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一年的春节是田老太太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

    没有老太太在厨房和院子里头忙活,笑咪咪的喊着每一个人做什叙事情,怎么做。

    别说陈墨言,就是齐阿姨等人都是满满的别扭。

    更何提田老爷子这个和老太太朝夕相处几乎是大半辈子的人了。

    坐在老太太平常爱坐的圈椅上,他看着窗外没多少暖意的太阳,心头如同着这冬天。

    也只有在对着几个孩子时才会多少露出几分模糊的笑。

    陈墨言父女还有田素等人把老爷子的低落都看在眼里,可却是束手无策。

    最多的也就是让四小只还有田素的两个孩子等多和老爷子闹腾。

    这样,老爷子的心思就放在孩子身上多了吧?

    旧年的最后一天悄然划过。

    家有长者过世不满三年,不能贴春联,红色福字。

    门榄两侧各贴了个白色的哀字。

    刺目而锥心。

    以往的时侯瞧着别人家门口代表白事的哀字,只是淡淡一声,哦,原来这家有人过世呀,可是现在轮到自己家,陈墨言站在门口,看着几个孩子正在顾薄安的带领下玩闹,一转眼就能看到不远处大门口刺目的白,心也跟着好像被人用手纂了一把似的,一抽一抽的疼。

    视线落在随着几个哥哥跑的小四宝身上。

    本来,就连她都以为孩子向来是健忘的,老太太当初过世那段时间,几个孩子哭闹着要找老太太是正常,可时间一长,小孩子能记住什么啊,甚至就连大宝他们三个现在的记忆都有点模糊,也不过是偶尔听大人无意间提起或是偶尔对着老太太的画像时会拽着人问一句,婆婆什么时侯回来啊,实际上,在他们的脑海里,田老太太愈发成了个影子般的模糊存在。

    可四宝却不是。

    陈墨言能感受的到,自己这个女儿可以清晰的记得田老太太这个人!

    这让她心里头有些吃惊。

    不过,也没在太意:有一些记忆力很好的小孩子呀,很正常的。

    只是随着她平时注意力稍稍关注了些四宝,陈墨言却是越看越有点小惊:

    这个女儿的记忆力,贼好!

    不过这事儿她也只是自己记到了心里头,连顾薄轩这个亲爸都没说。

    陈墨言家的四个宝,赵西的女儿,田素家的大女儿,以及才刚刚过来没多久的朱兰和林同两人的儿子,光能跑会跳的孩子就七个,再有家里头还有两个被自家妈抱着的两个小的,陈墨言看着在院子里头跑跑跳跳的几个小身影,比大人还要忙活,咯咯笑的声音银铃般在风中飘荡,响起。

    她不禁轻笑起来。

    身后,小花嘿嘿笑,“言言姐,这些孩子真的可以开个幼儿园了啊,真好。”

    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朋友。

    大家在一块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真好。

    陈墨言扫她一眼,似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起来,“可不是能开了吗,不过,现在瞧着好像,就差你的了?”想起年前马婶儿专门给她来了封信,信里头再三的,郑而重之的把小花的终身交付给自己,并且,还给自己下了个死命令,让她务必、千万的一定要在明年内把把小花给嫁出去。

    想到在家里头因为这事儿而急的抓耳挠腮。

    恨不得立马冲杀到帝都,揪着小花耳朵把她给训一顿。

    最后强行压她相亲或是顺便就解决了人生大事:结婚时。

    陈墨言忍不住看着小花扑吃一乐,“你和我说说,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对像?”陈墨言笑嘻嘻的把一听这话抬脚想要跑人的小花给拽住,瞪她一眼:臭丫头,幸好她知道这丫头的性子,才把手给纂住,不然还真的被她给跑掉了,真是的,怎么就那么的排斥这个问题呢?

