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83章 子欲养而亲不在
    田老太太是一觉直接睡过去的。

    之前真的就是好好的。

    和几个孩子玩了会,然后对着田老爷子如同往常般念叨了一番,唯独不正常的就是她竟然对着田老爷子念叨了几句田子航,还说什么也不知道儿子什么时侯回来,竟然有点想儿子了,当时田老爷子还笑话她来着,没想到这人竟然就一觉睡了过去……

    坐在田老太太的床边一侧。

    握着她的手,田老爷子整个人好像是丢了魂儿一般。

    怎么就这么的睡了过去?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啊。

    他们前几天还说好了的,要争取都再多活几年的啊。

    她怎么就食言了呢?

    早知道是这样,他之前就该在她不舍得儿子的时侯把那臭小子叫回来啊。

    老婆子跟着自己一辈子没过什么好日子。

    之前二十余年更是,有儿子等于没儿子,母子不相认,不说话……

    如今这好日子才过几年啊。

    她怎么就走了呢?

    田老爷子想不通,紧紧的握着自家老伴的手,眼泪就那么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到最后。

    他趴在田老太太的身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和个孩子似的。

    陈墨言在外头听到齐阿姨的惊喊,从自己屋子里头冲过来,直到迈进这个房间,看到田老太太田老爷子之前,她心里头还是存了那么些许的侥幸以及希望,她甚至在想,她奶奶肯定是又和之前那次一样生病了吧,难道又是发烧了,哎,这身体也是真的不能了,明天得去问问医生,看看有什么能让老太太提高免疫力的药物或是保健品什么的买来吃吃才行,不然三天两头的生病发烧可不行啊。

    所有的念头在她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时。

    听到田老爷子那种隐忍而呜咽,如同野兽绝望般的哭声音。

    她不由自主的就是脚跟一软。

    差一点跌倒在地下。

    还是她后头的齐阿姨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言言,言言你坚强点……”

    “我,我没事,齐阿姨你放开我,我去看看奶奶去……”

    她觉得自己很用力的挣了下齐阿姨。

    可事实上,她甚至连自己的身子都没有扭一下。

    全身的力气都在田老爷子的哭声中流逝,散去。

    几乎是被齐阿姨扶着,她走进屋子里头,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田老太太,她似是在心里头本能的抵抗那个念头,抵抗那个字,所以,她下意识的满是疑惑的看看哭的一脸泪的田老爷了,扭头,不解的问齐阿姨,“齐阿姨,奶奶这不是只是睡着了吗,爷爷哭什么呢,爷爷,您也真是的,奶奶她睡着了就讨厌有人打扰她,你不怕她醒了再和你发脾气啊,爷爷你快别哭了,咱们有什么事情等到奶奶醒过来后再说啊。”

    一边说一边蹲下身子,拿了纸巾给田老爷子擦泪。

    “爷爷,你这样哭一会让四宝和孩子看到要笑话你了啊,爷爷,我奶奶会被你吵醒的。”

    说到最后,陈墨言的眉头拧起来,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不乐意。

    “好好好,不哭了,爷爷不哭了,爷爷不吵你奶奶啊。”

    田老爷子看看床上一睡再也不可能起的老伴,再看看明显自家已经太过伤心,有些神智绪乱的孙女,竟然也顺着她点了点头,还握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你奶奶是睡着了,爷爷刚才糊涂了,没想到你奶奶最怕咱们吵她睡觉,要是几个孩子还好,要是她发现是我吵醒的她,估计啊,这老婆子又得和我黑脸好几天。”

    “言言呐,来来,和爷爷坐到这里,咱们等你奶奶醒过来,啊?”

