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对方,陈墨言笑了笑,神色平静,“陈大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是的,陈大公子。

    陈墨言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位陈大公子好像就盯上了自己?

    她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只是朝着对方平静的走过去,坐下,“陈大公子为什么要和我们合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边之前可没有和我们相关的业务,对于服饰这些更不用提……”

    “我瞧着做服装生意利润可观,现在想进,你相信吗?”

    陈墨言挑挑眉,“信啊,为什么不信?”

    她说的随意极了。

    对面,陈大公子看着却是心里头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

    她怎么就……

    最后,他索性懒得去想那些,直接开口道,“合同你看了吧,怎么样,可以签了吗?”

    “好啊,签啊。”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点头,然后她一扭头,对着坐在身边坐下来五分钟完全被陈大公子给直接忽视的林同扬眉一笑,“林总,还坐着做什么啊,人家这钱都送到咱们手上了,怎么着,你还不敢接啊?”

    “啊,陈,陈总,签了?”

    “签。”陈墨言点点头,看了眼林同就垂下了眸子,不知道想些什么。

    林同心里头满满的都是狐疑:

    这怎么才坐下几分钟,三两句话的,就直接跳到签合同?

    还是说,他已经是老了,思维跟不上?

    不过,心里头腹诽着,林同还是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姿态,朝着陈大公子客气而礼貌的笑,“陈大少,您看这合同……”他本来是想说,要是没什么别的意见,您就刚好趁手签了呗,结果他这话才说到一半,陈大公子直接对着他摆了摆手,“这事儿你别和我说,哦,和他,对,你过来,带他去签合同。”

    林同怔了下,随后看到不远处有个中年人稳稳当当的站起来,对着他点了点头。

    他认得这个人。

    就是对方把合同给他送过去的……

    他站起身,却又有些犹豫的看向陈墨言。

    自己可是不放心她,才和她过来的。

    要是他这会儿先离开……

    陈大公子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看着林同,呵的一声笑,“怎么着,林总这是不放心谁呐,不放心你们老板,怕我会对她做点什么吗?”

    “您严重了,陈……老板?”

    他本来想唤一声学妹的,后来想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陈墨言抿唇一笑,“行了,你走吧,合同你自己看着办,能签就签,不能签就拒绝。”

    “还有,多看两眼,小心这个狐狸给咱们挖坑。”

    陈大公子加林同,“……”

    等到林同两人走后。

    陈大公子的身子总算不再没骨头似的歪在沙发上。

    他坐直了身子,起身帮着陈墨言倒了杯茶。

    茶……

    陈墨言这才发现,自己面前摆的竟然是茶。

    她忍不住有些诧异,“这里是咖啡馆吧,你竟然让人家给你茶?”

    “哦,这是我自己带的。”

    陈墨言默了默,最后,她端起面前的茶品了一口,抬头就看到对面陈大公子一脸得意的瞧着自己,她忍不住掀了下眉毛,这是怎么个表情?对面,陈大公子等了会没等到,最后只能自己开口,“陈小姐,我这茶还好吧?味道怎么样?”

    “啊,我就喝着挺香的,别的……”

    陈墨言笑了笑,神然坦然,“我不懂茶。”

    这可是他收藏好久的茶,头一回请人喝,竟然……

    他心里头叹了口气。

    好多的话不知道怎么说,更不知道如何说起。

    他正在低眸垂思。

    沙发另一侧,陈墨言略带几分平静的声音响起来,“陈大公子把林同支出去,不知道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顿了下,她神色淡淡的加上一句,“陈大公子贵人事忙,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可不敢耽搁大公子的时间了呢。”

    “你这话说的,可是有点打脸啊。”

    “是不想在这里坐着面对我吧?”

    陈墨言笑了笑,没出声:

    即然知道,何必说出来呢?

    所谓的看破不说破呢,去哪了去哪了去哪了?