    她按着小花,故作生气,“不许跑,更不许转移话题,这可是马上又要大一岁了,你再怎么样,到底心里头想的是什么和我说说,你妈可是急的不得了,那信我也给你看了,你要是不想让我管的话我就给马婶儿回个电话,到时侯她看了我的信会不会气的直接杀到帝都来我可不管啊。”

    小花,“……”

    好半响,她看向了陈墨言,“我真的没喜欢的啊,好像看看这个不好看,看看那个不顺眼的,可是吧,想想又觉得,这个差不多,那个也还成……”要是她这几年在家里头待着的话,就凭着她心思,说不定真的就被她妈给逼的随便逮个差不多的男人结了婚,可是她现在帝都,离家好几千里呢,她妈顶多就是电话里头念叨念叨。

    小花也就随着自己的心意来一拖再拖的。

    这会儿被陈墨言一提,她忍不住心虚起来,“言言姐,你放心,我今年一定好好找一个合眼的……”

    “行,那你先看着,有觉得还合适的先和你二哥说一声,让他帮着你先看看。”

    “好啊,谢谢言言姐。”

    不远处顾薄安听到她们的对话,忍不住摇摇头:

    这丫头啊,就是一个人散漫惯了,性子又有几分假小子的劲儿头。

    你看看她平时结交的朋友接触的人,竟然多是男性?!

    而且,偏这丫头竟然还和那些男孩子相处的挺好!

    要说起来,顾薄安觉得自己也挺佩服自己这个小表妹的。

    这性格,一般的女孩子玩不来啊。

    也难怪自家姑姑头疼成这样。

    想想,也只有自己这个嫂子能劝得了她了吧?

    感受到顾薄安冲着她打量过来的眼神,小花对着他绊个鬼脸,眼神瞪过去,“看什么看,一边去。”

    这丫头。

    顾薄安觉得自己可是当爸的人,不和小丫头一般计较!

    少了一个人,好像少了好多滋味似的。

    哪怕是高兴,总也是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这种感觉很清晰,特别是陈墨言在看到老爷子大年初一早上对着老太太的遗像发呆时。

    心里头更难受。

    可是,没办法。

    初一到十五,就这样看似和往常的每个春节一样,可实则却是极其的不一样当中渡过。

    正月十六开始。

    年节过完,大家正式的投入到新一年的工作中。

    一开春,陈墨言的工作量直接就飙了上来:

    光是往国外跑,秀场什么的就有好几个。

    不止是看秀。

    还有她们墨言品牌本身举办的秀场。

    当然,比不得那些国际一流的大牌子,但是,直到现在开始,短短几年间,不得不说她的墨言品牌在国际舞台上发展的愈来愈顺,让陈墨言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到现在,更是已经连开了几年的秀展!

    今年的国际春夏展是她去年就和刘素还有十几个设计师以及助理等人一块筹备的。

    余下来,陈墨言的目光却是再次转向了国内市场。

    他要把墨言品牌打造成国内第一品牌!

    虽然这说出去有点夸张。

    或者,还会被人给嘲笑说她自不量力。

    可是,人嘛,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它就实现了呢?

    此次去秀场,她就带了朱兰和刘素两个人。

    随行的还有两名主打设计师。

    正月还没完全过完呢,她就在四小只懵懂的眼神中离去。

    几个孩子还以为妈妈只是如同以往那般去上班,傍晚或是晚上就回家呢。

    等到陈墨言几人下了飞机,安顿好,又开了几个小会后天色已经渐黑,陈墨言往家里头打了个电话,四小正在吃饭,听到是她的电话,大宝还很大嗓门的喊着让她早点回家,三宝更是直接让她带好吃的,小女儿则是秀秀气气的让妈妈快点回来,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她又打了一通电话,大宝第一个没撑住,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几个孩子一块哭。

    最后,陈墨言是默默的挂了电话。

    背着刘素几个人,她抹了下眼泪,再转身,笑意重现:

    有些事情即然做了选择,那就不能后悔。

    再痛再苦再难,自己受!

    撑过去就是。

    还是刘素眼尖,看了她一眼,趁着大家都不在,她挑了下眉,“怎么,孩子闹腾了?”