    “好,那我陪着爷爷。”

    眼看着这对爷孙两人就那么坐在那里,眼巴巴看着躺在那里永远不可能再醒过来的田老太太。

    齐阿姨这里心里头啊。

    酸的不是个味儿。

    她想上前去劝,可是田老爷子却只是对着她摆摆手,声音压的低低的,“嘘,小齐啊,你去外头瞧着几个孩子点去啊,别让他们淘气,一下子冲过来吵了老太太睡觉,等会老太太醒了我们就一块出去和孩子们玩啊。”

    “是啊齐阿姨,我们一会奶奶醒了就出去。”

    齐阿姨看着这一老一少,很想直接说,老太太再也不可能醒了啊,可是,想想她只是个外人,但是和老太太相处这么几年下来,如今老太太乍这么一觉睡过去她心里头都是满满的接受不了,更何况是老爷子这个相伴大半辈子的人,还有陈墨言这个亲孙女?这还有田先生和田小姐呢,想到这两个人,齐阿姨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坏了,她忘了找这两个人!

    田素来的最快。

    她怀里头还抱着孩子呢,小家伙不知道在闹什么脾气,一路上哭的小脸都通红。

    嗷嗷哭着进了院子。

    田素都顾不得去哄怀里头的孩子,直接朝着田老太太老两口居住的房间小跑过去,路上遇到出来接她的齐阿姨,她语气有些急切,“齐阿姨,我妈怎么了啊,你刚才电话里头也不说清楚,瞧把我给吓的,是不是又生病感冒还是发烧了?得赶紧去医院啊,难道说老太太又不去医院?”

    她一边说一边朝着屋子里头走。

    只是才到门口。

    就被里头田老爷子给厉声喝止,“不知道你妈睡着呢嘛,孩子哭成那个样儿,你是来看你妈的还是来吵你妈的,给我出去,那么大个人了,就知道让你妈和我操心,都不知道要你做什么,一点眼力劲儿没有,回你自己个儿家去,别在这里烦我和你妈。”

    老爷子这话可是说的很严厉。

    直接把田素给说懵了,站在那里就没反应过来:

    她爸这是在说她吗?

    以前老头子也斥责过她,甚至有段时间用的话还要更严肃。

    可是这样的语气……却绝对是头一遭!

    而且,她怀里头孩子是哭闹了,可她不是担心么,再说,刚才齐阿姨和她说她妈生病,情况很不好,让她立刻马上赶紧的过来,她都顾不得孩子没喝完奶,抱着就来了,这孩子哭闹不是很正常的吗,她哪里知道她妈就这么一会功夫就睡着了啊,田素觉得自己是满腔的委屈,咬着唇,站在门坎那里恨不得扭头就走。

    身后齐阿姨赶紧把孩子抱过来,“别恼,你爸他他也是……孩子给你,你快进去看看老太太吧。”

    “素素,别怪你爸啊,你进去看看,去看看吧。”

    说到最后,眼看着田素满腹狐疑的眼神朝着她望过来。

    齐阿姨几乎是不敢看她的眼,抱着孩子大步走开。

    倒是站在门口的田素。

    眼瞧着齐阿姨抱着孩子走远,她扭头看了眼屋子里头。

    静悄悄的。

    死寂!

    好像刚才她爸那声音都只是她的幻听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盯着通往里头虚掩的门,莫名的,田素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

    跳的她都有些控制不住。

    到最后,好像要从嗓子眼里头冲出来。

    脑海里头一个念头飞快的划过去,她骇的脸色大变,噌的冲到了屋子里头。

    “爸,我妈,我妈她她……”

    田老爷子坐在椅子上,双手摆在膝盖上,坐的和个小学生般的规矩,这会儿看到门口冲进来的女儿,忍不住黑着脸瞪她一眼,“小声点,吵到你妈睡觉了,她才睡没多大会儿,一会就能醒,你把她给吵醒了,看她不骂你。”

    “啊,真的只是睡着了?”

