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8章 一无所有
    警察局。

    程玉兰一脸的淡定,“警察同志,她就是个疯子,她在怀恨我们夫妻两个人,对于一个把自己儿子卖掉的人,不把自己女儿当成人的女人,你们觉得,她的话能当真吗?”

    说着话她朝着一脸怒气的孙慧淡淡一笑。

    笑容里头充满了挑衅和不屑。

    气的孙慧忍不住的跳脚,“你胡说八道,你自己管不住男人,又不能生孩子,所以才让崔明故意接近我,然后趁着我儿子出生,把我儿子给抢走了,警察同志,就是这个女人,她好狠的心啊,不但抢了我儿子,现在更是要找人把我给弄死,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能放过她啊。”

    对于两个人的话,几个警察也是满满的头疼:

    公说公的理!

    要不怎么说家务事难断?

    最后,中年警察厉声喝止两个女人,“行了,你说说看,她是怎么抢的你孩子?有什么证据吗?”

    “我,我怎么有啥证据嘛,就是她趁着我不注意,把孩子给抱走了啊……”

    “还威胁我不准报警。”

    “警察同志,你们可一定要帮我把儿子要回来啊。”

    孙慧朝着警察哭诉,声音悲悲切切的,让人瞧着倒是有几分的可怜。

    可惜她最近做的那些事情没有给警察留下半点的好印象。

    中年警察眉头皱了下,扭头看向程玉兰,“她说你抢她的孩子,这种事情如果是真的,可是犯法的,而且,现在的科技发达,只要做个亲子鉴定,你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我为什么想瞒啊,孩子又不是我抢的,更不是我抱的。”

    “是她卖给崔明的啊。”

    程玉兰不紧不慢的开了口,对着警察,她声音平静,“你们不知道这个女人,她呀,真的就不配当妈,竟然把孩子要丢了,就那么丢到了车子底下,还是我们家崔明心善呀,我们两个又没有孩子,他一心软就把孩子抱回了家,我们就当是收养的,不过,事后她可是闹了好几回,和我们前前后后要了好几万块钱呢。”

    “对了警察同志,我可都是有转账记录的哦。”

    “你胡说,那些钱是崔明主动赔给我的……”

    程玉兰淡淡的笑,“那,咱们把崔明叫过来问问?看看他怎么说?”

    “……”

    没想到又牵扯到卖孩子这么一桩事情。

    最后,中年警察只能让人去银行查转账记录,又去程家里头调查。

    到最后,程玉兰被放走。

    孙慧则被拘留半个月!

    理由是涉及到谋害孩子……

    孙慧在里头可是破口大骂,骂程玉兰,骂崔明,骂陈墨言骂陈敏陈妈妈。

    甚至连死去的孙成宝和陈大方都被她给扯出来一通的骂。

    反正就是她能想起来的人都被她骂了一顿。

    在她的心里头,这些人统统都是对不起她的。

    她之所以有现在,全都是这些人对不起她!

    ……

    程家。

    崔明没下班前知道自己回家肯定又是一场风波。

    在办公室里头磨到傍晚六点半。

    才硬着头皮下班回家。

    一到家,没看到程妈妈,他心里头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正想起身去厨房看看,就听到卧房的门响起来。

    崔明下意识的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

    抬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程妈妈,他脸上全是挤出来的笑,“妈,那个我……”回来了几个字儿还没说完呢,就看到老太太一抬手,啪的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把崔明都给打懵了。

    他捂着脸,“妈你这是做什么?”

    他是个男人!

    长到这么大他爸妈都没打过他的脸!

    眼底闪过一抹怒气。

    不过,知道自己现在不能不低头的崔明只能用尽全身力气压下心头的戾气,努力挤出一抹笑,“妈我知道你生气,你别生气,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儿,不过我和兰兰也是配合办案,真的……”

    啪。

    老太太又是一巴掌。

    她打完之后冷笑着看向崔明,“怎么着,是不是不服气?觉得我打你很愤怒?生气吗,生气那你就对了。”

    “我打的就是你生气!”

    “崔明啊崔明,你真当自己是翅膀硬了,觉得我们家老程退休了,就管不了你了是吧?”

