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7章 肯定是她
    孙慧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

    几乎是被人去了半条命。

    等到那些人走后,她在废弃的偏僻院子里头晕迷了一整夜。

    还是凌晨起来晨练的人发现躺在小路上的她。

    人家自然是第一时间报警的。

    好巧不巧的,接警的是那个中年警察。

    他看着全身血肉模糊,全身是伤的孙慧,忍不住眼角一跳,

    “先把人送医院。”

    还好多数都是皮外伤。

    把人送到医院,处理好伤口,挂了瓶吊水。

    孙慧全身疼醒了过来。

    她以为自己还在那个院子里头,想也不想的就尖叫起来,“饶了我,饶了我,救命,有人没有,救命啊……”

    “行了别喊了,这里是医院。”

    中年警察刚好过来问清楚,在门口听到她的尖叫声。

    推门走了进来。

    虽然看到警察也害怕。

    但不得不说,这一会孙慧还是不由的长长松了口气,“是,是你们救了我吗?谢谢你们,警察同志。”

    她之前一直和崔明说狠话。

    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怕死的。

    可直到昨晚,她被那些人往死里头打的那一刻。

    她是真的害怕了。

    怕死!

    她不想死!

    “行了,你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好好说说吧。”

    中年警察对孙慧没什么好印象,拉了把椅子远远的坐下,神色肃然,“是早上的清洁工救的你,她们报的警,还有,你家好像不在那个地方吧,你为什么会去那里?据我们的调查,那小院可是有些年头没人住了。”

    “我,我也不知道……”

    她眼神有些许的闪躲,心里头却是快速的盘算起来:

    难道,是崔明找人打的她?

    是崔明想要她死?

    那么,自己要不要把他给说出来?

    “你也不知道?你自己女儿不见了,一直找不到你自己不知道,她为什么受伤住院,你也不知道,现在,你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挨打,孙慧,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中年警察看着孙慧气的乐了起来。

    要不是他是警察。

    必须得走这个流程。

    他早就转身走人,懒得理这个女人了。

    深吸了口气,中年警察让自己平静下来,“那你最后的电话短信,谁发给你的?”

    “你们看我电话,这是我的隐私!”

    “你都要被人给打死了,还算隐私么?”

    孙慧脸色铁青,“……”

    最后,她还是失口否认,“我不和道那是谁,我就是过去想看看是谁的,没想到一到门口就有人打我……”说到这里她猛不丁的想起一件事情,“这事儿不是你们警察需要去查的吗,我现在可是受害者,你们不去追查凶手,不去帮我找打人的罪魁祸首,你在这里头对着我盘问来盘问去的,这是你们警察应该干的事儿吗?”

    “你放心,我们会查出来的。”

    “同时也希望你能好好的配合,要是想起什么来,及时和我们讲。”

    孙慧的嘴唇动了下,把头扭到了一边。

    病房门口。

    有年轻的警察一脸的不解,“头,这个女人明显就是知道什么不和咱们说啊,咱们就这样走了?”

    “不走留在这作什么?”

    中年警察看着年轻警察扬扬眉,“你给她守病房?”

    “我才不干,我还有好多事情呢,头你可别派我干这事儿啊。”

    年轻警察生怕自己会被自家队长留下来。

    “行了行了,让人盯着她手机,还有,派小李过来盯着点,看看有没有谁过来见她。”

    中年警察也有点无可奈何:

    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可这个女人却死鸭子嘴硬的不肯承认。

    他摇摇头,猛不丁的又想起一件事情,“还有,派人去传那个叫崔明的,先动动他。”

    “队长你是想打草惊蛇?”

    “算不上,就是想看看这个人罢了。”

    崔明觉得自己最近倒霉透顶。

    才被顶头上司一顿训。

    回头就听到有人找,走出办公室,就看到两名警察神色肃然的站在那望着他。

    心里头扑通扑通的狂跳。

    他恨不得拔脚就跑:难道,真的是孙慧那个死女人胡说什么了?在

    硬着头皮走过去。

    他脸上堆满了笑,“两位同志好,我是崔明……”

    “你就是崔明啊,行了,我们这边有件事情需要你配合,请和我们走一趟。”

    “好的好的,配合警察办事是每一位公民的义务。”

    他嘴里头说的很是漂亮。

    扭头却是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后头的办公室,“两位同志,我可以进去处理下工作吗?很快的,就三五分钟的事情……”

    “给你三分钟。”

    年轻的警察看了眼崔明,示意他赶快。

    崔明倒是很客气,再三的道谢,还亲自给两位警察端了杯水。

    倒是让两个年轻警察对他的印象好了两分。

    办公室里头。

    崔明直奔电话,飞快的按着号码,“赶紧紧啊赶紧接,接接接……”

    他嘴里头念叨着。

    恨不得自己一下子顺着电线爬过去,好好的掐着孙慧的脖子问问她。

    你个死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他几首要放弃的时侯。

    电话里头终于传来孙慧的声音,“谁啊,打什么打,吵死人了……”

    “孙慧,你个死女人你和警察说什么了,他们都来找我了!”