    田素几乎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眼底甚至闪过一抹惊喜:

    还好还好。

    她妈只是睡着了,睡着了,真好。

    可是,下一刻,她满是狐疑的眼神落在陈墨言的脸上。

    盯着陈墨言的脸半响。

    她小心冀冀的再扭头,一点点的,转。

    最后,她的眼神落到躺在床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气息的田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真的就如同睡着了般。

    闭着双眼。

    脸庞甚至还是有些光泽的。

    慈祥而和蔼。

    田素提到嗓子眼的心扑通又落了下去,忍不住心里头有些想埋怨陈墨言,真是的,她妈不就是睡着了吗,她爸和言言搞什么啊,简直没把她给吓死……虽然心里头这么想,可不知道为什么,站在那里,田素心头的那股子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好像无形中有什么感觉一直在催动着她,在推着她。

    她想也不想的两步到了田老太太的跟前。

    伸手。

    手指微屈,放到了田老太太的鼻端。

    就那么一下子。

    田素腿一软,直接就跪到了田老太太的床边地下。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肯定不是真的……”

    她妈只是睡着了。

    睡着了!

    再一次伸手,她眼里头全都不敢置信的去探田老太太的脉搏。

    可是不管是鼻端,还是脉搏。

    亦或者是脖颈儿。

    到最后,她整个人似是没骨头般瘫到了地下。

    双眼无助而空洞的看了眼床上的田老太太,又扭头,茫然的看一眼田老爷子和陈墨言。

    田素哇的哭出声来,“妈……!”

    撕心裂肺。

    绝望而悲切。

    这声音,刚好落入迈脚进家门的田子航耳中。

    他想也不想的撒腿就跑。

    门坎没迈过去,扑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下。

    爬了两下竟然没能站起来!

    还是不远处听到动静的程姐,脸色大变的跑过来,“先生,田先生您没事吧?”

    田子航借着程姐的力气站起来,不等站稳,他撒腿朝屋子里头跑。

    “爸,我妈她,她……”

    不用再问下去。

    田素绝望而无助的哭声,老爷子坐在那里双眼无神,整个人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儿。

    自己的女儿则是一脸的泪。

    默然无声的那种哭。

    田子航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扑通一声,他跪在了田老太太的床前,“妈,儿子不孝……”他之前出去做什么啊。

    明知道老太太最近越来越不好。

    他就该待在家里头守着的啊。

    田子航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又打了一下。

    他真是蠢!

    外头有什么好的啊,就不能多陪陪老太太吗?

    一屋子的哭声中。

    顾薄安等人都接到了消息,或先或后的陆续赶到。

    想像着以往田老太太如同个大家长般的对着他们这些人嘘寒问暖的。

    丝毫不把他她们当成外人。

    只要她他们在这里,旦凡是陈墨言这个亲孙女有的。

    他她们都会有。

    甚至,过年过节生怕他们一个人孤单,都是提前让陈墨言把人给接过来,叫过来的。

    如今他们却是再也见不到这么一位和蔼的长辈。

    只能在脑海里对回想,当成回忆。

    再听到屋子里头田素撕心裂肺般的哭声……

    心软的方小满等人已经开始跟着轻泣了起来。

    就是连顾薄安都是眼圈发红。

    整个院子被低落和悲伤悲哀给彻底的包裹。

    人走了。

    总不能一直沉浸在悲痛当中,由着逝者躺在那里不管不问的。

    哪怕是再悲痛难过。

    后事,得办。

    田子航是长子,自然在这个时侯就成了家里头的当家人。

    强忍着悲痛,他走到外头处理他妈的后事:

    衣裳火化布置灵堂等等一切。

    当晚田素田子航陈墨言自然是守灵的。

    田子航的嗓子都是哑的,“你奶奶,她临走的时侯说了些什么?”

    骂他不至于,但是,肯定会在心里头怨他这个不孝子了吧?

    那么多年把老太太给晾起来。

    临了临了。

    他都不能亲自送老太太最后一程……

    虽然以前心里头早有准备,他甚至还劝了陈墨言不少的话。

    可是事到临头。

    这会儿真的成了事实,想到老太太从此和他天人两隔。

    田子航的心好像被人用刀子给挖了大块去。

    血淋淋的一个洞。

    疼的喘不过气来。

    他妈,怎么就这样走了呢?

