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85章 刘家刘年
    “你……你个疯女人!”

    年轻的男子看着陈墨言,气的脸都裂开一条缝似的。

    他伸手抹了把脸。

    手心里头全是各色的果汁,果皮核……

    有些爱洁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脸的杀气腾腾,“陈墨言,你知道我是谁吗,这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在这种地方捣乱,果然是没家教……”

    “你有家教你跑到一位女士跟前来点着人家鼻子骂?”

    “你家的家教,就这样子的吗?”

    “请问您哪位呀,我倒是想哪天找个时间去拜访下你家的家长,好好的和他讨教下你们家的家教!”

    陈墨言可没把对方的恶声恶语放在眼里头。

    撇了下嘴,她瞧着对方拿着纸巾在自己脸上猛擦,呵呵笑两声,“对了,我记得你刚才说自己姓啥来的,好像是,刘,刘对吧?哪个刘啊,嗯,回头找个人好好问问,要不,你再重新做下自我介绍?”

    “姓陈的,你个疯女人别为以我不敢打女人。”

    几乎要把自己的脸上擦掉一层皮的架式。

    年轻男子看着陈墨言,眼神充满了狠戾,“别以为你有人撑腰,就真的无法无天了,这里可不是你以为的乡下破村子,这可是帝都。你不就是仗着男人吗,怎么着,自己的男人不在身边,就想着勾别人的男朋友,还有,你都那么老了,没男人不能活是吧?”

    这下换成陈黑言脸黑成锅底了。

    什么叫她都那么老了?!

    她老吗老吗老吗?

    这混账王八蛋小王八糕子打哪蹦出来的,不知道对一个女人说她老。

    比直接骂那女人祖宗八代还要更严重?

    还有,她虽然是四个娃的妈,但是,她那是一胎生的。

    她虽然也奔三。

    但是,她没三十,没三十好不好?

    这叫老吗叫老吗?

    真想把这小王八犊子给一巴掌拍死!

    很明显的,陈墨言对于眼前这男孩子别的话,最在意的还是那个‘老’字儿。

    没长眼啊,她这么年轻的,哪里老了?

    真是气死她!

    看着对方,她直接冷笑了两声,“你妈生你时,脑子先着地,摔出坑来了吗?”

    对面,刘年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她这是在骂自己有病!

    看着陈墨言,他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给弄死。

    可是,他不能。

    伸手去扯纸巾,然后发现盒里的纸巾都被他给拽过来擦脸了,气的他抬手把纸巾盒给丢了出去,又用手在脸上狠搓了两下,他猛不丁的看到对面陈墨言似笑非笑满含讥讽的眼神,猛不丁的,刘年一下子火大了起来,“你笑什么,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能哄过所有男人,我一定不会上你当的。”

    陈墨言看着他,真想问一声:

    少年,你看我哄过哪个男人,你爸还是你哥,还是你?

    真是的,自己根本连他爸他哥他是谁都不知道。

    一面儿都不面儿呀。

    明显就是说话不靠谱,诬陷诽谤!

    不过,就是个热血冲动青少年……

    陈墨言摇摇头,懒得再和对方扯嘴皮子,侧个身子就准备绕开他朝前走。

    谁知道那个年轻的男子再次转身拦下她。

    陈墨言咪了下眼,盯着对方。

    这次是动了真气,“怎么着,还没完没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可不介意帮他更加的出名一下!

    陈墨言都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对方突然换脸似的对着陈墨言咧开嘴笑了起来,而且,还颇是自我感觉良好的理了理胸前的领结!最后,在陈墨言极是诡谲的眼神下,刘年朝着陈墨言轻轻弯腰,行了个颇有绅士风度的礼,再抬头,他在陈墨言一脸见鬼般的表情下微微一笑,“陈小姐,不知道我能不能有这个荣幸和您一块跳支舞?”

    这前后变脸表情差的。

    把陈墨言给吓一跳,她噌的后退两步,双眼溜圆瞪着眼前的人,“你不会是被鬼附身了吧?”

    简直是,神经病吧?

