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982章 老太太不好了
    马怜看着陈墨言心头一跳,可语气却是小心冀冀的,“陈小姐您这话的意思是?”

    她何尝想给人做保姆?

    可是当初她一个中专毕业生,真的是找什么工作都不成。

    到最后,她也是没办法了,听一个同乡说做保姆给的钱还多些。

    一咬牙就把口袋里头的最后一百块钱交了报名费。

    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一辈子的贵人……

    陈小姐可是她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她对着陈墨言鞠了一躬,“陈小姐,我是真心给您做事,真心想在这里待的,真的……”

    难道陈小姐觉得她哪里做的不好。

    要把她给赶走吗?

    陈墨言笑了笑,“我不是想要赶你走,就是觉得你还年轻,总不能一辈子当保姆吧,要是你愿意,我给你个机会,你跟着赵西去试试,怎么样?”几个人当中只有赵西让她有点操心,还带着个孩子呢,身边没个得力的助手,她看着马怜直接道,“要是你愿意,我和赵西说一声,要是不乐意就算了。”

    “我愿意,我愿意。”

    马怜不傻。

    甚至,她还有些胆大心细的样子。

    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在陈墨言没有选中她,她却自己跑到停车场去堵人的事情。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她是心头狂喜。

    更清楚的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陈墨言可以给她机会,但是人家和自己非亲非故的,能给她几回机会?

    这外头大街上最不缺的是啥?

    人!

    所以,她是生怕陈墨言反悔,点头如小鸡啄米,“我同意,陈小姐,谢谢您,谢谢您。”

    “我一定会好好和赵小姐学习的,绝不会辜负您和赵小姐。”

    陈墨言看着双眼都开始放光的马怜,笑了笑,“行,这事儿那就这样说定了,等到过了中秋节我就安排。”

    等到马怜再三道谢的转身离去。

    陈墨言才摇摇头收回了眼神:马怜的事儿她心里头早就存了这个心机,这一年多也算是对她的一个考验,如今瞧着人还是不错的,有分寸有能力,也算是稳重,赵西经过这么些年的历练早不是当初那个在她面前哭的一踏糊涂的赵西,肯定能带好马怜的。

    她也不担心马怜能压她一头。

    要真是这样的话,赵西可是白费她几年的心血了。

    把马怜的事情放好。

    陈墨言又接了两通电话,都是别人打过来道祝福的。

    中秋嘛。

    工厂都停工放假两天。

    八月十五当天,林同带着儿子直接过来陈墨言这边蹭饭吃。

    用他的话就是,朱兰在外头上班呀,陈墨言这个老板自然得负责自家员工家属的生活喽。

    中午,加上田素顾薄安两家,小花林同几个。

    陈墨言本身一大家子。

    大家整整围了三桌。

    孩子们的嬉闹,大人们的说笑声中。

    气氛极是热烈和欢喜。

    以至于本来说好晚上回家一块吃饭的林同和儿子都不想离去,和朱兰电话里头一商量。

    得,他们一家三口晚上都留了下来。

    田素自然是不走的。

    至于顾薄安,倒是无所谓,他家媳妇抱着女儿不肯走。

    他自然也是要留下来的。

    小花几个。

    到了晚上,大家直接把桌子搬到了院子里头。

    热热闹闹的过了个中秋节。

    饭罢,田素竟然不知道从哪翻出来几个云灯,然后,她拉着大家跑到院子后头折腾了半天才放上去。

    远远的看着云灯飘走。

    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彻底的消失不见。

    陈墨言觉得,这盏云灯似是带着她的心事和思念,跑到了顾薄轩的眼前似的。

    这么一想,她就莫名的轻松了几分。

    中秋过后的第二天。

    陈墨言把回帝都的赵西叫了过来,看着她手里头牵着的小女娃,她忍不住有些许的感慨。

    “孩子长大了,咱们都老了呢。”

    听着她这话,越西还没出声呢,她身后的一个人扑吃一声乐出来。

    陈墨言抬眼看过去。

    看到来人,不禁有些诧异,“许律师,你怎么跟着我们赵西一块过来了?”她看着许律师有些好奇,“你这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吗?”

    “我就是送她们母女两个过来的。”

    顿了下,许律师又莫名的加上一句,“路上顺路看到,就送过来了。”

    陈墨言本来没想什么的。

    可是听到他这话,忍不住抬眼看了下对方。

    想了想,她朝着许律师微微一笑,“那可就多谢许律师对我们家赵西的关心,现在人没事了,许律师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不留你了?”

