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6章 纠缠,挨打
    中午十一点半。

    孙慧和崔明两人在一个地方碰头。

    崔明看着孙慧的眼神充满了厉色,“你确定,那个医生能收钱?”

    “谁会嫌钱多啊,你傻了吧?”

    当初要不是贪图钱和能留在帝都的利益,这个男人会娶程玉兰吗?

    长的那么丑……

    她看着崔明,语气冷冷的,“你要是不拿这个钱,我就把这些事情都推到你身上,还有你那个女人,我去告她抢孩子。她爸现在退了吧,能保你们多久?这样一闹腾,你觉得你们两个人的工作还能有吗?”

    “你疯了啊,你儿子可是在我们家。”

    “我当他死了。”

    崔明,“……”

    最后,他揉着眉心,“说不定那个警察是骗你的,他们每天那么多的事情,怎么会查这些小事?”说着话崔明自己都忍不住恨恨的看着孙慧,“我当初是怎么和你说的,让你好好待她好好待她,好歹是个孩子,是你自己亲生的,可是你怎么说的,你嫌她是个女孩子,你觉得我不娶你就因为她不是个儿子,现在好了吧?”

    “有本事惹麻烦你怎么不自己去解决?”

    “那麻烦不也是你带来的吗?”

    孙慧反唇相讥,看着崔明,“五万块钱,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明天给我电话。”

    “还有,你最好是拿出来,不然的话,下次警察找我,说不定就会直接奔着你去。”

    “你……滚。”

    孙慧冷笑着看了眼崔明,转身走人。

    身后,崔明气的一脚踹到了旁边的树上,这个死女人!

    五万五万。

    他要去哪里拿这个五万?

    眼看着就是下班时间,他也没回办公室,在路上拐了个弯,去了趟银行。

    查了下自己的存折。

    竟然只有一万多。

    这些可都是他背着程家人一点点存出来的。

    想想他都替自己觉得可怜,这一个月拿着好几大千的工资,多少年了啊,就存下这么一万块钱。

    整个程家都把他当成了贼般的看着,防着。

    程玉兰倒是对他好。

    可是,她却是把钱给死死的纂在自己的手心。

    每个月给他的零花都是有数的。

    现在,他要去哪里拿那五万块钱?

    一下午,崔明脑子里头什么都没有,就那么五万五万的两个字转悠。

    直到下班回家。

    程玉兰和他先后进了小区。

    看着走在前头脚步慢腾腾的崔明,程玉兰笑了笑,轻轻拍了下他的肩,

    “崔明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啊,想五万块钱……”

    “什么五万块钱?”

    脱口把心头想法说出来的崔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意中把心里头想的说了出来。

    而且,听到的人还是程玉兰!

    他心头微微一跳,脑海里飞快的转起来,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你今天回来的早啊,坐班车回来的?”

    “嗯,是啊,刚好有个朋友的车过来这边,我就让他们捎了我一程。”

    程玉兰笑呵呵的,却是再次问了一句,“什么五万块钱啊,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哦,一个朋友说家里头出了些什么紧要的事情,和我要借五万块钱,我正想着怎么拒绝他呢。”

    程玉兰一听是这事儿也就没在意,“你直接说没有不就得了?”

    钱什么的是自己的。

    借不借的还用得着找理由吗?

    她看着崔明脸上的迟疑,不由的瞪圆了双眼,“你不会是答应人家了吧,我可告诉你啊,咱们家这钱可不会借的,借钱这事儿可不能随便就应下,就你认识的那些朋友,万一对方不还了怎么办?”

    程玉兰不是拿不出这五万块钱。

    可是,她却是不想拿出来:

    在她的眼里头,崔明认识的可没几个好的朋友。

    多数都是没什么能力和没钱的呀。

    这一借,怎么可能会有还的时侯?

    她盯着崔明,再次加重了语气,“我不会借这个钱的啊。”

    “我知道,我这不是正想着怎么拒绝对方嘛。”

    崔明对着程玉兰勉强一笑,“这又不是一百一千的,我怎么可能借出去这么多?”