    上一刻恨不得弄死她,一双眼瞧着她苦大仇深,仇深似海的神色。

    下一刻,对着你优雅做势,请你跳舞?

    换谁也被吓到吧?

    刘年被陈墨言的反应听的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脸上的笑差点就破功。

    不过他好不容易维持住,看着陈墨言,语气极是绅士,“我只是觉得陈小姐长的好,很合我的眼缘,所以……”

    “是个合你眼缘的你就想请来跳舞?”

    “那要是一只狗或是一只猫儿啥的呢,你也和对方舞一曲?”

    刘年,“……”

    嘴唇掀动了两下,他正想要说什么,身后不远处,一道轻佻带笑的声音响起来,“我以为是谁,怎么着,刘年,你这是,又在玩什么花样呢,哟,这不是小师妹么,怎么着,刘年,你这胆子不小啊,打主意打到我小师妹身上来了?刘年,很好玩吗?”

    最后四个字儿的时侯。

    明明声音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笑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落在陈墨言的耳中,却让她听出几分的厉色怒意。

    至于她身前几步前的刘年,那是更甚。

    整个人的身子就是直接一僵。

    甚至,脸上的笑容都如同龟裂了一下似的。

    然后,在陈墨言有些诧异的眼神下,他飞快的不知道嘟囔了两个什么字儿后,直接转身,在陈墨言眨眼的工夫,刘年已经很是夸张的笑起来,“陈大哥,你怎么来了,我之前问你,你明明说不来的嘛,要是我姐姐知道你来了,她却没来,肯定要失望死了,哈哈,陈大哥你是来找我姐姐的吗?”

    “陈大哥你等着啊,我这就给我姐打电话……”

    他巴啦巴啦的嘴说个不停。

    似乎一停下来,就不能再说出来似的。

    对面,陈大公子眉头掀了一下,“没出息,赶紧滚。”

    “好啊好啊,陈大哥你等着,我马上就回家去和我姐说你在这里,不不,我这就出去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找你啊,哈哈,这下我姐肯定会高兴的……”刘年一边自说话一边扭头狠狠瞪了眼陈墨言,哼,今天就放过你,然后,在陈墨言一头雾水中,总感觉给人一种仓皇逃窜般的感觉飞奔而去。

    “你怎么惹上这个小鬼了?”

    陈大公子走进来。

    看着一袭小礼服站在那里,眉眼盈盈如水波的陈墨言,眼前不禁就是一亮。

    这样子的陈墨言,他还是头一回看到!

    以前,看到的她不是一身职业装就是休闲装,或是浅笑嫣然或是狡黠俏皮。

    今天这一身礼服穿着,却是凭空几分柔媚。

    他的眼有些移不开。

    陈墨言侧了下身子,“陈大公子失陪,我爸在等我……”

    “老师也来了吗?好,那你过去吧。”

    不知道陈大公子想到了什么,竟然一时间连自己刚才的问话都忘了,一听陈墨言说离去,竟然还侧身给她让了路,然后,看着陈墨言婷婷袅袅走远的身影,他猛不丁的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他竟然忘了问她到底怎么惹到刘家那小鬼的,罢了,明天他去和刘年说一声就是了。

    陈墨言出去的时侯,田子航正在找她。

    看到她出来,不禁松了口气。

    “是不是又躲角落去了,我转个身就不见你……”

    知女莫若父。

    陈墨言不喜欢这种地方,田子航哪里会不知道啊,这会儿面也露了,他也带着陈墨言和寿星打了招呼,便直接道,“要是实在不想待的话,咱们回吧?”

    “行,那就回吧。”

    对于陈墨言来说,这里待着还不如回家去哄自家四小只呢。

    父女两人走出没多远。

    身后,就有人赶了下来,“老师,小师妹……”

    又是陈大公子。

    田子航只是扫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看陈墨言,“你去车上等我,爸马上就好。”

    她爸这是和陈大公子有什么话,不想让她知道?

