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79章 我奶奶她
    陈敏!

    竟然是陈敏!

    一张精致的有些过份的脸,不同于以往的浓妆艳抹。

    现在,这张脸精致的有些过份。

    巧笑倩兮。

    一双眸子正轻轻挑起来,似笑非笑的瞧着孙慧。

    当然了,那眸光里头充满了浓浓的嘲讽,以及不屑和鄙夷。

    孙慧一眼就看的出来,陈敏这是在幸灾乐祸呢。

    她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瞧起来不那么的狼狈,也学着陈敏的样子轻呵了一声,语气也尽量的平静、稳定,“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啊,不过,瞧着你这人样子,好像混的挺不错,怎么着,又跟了哪个不长眼的男人了,就想着到处招摇,昭告天下,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伺侯了男人,傍上了男人吗?”

    “你胡说什么,孙慧你瞧瞧你现在那个样子,你还是个女人吗?”

    陈敏的脸色有瞬间的阴霾。

    不过,她还是笑的很璀璨,明媚,“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嘛,好姐姐,你现在这日子过的挺不好吧,瞧着这样子,怎么着,连坐车的钱都没了?要不要妹妹我帮你一把啊?”

    “用不着你好心!”

    陈敏会帮自己?

    孙慧觉得这事儿可比太阳打从西边出来还要难!

    她呵呵两声笑,“谢谢你了啊,不过用不着。”话罢她抬脚朝前走。

    再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徒找羞辱吧?

    以着陈敏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帮她?

    坐在车子里头的陈敏哼笑两声,“好姐姐你这脾气怎么就不能改改呢,哎,我这当妹妹的瞧着你这样子也是心里头不得劲儿呀,毕竟咱们可是亲姐妹,姐姐,你真的不用我帮你啊?”

    “不用你赶紧走吧。”

    “好啊,那我走了哦。”

    陈敏降下车窗前,一扬手。

    一叠的百元大钞随着她的手一松,在风里头飘飘扬扬的散开来。

    飞舞着,落地。

    “姐姐,要是真的缺钱,你就去捡起来哦。”

    “这可是妹妹的心意呢。”

    车子开走。

    陈敏充满浓浓嘲讽的声音在孙慧的耳侧回荡着。

    她的眼落在地下那些钱上。

    移不开。

    很想有骨气的直接抬脚走人。

    可是……

    脚好像生根,好像被人粘到了地下。

    拔不起来。

    “啊,前头好些钱……”

    眼看着有人朝着这边跑过来,孙慧本能的,想也不想的蹲下身子。

    捡……钱!

    其中还因为两张钱和一个女孩子骂了起来。

    最后,被人踹了一脚。

    拿着手里头抢过来的五百块钱,她脸上全是苦笑。

    这就是陈敏想要的吧?

    回到居住的地方,好在,房子还没到期。

    不然的话她真的就得流落街头了。

    饶是这样,在她开门进家没多久,房东就一脸黑的敲开了门,看着孙慧,对方一脸的嫌弃,“你这回来了是吧,行了,今个儿天晚了,我也不赶你,明天,明天你自己收拾东西离开呀,我的房子可不能再让你住。”

    孙慧瞪大了眼,“凭什么,我都交过这个月房租的。”

    她交了钱的!

    “那我退你十天好了,哎,算了算了,我就当是行行好,退你一个月的房租,你明天赶紧走啊。”

    房东看着孙慧眼里头全是鄙夷,“你还好意思问,你这些天做什么去了?”

    “被警察给带走了吧,关起来了吧?”

    “你这样不正经的女人,我可不想把我房子都给弄脏了。”

    孙慧气的全身直哆嗦,“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全家都脏,你才是脏。”

    她的话气的房东也怒了起来,“你自己做的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什么德性,两腿一分赚钱的时侯是快,怎么不想想后果,现在外头谁不知道连你自己女儿都瞧不下去自杀了?怎么着,瞧你那样还想打我不成?”

    “我打死你!”

