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80章 又见面了
    “嗯,奶奶一定会没事的。”

    这话,不知道是安慰田子航,还是在安慰自己。

    当天晚上。

    田老太太的病情再次反复,高烧直接飙到了三十九度九。

    再有那么一下,就直接是四十度。

    田老爷子的手都抖了起来,“没事的,老婆子一定会没事的……”

    “爷爷你别急,咱们马上去医院。”

    “对对,去医院。”

    陈墨言在被惊醒的那一刻,知道田老太太高烧,就直接让酒店前台叫了车子,这会儿给老太太换好衣服,田子航背着她,一行人除了留下看孩子的,陈墨言父女,田老爷子都跟着去了医院。

    田素倒是想去。

    却被陈墨言给留了下来,“姑姑你留下来,把孩子抱在一个房间里头看着。”

    她和方小满两个人的孩子更小。

    不能随便去医院那些地方。

    “那,那你有什么事情可一定记得赶紧给我电话啊。”

    田素此刻也有些六神无主。

    她拽着陈墨言的手,不让她走,“言言,我妈,我妈她一定会没事的吧,一定会吧?”

    “放心,奶奶肯定会没事的。”

    陈墨言顾不得和田素多说,小跑着出了酒店。

    车子一路直接开到市中心医院。

    挂的急诊。

    折腾了大半夜,田老太太的烧总算是退了下来。

    虽然仍然是三十八度左右浮动。

    但是,总算不是三十九多,直奔四十了啊。

    田老爷子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一夜没好好休息。

    又是担心又是惊吓的。

    陈墨言觉得,她爷爷心里只有比她更难受的呀。

    劝了几回让老爷子回去歇着没用。

    最后,陈墨言直接跑到外头买了个躺椅,让老爷子靠着休息。

    哄着老头吃了点东西。

    陈墨言和她爸说了两声,先是出去给田素打了第二个电话。

    告诉她老太太的烧退了下去。

    让她别担心。

    然后她自己则转脚去了老太太的主治医生那里。

    医生姓钟。

    看到她进来,点了点头,“是来问你奶奶病情的吧?老太太暂时瞧着没什么别的……”

    “没什么别的为什么高烧不退?”

    就是吹了个风。

    一场普通的感冒,着凉啊。

    怎么就吃药啥的不管用?

    陈墨言咪着眼,看着眼前的医生,要不是尊重医生的职业,她都会直接问他,你到底是不是医生,会不会看病了,这都烧到四十度了呀,怎么还没啥事?那到底怎么才算有事儿?

    钟医生理解陈墨言此刻的心情。

    把给老太太做的一些检查拿给她看,“这些数据都是正常的,老太太现在这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她现在身体的器官本能的损耗已经到了极点,一场小病一场风寒什么的就足以引起她全身上下所有器官的罢工。”

    “我用这样的解释,你能理解吗?”

    陈墨言想点头。

    可是,她却觉得自己什么都动不了。

    最后,她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那么,我奶奶还能撑多久?”

    “如果没什么意外,估计也就一年左右吧。”

    他看着陈墨言,语气平静,“人老了都这样,我们医生也不是神,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大家的病得到缓解,可是,当一台机器所有的零配件都老化到了极点时,你觉得,再好的维修手不换零配件,能修的好吗?”

    陈墨言的唇哆嗦了下。

    最后,她点点头,“那么,这烧什么时侯能完全退下去?”

    “得看情况。”

    陈墨言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

    站在门口,一转身,她就看到眼眸深深的田子航。

    “爸,我,我只是过来问问,医生说奶奶很快就好,真的……”

    “爸都听到了。”

    田子航的声音低沉,透着难以掩饰的悲伤,“言言别难过,咱们,咱们让你奶奶最后高兴着走。”

    “……嗯。”

    田老太太这一场病足足折腾了十几天。

    等到她大好。

    已经是二十天过后。

    老太太在医院里头住了十几天,一听医生说可以出院。

    那是恨不得飞出医院去啊。

    她看着扶她下床的陈墨言,眼里头全是埋怨,“我都和你们说了,我没事没事,你们这一个个的就是不听,白让我在医院里头待了这么些天,这把老骨头都要躺生锈了。”

    “怎么会呢,奶奶在这里养的可是脸色好多了,嗯,红里透红,可好看了。”

    “好看啥,都七老八十的人,两只脚都要被黄土埋住的人,还好看?”