    崔明还不敢大声吼。

    只能咬着牙,压着声音怒斥。

    对面孙慧怔了下,接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不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你TMD的赶紧说话啊,你自己找死别带着我!”

    “我找死?要不是你想找人把我给弄死,我怎么可能会出卖你?”

    “崔明,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个王八蛋!”

    找人打她。

    是真的想弄死他吧?

    崔明是一头的雾水,“你发什么疯啊,我这两天都没在帝都,怎么可能会找人打你?”

    “还有,你自己在外头得罪了什么人你好好想想。”

    “别TMD的什么事情都放到我头上啊。”

    “不是有警察去找你吗,怎么还没把你给带走?”

    “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让你去牢里头做一辈子!”

    孙慧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恨意。

    听的崔明是心里头一阵阵的惧怕:

    这个女人疯了!

    眼看着三分钟时间过去,他不敢再耽搁,只能说软话,“姑奶奶,祖宗,你就看在咱们以往情份上,你好好的想想,这事儿不可能的啊,我真的没找人怎么着你。”最后,崔明都自己说了实话,“我躲你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会招惹你?”

    他现在是真的想和孙慧了断。

    两个人从大学时认识,这么多年一路下来,他是真的累了。

    同时,对着孙慧也是越来越觉得厌倦和胆颤心惊。

    这个女人有时侯的疯狂让他害怕极了!

    他生怕自己哪一天就被她给弄的赔了一生……

    现在的一切,可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啊。

    可惜,现在看来,事与愿违?

    对面,孙慧沉默了一下。

    最后,她的语气微软,“真的不是你?”

    “不是不是,姑奶奶我敢发誓,真的不是我,你赶紧去和警察说说去啊……”

    “我什么都没和警察说。”

    留下这么一句话,孙慧直接挂了电话。

    躺在病床上,孙慧的眼里流过几分的涩意:

    还是舍不得这个男人吧?

    倒是对面的崔明,被挂了电话之后气的想打人。

    这个女人竟然敢挂他电话……

    不对,她刚才说什么?

    她说,什么都没和警察说?

    脑海里头飞快的转了几圈,最后,他心头涌起一丝的雀跃:

    他想,这些警察估计真的只是带他过去问个话,做些询问的。

    这么一想,他的心慢慢的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等到走出办公室。

    两个年轻的警察已经有些等不及,“你这工作还挺忙的啊,崔先生?”

    “呵呵,让两位见笑了,见笑。”

    崔明一脸的谦恭,“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吗?两位放心,我一定尽量配合警察同志,这是咱们公民的义务嘛,哈哈哈……”他一边说一边为了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还主动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警察局内。

    崔明对于自己和孙慧认识的事情是直接认下。

    不可能瞒的住的嘛。

    对于这点,他是心知肚明。

    一脸的惭愧,“都是我年轻不懂事,那会瞧着她一个女孩子痴情,这心头一软就收留了她,可是没想到她却在我的茶里头做了手脚……这一陷就到了现在,我的错啊。哎,我对不起我妻子,对不起她啊。”

    “你就觉得对不起你妻子,不觉得对不起孙慧,不觉得对不起你那一双的儿女吗?”

    “我有啊。”

    “我就是个失败的人,所以我把儿子接回了家,一个月还给孙慧母女打生活费,就想着这事儿赶紧平息,没想到又被你们给翻了出来……”崔明对着警察是说的声泪俱下的,他伸手抹了把泪,一个大男人当着警察的面儿哭出声来,“我是真的错了,警察同志,你们要怎么处理我都成,我不该背着我妻子在外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你这是作风问题,我们不会管的。”

    中年警察看着崔明,神色肃然,“你女儿失踪了你知道吗?”

    “什么,她不是和她妈妈在一起吗,怎么可能会失踪?”

    崔明一脸的吃惊,过后他就有些着急了起来,“警察同志,那你们可得赶紧的找啊,还是个孩子呢,才几岁啊,这要是外头遇到了坏人,孩子这一辈子就完了,警察同志,你们可有什么线索了吗?”

    对于崔明这话,中年警察不置可否的一挑眉,“没有线索。”

    “啊,你们可是警察啊,怎么可能会没有线索?”

    “警察同志,求求你们,赶紧帮我找找孩子啊……”

    “你倒是挺关心这个孩子。”

    崔明似是没听到中年警察语气里头的讥讽,苦笑了一声,“不管大人如何,孩子总是无辜的,我也不敢多想,就想着她能平安长大,上个大学嫁个人,至于恨不恨我这个爸爸,我都不敢想……”

    “很明显你想多了。”

    “她现在,估计连长大成人的机会都不大有了。”

    崔明脸色惨白,“警察同志,你们说说实话,我女儿她,她是不是,出事了?”