    孙慧再也忍不住,和房东撕打在了一起。

    房东可是比孙慧胖了足足一圈,还要高那么大半头。

    自然是不示意的。

    不过几分钟孙慧就被房东给收拾的躺在地下爬不起来。

    “真是给脸不要脸,即然这样,那你现在就给我滚蛋吧,还有,钱一分也不退,你有本事就去告我。”

    房东气呼呼的摸了下下巴,有点疼,好像是被这个女人给挠的?

    想到自己有可能破相呀。

    她又踢了孙慧一脚,“给我滚,滚出我房子去啊,赶紧的。”

    也不等孙慧自己收拾东西,她直接连人带东西都用蛮力丢了出去。

    被扫地出门的孙慧趴在地下气的半响起不来。

    她扭头,看着胖胖的房东朝着她咧嘴一笑,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孙慧心里头肺都要气炸了。

    手用力的抠在地面上,她的眼里闪动着毒蛇般的光:

    等着,她早晚要她好看!

    ……

    帝都里头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陈墨言等人是一无所知的。

    她们一行人此刻正在风景优美的南方海滩上玩耍。

    对于这里头的气侯,田老太太是叹为观止,“早就听说这南方根本没有冬天,之前就想着应该是比帝都那些北方要暖和些,要热些,可是现在瞧着,这简直就是不能比啊。”

    “奶奶要是喜欢,咱们在这里买栋房子,等到冬天就过来这里好了。”

    对于田老太太,陈墨言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心里头总有那么一两分的预感。

    很不好的感觉。

    这让她有时侯看着没过一会就生倦,就会想着打瞌睡的田老太太胆颤心惊。

    就连田老太太睡觉,她都害怕。

    生怕田老太太会一觉睡过去,再也不醒来。

    这种感觉让她想到了贺子佳临去前的那段时间。

    那是她不想再回忆的痛。

    如今,难道又要再次重演一回吗?

    心理上,理智上,她知道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更何况田老太太如今都七十多岁的人,马上就是奔八。

    这个时侯有点什么,或者是真的去了也没啥好意外的。

    甚至,会有些人还会觉得,嗯,老人家活到了这岁数上,这是喜丧啊。

    可是陈墨言却只有沉甸甸的沉重和难过。

    这是她的亲人啊。

    难道,又要再一次的失去一回亲人吗?

    她一方面担心着田老太太,一方面还得掩饰着自己的心思。

    谁知道这只是她的自以为是。

    包括田老太太在内,都瞧出了她的异样吧?

    只是,田老太太不说罢了。

    这天大家在外头吃了海鲜回来,陈墨言把四个孩子哄睡,走出房间,就看到坐在院子里小竹椅上的田子航。

    她微微顿了下脚步,“爸……”

    “过来坐。”

    “爸。”

    陈墨言坐下来,主动给田子航倒了杯白开水,“爸怎么还没睡?”

    “你呢,怎么也没睡?”

    “我才把他们几个哄睡,有点睡不着……”

    “想什么呢,能不能和爸说说?”

    田子航看着她,眼底有着骄傲,引以为荣。

    这是他和子佳的女儿啊。

    天下最好的女孩子!

    现在,也为人妻,为人母……

    自己还能再照顾她几年呢?

    一想到有将要离开女儿的那一天。

    田子航心如刀搅。

    可是,人啊,早晚都有这一天的嘛。

    他平静的笑了笑,喝了口水看向陈墨言,“你最近的情绪好像有些紧张,绷的太紧了啊,要不要和爸说说?”

    “爸,我……”

    “我就是觉得有些难过。”

    在田子航的面前,陈墨言选择了实话实说。

    她看着田子航,紧紧的抿了下唇,“我,我担心爷爷和奶奶她们……”

    “觉得他们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怕他们熬不过去,离开咱们?”

