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扫了眼对方,礼貌的笑,“您好。”

    至于对方是谁……

    她不认识。

    倒是刘素,朝着对方看了一眼,“言言,小花,你们认识?”

    “不认识,言言姐?”

    女孩子看着三女缓缓一笑,落落大方的介绍,“我姓刘,刘美景。”顿了下,女孩子又对着陈墨言加上了一句,“刘年是我弟弟,他行事和说话向来没个分寸,前些天得罪了陈小姐,很抱歉,我在这里给陈小姐陪个礼。”

    陈墨言看着她这样也是轻轻一笑,“原来是刘小姐,嗯,令弟的确是说话上得罪了我,不过先前陈大公子已经让他给我道了歉,所以,刘小姐这赔礼啊,用不着的。”

    刘美景没想到陈墨言竟然说的这样直接。

    不过,微怔过后她也随即就自然的点了下头,“陈小姐即然这样说,那也好。只是家弟顽劣,多有得罪之处,还请陈小姐见谅。”然后,她朝着刘素两女看了看,轻轻颔首,“三位是要走了吧,一路平安。”

    陈墨言笑了笑,招呼着两女上车。

    车子直奔国际机场而去。

    路上,小花忍不住看向陈墨言,“言言姐,那个刘美景是谁啊,她怎么要代她弟弟给你道歉,她弟弟怎么着你了?”她也就是纯八卦一下,并没有想得到什么答案的意思,自己又嘟囔一声,“不过这个刘美景长的还挺好的,比起一般的那些女孩子要顺眼多了呢。”

    “哎,还别说啊,花儿说的还挺对的,言言,这个刘美景是做什么的?”

    “我不知道啊。”

    陈墨言看了两女一眼,有些好笑,“没看到我之前都不知道她是谁吗,也是头一回见嘛。”

    说说笑笑的,直到上飞机。

    手机关上。

    三女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说了会子话,飞机起飞后,小花头一回咪着眼睡了过去。

    倒是刘素和陈墨言,两人各自低头看起了手边的文件资料。

    回到家,陈墨言几个人整整睡了一天功夫。

    倒时差倒的,陈墨言觉得自己都睡懵了。

    四小只估计是怕了陈墨言再消失不见,感觉连睡觉都得抱着妈妈似的。

    早上醒了更是,死活哭着非得让陈墨言帮着穿衣服。

    换成以前田老太太还能哄哄。

    可是现在……

    齐阿姨看着打着呵欠,满脸倦意给四小只穿衣服洗脸洗漱收拾的陈墨言,满满的心疼,“瞧瞧你这眼圈都还是乌的,眼里头还有血丝呢,你在外头这几天是不是又没怎么睡呀,这样子可不行啊,言言,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不为自己也得为他们几个小的着想啊?”

    “你说说你,你现在可是当妈的,你要是有点什么事儿,你让他们几个怎么办?”

    陈墨言听着齐阿姨不住嘴的唠叨声,心头暖暖的。

    她想,这才是家人吧?

    直到把四小挨个收拾好,换好衣服,她转身抱了抱齐阿姨。

    眉眼弯弯的笑,“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她可是这个家里头的顶梁柱。

    一定得好好的啊。

    “妈妈,妈妈喂早饭,吃饭饭……”

    四个孩子三宝和四宝一人一边拽着陈墨言的手。

    大宝和二宝两个则是走在陈墨言的前头。

    小小的身子一蹦一跳的。

    高兴的很。

    看到家里头的人却会乖巧的停下来,打招呼,然后,还不忘说一句,“妈妈,妈妈回来了。”

    生怕别人不知道陈墨言是他们的妈妈,不知道陈墨言在家似的。

    田老爷子看着这样的几个孩子,心情不禁也跟着高兴起来。

    他把四宝放在身边,看着她吃早饭,偶尔帮着她把掉在餐桌椅上的饭菜给捡起来,不过他也没给小四宝吃,反而是放到了自己的碗里头,陈墨言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切,她明白老爷子经历的那个时期有多苦,粮食几乎是用颗粒来计算,这会儿也不打算和老爷子说什么卫生不卫生的,只是扭头更加细心的叮嘱四个孩子:

    吃饭要小心,细心。

    慢点吃,细细的吃,吃的多些,好些。

    少掉些。

    吃过饭,陈墨言看着眼巴巴粘着自己的几个娃,心头一软,玉手一挥,

    “今天妈妈陪你们玩啊,不出去了。”

    高兴的四小只在院子里头又跳又叫的。

    嗷嗷的。

    可兴奋了……

    等到了十点半左右,陈墨言瞧着外头天色还好,和几个孩子还有在家的田老爷子和齐阿姨程姐一商量,得,大家都出去玩,陈墨言更是干脆给出去办事的田子航打了个电话,让他自己在外头吃午饭,他们中午饭肯定是在外头解决的,至于去哪里玩,有几个孩子呢,再一商量,在田老爷子的带领下,一行人老少中的直奔游乐场!

    四小虽然是家里头院子大,前前后后的玩。

    但却还没有怎么倒外头来玩过:

    一来陈墨言没时间,二来,四个娃呀,真的是有点多啊,一两个人的都不敢带着他们几个出去!