    “你知道这事儿就好。”

    程玉兰脸上的神色缓了缓,笑嘻嘻的挽上他的手,“行了,咱们赶紧回家吧,妈肯定在家里头等着咱们呢,对了,咱们两个晚上出去吃饭吧,你都好久没陪我去看电影了呢,然后咱们去散步……”

    “好啊,回家和妈说一声吧。”

    “嗯。”

    两个人回家换了身衣服,和程老太太说了一声,程妈妈立马就把两人朝外头赶,“早去早回,还有啊,崔明记得别让她吃那些垃圾东西,更不能喝酒,她现在可是吃着药呢。”

    “妈你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眼看着程玉兰要发飙,崔明赶紧把人给拽着离开。

    “我妈可真是越来越哆嗦了啊。”

    屋子里头,程妈妈听着自家女儿这样的抱怨,忍不住气的想抽她。

    这死丫头!

    吃饭逛街看电影。

    两个人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

    半夜,崔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坐起来,在阳台上抽烟。

    该怎么办?

    直到天快要亮起来,他才掐了烟,把烟把儿什么的都丢到抽水桶冲走,自己洗脸漱口才躺到了床上。

    中午。

    崔明再次打电话和孙慧约了见面的地点。

    他看着孙慧直接道,“我手里头只有一万多,再多了没有,你要是不要就拉到。”

    “你怎么才拿这么一丁点钱?”

    孙慧满脸的嫌弃,“哦,我知道了,你的钱都被那个女人纂着了吧,呵呵,可真是好啊。没出息的男人。”

    崔明被她骂的有点脸黑。

    同时,这话也是戳中他心口啊。

    冷哼了两声,“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啊。”

    “余下的事情我也不会管了,随便你。”

    “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我不好你也不好,大家都别好。”

    孙慧黑着脸瞪他半响,“那我去试试,不过,你最好再多准备点。”

    可惜,孙慧到了医院却是没敢进。

    因为她看到警察从那个医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而且手里头还拿着一叠的资料。

    这让她吓的啊,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

    他们拿走的,是她女儿的病例?

    那上头的伤情显示,可都是很明显的是人为动手啊。

    哎,早知道这么麻烦的话,自己就不对那死丫头那么动手了。

    她黑了下脸,躲在一角等着几个警察走后,她寻了个地方给崔明打电话。

    可惜打了好几通没有人接。

    偏这个时侯孙慧自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她只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就跳了起来:是警察局的!

    不敢接。

    更不敢不接!

    最后,孙慧硬着头皮接起来,“是哪位……”

    “孙慧女士,我们这里是某某警察局,请问您现在有空吗,我们需要找你证实一些事情……”

    “我,我身体不舒服,正想着去医院看看呢。”

    “那您什么时侯回来?”

    “两,不不,三个小时……”

    “行,那我们下午四点等你。”

    对方挂了电话,孙慧差点瘫到地上去。

    怎么办怎么办?

    真的被警察给发现了她打孩子,会让她坐多少年的牢?

    她一点都不想坐牢!

    这是她曾经到现在都不曾解去的恶梦。

    她死也不能再重复一回。

    下午四点。

    孙慧哪怕是再不情愿,也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进了警察局。

    房间里。

    “我们调取了你女儿的病历,又根据医生的解释,最终确定你女儿这几次的住院都是因为受伤害太过严重,我们想请问下孙慧女士,你女儿只是个几岁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受到这么多的伤害?”

    “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你这个当母亲的人自己动的手?”

    “怎么可能,你们没证据可别乱说啊。”

    孙慧毕竟是个大学生。

    哪怕是没毕业呢,该有的法律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这会儿一听两名警察的话,忍不住想也不想的失口否认,“我女儿怎么受那么重的伤,我怎么知道啊,她好好的在街上玩,回到家就是一身是伤的,我当时还气的不得了呢,要是让我找到这个打我孩子的王八蛋,我肯定第一个不放过对方。”

    “警察同志,要不你们帮我找找这个坏人?”