    “嗯。”

    知道瞒不过田子航,陈墨言索性不瞒。

    重重的点了下头,她的眼圈里头带了几分的晶莹,“我,我一想到她们有一天要离开咱们,我就觉得很难过,很难过。”特别是想到这一天不是在久远的将来,不是在很远的以后,而是说不定就是身边随时的哪一天。

    陈墨言觉得自己就痛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傻孩子,你爷爷和奶奶他们都老了啊,上了年岁的人,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田子航语气微沉,带着低落:

    那是他的爸妈。

    他也不舍,也难过。

    可是,生老病死这事儿,谁能挨的过?

    轻轻的拍拍女儿的头,田子航的动作有些生疏和僵硬:

    自己这个女儿打小不在他身边长大。

    头回看到她,只是一心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颇有灵气的小姑娘。

    本着爱才的心思,他接触她。

    后来查到她的身世,感受着她的努力和不屈。

    田子航慢慢怜惜起这个丫头……

    他却是没想到,自己一心种下的善因,竟然成就了他的善果。

    到头来,陈墨言成了他女儿!

    此刻,他心里头充满了对老天,对命运的浓浓感激。

    感谢他她们,感谢那些未知的命运。

    让他早早遇到了女儿!

    “言言,你是大人了,几个孩子的妈妈,这些事情,你得习惯。”

    习惯,田老爷子田老太太先她而去。

    习惯,自己这个爸爸也会在将来早她一步的而去。

    这些,都是她人生路上不可避免的伤。

    但是……

    他看着陈墨言,眉眼里头充满了温柔,“言言,爸爸相信你,你一定能撑过去的。”

    “爸,你要陪我一辈子。”

    陈墨言的头伏在了田子航的膝上。

    素来理智的田子航下意识的就想摇头说不可能。

    可是低头,看着难得女儿态的女儿,他心头一软,抬手轻轻拍了下她的发。

    语气温柔,“好,爸陪你一辈子。”

    虽然知道这只是善意的谎言,陈墨言却还是因为得了这么个承诺而安心不少。

    第二天,大家就发现陈墨言的气色和情绪竟然难得的安静下来。

    就连小妞妞都抱着陈墨言的手臂不放,“姐姐你今天漂亮。”

    捏捏小丫头的脸蛋。

    陈墨言有些失笑,“怎么着,姐姐平时都不漂亮么?”

    “漂亮漂亮,姐姐最漂亮。”

    这话听的站在她们两个不远处的田素忍不住连着翻白眼。

    她这个女儿啊。

    好像就是给自家侄女生的。

    打小就是,只要有陈墨言在,她这个女儿眼里头就没有她这个妈!

    此刻,她瞧着两人在那里手挽着手,低头说悄悄话,忍不住有些心酸的抱着儿子转身,“走,妈妈带你去玩啊,咱们不要你姐姐了,今晚让她和你言言姐睡去。”

    身后,小妞妞听着这话很是没脾气的叹口气,“你看,我妈她又闹性子了,哎,这么大的人了啊,都两孩子的妈了,你说怎么就不能稳着点呢,还和咱们两个晚辈计较……”

    走出去不远的田素听到这话。

    真想回头扯着自家女儿的耳朵好好的教训她一通。

    让她知道她这个任性的妈到底有多任性!

    不过,瞧瞧不远处坐在沙滩上晒太阳的自家爸妈,田素还是决定只是罢了。

    她要是真的过去,她妈会先骂她个狗血淋头的。

    眼看着一个月的时间过半。

    顾薄安独自一人回了帝都,临走的时侯瞧着自家媳妇女儿依依不舍的。

    偏方小满却是个没心没肺的。

    对着他直接就赶,“行了行了,你赶紧的走啊,我在这里头那么多人呢,怎么可能会有事儿?你这人怎么回事呀,你是不是男人?婆婆妈妈的,真是的。要是真的不放心你就别走好了。”

    顾薄安,“……”

    知道自家媳妇这性子是不可能改了。

    最后,他只能暗自祈祷被方小满抱在怀里头一边吃手一边傻乐的女儿:

    千万别学她妈这性子呀。

    傻的,嗯,可爱!