    “暂时还没有。”

    “不过这么多天没消息,而且我们调查得知,她是满身是血的跑出家门的,孙慧有涉嫌虐待儿童,所以,我们现在想过来找你问问,顺便问你别一件事情,孙慧受伤,和你有没有关系?”

    “孙慧受伤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我这两天可都不在帝都的啊,真的不在……”

    “她人在哪,没什么要紧的吧?”

    中年警察看着崔明笑了笑,笑容意味深长,“她现在在医院,你可以过去看看她。”

    “不不,我还是不过去了。”

    “知道她没事就好。”

    崔明擦了下头上的冷汗,语气里头小心冀冀的,“你也知道我现在是有妻子的,被知道了又是一场闹……”

    “说的好像你之前没妻子一样。”

    年轻警察忍不住忿了句,崔明听着只有苦笑的份儿。

    最后,崔明擦着冷汗走出了警察局。

    “头,你觉得他有怀疑吗?”

    中年警察摇摇头,“说不好,不过,他不可能不知道孩子过的怎么样,不过是选择了沉默罢了。至于孙慧被人打的事情,我觉得应该和他没关系。”

    “为什么?”

    中年警察悠悠一笑,“男人的直觉。”

    年轻警察,“……”这男人直觉都出来了,好吧,直觉!

    孙慧在医院住了十天。

    十天过后。

    她出院的时侯再次被警察带到了警察局。

    “这些东西你认识吧?”

    她看着袋子里头的一双平底鞋,一件外套,忍不住瞪大了眼,“这是我女儿的,她在哪,我女儿在哪?”

    要说没激动那是假的。

    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又养了那么好几年。

    知道孩子有可能找的回来。

    孙慧还是有那么几分高兴的,同时心里头也暗自腹诽着:

    等那死丫头回来,一定得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让她以后再敢动不动就给她来个离家出走。

    要不是那死丫头,自己怎么会挨打?

    不对,挨打……

    她猛不丁的想起一件事情,伸手拽住了身边警察的手,“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知道是谁打的我了,我知道是谁了,一定是她,肯定是她,你们可得给我主持公道啊,我不能白挨这顿打。”

    “现在我们说的是你女儿,你亲生的孩子。”

    中年警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孙慧,眼底全是失望,“你即然这么的不喜欢孩子,为什么要把她给生下来?现在,她死了,她死了啊,你竟然只关心你自己的事情?这世上怎么有你这样当妈的,你就不配为人母!”

    “你说啥,你说什么?”

    孙慧被中年警察的话骂的一头懵。

    慢半拍的反应了过来,她猛不丁的伸手拽住了中年警察的手臂,眼珠子瞪的都要凸出来。

    “你说啥,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谁死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中年警察才懒得同情她。

    一伸手把她的手给甩开,神色淡淡的,“这些东西是在河边找到的,而且之前也有人说有看到一个小女孩在那里停留,但是我们找了那条河,没见到尸体……不过孩子应该是去了,你节哀吧。”

    “都是你们的错。”

    “是你们没用,找不到我女儿,拖了这么久,害得她没了。”

    “我和你们没完,我要去告你们……”

    如果是别的母亲,当妈的说这样的话,一脸怒气的说要去告他们。

    中年警察不会生气:

    这只是一个失去孩子的可怜妈妈气怒之下的气话。

    失去了孩子,那就是剜一个当娘的心头肉啊。

    可是现在,瞧着孙慧,他忍不住冷笑了两声,“这会儿知道母女情深了,你不觉得晚了吗?你这几年是怎么对待孩子的?你觉得你不说,崔明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了吗,要不知道你旁边可是还有邻居的!”

    “孙慧,我现在对你没有半点的同情。”

    “我甚至觉得,那个孩子的死是个好事,是一种解脱!”

    他看着孙慧,眼神冰冷,“孩子没了,我们也没有直接的证据把你给怎么样,但是孙慧,你自己的良心呢,你摸摸你自己的心,你会好过吗?想想那个无辜的孩子,你晚上能睡的安稳吗?”

    “我,我为什么不能睡安稳?”

    “都是你们警察没找到她,是你们的错。”

    孙慧想也不想的把错往警察头上扣,甩锅,“要是你们早点找到她,我女儿肯定不会出事的。”

    “是你们警察无作为。”

    中年警察懒得理她,直接摆了摆手,“行了,孩子的事情我们会继续关注的,一有什么新线索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至于打你的凶手,你放心,我们正在调查当中,有什么新进展会通知你的。”

    “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先走吧。”

    看到这个女人就烦!

    只是下一刻,孙慧猛不丁的叫了起来,“对了对了,我知道谁是打我的凶手了,我告诉你们,打我的那是个女人,是女人啊,肯定是崔明的女人,那个叫啥来的,程什么兰,肯定是她,警察同志,我要告她找人打我,想要我的命,我要告她,你们快去把她给抓回来啊,肯定是她……”

    中年警察皱了下眉头,碍于职责只能招来来一个人,“给她重新做份笔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