    陈墨言心里头虽然好奇。

    但也不是非得要知道。

    谁还没个小秘密啥的,再说,她怀疑谁都不会怀疑田子航这个当爸的对她不利啊。

    只是好奇八卦。

    可有可无。

    车子外头。

    田子航还扫了眼陈墨言那边,确认车窗是关着的,还不放心,又带着陈大公子朝着远处走了几步,然后才拧着个眉头看向他,“我和你说过了,别和言言接触,别惹她,你不听,怎么着,觉得我的话不管用了,是吧?”

    “老师,我,我没有……”

    陈大公子垂下眸,眼底闪过一抹怪异。

    然后,他抬起头,嘴角轻勾,扯出一抹他惯有的似笑非笑的轻佻,“老师你想多了,我和小师妹都是一些生意上的来往,而且,我这会儿赶过来,不过是想和小师妹说一声,让她别把刚才刘年那小子的话放在心上,那就是个小混蛋,嘴上向来没个把门的,等回头我给他收拾好了,让他和师妹去赔礼道歉。”

    “刘年?”

    “刘家的那一个?”

    看到陈大公子点头,田子航呵的一声笑,只是眼底却是多了抹冷意。

    刘家的一个毛头小子,也欺负到他女儿头上了吗?

    “老师你别生气,刘年他,嗯,真的就是个孩子性子,其实本性不坏……”

    接下来的话,陈大公子在田子航淡淡然没有半分着力点的眼神中自动的缩回去,不过,他向来是脸皮厚,又仗着自己以前在田子航面前的几分情份,这会儿也只管装疯卖傻的开口道,“老师放心吧,他欺负小师妹不就是欺负我吗,等回头瞧我不把他的腿给打断,然后再把他给绑到老师面前陪不是,您看这样行吗?”

    “怎么着,你是怕我,对那小子下狠手?”

    “不敢不敢,怎么会,老师您可是好人……”

    对于陈大公子给自己发的好人卡,田子航不置可否。

    最后,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对着陈大公子摆摆手,“行了,你自己去忙你的,别一天到晚的盯着言言,要是让我知道你带给她一星半点的麻烦,陈大,你可别怪我不客气。”

    “老师您放心,我不会的。”

    这句话,陈大公子说的很是认真,凝重。

    田子航深深的看他一眼。

    转身,离去。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朝着回家的路上。

    陈墨言开车,眼神一个劲儿的朝着副驾位上自家爸的身上瞟啊瞟。

    最后,田子航都忍不住瞪她,“眼往哪看呢,专心开你的车。”顿了下,又忍不住训她,“就你这样儿,要是让你带着几个孩子出去,你开车也这么的马虎吗,要是再不敢敢这开车不专心的习惯,以后你就别再开车了。”

    “爸,我哪有不专心啊,我这不是好奇嘛。”

    田子航扫她一眼,“有什么好奇的,爸不过就是和陈大说了几句话,再说,还不是因为你,你怎么和刘家那个小子闹起来了?陈大说的时侯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你和他可是八杆子打不着吧,怎么着,他欺负你了?”

    “也没有,小孩子调皮捣蛋吧。”

    这些事情陈墨言可没打算让田子航多操心什么的。

    她笑着转开了话题,“爸,你和我爷爷商量的怎么样了?”

    “哼,不管他,我是当外公的,我说了算。”

    田子航一听自家女儿这话,忍不住黑了下脸,然后他轻轻一哼,“你爷爷越来越不讲理,不理他。”

    “好啊,那你回头和我爷爷说去,我可不管你们两个啊。”

    然后,她就如愿看到自家亲爸更黑的脸了。

    忍不住嘴角微翘,多了抹笑意,“爸,其实我爷爷他很好说话的,你有时侯别老是和他对着扛,他说什么你就应着,老小老小,几句软话就过去的事儿……”说来也奇怪,人家里头的两父子那是恨不得时时把父慈子孝的做出来,秀出来,可是她们家的这对可好,她爸和她爷爷是三分钟待不了,你就看吧,准得闹起来。

    两人好像比赛谁的嗓门儿能更高一些似的。

    上回还把四宝给吓的哭了一回。

    这才稍有收敛。

    但也顶多就是关起书房门来吵个脸红脖子粗的。

    陈墨言这个当女儿当孙女的在一旁瞧着,都替他们累!