    田老太太白着陈墨言,呵呵的笑,“也就是你这丫头嘴甜,会哄奶奶。”

    外头,田子航笑着走进来,“妈,言言,你们在说什么呢,老远就听到你们笑。”

    “不告诉你。”

    田老太太白了眼自家儿子,站了起来,“手续办好了吗,咱们能走了吧?”

    她这在医院里头待了这么多天。

    可闷死她喽。

    “好了好了,走吧,我爸在外头等着您呢。”

    “那老头子来作什么,是来嘲笑我一场感冒还进医院的吧?”

    田老太太一边走一边嘀咕。

    说的田老爷子好像是来瞧她笑话似的。

    陈墨言父女两人互看一眼,一人一边挽着老太太,由着她念叨:

    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呢?

    回到酒店又休息两天。

    田老太太再也不待了,执意要回家。

    陈墨言等人一商量,特别是瞧着老太太精神是真的挺好的,最后也都统一决定:

    回家!

    飞机直达。

    经过了大半天的折腾。

    下了飞机,脚步站在帝都机场的地面上。

    田老太太脸上忍不住露出满满的笑意,“哎,这外头再怎么好,还是自己家里头舒坦啊。”

    她这一辈子就生在帝都,长在帝都。

    嫁人后虽然跟着田老爷子在外头颠沛流离了好些年。

    可那会儿一来是年轻,二来一心只想着活下去,生存下去。

    也就没那么多的感慨。

    没想到这临老临老,不过是出去一个月多时间。

    再次站在帝都的街上,老太太竟然觉得安心,踏实!

    叶落归根!

    直到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头。

    田老太太再也忍不住放出一声舒心的叹气,对着陈墨言几人摆摆手,“以后啊,我可是再也不出去了。”

    别人都说什么旅游啊,说什么说走就走的啊。

    在田老太太瞧着,走什么走啊,外头那些景色再好,还不就是那样儿?

    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生活嘛。

    在她的眼里头呀,还是她自己的家最舒坦!

    “好,以后咱们再也没出去了。”

    陈墨言听着田老太太这话,忍不住鼻头都有些酸:

    老太太还有出去的那一天吗?

    瞧着老太太一脸的倦意,陈墨言赶紧给喝了碗才在家门口买的粥,然后扶着老太太躺下。

    田老爷子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回来后看着田老太太睡下。

    自己竟然转身进了书房。

    还说什么谁也不准进去。

    陈墨言站在书房门口,抬手,手放在门上半响。

    敲门的姿势硬是摆半天。

    然后,她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本来应该是高兴的气氛,因为田老太太这一场大病而让大家心里头都多了层沉重。

    不过,日子该过的还是过。

    第二天,陈墨言在把几个孩子安顿好,陪着田老太太等家人吃过早饭后。

    她自己驱车去了工厂。

    一圈转下来,最后才找到林同。

    他正在车间亲自督促一笔大单,陈墨言找到他的时侯满头都是汗。

    看到陈墨言,他咧嘴一笑,“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没什么事情吧?”

    “没有,不过……”林同犹豫了下,一边走一边看向了陈墨言,“办公室说去吧。”

    知道林同这是有事要和自己说。

    陈墨言随在他后头进了办公室。

    林同的助理端了茶,“陈小姐您的茶。”

    “谢谢。”

    看着助理退下去,陈墨言看向了林同,“有事就说,别婆婆妈妈的啊。”

    难道,林同想辞职?