    他都没能好好的陪着老太太,没能让老太太享他几天的福啊?

    “爸,奶奶她,她走之前什么都没说,她她是一觉就睡了过去的……”

    扑。

    田子航听到陈墨言这话,再也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妈,就这样一个人走了。

    是觉得他这个儿子不孝,对他没什么话可说吧?

    可是妈,你怎么忍心丢下言言,丢下四个孩子,丢下他们这些人?

    田子航恨不得跟着去,好好的问问老太太,告诉老太太,他错了,要是她能活过来,他以后肯定好好的陪着她,陪她尽孝,陪她说话,陪她说笑……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田子航的身子晃了两下,把陈墨言和田素给吓的够呛,“爸(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

    田子航摆摆手,伸手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扭头,再次痴痴看向面前摆放着的老太太照片。

    奎子做为女婿,是半夜三点多赶回来的。

    他刚好去外头参加一个特别行动组的会议,听到老太太人就这么没了。

    奎子人整个都懵了。

    来之前他还和老太太说笑呢,老太太还说等他回来一块吃饭。

    没想到,那一面是最后的一面儿?

    这些年来,奎子把老太太当成自己真正的亲妈孝顺。

    老太太待他更是好。

    如今老太太这么一走,奎子是真的伤心难过。

    当晚往回赶。

    车子开了几回都没能启动起来。

    还是一侧的人瞧着不对头,问过后开车把他给送回来的。

    回到家,跪在老太太的灵前。

    奎子是泪流满面。

    怎么就走了呢?

    整个家里头彻底被哀声给围住。

    停灵三天。

    田老爷子老两口身份特殊,各部级领导人或亲自过来,或派人过来。

    连尚老早上听到这个消息都忍不住的一阵唏嘘。

    更是亲自带人走了一趟。

    临走前,他和田老爷子两人关在书房说了半天的话。

    也不知道两个老头子都谈了些什么。

    临走的时侯,尚老重重拍了下田子航的肩头,又安慰陈墨言几句。

    顾薄轩是老太太去后的第二天中午赶到的。

    他是唯一的孙女婿。

    一回到家,顾不得休息,直接就把田子航的所有事情给扛了起来。

    好在外头跑腿帮忙的是他亲弟。

    林同这几个他也都是认识的。

    一口水没喝。

    忙到半夜才真正的喘了口气。

    陈墨言和他坐在老太太的灵柩前,默然无语。

    “别太伤心了,老太太年龄大了,这事儿是自然的,谁也避免不了。”

    顾薄轩看着她不过短短几天就足足瘦了好几圈的脸,有些心疼。

    可这些事情和伤心难过他一个都替不了。

    只能把刚才齐阿姨端过来的粥递给她,“多少喝一些,奶奶看着呢,她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会走的不安心的。”把碗递给陈墨言,顾薄轩转身帮着田老太太烧了把纸钱,“奶奶,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言言,照顾好这个家的,以后家里头的事情有我,您都放心吧。”

    陈墨言听着他这些话,忍不住的鼻端一酸,“顾薄轩,我,我都没见奶奶最后一面……”

    奶奶对她那么好啊。

    那么大的年龄,帮着她看孩子,没白没夜的替她操心。

    可是她呢?

    她都帮着老太太做了些什么?

    她爸后悔懊恼,甚至怨恨自己没能看到老太太最后一面。

    陈墨言何尝又不是这样的心情?

    只是她谁都没说。

    一直就那么由着这股子心思在自己心头憋着。

    直到这一刻,看到顾薄轩,夫妻两人守夜,对着老太太,她才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顾薄轩,奶奶她一定在怪我。”黑夜里头,哭声无助而痛苦,闻之落泪。

    顾薄轩只是把她轻轻揽在怀里,由着她哭,发泄。

    扭头看着田老太太满面笑容的遗像。

    他心里头充满无力——子欲养,而亲不在!

    ------题外话------

    新文求一波收藏啦…好久没求了,亲们别忘了新文哇。嘻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