    靠在车椅靠上的田子航本来轻轻闭着眼的,听到自家女儿这话,他忍不住顿了下,然后睁开眼,想了想后才开口道,“其实,你没出来吗,你爷爷他啊,那根本就不是在吵架,这只是他的一种表达方式,怎么说呢,嗯,就是和我相处的方式吧,你可以这样理解。”

    老头子年轻的时侯向来强势。

    后来和他这个儿子更是僵持了大半辈子。

    父子之间是相敬如冰都不过份。

    这两年自然是好多了,可是,老爷子和他相处的方式已经形成。

    到现在,老爷子都老了,也改不过来。

    他看着陈墨言笑笑,“所以,你啊,就别操心这些了,你爸我心里头有数呢。”

    开车的陈墨言暗自翻个白眼:

    有个啥数?

    她可是瞧着,两个人吵架的时侯,她爸可是恨不得把她爷爷果断镇压!

    不过,她心里头也清楚田子航这话是对的。

    她家这个老头子呀,以前还好,现在她奶奶也没了。

    唯一能时刻和田老爷子说话的人都没了。

    相伴了一辈子。

    这人一下子说没就没了,心焦心慌的再正常不过。

    她爸,也不乏有用这种方式转移老爷子注意力的心思吧?

    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四小只还没睡呢,陈墨言换了身衣服,卸妆后才出现。

    本来在床上翻滚的四个娃,看到陈墨言进来,一个个眼都亮了,朝着她扑过去。

    “妈妈抱。”

    “妈妈觉觉。”

    “妈妈香香,好吃……”

    陈墨言挨个抱了下四个孩子,听到自家三儿子的话后有些风中凌乱。

    这小子,能不能别闻到她身上有点什么香味啥的就以为是好吃的?

    这么小的一个,吃货?

    真是……让人无语。

    挨个哄,连着讲了五六个故事,一个故事翻来复去的讲。

    直到陈墨言都觉得口干舌燥。

    四个孩子才横七竖八的在床上睡熟。

    她赶紧挨个把娃放好,盖好小被子,站在地下伸个懒腰,看着四个宝睡熟的小天使般的睡颜,忍不住心里头松了口气,就觉得呀,嗯,这几个睡着了瞬间世界都清净啊,虽然哪怕他们几个醒着,也不会一直由着她带,可是,陈墨言还是觉得,这睡着不吵不闹,没有人在耳边时不时的就来一声妈妈的难得空闲,惬意啊。

    把床护栏弄好,又加固一层。

    生怕几个孩子滚掉下来。

    她自己则去了书房里头,翻开一本书,半天没动一页。

    脑海里头不由自主浮起之前刘年和她说的话,字字句句的好像都是意有所指似的,而且,男人?他指的是谁啊,难道,顿了下,陈墨言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不过随后她就觉得有些不可能,怎么可能是陈大公子,难道说,刘年以为自己和陈大公子有什么不可过人的关系,所以,抛头露面给他姐姐出这口气?

    毕竟,瞧着陈大公子露面那一会,刘年可是字字句句不离他姐姐。

    只要不是聋子的怕是都能听的出来一件事儿:

    刘年他姐姐肯定一定绝对的喜欢陈大公子。

    而且,还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不过,这要是真的话,这刘年也真的太脑补了吧?

    真是的,脑补是种病,得治!

    ------题外话------

    推荐好友颂颦新文《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文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女主张扬狂拽帅炸天,男主邪肆强大颜值爆表~】

    穆云罗出狱的那天,影帝带着一大帮记者在监狱门口给她求婚了。

    穆云罗很淡定地当着众多摄像机的面,把影帝打残了,然后风轻云淡地一步又踏回了监狱。招呼着狱警道:“兄弟,我再住几天。”

    她是帝国集团云敖的独女,自小嚣张跋扈,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纨绔女流氓。

    她是凤城最嚣张跋扈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他是华国最年轻有为铁血冷漠的少校,多少女人趋之若鹜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她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直接坐他怀里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