。

    嘘寒问暖的。

    “我爸呢,怎么不在家?”

    “哦,和你李伯伯去吃饭了,说是要找个老朋友,妈也没记住。”

    对于自家老头子,程老太太才没什么心思去管。

    她现在就想看着女儿好好的。

    “崔明做什么好吃的呢,呀,有我最爱的醉虾。”程玉兰眉眼带笑的走进去,伸手拈了一个就要往嘴里头送,却被崔明给笑着拦下,“等等,我给你弄好了,你先拿出去吃。”

    崔明把另外一个剥好壳,掐头去尾的虾子拿出来,温柔带笑的递给程玉兰,

    “去吃吧,小馋猫。”

    “啊,崔明你对我太好了,谢谢你啊。”

    程玉兰哈哈笑,在崔明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看着她出去,崔明眼底的笑意变淡,变浅,然后,他似是有所思。

    程老爷子直到晚上快十点才回来。

    孩子和保姆睡。

    崔明和程玉兰两人关上房门,一夜温存小意。

    第二天早上起来。

    程玉兰整个人都是神彩飞扬的。

    程老太太看着自己的闺女,也忍不住在心里头摇头:

    真不知道她怎么就瞧上了这个崔明。

    哪里好?

    竟然还敢在外头有女人!

    要不是女儿死活不肯,她非得好好的收拾他,然后让他卷铺盖滚蛋。

    哪来的滚哪去!

    不过,自家女儿喜欢……

    就当是养个宠物好了。

    程老太太心里头冷笑,面上却是笑意不减,“起床了?来,赶紧吃早饭,不能空着肚子去上班。”

    “谢谢妈。”

    崔明两口子的早饭都是程老太太早上起来做好的。

    程玉兰才坐下,崔明也从楼上走了下来,“妈辛苦了。”

    “我这把老骨头就是再辛苦还能辛苦几年啊,倒是你们两个,以后可得好好的过日子。”程老太太心里头是满满的都是担心,她怕的就是自己老两口百年走后自己家这个傻丫头压不住崔明,不过,她也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这会儿在心里头长嘘短叹了一阵,猛不丁的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这个周末你们两个都没事吧?”

    “妈你有什么事情吗?”

    “是啊妈,你有什么事儿吗?”

    程妈妈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也没啥,就是我约了个老中医,给你们两个把把脉,调理下身子。”

    她说的调理身子,崔明和程玉兰两个人都听的懂。

    崔明神色不明,却是很温和的点头,“行,我们听妈的。”

    倒是程玉兰。

    她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妈,我不是和你说了,我不治了,那些药苦死了。”

    不就是不能生孩子吗。

    世上那么多人不能生孩子呢,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崔明不在意就好了嘛。

    “苦也得吃,你不去的话就别喊我妈。”

    程妈妈看着程玉兰,恨不得戳到她脑门上骂她傻。

    不能生孩子算什么完整的女人?

    还有,崔明要是真的不介意,怎么可能会把这个孩子抱回来?

    真是傻!

    不过,当着崔明的面儿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语气坚定,“我已经和人家约好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然后,她也不看程玉兰,对着崔明发了话,“我一会问问对方地址,明天你带着她一块去医院看看。”

    “行,妈就这样安排吧。”

    “什么行,你就什么都依着她,我还是不是你媳妇?”

    程玉兰气的瞪大了眼,对着崔明不满极了。

    崔明有些好笑,“你自然是我媳妇,不过媳妇,妈也是为咱们好,不是吗?乖,我陪着你去,咱们去去就回,要是那个医生是个不靠谱的,妈也不会介绍给咱们啊,你说是不是?”

    “可不是这话?”

    程妈妈的脸色终于稍缓了些,瞪了眼程玉兰,“我可是你妈,还能害你吗?”

    “反正我不去,就不去。”

    “你敢。”

    眼看着母女两个人要吵起来。

    崔明赶紧劝了几句,又把程玉兰给带出了房间。

    公交车上。

    程玉兰满是不满,“你回回都偏着我妈,我妈给你吃什么了啊。”

    “因为她是你妈妈啊。”

    “我是爱屋极乌。”

    “我可没看到,我觉得你就是她亲儿子。”

    虽然还是抱怨的语气,但却是软和了不少,充满了嗔怪。

    “好了,我陪你去看看,咱们就当是孝顺老人家嘛。”

    “那就这一回啊,我可告诉你,下次我妈要是再做这事儿,你的面子我也不给。”

    “好好好,就这一回。”

    把程玉兰送到车上,看着她的车子离去。

    崔明坐了反方向的车子去上班。

    心里头装着事情,他竟然连着坐过了两站,还好赶到办公室是最后一分钟。

    没迟到。

    沉浸在忙碌中的崔明直到中午吃饭才想起孙慧的事情。

    忍不住揉了下眉头:

    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傍晚。

    程玉兰先回的家。

    程妈妈好像是专门在等着她。

    看到她回来,站起了身子,“你给我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妈你怎么了?”

    “不会我是我爸或是你的身体有问题吧?那咱们可得赶紧去医院……”

    “你怎么就不巴着我和你爸有点好?”

    程妈妈瞪了眼程玉兰,指指椅子,“你坐下,我有话和你说。”

    “妈你什么事情啊,神神秘秘的。”

    “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程玉兰满眼的疑惑和不解,“妈你又想什么了?”

    她老是觉得她妈事情越来越多。

    管的也越来越宽。

    难道,老太太第二次更年期到了?