    “没有,挺好的,估计是听到我声音,哭了两声。”

    说是两声,肯定哭起来没完的。

    刘素还不知道那几个孩子的性格?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人都来了,难道因为孩子哭几声回去吗?

    “走吧,现在赶紧过去,刚好到时间。”

    等到两人走出酒店房间,旁边的小花和几个设计师也刚好出门。

    看到陈墨言,小花眼一亮,“言言姐……”

    她身后,两名设计师看着马小花忍不住眼底划过一抹羡慕:

    有这样的亲戚和朋友,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要是陈墨言能听清她们心里头的想法,肯定会想也不想的就反驳:

    小花上辈子可没拯救什么银河系还是地球的。

    她只是一个过早惨死的孩子!

    想到她前世还没来得及展开的人生,陈墨言就觉得心痛。

    再说,小花也刚好对了她的脾气。

    这些年来,她可真的是把小花当成了妹妹来对待。

    “走吧,车子在外头呢。”

    刘素接了个电话,看了眼陈墨言。

    一行人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秀场自然是很热闹,群芳争艳,明星云集。

    陈墨言也没想着去出什么风头,她和刘素几个寻了个角落坐下来。

    倒是两名设计师坐到了前头:

    她们可是白来的,得找灵感,出设计啊。

    三天时间很是顺利。

    接下来就是要调转国内的市场。

    最后的一天。

    陈墨言如同往常般坐到了最后的角落,只是等到她走过去的时侯,竟然发现,那里坐着人。

    这一看,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认识的。

    是一个张姓的男明星。

    看到有人朝着自己走过来,他也不禁一怔,正想要不要避一避:

    他以为是自己的粉丝什么的呢。

    只是错眼的时侯,看到陈墨言,微怔过后随即就停了脚:

    “陈小姐?”

    “嗯,张先生好。”

    陈墨言曾和这位张姓明星有过几面之缘,此刻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也没什么惊讶的。

    秀场嘛,本来就是明星出没的地方。

    自己这个圈外人都能出现在这。

    人家为什么不能?

    两个人都坐下来,陈墨言和刘素小花坐到了旁边的一排椅子上。

    然后,大家就都各自安心看起了秀。

    直到结束。

    张姓明星朝着陈墨言一行点了点头,默默的飘然而去。

    小花看着人家的背影忍不住八卦,“言言姐,刘素姐,你说这人怪不怪啊,就这样一个人默默坐了半天,然后,一声不吭的就回去了?他难道是没地儿去,所以才跑这里来消磨时间的?”

    “你能来,人家为什么不能来?”

    刘素白了小花一眼,“行了,咱们也该走了,明天回?”

    几个人一边朝着外头走一边说话。

    知道陈墨言肯定是担心和掂记着几个孩子,小花等人的意思都是明天一早就回。

    回酒店的路上。

    刘素已经打电话让人订好了机票:上午十点。

    回到酒店,陈墨言等一行人立马就召集人开会,各种的总结,汇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余下的陈墨言这次暂时不打算插手,由着公司的两名主打设计师全权出马。

    至于她……

    有些念头还得再好好的想想。

    她准备回国后再说。

    看着两个设计师,陈墨言直接给她们放了五天的假,“多转转,多感受些国外的潮流,然后,我希望你们别一味的去迎合别人,在百家中闯出一条属于你们自己的路,到时侯,我希望会在国内看到属于你们两个人自己的精彩。”

    她的话听的两名设计师激动的满脸通红。

    “老板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

    “老板我们一定尽全力做好。”

    两个人对着陈墨言恨不得剖心挖肺,以表其忠!

    直到陈墨言离开。

    两个人还满脸的感激:遇到这样的老板,除了拼还是拼!

    晚上和刘素小花出去在附近转了两圈。

    吃了些小食。

    等到三个人回酒店的时侯,都是肚子溜圆。

    小花甚至自称自己得要扶着墙走路。

    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回去。

    酒店门口,一行人刚好出来,和陈墨言擦身而过时,似是无意的一眼,竟是轻轻一咦。然后,一个很是精致的女孩子站住了脚,看向了陈墨言,“你是,陈墨言小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