    对方被孙慧这语气给气的无语。

    最后,一名有些年轻的警察一拍桌子,“孙慧,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经常打你女儿?”

    “没有,我可是千辛万苦才生下的她,怎么可能会打她?”

    “你否认也没用,我们可是亲自在你们家周围邻居那里查过的,家里头就你和你们母女两个。”

    中年警察声音充满了威严,“不是你,难道还是鬼吗?”

    “啊,说不定是真的有鬼啊,我女儿不会是被鬼给带走了吧?”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不是,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动手,你们没证据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警察看着死鸭子不怕开水烫的孙慧,气的脸都黑了。

    他们还真的没有证据证明是孙慧动的手。

    再说,现在伤者都不知道在哪呢。

    最后,哪怕他们再生气,也只能把孙慧给放了,“孙慧,你回去好好想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是好好交待,承认错误,咱们政府还是会给你机会的,不然的话,我们一旦查到证据,你到时侯就等着坐牢吧。”

    “我,我知道,我真的没有打我女儿……”

    孙慧在里头待了一晚上。

    一身狼狈的走在大街上,她看着街上走着的行人,心里头戾气滋生。

    一转身,冲着崔明的办公地点冲了过去。

    崔明早上才上班。

    就听到外头喊有人找他。

    他笑着把手里的事情交给助手,起身向外走。

    只是才走出办公室大门,看到站在不远处树下的孙慧。

    整个人激棱棱的打了个寒颤。

    “你怎么来了,你疯了啊,你TMD有病,不想活了别拉着我好不好?”

    “不好。”

    孙慧笑容阴毒,“我那么的喜欢你,把这些年来所有的光阴都放到了你身上,我怎么可能会不拉着你?崔明,我和你说过的,如果我死了,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凭什么她现在一身狼狈,这个男人却能一身西装革履的坐在办公室里头上班?

    她看着崔明咧咧嘴,“知道我是从哪来的吗,警察局哦。”

    “警察局没有证据,把我给放了出来,不过,我和警察说了,让我好好想想,想到了什么我会回去告诉他们的哦。”她的眼神如同毒蛇一样充满了恶意,看着崔明,她阴冷的笑,“崔明,你说,我会和他们说点什么,我能想起点什么来?”

    “我怎么知道你能想起什么来。”

    “你个疯子。”

    两个人越说越激动,最后,崔明恨不得掐死她。

    手都掐到她脖子上了。

    孙慧却是没什么惧意,“有本事你弄死我啊,你以为我死了,你有好日子过?”

    崔明恨恨的看着她,“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哦,给我十万块钱。”

    孙慧的眼神里头充满了疯狂,“我问过律师了,说这种案子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判个几年,说不定还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那个死丫头已经找不到了,你给我钱,我拿到钱就什么都不说了,我坐完牢出来就回我老家去,哦,对了,也是你的老家,你留在帝都,我在乡下,咱们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十万块钱,买个清静。”

    “你觉得怎么样?”

    “十万,你疯了,我哪来那么多的钱?”

    “那你好好想想吧。”

    孙慧扭头离去,她就是要这十万块钱!

    不然的话,大不了和这个男人一块完蛋,大家都别想好!

    第二天。

    孙慧接到了一个短信,是崔明约她见面。

    她按着地址走过去。

    东拐西弯的。

    到最后她都有些狐疑,怎么是一处旧房子?

    好久没人住的地方了。

    “崔明,崔明,你在不在这里?”她站在院门前,一脸的防备。

    门被人从里头打开。

    冲出来两个人直接把她给拽了进去。

    吓的孙慧嗷的一声尖叫,“谁,你们放开我,崔明,崔明你要做什么……”

    “给我打。使劲打,打不死留口气就好。”

    女人带着恨意的声音在孙慧耳边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