    不过,嘴上却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她淡淡笑了下,“几个孩子的妈了,得注意形象啊,您不怕啥,我可是要给孩子当榜样的。”

    陈大公子,“……”

    看着一本正经,满口胡说的陈墨言,他是真想问问她,那你刚才和林同怎么就不避嫌了?

    轮到他这里就得嫌嫌了?

    不然,就是不给孩子好榜样了?

    狗屁!

    他深吸了口气,似笑非笑的扫了眼陈墨言,最后,他看着她突然开了口,“你就一点不好奇我为什么老是出现在你面前吗?一点都不好奇?”

    陈墨言看他一眼,低头喝了两口茶。

    然后,她才慢条斯理的一笑,“我说我好奇,我问,你就给我说实话吗?”

    上次她问过她爸呀。

    可是她那个爸竟然没和她说,还让她以后离着这姓陈的远点……

    不过也只是警告她两句。

    倒没说这人有什么危险的。

    想想,陈墨言觉得,陈大公子应该真的和她爸有什么牵扯吧?

    不过她想了下,觉得陈大公子让她问。

    要不,她就再问问?

    所以,陈墨言直接就从善如流的开口道,“那个,我想知道你和我爸,我爸为什么不认你这个学生?能说说吗?”

    “不能说。”

    陈大公子看着陈墨言,一抬眼皮,果断拒绝。

    陈墨言暗自磨了下牙:不能说还让自己问,问个毛?

    她翻了个白眼,“那你有什么能说的?”

    “哦,比如说,说说咱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他这随口一说似的语气,听的陈墨言忍不住气乐了起来。

    她摇摇头,正想说什么,不远处林同一脸带笑的走了过来,“学妹,合同签好了,咱们可以走了吧?哟,陈大少还在呢?呵呵,抱歉啊,刚才没看到您……”

    陈大公子懒得看林同,扭头看了眼陈墨言,懒洋洋的起身,“行了,多谢陈小姐今天陪我坐这么一会,改天咱们再约了喝茶啊,走了。”话罢,他对着林同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抬脚走人。

    站在原地,林同被他那一眼瞧的心头发毛。

    “行了,咱们也回吧。”

    车子开出去老远。

    林同还没从那个眼神里头回过神呢。

    怎么就让他觉得胆颤心惊的呢?

    倒是陈墨言,一无所知的看他一眼,“合同没问题吧?”

    “没有,一切正常。”

    林同先回的工厂,下午,陈墨言再次出现在那间咖啡厅。

    吴良鑫正坐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头。

    抬眼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可旋即就黯了下去。

    最后,他起身,“言言……”

    “我说过,咱们没那么熟,你可以称呼我为陈小姐,或者,陈墨言……”

    “好吧,陈墨言。”

    吴良鑫心里头叹口气,双眼不离陈墨言,“我给你的合同看到了吗?”

    “看了,不过,我不打算和你合作。”

    对着吴良鑫,她甚至比陈大公子还没什么耐心,直接就否了。

    倒是让站在她身侧的林同微微诧异了下。

    毕竟吧,这位主儿之前还说着有钱不赚,是傻子呢。

    这才吃了个午饭。

    就直接把钱朝着外头推了?

    不过,想想之前吴良鑫办的那些事儿。

    他心里头也就没啥好奇怪的。

    对面,吴良鑫皱了下眉头,“在商言商,我最近是真的想往这方面走,而且,你的墨言品牌已经在国内形成了一股潮流,我与其去别的地方合作,不如直接找你……”顿了下,他看着陈墨言,语气真诚,“陈墨言,你是个生意人,别意气用事,咱们合作是双赢……”

    “好啊,那你再让百分之二十给我。”

    就是旁边的林同听了这话都忍不住吃了一惊:

    合同本来就偏向他们这边。

    要是对方再让百分之二十……

    吴良鑫根本就赚不了什么钱的啊。

    这会儿他是真的觉得,陈墨言是真心不想接下这笔生意了。

    耳侧,陈墨言的低笑声响起,“不乐意吧?那就算了,行了,咱们……”走字还没出口呢,吴良鑫看着她轻轻一笑,竟然是丝毫也没犹豫的点了头,“好啊,那就再让百分之二十,合同你都看过了吧,咱们可以现在签了吗?”