    “嗯,那西西,你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

    赵西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她瞪了眼许律师,却是点了点头没好意思出声。

    这下看的陈墨言还有什么瞧不出来的?

    许律师抛下这么一枚炸弹。

    很是高兴的离去。

    倒是被陈墨言给留下来的赵西,脸通红,“那啥,言言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什么事情?”

    “不急不急,这事儿一点都不急。”

    陈墨言看着赵西,眉眼弯弯的笑,“宝,去和你几个弟弟妹妹玩,阿姨和你妈妈说几句话,好不好?”

    “好,妈妈我去和弟弟妹妹玩。”

    对于陈墨言家,赵西的女儿不陌生,更是常常和四小只玩。

    所以对着赵西摆摆手,蹦蹦跳跳的跑去找人。

    被一个人留下来的赵西手脚有些无措,“那啥,言言,你找我有啥事?”

    “本来是想和你说件事情的,不过现在瞧着,我那事儿不急了,倒是你,就没什么想要和我说的?”

    陈墨言的眼底透着笑意。

    话里话外的全都是打趣,听的赵西脸红的,和煮熟的虾一样。

    她站在那里咬咬唇,最后,声音如同蚊子嗡嗡,“那啥,许律师说,说喜欢我……”

    “好啊,这可是好事儿,不过,那家伙是不是真心的啊,有没有求婚?”

    对于许律师,陈墨言还算是了解的。

    而且她也不觉得以着他的性子,会对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说那些花言巧合。

    没这个必要。

    他能和赵西开这个口,那就一定程度上证明,他是真心的。

    赵西咬了下唇,点点头,“他和我求婚了,可是,可是我没答应……”许律师虽然也三十出头,可人家却是事业有成,是黄金单身汉,是不少精英女强人都想着嫁过去的人啊,她只是一个孤儿,更带着个几岁的孩子,还有着那样一段不堪的婚姻,她对男人是真的没啥信心了……

    “好啊,你答应了没有,赶紧答应啊。”

    陈墨言巴不得把赵西赶紧的嫁出去。

    带着个孩子,其实挺不容易的啊。

    再说了,不嫁出去,不开始新的起点,怎么能算是走出过去呢。

    就齐炳超那么一个渣男。

    他怎么配让赵西为了他而毁了自己的一辈子?

    她看着赵西越垂越低的头,忍不住伸手戳她额头,“你没答应?你竟然没答应,你你你……”

    “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真是气死我了。”

    “言言,我,我就是害怕……”

    赵西咬了下唇,眼圈有些红,“我害怕自己配不上他……”

    “你怎么配不上他?你哪点配不上他?”

    陈墨言恨不得敲开她脑袋看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不过,想想赵西之前的情景,她觉得这丫头这样多心也算是正常吧。

    叹口气,她把赵西拉到沙发上坐好,“你是担心自己二婚,还有个孩子,会担心许律师嫌弃你?”

    “嗯,我还担心他家里头的人,还怕他只是一时兴起,担心以后小宝会受到伤害……”

    她的担心那么多那么多。

    怎么敢点头答应?

    陈墨言想了想,改变了思路,“那你呢,你怎么想的,对他本人,你喜欢还是讨厌?”

    “我,我不讨厌……”

    “那就是喜欢喽?”陈墨言果断的打断她的话,直接道,“你当初的离婚案还是许律师帮你打下来的,当初我可是磨皮了嘴皮子才让他出手接下这个案子,在他眼里头,他觉得这种离婚案让他出手是大材小用,可是,他还是一帮到底,你觉得,他明明把你的所有一切都看在眼里,却还和你说他喜欢你,他明知道你带着女儿,却还一个劲儿的往你身边凑,他会嫌弃你的过去吗?”

    有谁嫌弃你的过去,还一个劲儿的说喜欢你的?

    赵西默了一下。

    “可是我还是害怕……”

    知道她不可能轻易走出这一步。

    陈墨言也适可而止。

    只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劝她,“赵西,好好想想,别因为一个齐炳超而错过了自己的一辈子幸福。”她看着赵西笑了笑,“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再说了,你要是担心许律师的家人,你有没有和他去说这些?”