    “靠着我们程家,吃着我们程家住着我们程家,你在外头玩女人还直接就是两个小王八蛋,要不是兰兰死活不肯和你离婚,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坐在这里?早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你到好,不知足,竟然还敢和那个女人来往,你当我们程家好欺负,当我们兰兰好说话还是当我们都是死人,由着你和那个野女人藕断丝连?”

    “你心里头是不是还打算着以后让我们兰兰给那个小贱人让路?”

    “好成全你们一家三口?”

    “妈你想到哪去了啊,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

    挨了两巴掌的崔明不敢多说半个字儿。

    用力的解释着。

    生怕老太太再气愤之下伸手给他一巴掌。

    除了挨着,他能怎么样,敢怎么样?

    心里头恨的直咬牙,可是他却面上还得说尽了好话,“妈,当初我真的是被算计了,是我不对,可是这从头到尾对兰兰是真心的啊,把那个孩子抱过来也是妈您点的头,是您说说不定能给兰兰冲下喜气,我这才同意的啊,妈,要是您真的不喜欢,那我马上把那个孩子送走,我把他送的远远的,妈您别生气,好不好?”

    “妈,这次警察局那边的事情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妈您消消气……”

    打了两巴掌。

    骂了一通,老太太心里头的火气多少消了几分。

    看着崔明她语气冰冷,“我让你把孩子抱走你就抱走?然后呢,在心里头骂我,咒我早死?”

    “妈您想到哪去了,您和爸对我恩重如山,我对兰兰是一片真心,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您?”

    “哼,你不会最好。”

    老太太看着崔明,心里头恶心的不得了。

    可她却也知道自己不能把这人怎么办:

    谁让自家女儿就铁了心的要嫁?

    谁让她女儿不能生?

    用力的揉着眉心,老太太重重哼了一声,“兰兰在屋子里头气的哭呢,你过去好好的劝劝,还有,要是她不原谅你,你就给我滚蛋。我们家可不养白眼狼。”

    崔明,“……”

    进房间前,崔明眼底闪过一抹狠厉:老东西!

    “兰兰,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程玉兰扑在床上哭。

    不理他。

    崔明放软了声音,走过去轻轻揽了她的肩,“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一定加倍,不,十倍的对你好。”

    “好啥好,丢死人了。”

    警察过去的时侯可正是上班啊。

    虽然对方说的很漂亮,只是让她过去配合调查。

    可是当时同事瞧着她的眼神,让她多难堪啊。

    她用力的推了把崔明,“你别碰我,你去和她过好了,咱们离婚,离婚。”

    “我不要你了,我给你们一家三口让路。”

    程玉兰趴在床上呜呜的哭。

    崔明是好不容易才把人给哄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啊。

    最后,他把人抱在怀里头,赌咒又发誓的,才把程玉兰给哄好。

    “你放心,要是我以后再和她有来往,我出门被车撞死……”

    “不许胡说。”

    程玉兰伸手捂了他的嘴,情绪已经平复了大半。

    最后,她伸手推开崔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又牵扯上她了?”

    “我怎么知道,警察那边说,是她被人给打了,报了警。”

    程玉兰一听这话忍不住跳了起来,“我就说警察怎么会找上我,她那么恨我,肯定是以为是我干的,她现在说不定以后会怎么对付我,那就是个疯子啊,我可怕死她了,不行不行,崔明,咱们两个离婚吧,我不敢和你过下去了,你回到她身边吧……”

    “说什么傻话呢。”

    “我是货物吗,是你说让就能让的?”

    崔明抱着她,语气带了几分的生气,“我说过我心里头只有你,和她,当初也是被她算计的,现在咱们两个夫妻同心,好好把日子过好,孝顺爸妈,让别人看着羡慕嫉妒不是更好?媳妇,你相信我,我心里头真的只有你一个……”他说完,眼神极是温柔的看着程玉兰,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很温柔,很痴情,缠绵。

    程玉兰心里头却只是觉得恶心!

    可是她却不能不忍下来,白了眼崔明,她哼笑两声,“这话我可是听了不止一遍,别和我说什么承诺呀,男人的话要是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

    “对对,媳妇你以后看我行动好不好?”