    他这话说的陈墨言都皱了下眉头。

    看了眼吴良鑫,这人,脑子进水了吧?

    再让百分之二十的话。

    他可是真的就什么都赚不了。

    林同也忍不住开了口,“吴先生,你还是好好考虑下吧,这再让百分之二十的话,你那边怕是赚不到什么钱……”他可不是真的好心提醒吴良鑫,主要是这事儿,不靠谱呀。

    万一合同签了。

    对方突然就脑子正常啥的,再反悔什么的。

    虽然说他们可以和吴良鑫要求赔偿。

    说不定还能立时赚上一大笔。

    但麻烦啊。

    而且,他也是瞧出来了,陈墨言是真的不想赚这笔钱!

    “怎么,你们送到手的钱,不赚?”

    “还是说,不敢赚?”

    眼看着吴良鑫这激将法都用了出来。

    陈墨言突然就对着他叹了口气,“好吧,林同,你负责他这边的事情,一切按程序。”然后她扭头看了眼脸上隐隐浮起抹笑意的吴良鑫,掀了下眼皮,“吴先生,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找他,他会负责你这边的合同。”

    顿了下,她加上两个字儿,“全权。”

    “吴先生,这是合同,您看一下……”

    眼看着陈墨言走出了咖啡厅,林同眼底带着几分的怜悯,“吴先生,您这会儿要是想改变主意还可以……”

    吴良鑫扫他一眼,直接拿起合同看也没看就落下了自己的大名。

    然后,他把合同随意的往林同身上一丢。

    脚步匆忙的走了出去。

    看着这几百有可能是上千万的单就这样被随意的丢过来。

    林同觉得自己真心有点不理解这些有钱人的心思啊。

    不过,低头看了下手里头的合同,他眼眸咪了下,嗯,今年分红能更上一层楼了。

    好事儿!

    吴良鑫是出去追陈墨言的。

    可惜没追上。

    眼睁睁看着她的车子扬长而去。

    站在原地吃了一嘴尾汽的吴良鑫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然后,垂眸半响后。

    他突的一笑。

    转身,回了自己的车子上,离去。

    陈墨言并没有头一时间开回家,车子在路上绕了几圈。

    兜风。

    心情完全的平复后,她才把车子开回去。

    走到家,她一眼看到坐在门口和四宝玩的田老太太,嘴角绽开一抹笑,“奶奶,大宝二宝三四宝,你们在陪曾外婆玩什么呢?”

    “妈妈。”

    “妈妈抱……”

    大宝跑的最快,不过他一般都是给四宝占位子的。

    抱着陈墨言的腿,稳稳的站个好位子,看着四宝迈着小短腿腿稳当当的走过来,他咧咧嘴,“妹妹,来,妈妈抱,抱妹妹……”反正在他的眼里头吧,他妈肯定不能抱他们几个的,所以,余下的两个都不抱,现在三个当哥哥的好像达成了共识似的,陈墨言就抱一个,抱四宝。

    四宝在陈墨言怀里头咧咧嘴,“谢谢哥哥……”

    陈墨言伸手捏一下自家小女儿的脸蛋,摇摇头,哪里不知道小丫头在讨巧?

    可是家里头这么多人,她上头又是三个男孩子。

    就她这么一个女娃。

    别说田老太太等人了,就是她,都会忍不住又忍不住的多偏心她几分呀。

    抱着女儿坐下来。

    她挨着田老太太,“你们几个有没有淘气啊,是不是又让曾外婆费心了?”