    这念头一闪而过。

    陈墨言随即就笑了起来,如果这事是真的,她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毕竟树大了还分枝呢。

    更何况现在的林同,是真的有能力自己单独去独当一面儿。

    虽然自己给了他股份,分红。

    可是,自己创业和给人打工却是不一样的。

    不过接下来林同的话很是明显证明陈墨言想多了。

    他看着陈墨言,把两份合同推过来,“你自己看看吧。”

    陈墨言接起来只看了一眼就笑了,“这可是大生意呀,不过这钱虽然多了些,单也大了些,但是你以前也不是没接过这些,没必要等着我点头啊,怎么着,这单有什么特殊的?”虽然话是这样问,但她却心里头也明白,这单子肯定有什么古怪或是怪异的,不然的话林同不会这样欲言又止的拿给自己。

    果然,她在看到最后落款处时。

    眉一扬,不禁有些诧异,“怎么是他们两个?”

    “我也不知道。”

    林同看着陈墨言,有些不解,“咱们之前从来没和这两个人有过合作的,特别是他们和你的关系……其实你这次就是不回来,我也是想着找你或是给你打电话的,这单子我看过,对方也都派了人过来,合作的意图满满的,给的也很优惠……”如果是在商言商,这笔生意肯定是能做。

    可是这两个人和陈墨言的关系……

    他有些拿不准。

    “言言,你觉得他们是真的想和咱们合作吗?”

    陈墨言低头又看了眼手里头的合同,上头的条款的确是很好,很有优惠。

    对她极其的有利。

    可是,这落款处的代表方……

    她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这合同什么时侯送过来的,他们怎么和你说的?”

    “半个月前就送了过来。”

    林同看着陈墨言,语气斟酌了两下,“对方好像知道你不在帝都,我做不了这个主,所以就只是和我谈了一回,把合同送过来之后就没什么声音了,我让助理打过一回电话,对方说是等你回来定。”

    “行,那这事儿就交给我吧。”

    林同看着陈墨言,想了想还是劝道,“虽然这是一笔不错的生意,不过,如果你觉得为难,咱们现在也不是非他们不可……”要是换成别人,林同肯定会想办法争取,把这两单生意争取拿下来。

    毕竟,没人嫌钱多。

    可眼前的这两个人……

    他摇摇头,看着陈墨言,“别为难自己,咱们不缺这钱。”

    陈墨言听着他的话忍不住扑吃一乐,“说的是,我的总经理。”

    两个人又说了会子的话。

    陈墨言正想着起身,就看到林同一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林同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接起来。

    然后,他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陈墨言,这让正准备起身的陈墨言坐回了身子。

    好像和她有关?

    等到林同挂了电话,她朝着他看过去,“怎么回事儿?”

    “是找你的。”

    陈墨言听林同说出人名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对方这是专门盯着她呢。

    不过她也没什么不能见人的。

    即然对方一门心思的盯着她,这样的话,那她就去见见又如何?

    想到这里,她看向林同,“你帮我给他们打电话,明天下午,安排时间我去见见。”

    “要不,我陪你去?”

    林同有些不放心放陈墨言一个人去,“不管怎么说这是谈生意,谁不知道我是你的首席执行官,头号红人呀,我跟着你走这一趟,可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的。”

    “行,那你就和我一块去吧。”

    陈墨言笑了笑,“明天下午三点?”

    林同亲自把电话打了过去,然后,他很快挂了电话,“对方同意了。”

    陈墨言笑了笑,索性把另外一份合同也挑了出来,“也给这边的人打电话,和他们约明天下午四点。”

    顿了下,陈墨言似笑非笑的,“同一个地方!”

    林同有些无语,“要不后天?”

    “不用了,就一起吧。”

    林同听了陈墨言的话也没多想,再次重新打电话,定时间。

    次日。

    下午三点。

    陈墨言一分不早,一分不晚的准备出现在咖啡厅。

    推开门走进去。

    她看到坐在一角,一身黑色西装,眉眼透着不羁的男子。

    笑了笑,她抬脚走过去。

    她的身后,跟着林同。

    不远处,正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的男人桃花眼一挑,“陈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