    程妈妈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骂,“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丫头?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要孩子,你可是个女人,没有一个和崔明的孩子,你说这像话吗?还有崔明,你怎么知道他就靠的住?”

    以后要是等她们老两口没了。

    崔明再次生了二心。

    她家这个傻丫头可不得哭死?

    “你想多了,妈,崔明他是真的改了,而且,上次的事情也不是他的错……”

    都是那个女人勾的崔明嘛。

    而且崔明也说了,是她暗中动的手脚,崔明才和她一起的。

    “妈,我就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对着崔明好像不满似的,难道,你还在生他的气?”

    程玉兰抱着她妈的手摇晃,“妈,你别生气啦,他真的改好了,你看他现在天天下班就回家的,哪里还有什么二心啊。”

    “你……”

    程妈妈一口老血差点被自家女儿的话给气的喷出来。

    好悬没晕过去。

    她瞪了眼程玉兰,摇摇头,“别的我不管,也懒得管,反正你也认定他了,那就由着你,但是这看医生的事情你一定要听我的,不然的话你就和他给我搬出去住,以后你的事情我和你爸再也不管。”

    “我可是说到做到。”

    眼不见为净!

    程玉兰撇撇嘴,“好嘛好嘛,去看就去看嘛,又不是没去过,都是些庸医嘛。”

    “这个医生不行咱们就再换一个。”

    “我就不信还治不好你。”

    程妈妈的语气坚定,对于女儿不能生孩子这件事情,她坚决不能接受!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头。

    程玉兰把门一关,笑嘻嘻的眼神里头全是嘲讽。

    她妈不能接受。

    她就能这么轻易的接受吗?

    可看了那么多的医生,吃了那么多的药,她受了多少的苦?

    曾经因为那些药,她整个人神经受损。

    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掉头发。

    一把一把的掉。

    她甚至有段时间精神压抑到了极点,都不想活了。

    所以,她到最后也认了。

    没孩子就没孩子吧。

    崔明出轨,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

    她心里头不痛,不难受?

    她恨不得把那个女人给撕了,把崔明给弄死。

    可她离婚了又能怎么样?

    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啊,为什么她不能吊着崔明?

    反正,他都那样的对不起自己了啊。

    用力的抓了两把头发,直到外头听着崔明的声音响起来。

    程玉兰才一脸带笑的走了出去,“回来了?今天怎么晚了啊。”

    “嗯,单位有个临时的事儿晚了一会,你去歇着,我去煮饭……”

    “我和你一起去。”

    程玉兰笑嘻嘻的跟在崔明后头,两人进了厨房。

    听着厨房里头两人的笑声。

    程爸爸扭头瞪了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程妈妈,“他们两个人的事儿你以后别管啊。”

    “别省的越帮越忙。”

    他现在还有点能力和影响,能压着这小子。

    以后呢?

    再过个几年,怕是他就没什么用了。

    自己女儿又是个不能生孩子的,更是对这个男人痴心一片。

    要是崔明心里头怪怨自家老伴这会儿对他的不好。

    到时侯牵怒自家女儿可该怎么办?

    再有,难道能管她一辈子么,他们离开以后呢?

    “我怎么不能管,那可是我女儿。”

    程妈妈一边看电视一边不满的哼哼着,“我帮我女儿有什么错,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整天没心没肺的啊。家里头的事情什么都不管,自己女儿幸不幸福日子好不好过你也稀得看一眼,你这个爸当的多好啊,多轻松啊。”

    吧啦吧啦的。

    程妈妈直接对着程爸爸就是一通唠叨。

    听的程爸爸满脸的黑线,“我懒得和你说,你不听我的,早晚有你后悔的时侯。”

    他起身离去。

    身后程妈妈翻了个白眼,“老不死的。”

    外头老两口在吵架。

    厨房里头。

    程玉兰忍不住揉了下眉心,“崔明,你说我妈是不是第二次更年期呀,不然怎么家里头人人她都看不顺眼啊,不是念叨咱们就是逮着我爸可劲儿的说,真是的,这日子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妈怕是看谁也不顺眼了。”

    “不会的,妈只是一时心情不好。”

    “再说了,她可是你妈,心里头想的都是为你好,不可能看你不顺眼的。”

    “你就知道帮着她说话。”

    崔明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因为我喜欢你啊。”

    “谁信你。”

    程玉兰红了脸庞,转过了身子不去看崔明。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夫妻两人各自去上班。

    一上午,崔明都是坐卧不安。

    心里头默默算着时间,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吧?

    不知道孙慧那个疯子的话是不是认真的?

    不行,他得过去看看。

    和领导寻了个理由走了出去,崔明走出去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孙慧住哪。

    想了想,他试着打了两回孙慧原先的电话。

    结果一打就通了。

    对面,孙慧满是警惕的声音响起来,“是谁……”

    “我。”

    崔明默了下,孙慧的声音响起来,“你打电话做什么,是不是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崔明,你手里头有钱吧,赶紧拿五万过来,咱们过去把那个医生的病例买回来吧?”顺便封了他的嘴。

    孙慧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好。

    “崔明,你不会是舍不得钱吧?”

    半响没听到崔明的声音。

    孙慧心头一转就晓得他应该是心疼钱,冷笑了两声,“你要是舍不得,我就让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这账怎么算划算,你好歹也是个当小领导的,算账应该比我强吧?不用我教你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