    “没有,听话。”

    被陈墨言抱在怀里头的小女娃眉眼弯弯的笑,一脸的乖巧,“哥哥听话,二哥听话,小哥听话,都听话。”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还扳着手指头数。

    生怕自己漏了哪个哥哥的模样逗的陈墨言和田老太太忍不住乐了起来。

    “怎么会淘气呢,这几个可是最乖的孩子。”

    说起这个来,田老太太是真心觉得这几个孩子是最听话的啊。

    因为她想起自家女儿才生下没多久的那个小魔星了。

    “你姑姑家的那个小的,可是吵的我脑壳疼,那么小,怎么就那么多的精神头呢,我可真是老了,闹不过他喽。”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心有余悸的摇摇头,也有些替自己女儿发愁,“你说说,那小子怎么就那么大的精力啊,这一天天的就知道闹腾,就不睡的,我可就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孩子。”

    一晚上得醒个三四回!

    陈墨言想到田素才生的这个儿子,想到那难缠的劲儿头,也抽了下嘴角。

    不过,她还是劝着老太太,“孩子小,又是个男娃,等再大些就好了,有我姑姑和我姑父呢,实在不行就再找个保姆,又不是缺这几个钱,奶奶您就别操心了啊。”医生可是说了,老太太现在这身体呀,就得开开心心欢欢喜喜的,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操心的,说不定还能多撑上一段时间。

    她看着田老太太,不知不觉的眼底深处划过一抹的悲伤。

    不过,她调整的很快。

    生怕自己的低落情绪被老太太给看出来。

    赶紧低头去哄怀里头的小女儿。

    午饭过后。

    田老太太没撑一会就回房去午睡了。

    撑不住了啊。

    看着她的背影,陈墨言抿了下唇,真的撑不住了呢。

    日子就这样一滑而过。

    转眼又是中秋。

    顾薄轩仍然是没能及时赶回来过中秋。

    倒是在电话里头对着她再三的道歉和承诺,答应陈墨言今年过年一定回来陪她们娘五个。

    陈墨言虽然早就习惯了他不回来。

    可想着别人家都团团圆圆的,她语气还是难掩几分的失落,“你要是再不回来,孩子可是又要不认识你了啊,我可告诉你,到时侯孩子叫你叔你可别哭。”

    电话对面的顾薄轩忍不住黑了下脸。

    可是,他能说啥能说啥?

    挂了电话,陈墨言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头发了半响的呆。

    还是外头几个小家伙嗷嗷叫唤的声音唤回她的思绪。

    笑了笑,她站起身,朝着书房外头走。

    才打开门走出去。

    就看到站在门一侧排排站的四个宝。

    看到陈墨言,四小只齐齐咧嘴一乐,“妈妈,玩……”

    有拽陈墨言手的,有抱陈墨言腿的。

    瞧的陈墨言直乐呵:这一个娃一只手,一只腿,刚好!

    也幸好是四个啊。

    要是再多一个,她还真的没地方让娃抱了啊。

    明天就是中秋节。

    齐阿姨等人忙的脚不沾地,不过个个脸上都是满满的喜庆。

    陈墨言看着她们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的。

    自己陪着四宝玩了一会,中午把他们哄睡,她则找到了马怜。

    对于陈墨言,马怜是很感激的。

    “陈小姐,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你弟弟的病情稳定了吧,怎么样,医生说什么时侯可以完全康复?”

    提起自己的弟弟,马怜是眼里头全都是笑意,“医生说再过一个月左右就能完全康复,不用去医院了,药也不用吃了,等到那个时侯我们家日子就能好过起来了,陈小姐您放心,我借的您那些钱我一定会还的,真的……”

    陈墨言摆摆手,“我不是问你要钱的,那些钱我会每个月从你工资里头扣,你不用担心,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对你自己的以后有没有想过别的,还是说,想给人当一辈子保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