    “啊,我,我没有……”

    明明这几年在外头人眼里头,赵西已经成了一个精明能干的女强人。

    可是这会儿在自己的面前提起许律师时。

    却好像再次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儿。

    怯懦娇羞不好意思,紧张担心忐忑害怕……

    陈墨言忍不住的摇摇头,就这样还说什么不讨厌?

    分明就是很喜欢人家许律师嘛。

    不过,就许律师那人样子,再加上那么一张嘴……

    陈墨言觉得,他要是真的肯对一个女人好,估计还真的没几个能挡的住吧?

    “你改天和她说说你心里头的这些担心,说不定,他心里头早有打算呢?”

    “这,这真的能行吗?”

    “行不行的你试试又如何?”

    陈墨言看着若有所思的赵西,笑了笑让她自己去想。

    好半天,赵西似是想通了什么,抬头看向陈墨言,“你之前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啊,别不是故意来打趣我的吧?”

    “不是,我帮你找了个帮手。”

    陈墨言把马怜的情况和她说了一遍,最后道,“给你跑腿打杂,要是可以的话你就留下来。”

    要是换成别人,说不定就会是多想什么的。

    说不定是陈墨言放在自己身边想要盯着她的?

    说不定,是陈墨言想用这个人来取代自己的位子?

    但是赵西却是丁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

    她直接点了下头,“好啊,人在哪,什么时侯让她过来,我见一见……”

    对于赵西的这个态度,陈墨言还是很高兴的。

    最起码,她这样痛快的点了头,说明她还是信任自己的。

    被人信任,自然是高兴的。

    她朝着外头喊了一嗓子,“马怜,你过来一下……”

    马怜其实是认识赵西的。

    自打陈墨言和她谈过话之后,她就多少有些紧张。

    刚才赵西进来那会,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躲进了屋子里头去做事。

    这会儿被陈墨言一喊。

    马怜再也不好躲,赶紧走了出来,“来了,陈小姐有什么事情吗?”等到进了屋子,她飞快的看了眼陈墨言和赵西,赶紧低下了头,“陈小姐,赵小姐。”

    “赵西你也认识,我之前也和你沟通过,要是你愿意,你就跟在赵西身边一段时间。”

    她看着马怜笑了笑,声音平静,“当然,这机会我也不是白给你的,要是赵西说你不合适,那么我也不会再让你继续的。到那个时侯你可以再回来我这边,或者是另外换个地方,现在你觉得怎么样?”

    “陈,陈小姐,我想跟着赵小姐……”

    马怜抬起头,脸上的神色慢慢坚定了下来。

    她看着赵西,很是认真的鞠了一躬,“赵小姐,以后请您多关照。”

    “关照什么的就不用了,你好好做事就行。”赵西朝着她笑了笑,想了想后看着马怜开口道,“我听言言说你有家人在这边,而且你弟弟还是病人,这样,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和我一块回深市,怎么样?”

    “行,可以的,谢谢您,赵小姐。”

    知道赵西这真的是给自己的照顾。

    不然的话她可以直接让自己现在就起身先走的。

    对着赵西和陈墨言再三的道谢,她转身离去。

    倒是屋子里头的赵西,她看着马怜走远的身影,忍不住扭头看了眼陈墨言,“你啊,这心还是那么的软。”

    要不是陈墨言心软。

    她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吧?

    想想自己和陈墨言的最初结识,赵西都忍不住的好笑。

    幸好,当初她遇到了陈墨言!

    陈墨言张了张嘴正想开口时。

    屋子外头。

    响起齐阿姨的惊呼,“言言,言言你快出来,不好了,老太太不好了……”

    陈墨言站的太快,咣当带翻身后的椅子。

    她却是不管不顾的跑了出去,“怎么回事,奶奶怎么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一株小葡萄文文《无敌懒妃》

    这是一个色女想要推倒小绵羊,却被化身大灰狼的小绵羊反推倒的悲惨故事。

    初次见面,他很狼狈,身上血迹遍布。

    她说:“要救你可以,三千两银子。”

    “没有。”

    “陪我一晚,可抵三千两。”

    他笑,“好。”

    再次相见,他不再一身血污,一身清贵高高在上。

    “苏小姐,当时你是用哪只手调戏本王的?”

    “这只,怎么,有意见?”她伸出左手。

    “不,本王是说,苏小姐再用右手调戏本王一次。”

    “……”

    很久很久以后……

    她扶着腰,暗自悔恨不该去招惹那一头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