    临走前,顾薄安对着陈墨言是再三的叮嘱,瞧的旁边的田素都忍不住乐起来,“我说顾薄安,你这是多不放心你媳妇啊,要不你还是别走了吧。”就没见过这样不客气的小叔子的,有啥事不和自家媳妇说,对着自家侄女这个当嫂子的却是一再的叮嘱,也就是自家侄女和方家丫头两个关系好,方家丫头这性子又是个大大咧咧的。

    不然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要闹腾起来。

    “姑姑你就别笑了,我倒是想不走来的,可是林同不肯啊。”

    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是极限。

    林同可是对着他猛打了几天的电话催命了。

    他要是再不回去,估计回头林同得骂他……

    “我倒是想叮嘱小满,可是姑姑看看她那样子,我哪里敢放心?”

    随着顾薄安的话。

    陈墨言和田素姑侄两人齐齐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然后,两个人就看到正抱着女儿在沙滩上挖坑,跳来跳去的方小满。

    那样子,比一旁的小妞妞玩的还要开心!

    自得其乐!

    瞧着顾薄安满脸无奈,可眼底却充满宠溺和笑意的眼神。

    田素也是忍不住扑吃一乐,“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你这媳妇跟着我们呢,不会给你丢了的。”

    “谢谢姑姑,嫂子。”

    也就是知道这些人都是靠谱的。

    不然顾薄安可是得不顾一切把方小满给拎回去。

    和田老太太几人告辞。

    最后,顾薄安凑到了方小满的跟前。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呢,方小满一脸诧异的看向他,“你怎么还没走?”

    顾薄安加陈墨言等众人,“……”

    顾薄安一走,陈墨言等人直接转战了另一个地方。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大半。

    最后的几天,陈墨言本来是想着带大家去买些东西什么的。

    可是没想到一场雨下来。

    估计是夜里吹了风,田老太太感冒,高烧。

    可把陈墨言给吓的,脸都白起来。

    还是田老爷子安慰她,“怕什么,你奶奶就是感冒,吹了点风,过两天就会没事的,行了,你们该怎么就怎么,不是说去买东西么,我留下来陪你们奶奶,你们这一个个的都带着孩子,也不能多待,等你们奶奶病好了咱们就回家。”

    “爸,我和你留下来。”

    “留啥留,你不看儿子了啊,他才多大,万一过了病气怎么办?”

    田老爷子训起田素来那是眼一眼,半点不留情。

    要不是瞧着自家亲妈病了。

    田素觉得她肯定又得和老爷子呛起来:

    哪怕明知道是好意。

    可是这老头,话就不能好好说,不能软着点说吗?

    瞪那么大的眼做啥子?

    以为她不会瞪吗。

    哼!

    最后,还是田子航开了口,“你们都去,我留下来。”

    田老爷子扫了眼他,倒是没有再开口。

    雨过初睛。

    被雨水清洗过的珠海街道极是清爽,干净。

    空气都是清新的。

    除了几个大点的孩子,陈墨言等大人都没什么好心情。

    担心着家里头的老太太啊。

    匆忙的转了一圈,东西没买多少,权当是哄孩子。

    下午两三点,大家就匆忙的回了酒店。

    把几个孩子都哄睡。

    陈墨言和田素几人急忙来到了田老太太的房间。

    不过田老爷子没让她们进门。

    “睡着呢,你们过来做什么?”

    “赶紧回你们房间也歇着去吧,还有,担什么心啊,就是感冒!”

    陈墨言几个被赶了回去。

    知道老太太吃了药,睡下,烧也退了些。

    田素还是稍稍有所安心的。

    只是,唯独陈墨言却是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头心神不宁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心里头慌的不得了。

    最后,她看了眼四个孩子,还在睡。

    叮嘱了句齐阿姨,她起身走出了房间,一眼就看到站在田老太太房门口,整个人身上围绕着一股低沉肃然,以及说不出来的怪异感的田子航,她心头一跳,“爸,我奶奶她……”

    “她没事。”一定会没事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