    看不过来啊。

    田老爷子上了年纪精力不够,追不上看不过来的。

    齐阿姨和程姐两个人倒是能抱一个,但是也只能抱一个啊。

    余下的那两个怎么办?

    所以,这次来游乐场还真的是四个孩子头一回来这种正式的儿童游玩的地方。

    四个孩子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的,兴奋的不得了。

    就是连素来文静的小四宝,也不禁拽着陈墨言骑了好几回的木马!

    至于前头的三个……

    什么过山车碰碰车,什么风车转的,那是看到什么玩什么!

    有些项目是老爷子不敢玩的,只能是陈墨言这个当妈的亲自上,还好齐阿姨和程姐两个人都能带一个,不然的话,她一个人得陪着三个娃玩三回!午饭是直接在游乐场门口的小食店吃的,因为田老爷子和孩子,陈墨言给大家点的都是清淡的吃食,又叫了汤,四个孩子吃的是水蒸蛋,陈墨言特意让店家多加了碎肉和小虾在里头。

    没办法,自家这三个儿子都是肉食动物呀。

    特别是老三,更是一个小吃货。

    得好好的喂啊。

    饭罢,四小是一刻都不停的拽着陈墨言等人直接又跑了回去。

    好在四个孩子还算是听话。

    陈墨言带着他们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散步消食。

    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的。

    然后,爬高爬低的玩了半下午,大家直到快五点才出游乐场的门儿。

    饶是这样四小只还舍不得回去呢。

    因为之前和田子航打过电话,他们一行人上了车,陈墨言开着车子去接了田子航,在外头寻了个餐厅吃了晚饭,然后在四小只不是打呵欠就是闭眼闹情绪的倦意中车子开回了家。

    等到下车的时侯,陈墨言看着后头的四小只,忍不住无语了起来。

    都睡着了!

    田老爷子腿上睡着大宝,估计是怕车子颠,大宝睡不好,老爷子整个人身子就那么直直的坐着。

    一动不动的。

    这会儿看着车子停下,他就想抱着孩子下车。

    陈墨言吓了一跳,“爷爷您慢点,把大宝给我。”生怕老爷子一个没踩稳啥的,连他带孩子一块摔了。

    “爷爷没你想的那么没用。”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田老爷子还是把大宝交给了车门处的陈墨言,自己则慢腾腾的站起身,想弯腰下车,只是一只脚往下迈时,不知道是没踩好还是没力气了,身子一晃好悬没一头栽到车子下头来,把陈墨言给吓的,“爷爷……”

    “没事没事,就是没踩稳。”

    眼疾手快抱住他的田子航扫他一眼,“是啊,你爷爷就是没注意,没事的……”

    话是这样说,但眼底的忧色却是一闪而过。

    田老爷子看他一眼,顿了下还是加上了一句,“真没事,应该是刚才一路上抱大宝抱的,腿有点麻。”

    “嗯,下次别再抱了,给别人。”

    田老爷子年岁不小,本身的身体又动过两回手术。

    田子航自己都没想到,先走的竟然是他妈。

    一直以为,在他的心里头,他都是觉得老太太的身体要比老爷子好的多。

    要走,要应这个坎的话。

    那也得是这两年身体一年比一年差的老爷子啊。

    可是没想到,老天爷硬是先把老太太给提前收走了。

    估计,老天爷还是偏爱他爸,让他爸去那边给老爷子提前探路,收拾去了吧?

    这么一想的时侯,田子航居然奇迹般没那么难受似的。

    他妈也会在那边等他啊。

    早晚的,他们这些人啊,都会过去的!

    收拾好几个孩子,陈墨言洗漱好,换了身睡衣,她走出来,就看到正在院子里葡萄架下喝茶的田子航,看到她,田子航招招手,“怎么睡不着?要不要过来陪爸坐会儿?”

    陈墨言笑嘻嘻的走过去,“爸,您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有点忙啊。”

    “嗯,这几个月事情多一点,等过了这阵儿就好了。”

    田子航说这话的时侯看着陈墨言满脸的笑,“我还以为我们家言言大忙人,整天不是外头就是家里的,忙的都要顾不上我这个亲爸了呢,原来,我家闺女这心里头还有有着我这个爸爸的啊?”

    “爸您这是什么话,怎么着,嫌我没关心您?”

    “好啊,那以后我会好好关心关心您的,这第一步嘛,要不,我给您明天排个行程?”

    田子航挑了下眉,“要不要干脆过来给我当个助理?爸给你开工资。”

    陈墨言不服气,“好啊,爸我要好多好多的钱。”

    父女两个人逗着嘴,田子航看着陈墨言,仰头看了眼星空,突然话声幽幽,“你说,你妈她现在看的到咱们吗?”他这话听的陈墨言心头微怔,她就说,这几年来为什么她爸老是爱坐在葡萄架下,特别是晚上,就那么一个人静静靠在躺椅上,观星赏月的,原来,竟然是在思念她妈妈?