    “媳妇,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了……”

    一边说他一边浅浅的对着程玉兰的脸庞脖颈吻了下去。

    动作温柔而怜惜。

    屋子外头。

    程妈妈可是一直站在门口听壁角的。

    眼瞅着里头没了动静。

    她恨不得一把推开门,对着自家那个蠢女儿骂一顿:

    怎么能就这样放过这个男人?

    这是多大的事儿啊。

    哪怕不离婚,也得好好的收拾一回,让崔明自己知道害怕呀。

    可是自己这个傻女儿却是好……

    她憋了一肚子的气,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直喘粗气。

    偏巧这个时侯程爸爸从外头背着双手走进来。

    瞧着他那个样子,程妈妈忍不住把一肚子的气朝着他发泄过去,“你还知道有这个家啊,你回来做什么,怎么不在外头住下来,把外头当成你的家啊,你个死老东西。”

    “你又发什么疯?”

    程爸爸扫了眼程妈妈,不把自家老伴这话放在心上。

    反正这老婆子有事没事每天都要骂上几句的。

    不然她怕是不能安生。

    坐在沙发上,程爸爸看了眼客厅,“他们两个呢,还没回来吗,这是要在外头吃饭了?”

    这可都快七点了。

    要是回家吃饭的话早就回来了啊。

    “咱们晚上吃什么?”

    “吃吃吃,怎么不撑死你?”程妈妈对着程爸爸直接开骂,狗血喷头的那种,最后程爸爸也生了气,黑着个脸,“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行了,你自己吃吧,我出去老李家去。”真是的,这个家,没法待了!

    “滚滚,你走了就别给我回来。”

    好在这个时侯程玉兰两人从房间里头走了出来。

    “妈,你怎么又和爸吵架啊。”

    “爸这就吃饭了,你出去做什么?”

    程玉兰笑着上前挽了程爸爸的手,娇俏俏的,“我给您做了最爱吃的肉丸子,您真的不吃?”

    “吃,怎么不吃,不吃白不吃。”

    “你走啊,你怎么不走了,有本事你走了别回来。”

    对于程妈妈的话,程爸爸只是看她一眼,“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家吃饭?你不乐意看到我?我还不稀得看你呢,我是给我女儿面子,是吧女儿?”

    “爸。”

    程玉兰哄了程爸爸坐下,又去把程妈妈扶起来,“妈,我饿了啊,咱们赶紧开饭。”

    “好好好,吃饭吃饭。”

    饭菜摆了满满一桌。

    气氛在程玉兰和崔明的调动下,还算是活络。

    最后,程爸爸负着手上楼,“我吃完了。”

    “就知道往他那个书房里头钻,真是不知道那里头都藏了什么宝贝。”

    程妈妈才喝了半碗汤,眼看着程爸爸吃饱撩了筷子,她不禁撇了下嘴。

    “妈你管他呢,我爸不就是喜欢在书房里头待着嘛,他又没出去和人家那些小老头小老太太的跳舞健身啥的,您担心个啥子嘛。”程玉兰说起来自己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脸的兴致勃勃,“话说妈,要不您和我爸报个老年兴趣班?我前几天听着我同事她妈去学的什么唱歌,还有啥合唱团,挺好的哩……”

    她妈在外头有点什么事情做。

    也不用一天到晚盯着她念叨了吧?

    可惜被程妈妈无情而果断的给拒绝,“不要,我才不去丢人现眼。”

    程玉兰,“……”

    半个月后。

    孙慧从拘留所走出来,迎着正午的阳光,她却只觉得心情充满了灰霾。

    一无所有。

    以后该怎么办?

    正在街边走着呢,一辆车子擦着她身子急驶。

    刚好一洼水,溅的她身上全是泥水。

    气的她脸色铁青:

    车子都欺负她!

    谁知下一刻车子唰的倒回来,停下。

    车窗降下来。

    露出一张浅笑嫣然的脸,“哟,这不是孙小姐么,怎么着,被男人给赶出来,落魄到流落街头了?可真是,活该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