    心头有些酸,有些怅。

    她抿了抿唇,“爸,我妈她……她肯定希望您过的好的,您要是有……”

    “言言,我只有你妈一个妻子,不会有别人的。”

    没等陈墨言说完,田子航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陈墨言哑然,好吧,她这个当女儿的游说自家亲爸娶后妈的事儿第N次失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转眼就是六月,几个月里头,陈墨言的国内秀场已经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开展时间则暂时定在了八月中。

    至于是中秋前还是中秋后,她还没打算好。

    因为她不是主设计师,所以虽然是这么大的事情,但陈墨言还是比较轻松的。

    不过是偶尔提个意见定个稿什么的。

    余下的工作都是那两位跟着她去国外看展的设计师负责。

    这两人也的确没有辜负陈墨言的厚望。

    不管是从设计还是准备工作,真的是一丝不苟。

    就连陈墨言在一侧瞧着,都觉得她们是真的尽了全力。

    而且,就是她自己出手,也不会再好到哪去。

    倒是刘素,比陈墨言这个正主还要紧张,一有空就跑到她院子这边来,“言言,你真的不拿几样东西出来啊,这可是咱们墨言品牌的大秀场,全国秀,你这个设计总监不现身怎么办?”

    “她们两个做的很好。”

    陈墨言看着刘素,语气悠悠,“一个品牌虽然靠的是设计师,但不能靠一个人,比如我,比如任何一个,都不行,我现在想要的是咱们这个品牌内所有的设计师都能以一抵十,拿出去,单独的放到人前,都能独挡人面!”

    而且还是直接碾压别人的那种。

    刘素有些不理解她的想法,“你以前可是老想着如何防范这些设计师出走或是被别人给挖走,现在怎么又,言言,你不会是又想作点什么吧?”

    “你想到哪去了,我是那种人吗?”

    陈墨言对着刘素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在她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别想那么多啊,我不过就是想锻炼下咱们这边的设计师罢了,能成才的尽量培养给机会嘛,这样她们就是真的做不好,也不能心有怨意是不是?”

    刘素瞅着她,咪了下眼,实在是觉得这样的行事风格,和陈墨言以往的形为不搭啊。

    不过最后,她还是对着陈墨言点了头,“行,你即然这样说那就算是这样吧,有什么需要我的你直接说,还有,我那边的几处农场好像开始盈利了,你哪天带着孩子过去转转,里头可是能让他们几个疯跑……”

    陈墨言点了下头,想了想,看向刘素,“我觉得你那地方还可以再改建一下。”

    “改建?”

    “对,改建。”刘素那边的农场是陈墨言最早先提出来的,刘素一开始的时侯还觉得不乐意,好好的,做什么农场啊,种田什么的,那不都是村子里头的人干的事?倒不是她嫌弃或是瞧不起农人,而是她觉得没必要呀。

    各村各庄的都有属于自己家的田地呀。

    种菜种田种小麦玉米的。

    她们这会儿花大价钱租赁那些地,开发甚至是垦荒。

    浪费时间又不赚钱啊。

    可是陈墨言坚持。

    而且,给她的口号竟然是坚持做什么无农药的啥有机绿色产品!

    这让刘素这个打小在农村里头长大的人好奇和诧异极了。

    没有农药?

    可是哪家哪户的田里头不都得用农药啊。

    倒是陈墨言,只是笑着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且让她先慢慢的做。

    别急……

    最早的两年,她那边只是开发了两个农庄,种的东西也不多。

    多了她怕赔钱啊。

    好在,随着这两年时代的发展,刘素敏锐的发现了市场上这种各色有机食品的商机,果断的把手里头所有的荒地都开发了起来,植荒,种田种菜的,经过这两年的飞速发展,再加上如今这外头的市场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几个农场都在逐渐回钱,看的刘素这个小钱迷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不,以前提起农场那边都是一脸的嫌弃。

    这会儿都主动邀请陈墨言过去玩了。

    知道她是想让自己过去看看成果,陈墨言便也点了头,只是叮嘱刘素,“我去那边的时间更少,你一定要叮嘱那边的人,不能偷工减料,不用农药,但是,咱们却一定要坚持做最好的一切……”

    这是陈墨言和墨言品牌这个大集团下所有的人说过的一句话。

    坚持做最好的。

    一切。

    不管是什么,只要做,那么,墨言出品的,绝对是最好的!

    “放心吧,我会的。”

    刘素在陈墨言面前点了头,自然就得做到。

    往那边跑的时间也多了些。

    这一来二去的,整个人都晒的发黑起来。

    大半个月后。

    就连四小只瞧着刘素都忍不住嫌弃起来,“素素阿姨,你好黑啊。”

    “姨姨,黑,丑。”

    被几个孩子嫌弃黑丑的刘素一脸生无可恋。

    她盯着陈墨言,那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逗乐陈墨言,她翻个白眼,“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嫌弃你,有本事你找他们四个算账啊。”虽然这四个是她亲生的,但是,她可不要给自家四个娃背这锅。

    刘素撇撇嘴,正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瞟到院外走进来的几道身影,不禁幸灾乐祸的笑,“喏,找你的来了,不用我和你算账,老天自有报应,呐,让你头疼的人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